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一套公眾參與的工安法令

作者:王驥懋(台大科學教育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高雄氣爆,引發了專家以及媒體,對於工業安全的重新審視,大部份的重點都放在,「告知」民眾生活風險以及群眾何處是地下管線經過之地,這樣的說法的確是相較於當前不透明、資訊不充份的工業安全思考法則較為進步,然而更重要的不僅僅只是「告知」,而是畫定潛在重大工安意外影響區(Public Information Zone, PIZ)以及透過機制的設計,讓居住於這些重大工安意外影響區的民眾,可以充份的參與到環境災害風險的評定以及制定重大災害發生的預防措施當中。

以歐盟為例,自從1976年,義大利Seveso地區發生的重大化工廠爆炸意外後,歐洲共同體即為了預防此類重大化工廠意外造成的環境汙染以及傷亡,制定了知名的Seveso訓令,明定重化工業對於潛在影響區的居民,有義務「告知」他們一旦發生重大的意外事故時,應該採取的緊急措施,因此,畫定潛在影響區以及「提供」正確以及即時的資訊集中中心,就成為這個條款執行的先行步驟。

這樣的法令在歐洲必需為各個成員國所採納執行(可在此架構下發展適合地方條件的法令,例如英國的重大災難控制法規COMAH)。在義大利Seveso災變後,這樣的法令是相較具有進步性的,然而這樣的法令仍然是以「民眾是無知的」的角度來處理工安事件,以這樣的角度來執行法令之時,這個工安法令開始引起潛在影響區居民的無奈以及不滿,因為一旦災難發生之時,有許多環境的不確定性以及居民自身所處的環境條件,都沒有被這些法令本身考量進去。

換句話說,環境的不確定性以及真實世界的高度複雜性,都不在這些法令的必需考慮範圍之內,例如化工廠爆炸後,氣候條件因地而異,如何畫定潛在影響區?或者英國的COMAH建議民眾聽到爆炸或是火光時,應採取某些建議的應變措施。

然而事實上,如高雄這次事件,某些事件是因為氣體外溢,並沒有火光或是爆炸等「視覺性」的事件,因此,這個法令預設了某些群眾的應有行為以及環境條件。然事實上,這些預設的社會關係其實都非常的複雜。

因此,在受到批評之後,Seveso訓令已經被多次的修正(最後一次為2012年),並且開始高度強調除了資訊提供之外,公眾必需高度的參與到公共決策的過程當中,例如在第15條款當中,公眾不再被視為無知,他們能夠提供許多在地的、日常生活的有用資訊,而且他們在公共政策的決策過程中,經常可以扮演挑戰者的角色,這個角色不僅不是不理性、歇斯底里的,他反而可以增加專家與群眾溝通的機會,而且更可以提供許多在地化、脈絡化的知識。高雄的氣爆,造成的傷亡,這樣慘痛的代價,希望可以換來一個更具有公民參與的工安法令。

 

(原文載於蘋果即時論壇: 2014/08/05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40805/446425/)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