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S | 跨科際教育在國際 2]: 柏克萊課程心得 (4)

作者: 沈昆賢 (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

責任編輯: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劃辦公室)

 

Global Genres and East Asian Cinema

 

本課程是由電影系的新聘教師 Bao Weihong 所開設,也是我在柏克萊所修最偏離原本專業的課程。這堂課以介紹東亞電影的類型發展為目標,並且,如同我前文所述,為使學生更了解「類型論」(genre theory),老師在課程安排上多了不少複雜難懂的概念性文章。由於「類型理論」是從美國電影學界自好萊塢的電影生產觀察、所產生的理論,因此,老師先提供當時許多試圖理論化各類電影生產的文章,接著是新一批檢驗東亞電影生產的論文-這使得閱讀分量相當大、不輸給英文系的任何課程,而班上許多同學也常大喊吃不消;尤其是我與某些中國來的留學生(非母語人士),更是常常進度落後,可說和我們對電影課程的預期相差甚遠。從愛情文藝片到武打片,我們檢視了中日韓諸國的電影,也發現產業與電影文本之間的辯證關係(典型的美國電影研究、其實更偏向這般社會學似的研究方法),但課程中也少不了對每部電影本身的美學形式分析(即使不如Stanley Kubrick的電影討論課中,有如此多讓人驚艷連連、細細評述的部分)。

 

然而,對我來說,這門課程的重要性並不純粹在對特定東亞電影的介紹(即使Kubrick課程的重要性是如此),而是在對國家電影生產的分析方法。通過不斷閱讀各種論文,我發現我逐漸能抓到大部分電影學者的思路模式,而理論書更是幫助我確定這些模式的存在。到課程後期,我甚至不必讀完一整篇文章,就可以完全掌握作者的思想。從突破好萊塢電影的普世主義盲點,到試圖建立國族電影的特殊性,我發現研究書寫是有特定模式可循-這對我後來書寫期末報告非常有幫助。在課程的安排下,我很快地知道我去圖書館、需要找尋什麼樣的資料來解決我的問題意識(或者我該「有」什麼樣的問題意識)。我也知道什麼問題可能尚被隱藏、因此是我該開始書寫的。這堂課程事實上是在幫助我的邏輯思考,而不僅止於文本分析。

 

Bao老師本人非常親和、願意花時間跟學生討論課程問題或論文書寫,但或許是因為第一次在柏克萊上課,指定大量文本讓某些同學大喊吃不消、也因此常被學生抱怨。換句話說,這種課程其實更適合開在研究所而非大學部。但,也因為Bao老師在電影系的「介入」,使東亞的電影研究開始在Berkeley生根,我在學期中不只一次經歷Bao老師積極邀請各電影系的理論大家參加其主辦的活動-如東亞電影導演演講對談、或是學術會議,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大的震撼。在台灣,我們幾乎從來沒有機會參與這種探討「自己」文化的學術研究活動,更不用說邀請「世界」級的學者試著介入這些文本。正因為Bao老師(與其象徵的東亞人文/文化研究在美國的興起)以及Pheng老師,讓我在下學期開始對「東亞研究」真正產生了興趣,也常常往東亞所跑,聽了非常多來自不同學校的學者們、不同種類研究的演講,也讓我大開眼界。從上學期的英美人文研究、英語系的後殖民研究,一路到下學期轉向東亞,柏克萊著實讓我走遍「世界」。而Bao老師也不斷在私下告訴我,她非常期待我作為一個台灣的學生(她也曾在台灣待上幾個月以完成研究),將會如何將這樣的視野發展,將會把多少台灣的知識帶到美國,或者把美國的知識帶回台灣。

 

[特色圖片來源: http://goo.gl/c6k1Ws]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