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達人學苑系列報導2]: 跨科際教育現場紀實 (2)

作者: 吳懷玨 (成大醫學系二年級)

責任編輯: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計劃辦公室)

 

{本現場紀實前半段請點閱:  [2014 達人學苑系列報導2]: 跨科際教育現場紀實 (1)}

 

雖然我是組長,可是真正推展整個計劃架構的是每個組員,我負責的只有擬出討論順序,劃定範圍,確定分工而不分流,還有微電影的製作。這個經驗對我彌足珍貴:以前當幹部時,我會把雜事都攬在自己身上;後來發現這有問題,一方面因為自己能力、時間有限,另一方面則是合作伙伴會認為自己不被信任。

 

我們這組,是我參加活動或營隊以來遇過少數幾個相處感情極融洽的組別:工作時大家認真投入、閒暇時開個小玩笑;然而,我們不是沒有遇上麻煩-我們不時耳聞其他組的建議或疑惑,每一次我們都得確定提議者是否知道我們的大方向、然後進行更多規劃內容與溝通上的調整。這使我們思考得更全面。

吳懷玨 4

 

吳懷玨 5

構思中的建築圖像化

最快樂的莫過於是看到大家的全心投入,腦汁大量攪出後,帶著有點累卻滿足的微笑。德銓一開始說自己會CAD(電繪),不過還沒有用過sketchup;他在摸索一陣後,建築的雛型儼然矗立。在最後一個準備天,大家集中在德銓的電腦前,全體發出讚嘆:梯狀上升的建築,配上太陽能板的角度,後面是摘採蔬菜的地方,光線透進去,無需其他的照明設備。大家對於目標有了圖像化概念,工作也就更有幹勁了。

 

 

接著是簡報組-他們用精美的簡報軟體Prezi、清楚地點出宗旨;中文系的勗辰表達能力極強、不少訊息統整都由她完成。生死所的芳芳姐生命經驗豐富-她在農會工作過、也待過金融相關機構,所以她提出的疑問大多都能直指核心。

 

brainstorming notes

brainstorming notes

企劃組方面則用優劣機會風險分析、關係人圖與流向圖精緻化我們的理念-雖然最後呈現在簡報的部份不多;但不只一次,我告訴大家:成果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我知道這很老梗,但這千真萬確。報告完的晚上,我們圍在一起玩殺手、聊心事、把自己吃得肥肥飽飽的。

 

雷文在玩殺手時話特別多,想必應該是在整個擔子卸下後,才得已放鬆吧!在小組時間初期,我們稍討論了議題內容,他的觀點常反映出我一直以來的疑問-如:為什麼參加社運?他以經濟學上的理性觀點出發、剖析許多事。在後階段小組意見交流時,他並沒有非常投入組內有機概念店的討論,而是聽一旁的老師解析有機蔬菜店的運作、商業模式;一開始我擔心他無法跟上我們的進度,後來發現他的做法非常有幫助-他蘊釀的想法和我們不一樣、恰恰補足了我們「綠色經濟」中極缺乏的「成本效益」計算。

 

孤立才有創見,任何突來的思維轉換,需要一段自我歸納與建構。

然後,藉由交會碰撞,我們截長補短,融合。

 

淺談微電影製作

 

我之前剪接MV、當過配角,就是沒有自己包辦拍攝、剪接、導演與音效過。不過電影是看了一些,於是趁這個機會小試身手。

 

圖中是我們的隊輔之一;配音是請中文系的同學另外錄的;配樂則請怡萱找「看見台灣」那種充滿「土地感」的旋律。怡良在組內算是年長的,於是我們請他扮老農、錄下訪談,以全黑、配字幕呈現,效果意外不錯。

電影片段 1

電影片段 1

 

走文青路線的怡萱飾演東華藝術學院的學生,拍了「小輕新」的片段。取景在我們的高級住宿-村上春宿裡;她為我們的影片出了不少點子(包括拍攝的地點與角度、對白、光線等)。

電影片段 2

電影片段 2

當我們拍最後象徵運作方式的「自種、自摘、自煮、自食」片段時,她突然蹦出「葱啊!我們要入土囉。」我們全都笑到不支倒地了。

 

還有孟庭,她翻白眼又不得不認真的樣子真的很可愛。

 

很想念那天晚上,我們一行人圍著手機大喊「有機來了」,配上震耳的笑聲。微電影製作完最後的心得就是-相機好真的很重要,嗯!

 

吳懷玨 9      總結專家分享、朋友交流與自我成長

 

我很喜歡聽演講,在成大只要有講座,我有空就會跑去聽:有時出奇地好、有時遇到「名為演講、實為傳教」的分享、名為科學卻一點也不科學的佈道也是有的。但在不盡理想的演講中,我問自己:「為什麼他有這種想法?他的盲點在哪?去除這些,有什麼是我可以學習的?」

 

不過大多時候,我對講者還是滿懷敬意;不是沒有批判,而是站在他的立場,瞭解其言論背景,並尊敬他在某專業上的付出。每次的聽講,我都會寫下問題,再摘幾個出來,用於Q&A時與講者互動。台灣的教育似乎只鼓勵學生吸收、卻不鼓勵反芻,導致我們在追求效率時、也失去效率。我的社會學老師說:「通常啊,問同學有沒有問題,就等於叫大家沉默三分鐘」。這句玩笑話背面包含多少無奈與輕責,身為年輕世代的我,不免覺得有些愧咎。

 

這次我除了一貫提問外,還更進一步,自己寫了許多「名片」、主動跑去與講者交換。一方面是為成大國際社找尋更有內涵的講師,另一方面,可以更貼近講者,及時提出回饋。聽到「生態綠」余宛如總監的分享時,也反思自己是否落入消費者一味貪小便宜的心態。最震動我的是看完「還我土地運動」(紀錄片)時那久久不散的衝擊。在行前閱讀中,我們看到參觀路線之一的「亞泥」,他們自稱為社會企業、恪守環保原則。然而,在影片中看到的是十幾年前、他們以詐欺、利誘、拐騙的方式,把原住民的土地搶到手。我調出新聞,發現在十幾年後的現在,亞泥董座徐旭東,開挖國家森林公園的土地-他只要負擔便宜的礦稅,便可以謀取暴利。他們說挖一棵種一棵,卻隱藏了珍貴樹種一一倒下的事實。我幾乎是含著眼淚、問台上的老師:「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影片觀賞後,我跑到台前,一些關心的老師也圍了上來,有些人在政府機構待過、還備詢過;他們著重於當時政府的失信和現任政府的失能,就算原住民勝訴、官方還是一拖再拖。講者的回答很現實,卻也令熱血的年輕人失望。

 

有時Q&A就把兩個截然不同的講者放上台,接受台下的問題;如林建山與高文琦老師講「民主深化」時的觀點就南轅北轍。一個堅持代議民主,另一位則偏向審議式的民主-雖然兩者皆強調教育的重要。這個過程讓學員們清楚看到一件事情的兩個面向,雖不至全觀、但至少不單一。

 

楊倍昌老師是我們成大STM中心的老師,他對教育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收穫最多的還是在出遊時,聽他分析科學哲學理論怎麼詮釋我們的世界觀;當然他分享的不只這些,只是我資歷太淺,不足以抓住其他重點。

 

我在休息時間時大都前去與講者聊天、比較少和同儕交涉,但因為問了一些問題,有些人產生共鳴,就會跑來參與討論。再加上參加校外一些活動(如:政大模擬聯合國),意外發現與一位政大同學在同一個委員會-認識人很奇妙,大概兩三次交會,就會讓彼此產生話題交流、進而分享生活。

 

關於自己,我相信最大的突破還是在適度的角色扮演吧!我的樣貌很多變,看到現在的樣子,應該很難想像在高中時期的嚴肅。我回想起一個營隊裡,有人說:「欸,我對妳的第一印象是個看起來很死板,開不起玩笑,每次都坐第一排,上課都是和老師對話的人耶。」

 

聽完大笑,感謝她的誠實,也感謝一路走來,我是個還沒有固化的人。
吳懷玨 10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