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S | 跨科際教育在國際 2]: 柏克萊課程心得 (2)

作者: 沈昆賢 (國立政治大學英文系)

責任編輯: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劃辦公室)

 

The American Novel Since 1990

 

如同標題所示,本英文系課程與專題討論可說是截然不同,這主要是由一堂大班(約一百五十人)的演講課程加上一堂小班(約三十人)的討論課組合而成的文學概論。選擇這堂課除了想體驗美國的大班課程、參加討論課、認識外系同學以外,也是想平衡與前述研討課的負擔。然而,除了可預期的小說文本,本課程有些出乎我意料的部分,以下列舉,而老師的講課內容則不再贅述。

 

首先,這堂課程同時也是柏克萊美國文化課程,是許多外系(非英文系)學生會選修的課。這點除了讓討論課變得比專業的研討課更為鬆散外(同學往往只是根據直覺發表閱讀心得),過多修課人數也使個別發言或彼此互動的機會大幅降低-此點與台灣的大班課並無太大差別。然而,美國課程一周的閱讀量仍遠遠大於台灣(此非語言問題),因此老師在演講中只能提重點,學生的反思與文本分析仍在討論課中操作,這使柏克萊的討論課比台灣的更有所根據。然而,老師與助教的整體課程內容本身並不比台灣英外文系深入。

 

不過,與台灣最不同的,或許是這堂課的作業設計。柏克萊的大堂課程往往要繳交兩篇報告-期中報告較短,期末的較長。原先,以面對台灣通識課的心態來對待這堂課的我,只交出了類似讀書心得的泛論報告(受到討論課品質的影響),卻得到相當低的分數。根據助教所言,就算寫作技巧本身過關,引用理論有理,但若報告沒有提出自己的論點,並找出文本證據,就不能拿到好分數。我到此時才發現班上平常隨意發表淺顯心得的同學,原來都已私下反覆閱讀文本,歸納出新的看法,並如同英文系學生一般寫出非常專業的報告。這件事確實讓我訝異良久,不僅是柏克萊學生整體的寫作能力的程度,更是在於一堂大班課程仍能夠對學生有如此嚴謹的要求。

 

我認為,本課程相當程度地補足了我在台灣缺乏的「細讀」(close reading)能力─也就是在文本中找證據、連結,而不刻意套用理論的能力。事實上,助教與老師都一在強調不希望學生在本課程濫用理論,並且要求一定要引用小說的篇章段落,要學生在特定文字中找出細節線索。通常,在台灣,大堂課程往往容易陷入廣泛理論的講解,而即使有作業要求,學生也常常天花亂墜(因為課程文本沒讀完,而且教學也不是以文本為中心),在網路上找尋各種理論套用。柏克萊的文學訓練(針對全校)與此正好相反,相當要求學生對文本本身的關注,若沒有真正的細讀完小說,絕對不可能過關(寫不出報告)。

 

在研究方法上,本課意外地和我那必須兼重理論的研討課成了互補的對象。若是沒有這堂課程的訓練,我對於選擇的文本無法做出極詳細的分析。雖然選課學生看似衝著了解美國小說史而來,但事實上每個同學最後得到的是基礎的細讀能力-不論是否為英文系學生,都相當有幫助。對我個人而言,即使老師與助教不如專題討論的老師幫助那麼大,但他們也不吝在Office hour中實際展示幾個段落的文學分析,彷彿理工科系的助教解答數學題目似的。習得這個工具,應是我最大的收穫。

 

Auteur: Stanley Kubrick

 

這堂「美國作者導演:庫柏力克」是電影系開設的專題課程,在形式上介於研討課與演講課之間,時常是上半堂老師演講,下半堂學生討論電影,較具彈性-這與電影系並非大系或許有關。選擇這門課程,除了想了解柏克萊電影系生態以外,也在逼迫自己走出「電影理論」充斥的傳統台灣教學模式中,真正學習關於電影基本技術與文本的相互關係,而庫柏力克的作品確實非常適合一個只知理論,不知設備的學生探討。另外,本門專題亦是電影系兩大課程分類的其中一類「作者論」(與我下學期修的「類型論」為兩大區分/分析電影的方法),因此老師在選擇文獻的過程中不會只著重在庫柏力克的相關分析,而會擴展到作者論的教學,結合方法與特定文本。換句話說,學生只要從諸多專題課程中選擇一個,就能學習到系上所欲傳授的學術方法,這是台灣的專題課可以參酌學習的部分。

 

對我來說,本門課程與台灣電影課最大的差別、即是對文本分析的重視,某種程度上與前述的「1900年後的美國小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即使老師的演講內容不外乎結合文學理論的電影介紹,抑或是通識課般的作者生平,然而課程下半節的電影畫面分析才是精華所在。老師會擷取幾個他從當周播放電影裡的片段、不斷重複播放。每播放一次,他要求同學對畫面進行分析,如Flat space、Limited space等視覺效果的分析、導演使用的鏡頭(Long/short lens)、幾mm的底片等等;而為使同學都能夠理解,他也帶入了美國攝影史的簡介,甚至要求同學自行攝影並上傳部落格,讓我理解到一種跨媒介的實際應用與理論並重的討論課。也因此我才發現,在電影螢幕前分析一個鏡頭的空間與視角,和自己試圖拍出某種效果是完全兩回事。而透過閱讀同學們的部落格,我也發現許多實作上的技巧(因此經驗而產生對文本的新解讀),還有他們在不同課程的學習分享。

 

當課程進行到影史經典《2001太空漫遊》時,老師強烈要求所有人觀看兩次,一次有聲,一次無聲。他說,專業的電影分析人,都應該把電影關掉聲音,純粹欣賞畫面一次。從這樣嚴謹的課程要求來看,可以發現美國的電影教學多麼實際。即使在撰寫報告時,仍舊需要應用文學理論,但本課最有價值的絕對是這些對基本攝影技巧的分析及解說。也說明了,即使其構成以理論大家為主(Linda WilliamsMary Ann Doane),但柏克萊電影系在基礎教育上仍是相當穩固的。

 

[to be continued]

[特色圖片來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Berkeley,_California#mediaviewer/File:UCB-University-Library.jpg]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