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探究醫療技術與法律規範之間] 我們的法律決定了誰可以進行人工生殖?

 

作者: 劉晨志 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
責任編輯: 劉晨志 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

 

身故取精的爭議與人工生殖法的立法

時間回到2005年9月7日,時任陸軍上尉連長孫吉祥不幸身故的意外,引發了一連串的令人想都想不到的後續爭議(下稱孫吉祥事件[1])。其中的關鍵人物就是孫當時的女友李幸育,她希望能取得孫遺體中的精細胞以供之後進行人工生殖。

醫療專題 8-1

IVF技術圖示說明: 以刺激女性排卵方式取得卵細胞,並以人工方式授精得到胚胎,再植入母體子宮內著床,事件中的李幸育若順利取得孫吉祥之精細胞,即可能以此方式受孕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f/f6/Blausen_0583_InVitroFertilization.png/1280px-Blausen_0583_InVitroFertilization.png]

在當時國內對於人工生殖並無具體法律規範的實況下,此要求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大難題,雖然一度獲衛生署(現衛生福利部)同意取得孫吉祥之精細胞,但最後在孫家人改變心意後,孫之精細胞仍全數銷毀。而李終究在無任何法律上權利可主張下黯然放棄,未能保留之後獲得與孫之子女的可能性。雖然整個事件在2005年底告終,卻因此將已經討論多年的人工生殖法議題熱度給帶向了最高點,加速了立法院對於人工生殖相關法制的審議,終於在民國 96 年 03 月 21 日公佈後正式實施。

 

當回顧這整段立法院對於人工生殖法制的立法過程,可以歸納出當時幾個主要爭議︰

  1. 人工生殖科技實施之正當性與適用對象,也可稱為人民之生育自由/生育權的討論;
  2. 關於精、卵及胚胎之法律地位,多以民法上之法律主體與物之規定作為比較對象;
  3. 探討利用人工生殖科技所誕生之子女,其個人權益保障問題,主要涉及與現行民法中身分法相關規定之適用及衝突解決之問題。

 

這三個議題各涉及許多專業領域的知識與複雜的現實層面考量,並非三言兩語可以辨明。以下僅就在孫吉祥事件中的主要爭議點,因李幸育當時尚未與孫成立婚姻關係,因此她在法律上沒有任何權利去替孫做出決定,這個結果引發了誰有權進行人工生殖的爭論,而國家最後又允許了哪些人進行呢?以下將爬疏人工生殖法立法歷程中的紀錄,呈現出草案與現今的規範,以作進一步的討論。

 

草案與正式法中對於人工生殖的定位

當時進入立院討論的草案共有三個版本,其一是由行政院所提出(下稱政院版),另外兩版分別由時任立委的賴清德等32位委員(下稱賴版),與黃淑英等51位委員(下稱黃版)提出。為配合本文主題,以下將簡要陳述的各版本對於人工生殖的定義與適用對象的範圍。

 

政院版[2]

該版本的草案總說明謂︰「人工生殖技術已經超越傳統醫療關係中僅以醫病關係建構之範圍,而進入「生命倫理」思索之範疇。」,因此需要法律層級才能使得受術夫妻和人工生殖子女獲得充分保障。該版本對人工生殖技術的使用,限制在「應以治療不孕為目的,不允許作為創造生命之方法。」,更禁止商業介入之空間,也使得該版草案並直接排除代理孕母的可能性。再從其立法目的中︰「為健全人工生殖之發展,確保不孕夫妻與人工生殖子女之權益,維護國民之倫理及健康,特制定本法。」,可以發現其仍將適用對象限於「不孕夫妻」,不過並無特別提及生殖細胞的捐贈者。

 

賴版[3]

此版的草案總說明中具體肯認生殖是人民的基本權利,強調若是單純的試管嬰兒(IVF)並無管制必要。只有在「捐精、卵」、「代孕」對於傳統倫理會產生重大影響者,才是立法規範的重點。該本立法目的中︰「為健全人工生殖之發展,確保不孕者、人工生殖子女之權益,維護國民之倫理及健康,特制定本法。」,可知此版本並不將人工生殖適用對象限於不孕之夫妻,而只要求為不孕者。所持的理由是傳統上對於女性不孕症治療,如輸卵管整型手術,並不只限於已婚女性。而生育權也不限於已婚女性,故不宜以婚姻作為接受人工生殖手術的必要條件。

 

黃版[4]

強調本法旨在協助不孕夫妻從事生育相關適宜,而非將生殖技術作為創造生命之用。該本特別在法律名稱上突顯以人為中心思考,並強化了對於生殖細胞捐贈者的保護。立法目的方面,大致相近於政院版本,只是增加對於捐贈人的保障,然適用對象同樣只限於受術夫妻

 

醫療專題 8-2

綜合比較(本文自製)

 

藉上述比較可發現,僅有賴版具體肯認人民具有生育權/自由的部分,而對於適用對象上採取開放的態度。其他兩版皆有強調本法旨在協助「夫妻」治療不孕症,絕非允許創造生命,而現行的人工生殖法[5]也延續了這種思維,無論在主旨上提到「保障不孕夫妻」與適用對象強調:「夫妻符合下列各款情形者,醫療機構始得為其實施人工生殖」上都明顯可見。

 

限於本文篇幅,在立過程法中的諸多考量,如︰認定子女要出生在具有父母聚在的期望,或是避免與既有家庭關係有過大衝突等,實無法一一分析現今人工生殖最終如此規範的理由,但大體上可點出一個趨勢:人工生殖技術已經具體可成了,但是社會傾向用最大強度的謹慎和保守的方式面對。對此不免要思考,今日科技快速的進步與發展,人們已經掌握了超乎想像的卓越技術,說了超乎想像還真的貼切無比,因為我們真的無法想像一旦讓這些技術實際運用到社會之後,到底會產生哪些影響,或是縱使得以想像一二,卻無法具體保證不會發生非預期的四五六。

 

被稱為「科技中立性」的問題也在此展現,過往的科技像是一種最中性的語言,只用來描述和解釋世界,在對於追求真理的熱情下,拼命往前推進,直到他們把社會中的其他領域都拋在後頭。然後有一天突然發現,他們可能不太認識社會,而社會大眾肯定更不認識他們,因為陌生而產生的誤會與爭議也就此展開。面對這項對人類社會有重大影響的爭議,一直在社會上居於掌握規範地位的法學,也不能只是居裁判者的高位,而是主動開始更多且持續的拉近各方的對話,才能弭平這項因為陌生的不斷擴張的誤解和爭議,努力找出各種的可能性。

 

醫療專題 8-3

科技發展開啟了全力加速的油門,而法律能適時扮演好煞車的角色嗎? (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DTM_car_mercedes2006_Haekkinen_racing.jpg)

 


注:

[1]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051219/2277197/

[2] 立法院第6屆第2會期第1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94卷44期3426號一冊關係文書)

[3] 立法院第6屆第2會期第2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94卷44期3426號三冊關係文書)

[4] 立法院第6屆第2會期第18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95卷4期3465號一冊關係文書)

[5] 可參考人工生殖第一條及第十一條之規定。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