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DE 4 系列報導]: 上午場「專題講座˙基礎理論部份」

作者: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DSC_9079

林從一教授

跨科際計畫辦公室於2014年11月7日,在台大思亮館國際會議廳舉行第四屆的STDE (Seminar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4)。本次研討會分為三大部分:理論、課程教師與學生端之分享與檢討。

 

上午場的「專題講座˙基礎理論部份」的第一位講者,為政治大學哲學系的林從一教授。他在演講開頭便點出「台灣已推動跨科際教育約30年(包括學位與學分學程),但進展並不算成功」-許多結構性的因素導致這個高等教育的改革推行不易。如:大學教育設計仍以單一系所為單位、學生必須花多餘的時間修跨領域學分; 老師、學生、學校之間的連繫是鬆散的,難以規劃整合性的課程設計。在這種結構性困難導致的改革困境中,什麼是台灣高等教育的未來?台灣的大學院校們如何建立起各自的特色?科技進步與全球化意識的普及、可能帶給教學現場哪些衝擊?

 

在回顧歷史脈絡時,林教授認為過去十年中推動的教學卓越計劃、或區域教學中心的成立,或多或少都縮短了地理區域間的差距、也使各學校能適時地合作與競爭。然而,林教授也指出,這並不只是高等教育改革的問題、還必須與現行推動的十二年國教與高中優質化結合。

 

在大學內部的問題解決層面,林教授提問:「我們如何評鑑老師們的教學品質?KPI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關鍵績效指標)是否能如實反映教學優缺點?通識教育如何促進跨科際教育的實行、或增加學生對跨科際意涵的理解?」而對於學生而言,大學一年級將是關鍵的時間點-「社會參與式的學習」與「現代公民核心素養」都是重要的學習目標。

 

但這些改變需要師生與制度控管者的觀念翻轉,如:如何培養學生自主學習的能力-也就是鼓勵學生不受課堂上的知識與教法制約、而是以此為基礎發展自我批判思考能力;教師與制度部分則是如何推動「彈性授課時數」(即學生不需全待在教室裡接收知識、而是有更多實做空間與時間);在教學品質上,則可以把教學助理(研究生為主)積極納入教學系統中,不但可以降低老師教學負擔、也能使研究生受到教學上的訓練。

 

林教授也尖銳地問道:「為什麼許多台灣大學生抗拒『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改革?」幾個可能原因包括:教授們無法提供學生所需的知識、學生被迫修習太多學分、目前也鮮少有質性研究-關注學生不同的成長與學習背景、及這些如何導致學習行為或困難;但當問題意識轉到解決層面時,教師間卻也缺乏同儕支持、或對於「跨科際知識如何引進各自的教學中」鮮少分享。

 

演講最後,林教授提出幾個改革的方向:建立多元學習路徑、重新框定學制、提供新型學位、將學生評鑑由量化指標改為質性的能力評量、改變家長對大學的想像 (入學制度改革)、改變學生對大學的想像 (學位內涵與學習過程),這些改革皆導向將大學轉變為「有機體」-也就是不斷有教學創新與想像注入的機構。

 

DSC_9136

王驥懋博士

緊接著的是推動辦公室的王驥懋博士,討論跨科際意涵的文獻回顧與其如何融入大學教育中。這個演講其實承襲了過去一系列的「跨科際專題討論會」的幾個核心概念:首先是對傳統Mode 1 的知識產出的反省與批判,例如:現代科學知識的產生,通常來自實驗室中的結果、與科學家們的背書;然而,這些知識往往難以轉化為大眾可理解、或用於反省實際生活的知識。這種「實驗室中的知識」是簡化的、也是難以翻譯的。而在Mode 2知識形態的想像中,傳統學院式、或單一學科為基礎的知識生產方式,已不足以支撐大學教育之於社會需求的重要性-因為社會上的問題往往攸關於不同的「利害關係者」(stakeholders);因此Mode 2強調知識的高度異質性、學科間的整合性、社會應用性與實作性,這些特質使得研究方法必須變成不斷演化的、知識產出的地點也不僅局限於大學內(而可以是智庫、業界、NGO等等)。這種知識結構與教育的變革,其實是近年來全世界多數國家、因應全球化對於政經或環境議題等,所做的全面性反思[i]。

 

然而,跨科際教育的推動也有其限制,如:各課程間失去交流機會,當新的研究主題出現時、舊有課程無法回應這些挑戰、而必須投入額外心力修改課程內容,其「體制化」(institutionalization)限制原本強調跨學科聯結及全面性思考的知識生產,發展特定課群以取得研究資金、將使得大學失去了扮演「社會良心」的角色。而針對這些因體制造成的推動困境,王博士提出了幾個可能解決之道:建立跨科際的能力、而不單只是改革大學學制,大學裡應提供更多非正式或軟性的交流機會。其演講結束於SHS推動辦公室正在努力建立的線上資料庫「跨科際學習在國際」,期待能帶動更多關心教育的人、藉由參考現有成功案例,促成些許改變。

 

DSC_9184

陳竹亭教授

上午專題演講結束於SHS計畫主持人陳竹亭教授的「傳播有信據的知識」。陳老師先向在場聽眾提出幾個問題:社會需要有信據的知識,但有需要的知識不一定被合適的提供,因為這取決於「誰最適合提供這些知識?」以及「我們最相信誰提供的資訊?」。老師藉由最近的食品安全議題,強調其核心價值-大學是知識產出的中心之一、也需要傳播有信據的知識,其中不可或缺的「傳播媒體」本身也需要專業的思維建構與倫理訓練;但今天台灣媒體從業人員大多輕忽了相關培育,而淪為政治與市場的附庸,反倒是為公眾喉舌、針砭時局的社會良心角色已經式微!

 

然而,如同跨科際教育與研究中、所強調的不同「利害關係人」,媒體呈現在社會議題的關注上、也該強調其異質性;因此陳老師特別點出,教育及學術社群可以學習善用日益普及的網路、多媒體工具,利用需要使用受眾所喜好、能理解的語言,轉換並傳布有信據且可理解的專業知識。教育傳播將會是高等教育從業者應該投入心力的事業。

 

[i]王博士特別提到Futures (The Journal of Policy, Planning and Futures Studies)這本跨領域研究的國際期刊,主要討論科技發展、能源、環境對政策制訂、個體生活等層面的影響。該期刊也收錄不少討論高等教育跨科際化的論文。

 

(To be continued)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