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探究醫療技術與法律規範之間] 安樂死立法?安寧死立法?回顧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草案」之前身

作者: 蔡成胤 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

責任編輯: 劉晨志 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學生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在台灣已實行十多年,該條例是對於「自然死」的立法規範(關於自然死之說明,請見「淺談安樂死-論積極安樂死、醫助自殺與自然死的不同」),讓末期病患在人生最後的路程中有選擇減輕痛苦的權利。然而,在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草案」的討論過程中,實際上也有建議規範上不只讓末期病人減輕痛苦(選擇自然死),還有能決定自身的生死的權利(選擇安樂死)。以下是回顧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草案」在討論過程中,究竟是如何被推動。

 

在台灣,若醫師執行積極安樂死或是醫助自殺(關於積極安樂死與醫助自殺之說明,同樣請見「淺談安樂死-論積極安樂死、醫助自殺與自然死的不同」),就是觸犯了刑法第兩百七十五條加工自殺罪之規定,不過實務上並未有過相關的判決。而對於相關立法之建議,則是來自民國五十二年的王曉民案,此人因遭遇車禍而處於植物人狀態四十多年,其母擔憂在自己身後無人照料女兒,故公開要求政府給予安樂死,並向立法委員遞交請願書,後來在民國七十五年促成安樂死相關立法之請願案,送交立法院司法委員會討論(立法院公報75卷96期總號1998)。不過因為反對意見占壓倒性多數,以及部分委員認為該議案有違憲之虞,於是決議本案留待之後的會議再行討論。然而所謂的延期卻直至民國八十六年才重新審議,並將議案命名為「安寧死條例草案」(立法院公報086卷028期總號2920)。

 

醫療專題 6-1

王曉民處於植物人狀態四十多年,多年來皆由家人照顧。其父母分別於1996年與1999年離開人世,王曉民則是在2011年被新聞揭露已於2010年逝世。 (照片來源:Ivana Vasilj /Flicker)

 

 

這裡的「安寧死」意涵與「安樂死」相同,且法條內容類似國外對於積極安樂死的立法,也就是末期病患可以請求積極或消極的安樂死。只是病患如果要選擇積極安樂死,必須先向管轄法院聲請裁定許可,經裁定許可後才能請求醫師執行。這一條例雖是國內第一個與安樂死相關的立法草案,但送交司法委員會審查後便無下文,或許是基於諸多爭議未決而被冷凍。

 

在此之後,陸續有經由立委以及行政院提出有關安樂死議題的條例草案,共計有以下五個,相關內容可見諸立法院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1. 善終人生選擇權條例草案(立法院第四屆第二會期第六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2. 自然死條例草案(立法院第四屆第三會期第十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3. 末期病人醫療選擇條例草案(立法院第四屆第三會期第四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4. 安寧照護條例草案(立法院第四屆第二會期第十五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5. 緩和醫療條例草案(立法院第四屆第二會期第十五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即使以上五個草案對相同領域的立法規範所採取之觀點各有異同,然而最終的核心概念都是指向末期病人之自決權與維護其尊嚴之必要性;提案者最終決定併案審查,並達成最大共識,這就是現今「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產生。

 

惟綜觀立法院議案相關文書,可發現名義上是併案審查,實質上則是將「善終人生選擇權條例草案」所包含的「積極安樂死/醫助自殺」立法予以排除,以維護其餘四個法案所獨尊的「自然死」立法。最後的結果是,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草案僅規範「自然死」,沒有觸及積極安樂死或是醫助自殺的範疇。

醫療專題 6-2

從善終人生選擇權條例草案條文第一項可知,末期病人擁有「消極善終權」與「積極善終權」,消極善終權是安寧緩和的範圍,而積極善終權則是積極安樂死或醫助自殺的範圍。其中「積極善終權」是其他四個併案審查的草案所沒有的概念。 (圖片來源:立法院第四屆第二會期第六次會議議案關係文書)

 

以上說明的是推動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草案」的過程,從過程中可知,雖然關於積極安樂死/醫助自殺的立法也有被推動,但始終無法像規範自然死的立法一樣,可以獲得普遍共識。或許積極安樂死與醫助自殺的爭議無法在短時間內化解,此時,一個可能有效平息爭議的方式,是將該議題提交司法院大法官。藉由大法官的解釋,判斷積極安樂死與醫助自殺有無侵害憲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若大法官判斷結果是不違憲,立法者自應訂定相關的法規來解套。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