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S | 跨科際教育在國際 2]: 柏克萊課程心得 (3)

作者: 沈昆賢 (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

責任編輯: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劃辦公室)


Crisis and Culture: The 1930s, 1970s, and Post-2008 in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本堂研討課程,是我在英文系選的第二個研討課,其特色相當貼近老師的研究方向以及當代文學文本,是堂充滿實驗性與對話空間的「課程」,也讓我見識到英文系的與時並進。老師Lee[i]教授是一位韓裔美籍人,研究美國少數族裔文學與蘇聯Avant-garde運動的關聯,因此選擇的文本也都以少數族裔(觀點出發的)文學為主,與國內課程大多選擇典律文學(literary canons)有很大的差別,更不用說在這裡連去年才出版的小說都已成為學院中討論研究的題材。由於老師將課程主軸設定在馬克斯主義的發展,從馬克思的唯物史觀來看美國文學/文化的發展,所以他大膽假設二十世紀的歷史發展是有週期性的,從30年代、70年代的經濟危機,到最近的華爾街金融危機,三個時期作為其研究與上課的重點,試圖將文化與經濟危機之間的關係理論化。

 

由於這堂課程的名稱及關注重點,有許多曾經參與佔領柏克萊[ii]的同學都加入了討論,除了能夠聽到運動的實際秘辛、還有文本以外的觀點,更期待討論從文學研究直接轉移到運動策略的好壞。或許是預期到這個發展,老師第一堂課就要求大家討論紀錄片Inside Job(紀錄華爾街金融危機)。有趣的是,同學們的討論沒有落入簡單的政治對立或是仇富邏輯,而是仔細討論本片的敘事方式(是否過於訴諸情感)、資訊呈現方式等等。這讓課堂中之後的電影與文學,乃至於理論討論,都更具有批判力。舉個例子,老師在講解Clement Greenberg的“Avant-Garde and Kitsch”這篇文章的時候,並不刻意將其視為真理似的理論來講解(相較之下,台灣許多老師在講解時少了批判理論的力道),而是給予同學本文的歷史脈絡及當時的文化生產樣貌。接著,同學們就自動地開始用當下生活中的案例來質疑Greenberg所立下的許多結論(包括先前看過的電影等等)。這種討論對我日後如何在報告中引用/批判/回應「理論」有很大的幫助。

 

老師重視史料與脈絡的新歷史主義式課程安排,最有幫助的其實在於”comparative”一字。換句話說,當課程進行到最後,進行對佔領運動的討論時(是正式的史料與理論探討,而非同學們的經驗分享而已),先前累積的文本就變得非常有用。例如,Tillie Olsen紀錄的舊金山大罷工,到底與現今年輕人發起的占領運動差別何在?而這差別又是從何而來?這些問題都是極有趣的。兼具史料與文化文本的討論,也與台灣純粹介紹性的課程相差甚遠。後者或許純粹帶著台灣學生了解迪斯可文化的內容,但前者卻深入探討什麼樣的政經氣候造就了迪斯可文化的自溺與狂放。

 

藉著老師的訓練,我大膽地跳出課程的內容,選擇香港作家陳冠中的小說《盛世》作為探討文本,希望可以藉此一窺中國/香港/華文圈如何回應中國在2008年經濟危機後的中國社會現況。跟隨老師的歷史方法,我爬梳中國20世紀的科幻小說傳統,並加入了對寫實主義在中國當代文學中的討論等等,期待能夠將陳冠中的寫作筆法置入脈絡之中,才不會陷入直接臆測其寫作意圖的陷阱。另外,我也研讀了一些關於中國「後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遇上「後現代主義」)的研究,作為定位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政經環境的理論文本。如果沒有老師詳盡且全面的課綱作為範本,我可能無法順利選擇我報告所需的文獻。

 

即使課程內容以美國文學為主,但本門課依舊能包山包海,從少數族裔運動到全球化下的經濟危機,乃至於我最後選擇的當代中國文學,證實了框架與方法的正確訓練、可以讓學生的眼光看得越廣越深。而老師願意敞開心胸與學生暢談他的研究、更是讓人願意參與討論。不過,若要總結這門課程,我印象最深刻的仍是老師在介紹2008年的經濟危機時,選擇播了Arcade Fire的那曲The Suburbs。“And all of the walls that they built in the seventies finally fall/ And all of the houses they build in the seventies finally fall” 歌詞如此寫道。老師說,七零年代試圖挽救經濟危機的企圖,最終仍就被新自由主義所摧毀了,也因此,2008年後新世代的我們,才會面臨這樣的挫折。這樣的認識論影響的絕不只是學術報告,而是我的一生吧。


 

Narrating the Nation: Novels of Decolonizing Nationalism and Postcoloniality

 

從課名的用字來看,可以發現本課程與Ellis教授開設的後殖民理論研討課有所不同,而這也是我選擇這門課的原因之一。這堂由知名後殖民理論家Pheng Cheah[iii]教授開設的課程,主要處理的並不是西方都市裡的離散移民,而是在前殖民國家在母國離開後的社會情境。此外,教授所選擇的文本處理的地域亦有所不同:Ellis老師主要選擇的是大西洋圈脈絡下的被殖民離散族群,而Cheah老師則是選擇了太平洋圈脈絡下的被殖民國族,尤其以東南亞國家居多。這兩條不同的研究脈絡,顯示了在前殖民國家討論後殖民理論,必得同時考量國族主義及主體性的發展;截然不同的研究路線、也拓展了我對太平洋/亞洲的認識。

 

課程的上課方式也是以研討為主,每次由不同學生負責小說與理論文本的導讀,及提出對文本的問題、以讓大家有討論的起點。這堂課除了要求精讀文本小說與理論外(如同其他英文系課程),也加入了不一樣的分析視角,例如角色說話的語氣分析,及其與歷史上的革命潮流的比較。根據老師所言,這乃是Rhetoric Department的學生所必須學會的基本意識,也就是分析論述(discourse)。老師結合了基本的歐美文學史與理論發展,從十九世紀的德國成長小說(bildungsroman)與寫實小說、到後現代主義如何影響後殖民論述。老師提出的問題意識則是以時間作為區別:獨立前的被殖民地域以及獨立後的後殖民民族國家有什麼區別?寫作上有什麼不同?以及政治思想上又有什麼改變?從這堂課,我們得知民族主義的論述,即使是由被殖民者(中的菁英)提出,往往也是充滿問題,此在十九世紀浪漫主義色彩的包裝下,與成長小說一同成為一種獨特的論述文類;而這樣的論述,明顯地在二戰後的冷戰結構下被證明為問題重重,小說家也開始轉變策略,以不同手法顯示諷刺之處。從殖民主義到新帝國主義,這堂課成功地以文學史和理論家、政治人物等的論述試圖理解權力與認同的本質。

 

這堂課較為可惜之處,或許是老師身為正教授的身分使得他必須常常四處奔波(如在全世界各學術單位演講),因此常沒空與學生多聊。另外,由於Rhetoric科系是一個比英文系小許多的科系(據我猜測,應是各領域傑出的教授為了研究所教學彙整方便才成立,但大學部學生則素質不一,且課程也不多,學生必須去別的科系修課),因此上課的討論常常陷入沉默與尷尬,同學們常常不懂教授的想法及疑問,無法回答。即使這一方面與學生素質有關,但我認為,比起英文系的seminar,本課程的一大問題在於老師本人沒有太多時間安排討論課,無法以較具創意(如影片播映或校外教學)或跨媒介的方式進行課程,引導學生將理論、文本與生活作結合,這是我覺得較為可惜的地方。

 

不過,也是因為這堂課的問題意識,才將我從上學期英文系seminar的大西洋、拉回與我的生命經驗更具連動性的太平洋,也因為老師的跨國華人研究,讓我發現馬華文學、電影,東南亞社會與華人,原來與台灣的人文研究如此息息相關,也因此覺察台灣學院中的不足:人文研究仍然以歐美中心的觀點為主,而尚未發展出完整的台灣主體性(以及如何與周遭的他者互動)的研究。老師在一場關於蔡明亮的《黑眼圈》的演講中提及:台灣的大眾流行音樂,不論意識形態及國族認同,已然成為整個東亞與東南亞,乃至全世界各種不同族群的人共同認同的目標(雖主要仍以海外華人為主,但此中亦已分為使用不同語言及不同文化的人),而這種既與國族文化與語言相關卻又不完全限定的現象正是我們該研究的,這也與台灣/美國學者史書美的視覺認同[iv]有邏輯上的相似之處,相信也是未來台灣學界可以參考學習的地方。


編註:

[i] Steven Lee 現為柏克萊大學英文系助理教授,其研究包含二十世紀美國文學、比較族裔研究、蘇聯與後蘇聯研究。更多細節可見其網站 http://english.berkeley.edu/profiles/157

 

[ii] 「佔領柏克萊」(Occupy Cal)是從2011年11月到2012年3月間、在柏克萊校園內舉行一系列的抗議活動;其被視為與紐約的「佔領華爾街」、灣區的「佔領奧克蘭」等運動相呼應。此運動的主軸在於訴求討論公立教育如何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改善生活水平;這個運動其實與加州政府在2008年後一連串的預算縮減、高失業率、大漲學費等公共議題相關。更多細節請見http://en.wikipedia.org/wiki/Occupy_Cal

 

[iii] Pheng Cheah 現為柏克萊大學Department of Rhetoric的教授與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其為近十年最重要的後殖民理論學者之一;研究廣含18-20世紀的歐陸哲學、世界文學、全球化理論、人權議題、近代中國電影等等。相關著作與演講/開課資訊請見http://rhetoric.berkeley.edu/faculty-profile/pheng-cheah

 

[iv] Shu-mei Shih (史書美)現為UCLA 比較文學系與東亞研究、亞裔美國研究的合聘教授,她是目前全球華語文學研究 (Sinophone Studies) 的先驅之一;其2007年出版的Visuality and Identity: Sinophone Articulations across the Pacific (台灣在2013年由聯經翻譯出版為 <<視覺與認同: 跨太平洋華語語系表述˙呈現>>) 被視為2000年後研究當代中國文學/ 文化 / 電影/視覺研究的必讀書籍之一。她的思考重要貢獻之一,是嘗試將「華語文學/文化研究」帶出傳統的華夏中心本位,並加入中國邊疆少數民族、馬華、台灣、甚至是紐澳華人的聲音;這挑戰了中國國族主義與海外華人認同的核心「永恆的中國」(essential Chinesenss)-例如:什麼是「標準漢語」?-、以及非華人對「中國文化」的想像或文化符碼連結 ;同時(放到全球化研究的脈絡下)這也挑戰了國界、種族、語言之於文化認同的穩定關係。

 

[to be continued]

[特色圖片來源: http://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Occupy_Cal,_Day_2_-_Flickr_-_Joe_Parks.jpg]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