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學到的一課

作者: 戴宇呈 (Brena Yu-Chen Tai)

(PhD Candidate in the Department of Women’s Gender and Sexuality Studies at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USA)

責任編輯: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這幾天 (2012年四月) 因為 Trayvon Martin case、 還有俄亥俄州立大學內的「仇恨訊息」(the hate messages at OSU)  [i] 和附近的社區,有了新的感觸。

 

今天在學校的 The Oval參加了悼念Travyon Martin的活動:大家圍成一個大圈圈,一旦有新的人加入、圈圈就向外擴大,以落實「族群融入」(“inclusion") 的目標–讓所有人都成為反種族主義 (anti-racism)與反仇恨犯罪 (anti-hate crime) 和訴求社會正義的一份子。活動進行時,除了中間一段時間開放讓參與者拿擴音器發言外,大部分的時間,大家就是圍成大圈圈靜默著。

 

然而,所謂「團結就是力量」就在靜默中發生–這是我今天上的重要的一課、也一改對於社會運動的刻版印象。   過程中,有一個白人學生騎著腳踏車故意從大圓圈中經過、通過後還回頭微笑比出勝利的姿勢,意味著公然挑釁這個活動「反種族歧視」的核心價值。不久後,另一個白人學生也故意走路穿越圓圈、完全不願從旁邊經過。於是大家決定手勾著手、團結在一起,但如果有任何新的人想要加入,我們就牽起他們的手、圍成更大的圈。

 

整個過程中百分之八十的時間,我們就只是安靜地站在一起。成員中有老師、有副校長、有學生、有白人、有黑人、有亞洲人、有拉丁美洲人、有穆斯林等等。雖然冷風不斷地吹過,我的手指早已經僵硬;但我的內心卻是十分激動、甚至快要落淚,因為那種大家為了正義、以及對於不公不義的憤怒,而願意聚在一起的心,真的非常令人動容。

 

活動期間也遇到之前教過的學生一起來參與,令我非常感動;也許過去一堂女性主義的課、已經悄悄在他們的心裡種下了種子,讓他們對社會有感﹘ 即便這些事並不是發生在他們身上,但他們還是關心。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選擇了這條非主流的路。   參於這些活動也是我來到OSU學到的重要一課:這裡有很多同時身為社會運動者的學生、老師和行政人員。在活動當天早上,Hale Center的外牆被人留下了「仇恨訊息」 (hate message),約莫傍晚七點時,她們就已經集結了師生與行政人員、在Hale Center一起討論該如何解決這件事,以及如何把這件事與其他種族歧視相關的事件做連結、以在校園內喚起更多關懷。

brena article 2-2

Hate Message on the Wall of Hale Center, Ohio State University (http://www.lipstickalley.com/showthread.php?t=384885)

於是在當晚的活動中,至少出現了200百個學生。在OSU,除了許多人對發生在身邊的社會案件非常關心外,他們的動員、組織與批判的能力也非常令人驚艷。例如:某些學生領導者馬上提出,利用隔天校長要和董事會舉行公開討論會議的機會、向上表達集體的憤怒與需求。於是當晚的集會中,大家一起商討出3個共識;隔天一早,許多人一起遊行至校長開會的地方。 在開會過程中,大家靜默有秩序;最後大家派出一位領導者、表達大家的訴求。

 

會議結束之後,大家又到學生活動中心靜坐,並一起討論關於種族、社會不平等等等的議題。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我見識到這裡的人對於社會的責任與回應能力 (responsibility and response-ability)-我以我們系上老師為傲;因為往往美國或是我們校園中出現不正義的事時,我的女性主義老師們許多都願意立刻站上第一線:像是寫公開信給校長、集體聯署、轉發各種資訊給學生,或是馬上籌畫 小組討論等等來回應;老師們也會現身在學生組織的社會運動中、表示最直接的支持。即便我們系上的老師跟其他系的老師一樣,有改不完的作業、有要完成的論文和書、有大大小小的會議要出席,但是她們對於肩負社會責任一事不遺餘力,我真的非常佩服與感動-這應該也是女性主義老師與一般教授不一樣的地方!

 

來到這裡更讓我深刻反省台灣的教育,社會運動的組織不該只是那些「偏激」的人或事;社會運動應該落實在生活之中-It’s to stand your ground! 只有當人民努力爭取我們要甚麼時,我們才可以有所改變。想想當年的紅潮,只有許多人願意克服個人的「不方便」、願意在同一時間出席,人民的力量才不容忽視。

 

另外我認為台灣的教育,普遍缺乏了訓練學生對於社會有感的敏銳度、組織與領導能力。學校的確不該和社會脫節,但我認為不該單單只指賺錢和找工作這一個層面、而是整體對於社會的關懷,以及我們每一個人該有的社會責任。


[i]  幾篇描述俄亥俄州立大學2012年繼佛羅里達州的Trayvon 事件後, 發生在校園中的的 hate message 事件與師生集體和平抗爭的報導:

(1) “Taking on hate at Ohio State” http://socialistworker.org/2012/04/09/taking-on-hate-at-ohio-state;

(2) “A Special Message from Ohio State (April 6, 2012)” http://studentlife.osu.edu/articles/a-special-message-from-ohio-state-april-6-2012;

(3) “Students Stage Sit-In About Racially-Charged Graffiti” http://www.10tv.com/content/stories/2012/04/06/columbus-students-stage-sit-in-about-racially-charged-graffiti.html (此連結包含師生群集在學生活動中心的新聞報導)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