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下意識化的種子

作者: 詹允文 (美國威斯康辛州立大學 麥迪遜分校 課程與教學博士生)

 

作者簡介:

作者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在中部的某個小城市長大,目前在美國中西部的公立大學(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攻讀課程與教學博士。博士班第二年,因緣際會接了一份在中國貴州推廣黑頸鶴及溼地保育的環境教育工作。人文背景出身的她,對生態一竅不通,硬著頭皮接下這份工作。她一點也不喜歡毛毛的鳥,因為了解而喜歡。深感自己在生態知識與環境研究訓練方面的嚴重不足,作者花了不少時間到外系修課,累積生態背景知識。從道德教育轉到環境教育,跨了很大一步。研究關注是溼地保育的教學研究,期盼可以將道德與公民教育的專長與環境教育相結合,從公民與道德的角度切入環境教育研究。目前的研究重心放在環境議題的討論教學研究。

 


今天的實習老師座談會很有意思,主題是「認同,種族,語言,文化」(Identity, Race, Language & Culture)。負責主持的實習老師,一位是黑人,一位是白人。

一開始主持人給大家玩一個遊戲。所有人站成一排,聽主持人的口令。如果你符合這句話,就照做。例如『你的母語是英文的請往前退一步』,「你在職場上,曾遭受過種族,性別,或民族歧視的話請往後退一步」「你是白人的話,請往前走一步」,「你的母語並不是英文的請往退一步」,「如果你的兄弟姐妹或伴侶是白人,請往前走一步」。一連串的問題問完後,猜猜看站在最後面的人是誰?

沒錯,就是我!

 

除了主持人外,我是在場唯一的有色人種(people of color)。其他所有實習老師包括其他兩位指導老師,全部都是白人中產階級 。有趣的是,在這個場域的權力結構中,我是在最上層的指導老師。遊戲結束後,其中一位指導老師說:「看來多數人都佔在差不多地位置,大家可以好好思考一下你所佔的位置,代表了什麼?」其實當時,我很想發表自己站在哪裡的想法,但我有感覺到,同事可能怕我尷尬,所以趕快把這個活動結束。其實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尷尬,因為我很想說說話!

 

這是一場非常有意思的座談。後半段的主題「種族歧視」(racism)把座談帶入高潮,所有人的敏感神經和情緒也隨著討論,越來越鮮明沈重。對第一現場的教師而言,美國教學現場的種族歧視問題,是很常見的問題。不少實習老師分享了他們遇到的種族學生管教問題。其中有一位實習老師說:「有學生跟我說:『就是因為我是黑人,所以你才會這樣處罰我!』當我遇到這樣的問題時,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因為我只是專注於管教問題,並沒有在意他是什麼人種。」其他學生,開始幫忙思考,如果是同樣的情況,他們會如何回應。

 

之後又討論到「種族歧視」的定義。主持人說:「所謂種族主義,是指在白人主導的權力結構下,對其他有色人種的欺壓,就是種族歧視。如果是黑人欺壓其他少數族群,這不叫種族歧視,這叫做偏見(prejudice) 。這番話一說出口,大家更熱烈討論了。我當時心裡馬上浮現一個念頭:「到底是誰定義的?那黑人看不起亞洲人,是偏見不是歧視囉?」很明顯可以感覺到在場所有人情緒都上來了,包括我也是。

 

有一兩位白人學生,馬上跳出來說:「我覺得這樣很不公平,感覺白人中產階級好像就是帶者某種原罪,我們的管教很容易就會被貼上種族標簽。」大家又接著討論,該如何解決。所有人越講越沈重,大家心裡都有某種情緒醞釀著。另外兩位指導老師在整個座談中,一直試著用比較中性的字語來緩和氣氛。

 

這大概是到目前為止,我講過最多話的一場座談了。快要結束時,我舉手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我想我可以從這些有色人種學生的角度,分享一些我的看法。在我還沒來到美國前,我不懂什麼叫做種族歧視。直到我來到這裡後,我終於明白,這是一個結構性問題。但這個結構早就已經在那裡了,我所經歷過的種族歧視,多到數不完。這三年來,我很努力地適應這一切。但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身為一個老師,你可以做的是把你的關懷與尊重傳達給你的學生,結構已經存在了,你沒有辦法改變它,但是你可以用你的關懷和尊重讓你的有色學生了解,你是真的關心他!就像我的指導教授,我是真的感覺到他是關心我的,所以在她面前說話,我覺得很舒服,不會有被歧視的感覺。我想對大家誠實,有不少教授雖然嘴巴說,關心你,尊重平等,但他表現出來的就不是這樣,你是可以感覺的到的。你真的可以感覺到他就是歧視你!但如果你付出你的真心與關懷,還有你的尊重,你的學生最後一定可以感覺得到,你看他們的態度是尊重的。希望我分享的這些,對大家有些幫助。」

 

會後,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沈重,相信每個孩子的心裡,都在想著某些事情。我們沒有得到共識,但這樣的刺激是必須的。除非你選擇在一個全白人學校教書。未來到職場上,一定會遇到類似的情況。特別是我指導的幾個學生,他們待的學校「白人是少數族群」。我也很高興這兩位學生提出這個主題,很爭議很敏感,但大家可以敞開心胸說真心話,是很棒的。

 

最後,其他兩位指導老師做了一個簡單的總結:「很高興今天大家都對自己很誠實,很開放地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相信大家心裡都有很多情緒和想法在醞釀,這是一個持續存在的思考,希望大家把這個思考放在心裡…」

 

這是一場很棒的實習座談。有些議題很難找到答案和解決辦法。但當這個議題可以被公開討論與對話時,思考的種子,就會種進這些老師的心裡,慢慢發芽。對這群未來白人中產階級的老師而言,是重要的,也是必須的….

就像Paulo Freire所談的「意識化」(conscientization)。有了這個開始,就會有反省,有反省就有可能走向實踐(praxis)….
也許這樣思考過於樂觀。但我一直認為結構這種東西,是沒辦法一次拆掉的,一次敲一點點就好,慢..慢..敲..~*

 


 

[編按] 特色圖片來源: http://momsthumb.blogspot.tw/2012_05_01_archive.html. 這本書是2011年美國同名電影的同名小說 (台灣翻譯為 「姊妹」), 電影中呈現美國1960年代的密西西比州–該州為美國南方種族歧視甚為嚴重的一州;而當時是民權運動興盛時期,一個白人女大學生因為看到黑人女傭受到的歧視,決定挺身而出,以採訪與寫小說的方式,喚醒州政府與大眾對種族歧視的注目。

責編選擇這張圖片以顯示,種族與自我認同問題,長期以來都是美國教育與相關研究中關注的核心;雖然種族衝突仍在全美各地層出不窮,但每個「思考的種子」一旦在教師或學生心中植入,就能帶來改變的可能性。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