一個異性戀女孩子的跨國用藥旅程(三)

作者:假鳥小姐

特約編輯: 王修梧  國立交通大學 社會與文化研究所 博士生

 

幾分鐘後醒來繼續回到派對,他們還分了我一點粉末狀的MDMA[5],由於一個人在外面其實我還是有點防衛心所以只沾了一點點,有一點點熟悉的反應但不至於太誇張,聽說德國的藥物純度都很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後來他們開始分LSD的時候我因為膽小還是拒絕了,但他的朋友們都混著用,現在想想其實有點可惜因為後來我就再也沒有遇到可以分到跟適合使用的場合了。

03

隔天一起到了柏林朝聖等級的techno club—- Berghain,以前是個有名的gay bar現在就沒有特別gay限定,但仍有相當多裸露身體的光頭壯漢在舞池中展現肌肉的光景,這個club的保全就抓舞客用藥抓的很兇(但後來有外媒報導Berghain的私人包廂內被查到有大量化學助興藥物),以至於漢堡哥分我的MDMA最後並沒有真的使用,但也還好沒有用,畢竟那個時候我已經很累了,在熟練斟酌自己的狀況跟藥物劑量之後我已經很知道自己適合使用的狀況了。

在坐著休息的時候跟附近的人們聊了起來,於是認識了條紋哥,他先是幫我買了水跟我聊聊,試圖讓我別真的睡著被保全給趕出去,並且說服我不要使用那些化學的東西,對身體不好。他表示他就住柏林,很常來Berghain,但對他來說他就是來享受音樂的,柏林人都愛techno!他都早上來跳跳舞動一動,跟jogging一樣(哈XD)。

條紋哥人很nice,但是因為我們都在趴踢裡面待得太久以至於手機都沒電了,手邊剛好都沒有紙筆無法留下聯絡方式,他認為我們不應該跳舞,而我的漢堡哥朋友又剛好來了於是就這樣散了。雖然覺得有點可惜但是交到這樣聊得來的朋友,除了盡可能的享受當下的相遇,分離的小小難過對旅行的人來說除了接受也無可奈何,大概這就是自私本身了。

柏林的下一站是哥本哈根,漢堡哥提供了一個重要景點—-嬉皮村Christiania,在那個區域範圍內大麻的販售跟吸食都是合法的,是文化保留區。在拿著地圖找路的路上認識了一樣在找路的台灣交換生,跟我一樣是去法國交換的小女生,在Christiania我們嘗試了一些大麻周邊商品,兩個人坐在路邊一邊呼著麻一邊大笑,覺得幸福與滿足(^///^)。

Christiania

Christiania

其實感覺在Christiania那邊使用大麻跟在歐洲其他地方使用沒有差太多,大多是當作與人交朋友的社交媒介跟菸酒差不多,雖然歐洲很多國家大麻並不合法但也相當普遍。在大多數人眼裡吸食大麻並不會有法律或是形象上的顧慮,使用與否就是個人好惡的問題,但我發現當這個話題在法國我的中文使用朋友之間開啟的時候,時常會以相對沒有那麼開放的態度去議論,說中文者無一例外,原因實在搞不清楚,察覺之後我就決定在中文圈低調行事了。但也因為大麻在歐洲的使用狀況太過平常,偶而有機會使用到反而變得有點沒甚麼特別好拿來講的了。

在西歐的幾個大小都市城鎮旅行的那段時間偶而真的會碰到在派對上願意提供興奮劑的人們,但有時候都覺得體力上在那個時間點已經無法再消化那麼刺激的東西就拒絕了,或是我覺得在意識還算清楚的情況下跟他們喝酒聊聊天更能夠滿足我對他者的好奇心,也不會因為我拒絕他們的好意而不歡而散,供需之間都是很尊重接受者的意願的(2014年回台灣之後有遇過台灣男生加K他命到酒精裡面給我的經驗,非常低級,不多做說明,只是相較之下很難不對國內男生起戒心,這次經驗之後也讓我對化學藥物更加謹慎,也漸漸淡出特定派對空間了)。

2013年的暑假我回台灣兩個月順便去了野台開唱,在那邊跟熟識的老朋友小棵樹少女在覺得有安全感的、舒服的電音的空間內搭配軟的[6]衣服半件。雖然我覺得很美好但是需要一直讓朋友看管照顧也不是辦法,短暫的小失控跟低潮來襲的安全感喪失,漸漸讓我不再想使用衣服,或者說等到我確定哪個情況是安全可信任的時候就可以放心地適度的使用,但之後就也幾乎沒有遇到這樣的朋友跟這樣的場合了,頂多跟朋友聚聚的時候圍著傳遞著同一支捲著大麻的菸草。那種溫馨更為穿透人心。

偶而跟以前常玩藥的朋友聊到也發現大家漸漸都不玩了,之前會這樣沒有壓力的酗酒嗑藥也是因為暫時還沒有面對生活跟未來的迫切感,雖然大家現在都積極的在為了生存而做出努力,但是當有跟人圍著分享大麻菸的時刻,儘管朋友又換了一群人,還是會因為再次感到這種溫馨覺得非常快樂,當然大麻在腦內跟體內的作用也非常的爽,但欣慰的是我們還有一點生活的空閒跟自在可以聚在一起經驗同一種愉快的恍惚。

 

[5] 同「衣服」,只是在國外稱之為MDMA或Ecstasy。

[6] 衣服有分硬的跟軟的,效果不一,聽說連上面壓的圖案不同效果也會不太一樣,不知道真的假的。

 

一個異性戀女孩子的跨國用藥旅程(一)

http://shs.ntu.edu.tw/shsblog/?p=30667

一個異性戀女孩子的跨國用藥旅程(二)

http://shs.ntu.edu.tw/shsblog/?p=30668

一個異性戀女孩子的跨國用藥旅程(四)

http://shs.ntu.edu.tw/shsblog/?p=30692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