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動物的距離?

作者: 詹允文 (美國威斯康辛州立大學 麥迪遜分校 課程與教學博士生)

凌晨四點醒來,在自然保育區的研究生宿舍。詭異的聲響,疑似是貓頭鷹在森林中的呼叫,還有嬰兒的哭聲,是不是啄木鳥又在學人類的叫聲?這些天籟之聲已經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少去分辨究竟誰是誰。我也分不出來,反正就是鳥嘛!

 

與野生動物為鄰是什麼感覺?就是此時此刻的感覺。他們本來就住在這裡。晚上出門倒垃圾,會看到肥吱吱的浣熊在垃圾堆覓食。綠頭鴨夫妻會在門前停駐,夫唱婦隨。等公車的時候會有啄木鳥在對面摳摳叫。抬頭望著天空、時而有老鷹在天空盤旋。回來到現在還沒看到火雞一家人。這些動物看你的眼神都透漏著「這裡是我家」的訊息,人與動物相處融洽。和這個暑假在台灣平地所體驗學習到,不太一樣。相似的感覺在東眼山又再度出現,那裡的動物不怕人…

 

記得一回在車上和均合及蛋老師討論到關於賞鳥的倫理守則這件事。坦白說,剛回台灣,對於賞鳥倫理守則的規定感到訝異。「賞鳥時不放鳥音」,森林那麼大,啊不放鳥音,是要怎麼跟鳥共鳴? 上學期賞鳥課我們都一直在放鳥音啊!老師還拿大聲公播鳥音耶!但這樣的論述在台灣的賞鳥脈絡,並不成立。

 

另一個和朋友談天時發現的有趣認知差異是「城市公園」的概念。 朋友在台北市立動物園工作。她對於城市公園的認知和我的認知很不一樣。在台北,城市公園是需要刻意維護造林加以維持的。在小麥,城市公園基本上就是一座原始森林,外面放個牌子就叫城市公園了。在彰化,從來沒注意過哪裡有公園。隔壁成功營區綠色學習營地算城市公園嗎?XD

 

另一個有趣的對話是跟花生奶奶。我們討論了溼地保育這件事。在花生奶奶的論述中我又發現了認知差異,拙劣地將它界定為局外人(outsider)和 局內人( insider)的認知差異(因為我自己也是outsider..實在沒什麼資格這樣說)。說再多也沒有用,重組認知的最佳途徑,就是「體驗」吧。因著一句話,花生奶奶不辭辛勞南下陪我到大城試教走走,真的很感動。

 

當我帶著威斯康辛的經驗回到台灣與夥伴交流學習時,發現同樣的一個詞彙命題,背後的認知差異是如此大?當我帶著彰化城市人的思維到沿海溼地走訪時,同樣也感受到認知重組的必要性。雖然蛋老師老愛取笑我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懂得我,跟你們一起玩耍了兩個月,開始有點懂了。那蛋老師要不要也來體驗一下在零下10幾度賞鳥的感覺?

 

人與動物的距離是什麼? 兩個月半在台灣的體驗,獲得一個暫時性結論。這個距離來自於「人與動物間彼此的信任感」,信任感有多大、自然的範圍就有多遼闊….

 

這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結論,雖然花了一段時間才體會~*

 
[編按] 特色圖片為 American Robin, 是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州鳥 (http://en.wikipedia.org/wiki/American_robin)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