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戰鬥吧!談政府、媒體、公民與食品安全

作者: 丁逸年 (台灣大學心理所碩士生)

責任編輯: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辦公室)

 

丁逸年1202

看起來美味的早餐一定健康嗎? (圖片來源: http://pixabay.com/p-179024/?no_redirect)

台灣民眾對食品安全問題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了,從塑化劑、毒澱粉,到最近的食用油事件,似乎沒有可信的業者?似乎吃什麼都有問題?以下讓我們來綜覽台灣政府、媒體以及和民眾之間如何在食安問題上互動,了解之後,再來看看我們無辜的民眾能做些什麼。

 

之前的塑化劑案和大統油案皆以輕判作結[1][2]。除了讓消費者不滿,更不信任政府之外,這反映了法律漏洞以及政府執法受民意左右等核心問題。我們以近期案例來看法律漏洞,餿水油原料來源多樣,可能含重金屬(如砷、鉛,鉻等)或是其他有毒微生物(如黃麴毒素)[3],但由於這類危害在體內多為長期累積,就算我身上出現了重金屬中毒的症狀,不能說這就是餿水油害的,因為我可能在其他地方攝入重金屬。在這個案例中,法律的確難以從這方面判罰食品業者。但是我們一般大眾對這件事情的觀感當然不太好。試想今天你喝下一杯水,是蒸餾過的,但是原料來自工廠汙水,就算檢驗報告說「所有有害物質都在標準值以下」,你喝下去是不是會不太舒服?其實我們民眾對食品安全期待的是零污染、零風險而非「風險在可接受範圍內」。

 

這裡產生一個很弔詭的問題,如果政府要做到接近零風險當然有可能,但是要付出的成本非常高,除了大量資金外,廠商也要願意配合。雖然我們民眾目前多期待政府能做到零風險,但法律上有問題零風險是不可能的[4]。如同我們憲法總共修了七次,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也不遑多讓在近七年修了六次。這種分期付款式的修法似乎讓我們看到政府總是承諾要重罰嚴管,但是總是在大事件爆發後才慢半拍,如此的惡性循環導致人民逐漸對政府、法律、以及業者自律的能力失去信心。

 

當媒體報導食品安全的新聞時,往往在毒物檢驗證據出爐之前,就先以「標題殺人」,假設食品業者有問題,這好比在童話故事中一定有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如同食品業者只要被懷疑,那他(們)就一定有問題!可悲的是這禮拜電視上都是餿水油,下禮拜媒體焦點又轉到新一波的食安問題了,所以我們民眾總是很健忘。

 

媒體會如此報導食安事件,是由於食品安全問題的新聞本身的特性也導致媒體不會長期追蹤[5]。食品安全裡面有風險的議題,而風險這種東西是「不確定的」,也就是沒有辦法保證百分之百吃了什麼東西會導致什麼病,是機率問題。但是一般來說民眾不喜歡機率,比較喜歡非黑即白的故事;況且食品風險又不像伊波拉病毒一樣短期致命。所以,媒體比較不會長時間關注一個慢性風險,因為沒有收視率。

 

回到一開始的發問:我們一般民眾對於食安亂象可以做什麼?這和政治有一些關連。首先,我們都知道國會監督行政單位,那誰來監督國會?就是我們普羅大眾。代議士(立委、市議員等等)和選民之間的關係近似於媒體和讀者之間的關係,媒體會迎合讀者口味,代議士會尋找票源並且極大化選票。如果讀者或是選民的素質差,那媒體和代議士也無能為力,因為我們要的不是高品質的新聞或是施政。

 

換句話說,如果民眾不監督代議士,他們可能會比較懈怠、比較不會自我砥礪。我們現在擁有比以往更大的力量可以監督政府、媒體,和社會。其實除了投票,我們還可以做很多事來表達意見。你可能認為這應該是政府和代議士的事情,他們才是專業,我們不懂,只需要照顧好自己日常生活就好了。但是如果選民都不關心代議士的作為,那他們何須認真履行承諾呢?與其認真工作,不如節省資金全力投入選舉前選票的手段,不是嗎?

 

我們選民為了和代議士之間產生良好的循環,首先我們應該先了解「發生了什麼事」。這裡用括號是因為大多數民眾看的資訊都是二手或更多手的資訊,難辨真偽。如果我們關切大統油事件是否輕判,那我們可以去衛生福利部或司法院尋找相關的判決書。你或許會說:網路上資料那麼多,我哪知道怎麼找,更別提要找到真正正確的資料?我們除了自己尋找資料之外,應該更進一步加入相關的議題團體(例如台灣食品保護協會),通常這類團體會有豐富的資源,而且會聚集有共同想法的人,你或許可以在這些團體找到「戰友」,一起關注食安議題,了解哪裡可以找到關鍵資訊、或是要如何向政府或業者表達想法。雖然從體制外去表達意見沒有法律上的效力,但這的確是民主社會民眾和政府互動的良好方式,這是我們展現民意的方式,有時候比選票更有力量!

 

我們不再是孤獨的公民,我們會更團結,凝聚出充滿共識的聲音和力量!

 


引用文獻及參考資料

[1]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408130355-1.aspx

[2] http://jirs.judicial.gov.tw/GNNWS/NNWSS002.asp?id=166156

[3] http://www.nownews.com/n/2014/09/05/1400866

[4] http://www.newsmarket.com.tw/blog/57693/

[5] J. Eldridge and Facquie Reilly (2003). Risk and relativity: BSE and the British media.”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Cambridge.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