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思| 太陽花學運 1] 跨科際學生對服貿的看法

作者│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胡醴云(逆思 LET’s News 記者 /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一年級)

特約編輯|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

IMG_0490

自從318太陽花學運爆發後,台灣社會高度關注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文簡稱「服貿」),從學運參與者中,可以發現各個科系學生對服貿的看法存在的差異與雷同。逆思團隊藉由實地採訪,將學生言論分為對服貿內容的存疑派、對法案程序的反對派,以及堅決捍衛台灣主權與國家安全的保守派,採訪對象包括理工學院、文學院、社會科學院,以及藝術設計類別學院的學生。

 

理工學院:關注產業實質性利益分配、程序正義

在逆思團隊的採訪中,理工學院的學生著重在服貿簽署後對產業的實質性利益分配問題,譬如:

「這個版本的服貿我們不接受,要求重新制定一個。我希望他不只要照顧到台灣的經濟,還要照顧到台灣的弱勢,因為我們有所謂的強勢產品和弱勢產品,不能只主打強勢產品,還要照顧到弱勢產品,不管是產業轉型還是輔導就業,或者是一些補助。我希望他做出具體的配套措施,比如說,農業轉為精緻農業,工業方面的話則補助勞工,不要都是靠大陸資金,也不要畫一個很大的餅,但是底下的人完全吃不到。」(輔仁大學電機系林擎昊)

這類意見主要針對服貿對弱勢產業的衝擊,延伸出在自由貿易下,政府應當對這類產業提供補償措施,包括配套措施、協助轉型等,以及利益分配的階級公平性問題。

此外,也有理工學院的學生聚焦在法案的程序正義問題。譬如:

「主要是反對政府的黑箱政策通過服貿,基本上我個人覺得服貿對台灣經濟也許是正面影響,但希望是透過法制化的程序通過。希望政府將莫名其妙冒出來的服貿退回,然後重新跟對岸做談判,而談判過程希望台灣有合法的機制可以監督,讓國會或是人民可以去監督法案。要退回服貿是因為,如果逐條審查沒辦法更改條文,就變成一種形式上的審查,講難聽一點就是在作秀,若我們沒辦法針對有問題的條文審查做更改的話,就沒有意義。所以我認同那些學生後來更改訴求為退回服貿,但退回服貿並不代表我們就是反對服貿這個議案,而是反對目前這個後來莫名其妙跳出來的議案。」(彰化師大資工系蔡明勳)

這類論述對於法案通過理當遵照法治程序相當重視,服貿的通過必須經過國會的實質審查,延伸出當前的立法院徒有形式而沒有功能、陷入空轉危機的國會失靈。值得注意的是,這類意見並未否認服貿簽署後對台灣帶來的正面經濟效應。

 

文科、社會科學、藝術設計學生:關注主權與國安

另一方面,文學院、社會科學院、及藝術設計類別學院多聚焦在兩岸交流後可能引發的國家安全與主權保衛、文化磨合等問題上。譬如:

「我覺得簽訂服貿以後,我們很有可能受到中共經濟制裁,尤其是當你一直認為我們就是特別行政區的時候。我覺得就是如果中國對台灣實行經濟制裁,我們很難不交出主權,在民主跟經濟之中,我覺得擁有主權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所以不簽訂服貿才是可以守護我們主權最重要的防線。」(聖德基督學院外文系三年級學生)

「藉由這個協議,我們和大陸的關係不只是經濟上的,而且光就經濟方面來講的話,因為我們和大陸的兩個國家情勢差很多,我覺得在一個完全自由貿易的情況下,我們對中國大陸是門戶洞開的狀況;二來,就是因為和我們簽協議的這個國家是中國大陸,他對於我們的政治態度並不是那麼平等,一直有一些覬覦,一直有這兩方面的問題或是等等的。」(交通大學  應用藝術研究所  周萱)

「為什麼我會反服貿呢?其實我覺得台灣有自己的獨特文化,然後大陸也有自己的獨特文化,但這兩個國家在維護文化這件事情上面的認知其實是有落差的,可能大陸會覺得說我現在就是以錢為本,但它並不是以民為本,它並不是以一個:「我的歷史能夠影響我,讓我這個人起來去維護我該維護的東西」—這樣的態度在生活,可是台灣一直會以『根』、『我是誰』,去做一個很完整的自我認同,那大陸人就是覺得『我就是錢』,他們的認同就是只要這件事情對我來講是可以賺錢的,那我就是可以不顧一切去摧毀其他的東西。我覺得如果大陸人進來的話,其實台灣很多很原始的傳統跟良好文化會被摧殘掉。我不能夠是很以一概全的說一定會這樣,但我覺得一定多少會有衝擊,這是我非常沒有辦法去忍受的!」(交通大學  應用藝術研究所  馬來西亞籍  李沁珊)

上述的觀點不論從經濟探討,或從文化思考,最終的切入點都是政治面向,尤其是高階政治的國家主權與安全問題。經由比較,可用下表呈現跨科際學生孤點間的差異:

 

類別

對服貿內容的存疑派 對法案程序的反對派

堅決捍衛台灣主權與國家安全的保守派

科系學院

輔仁大學電機系

彰化師範大學資工系

1. 聖德基督學院外文系。

2. 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

焦點 階級與產業 程序正義問題

主權與國家安全

 

學運參與者的三項脈絡:形式、內容以及意涵

綜上所述,服貿議題藉由不同科系的學生表態,可以理出三項脈絡:形式、內容以及意涵。首先是形式:於兩岸仍屬內戰的延續,官方簽署任何協議當屬兩個敵對的政治實體之間的聯繫,但是也因此失去國際法的適用性,必須歸諸雙方各自國內法的規範。由此可知,兩岸的協議不如一般國際法規定的,國家間的條約需要經國會批准認可。對於中華民國來說,「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下文簡稱「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為主要規範兩岸間包括簽署協議等聯繫往來的法律,其中第五條規定:「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本身訂定的不夠周延,使得民眾的期待與政府依法執政造成落差,出現「黑箱」、「程序不正義」的抗議聲浪。

第二個脈絡是內容。由於服貿牽涉到的產業類別包括生產者服務、消費者服務、流通服務、社會服務等領域,在台灣的服務業占全體GDP約71%的情況下,開放陸資來台儘管對服務業整體而言有利,但是在社會貧富差距漸漸擴大下,陸資促進的經濟成長並不會獲得公允的財富重分配,導致年輕一代的學生會對經濟成長無感,並且對弱勢產業的未來感到憂心,這一部分可能是「移情作用」使然,尚無資產積累的青年不自覺地將對未來的悲觀投射至弱勢產業的勞動者身上。近年來台灣公民社會對關廠工人、國道收費員轉職、青年新鮮人起薪2萬2千元等社會事件的高度關注,由此可見一斑。

第三個脈絡則是意涵。由於兩岸情勢的歷史演進,涉及到主權、領土、安全、國際政治等高階政治,使得兩岸交往的零和關係多於雙贏關係,即使是較不敏感的經濟往來,都會被政治標籤化。事實上,服貿的範圍涵蓋了敏感的國安領域,包括通訊、運輸等方面,在在顯現服貿本身的爭議性,並夾雜台灣的主體性認同、主權與安全等傳統政治問題。因此,此次太陽花學運部分人士認為服貿是賣台協議,中共以商逼政的「陰謀論」甚囂塵上。

 

我們不僅讀史,也在寫史

藉由實地採訪,逆思團隊觀察到太陽花學運參與者的多元性、跨界性,從中理出差異化的脈絡,但是在脈絡中,仍有部分意見重疊。儘管採訪樣本數尚不足於作為科學分析的嚴謹要求,但是其意義在於「口述歷史」對學運的史料補充。在資訊多元化、科技傳播便利的世代中,每一位公民不僅是歷史的見證者,也是傳播者。逆思團隊相信,每一起事件都是新聞,每一則新聞都是歷史,318學運的歷史,透過這一次次的採訪,被深刻地記錄在讀者的心中。

_1080333                                                    _1080454

 

 

 

IMG_0323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