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比較:佔領中環和太陽花學運–緣由、手段與影響

作者│廖偉鈞、江宜澂(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張語羚(逆思 LET’s News 記者 / 淡江大學運輸管理學士)

特約編輯|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

 

逆思為全學生的獨立媒體, 希望藉由編譯及發佈國內外重要新聞, 改變國內媒體生態, 創造良性的對話平台!

逆思為全學生的獨立媒體, 希望藉由編譯及發佈國內外重要新聞, 改變國內媒體生態, 創造良性的對話平台!

香港佔領中環(下稱「佔中」)行動在今年9月28日爆發至今已經將近兩個月,從當時的激情轉趨冷淡,經歷了警民相互對峙、驅散、堅持駐留等一連串的過程,從其中的發展似乎能覷見台灣3月18日太陽花學運的影子。對此,《逆思新聞》(下稱逆思)針對兩者的比較、各國媒體的報導、在台港澳生、僑生、陸生,以及實際參與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等方面進行分析。本篇為首篇,將從緣由、手段和影響等三方面來剖析佔中和太陽花之關聯。

 

緣由

佔領中環是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於2013年1月所提出,希望號召民眾用佔領中環地帶的交通要道等方式,針對2017年的香港特首選舉施壓。

 

中英兩方自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規定1997年香港的主權歸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仍舊維持香港行政、立法、司法和終審權,即「一國兩制」。此後香港成為「特別行政區」,首長(下稱「特首」)由多數親中分子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此外,香港行政區基本法(下稱「基本法」)言明將循序漸進實行普選,因此2007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下稱「人大」)常委會確定普選的時間表,2017年可普選行政長官,2020年則可普選立法會全部議員。然而,中國國務院2014年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內文載明香港的高度自治是「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特首則必須「愛國愛港」、普選制度要「符合國家安全與利益」,這加深了香港民眾對於普選方案的悲觀。

 

 

香港民眾瀰漫著不滿情緒在今年8月後潰堤。人大常委會8月31日正式決定由1200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提名2至3名的特首候選人,為普選設下了限制。及後,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呼籲港民走上街頭實行「公民抗命」,並在9月14日發起黑布遊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下稱「學聯」)和學民思潮則於22日號召學生一連五日罷課,在26日晚間進佔立法會內公民廣場,警方採取逮捕行動,民眾情緒逼近臨界點,戴耀廷則於28日宣布以佔領香港政府總部為起點,正式啟動「佔中」。

 

台灣太陽花學運與佔中事件有類似的發生遠因:對政府的不信任。台灣民眾由於未能在經濟發展看見改善、兩岸政策也不信服執政者,因此將「中國因素」和經濟問題捆綁為「政商結盟」關係,另一方面,由於大量陸客搶購香港奶粉、父母均非香港居民的「雙非嬰兒」因法取得居留權卻壓縮了港民的醫療資源,以及陸童在街上便溺等行為,引起香港對大陸的反感,加劇了兩地矛盾;此外,太陽花學運的導火線為立法院不正常情況下草率通過服貿,為混雜了政治課題的經濟問題,佔中則直指北京人大的政治決定,為純粹的政治問題。由此來看,兩場運動同樣有著對現今掌權者的不滿,對根源的北京政權的不信任,兩者的發展脈絡也驚人的相似。

 

手段

佔中行動雖在去年便發起,但從信念書發表、三次商討、6月22日的電子公投民意調查,再到預演佔中,實際醞釀約為一年半的時間。戴耀廷在學聯和學民思潮兩股學生團體的號召活動中,突然宣布發動佔中,也被視作因勢利導的「騎劫」。運動發展的初期,學聯和學民思潮推開立法會欄杆、衝進政府總部東翼迴旋處的「公民廣場」,最後遭警方上銬和噴胡椒噴劑的悲壯下場,點燃了民眾激情。隨著大批民眾紛紛湧上金鐘道,警方在28日發射多達87顆催淚彈驅離民眾,但也既進一步刺激港民的不滿情緒。這樣的發展和太陽花學運參與者衝進行政院當晚遭保警武力清場的情況相類似,也都是運動的民意轉折點。

 

此外,兩地運動發展也有多處雷同。學聯和港府召開對話,如同太陽花學運期間行政院長江宜樺與學生對話;佔中運動期間有大批具黑社會背景的反佔中人士拆除集會帳篷,與佔中民眾發生肢體衝突,而太陽花學運也有飆車族聚眾叫囂挑釁、反太陽花學運的前竹聯幫領袖「白狼」張安樂率眾到場反對學運人士。

 

從實行手段來說,音樂扮演了相當重大的運動元素。香港搖滾樂隊Beyond的《海闊天空》、《光輝歲月》等歌曲提升運動士氣,太陽花學運的主題曲「島嶼天光」也成為凝聚學運人心的利器;社群網站Facebook也成為消息傳遞和組織動員的即時工具,兩地運動的粉絲頁「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和「黑色島國青年陣線」都發揮了巨大作用,撇除主流報紙和電視媒體的壟斷影響,提升網路媒體的重要性。

 

佔中和太陽花學運都有著派系結構上的因素。佔中事件主要有三方行為者:佔中人士、港府、北京當局,太陽花學運則是學運參與者、在野黨、執政黨;兩地運動也激起廣泛的輿論關注,因此也形成挺佔中、反佔中的對立意見,太陽花學運也引起台灣民眾挺服貿、反服貿的分野;在運動組織內部,佔中發起者佔中三子、學聯、學民思潮等主要組織,其中又有堅持佔領的鷹派和戰略性退卻的鴿派等主張之分,太陽花學運則以「黑色島國青年陣線」、「公民覺醒聯盟」、「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為主要組織者,同樣的,運動也面臨著繼續維持佔領立法院的鴿派,或是轉進行政院等其他政府機關或以其他較激烈手段的鷹派。

 

 

影響

縱觀而言,無論是運動發展的緣起、歷程、發展方式、行動手段、又或是人事區分等方面,佔中和太陽花學運的分析結果有著高度相似,然而太陽花學運發生在前,因此影響了發生在後的佔中運動,也影響了香港的公民意識和民主發展。對於香港未來的公民思想發展,樂觀者認為,這將形成新的政治世代,可影響香港社會至少三十年,悲觀者如資深媒體人宮鈴表示,北京將加速對香港在政治、經濟、教育上的控制,撲滅這個星星之火,使香港缺少可以發展民主的土壤。但是不論如何,太陽花影響著「解嚴世代」如同香港影響「回歸世代」,也同時促使人們重新思考當前的政治體制的窠臼,以及朝向穩定與發展進行變革的未來。

 

[編按]

1. 逆思的Facebook 專頁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LETsNews/timeline

2. 逆思也於今年6-8月於 「跨閱誌」刊登「太陽花學運之省思」系列文章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