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變遷研究中心活動報導: 全球化下的農業與農村 (2014年3月3日) ]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蔡培慧助理教授演講

撰稿: 賴翊瑄 (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辦公室責任編輯)

延續以往的全球環境與氣候變遷演講議題,台灣大學全變中心本次邀請、長期研究小農交換社會基礎與社區協力農業(CSA)和現任台灣農村陣線秘書長的蔡培慧老師,針對近年政府忽略台灣農業在全球化浪潮下的改革、提出學者與民間團體可行的改革方向。蔡老師在演講開頭指出,2008年起,國際糧價便因石油價格飆漲, 糧食運輸成本上漲, 全球性極端氣候變遷等問題而不斷上漲;當多數先進國家紛紛提出解決政策(如保護當地農業、以維持國內糧價平穩), 很可惜地,台灣政府並未正面應變農業轉型相關議題

tsai 201403

蔡培慧老師 (圖片來源: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師資介紹)

 

國際糧價的上漲對台灣之所以造成不容小覷的影響,蔡老師指出、是因為台灣的糧食自給率自1985年後逐年下降(根據農委會的官方統計,1985年為56%,而在2007年大幅降低為30%)、且大量依賴基礎糧食作物的進口 (如:稻米、黃豆);此外,台灣菸酒專賣制度的取消,也間接使菸農或其他相關產業的棄作比例增加;這不但使許多優良耕地閒置、農民權益受損、也使台灣民眾的糧食購買深受國際市場波動影響。 關鍵問題是:隨著工商業的發展, 一個先進國家必須因此放棄農業發展嗎?蔡老師分析道, 目前幾個工業發展大國的糧食自給率都遠超過台灣現況 (如:英國為70%、德國為84%、資本主義掛帥的美國則是128%);為什麼已列為先進國家的台灣、會有如此懸殊的比率?我們是否該全盤以這些國家為楷模進行農業改革?蔡老師認為,相較美國等資本密集大國,(大多以大規模機械化、基因改良作物、以及大量化學肥料使用為基礎來維持農業穩定發展) 土地面積狹小且人口密度高的台灣,幾乎不可能以此為模範;此外,基改作物的大量進口、造成糧食安全與正義的隱憂 造成糧食安全與正義的隱憂。一個與日常生活貼近的例子為,台灣料理中大量使用的黃豆、多使用美國進口的基改作物;但因除草劑等農藥使用過多,飼料用黃豆與食用黃豆在同樣大量使用的日本是嚴格立法區分用途的,但台灣尚未有相關立法規定-亦即國人強調養身的黃豆製品,其安全性是存疑的。 在討論上述糧食進口與食安問題後,蔡老師進一步強調目前台灣的穀類自給率-24%-遠低於聯合國對第三世界國家的最低標準 (40%)、應藉著2014年為聯合國訂定的家庭農業年的機會、呼籲更多民眾、民間團體與政府單位重視小農經濟與家庭農場文化快速消失的嚴重性。

family farming 2014

FAO—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製作的2014家庭農業年LOGO (http://www.fao.org/family-farming-2014/home/what-is-family-farming/en/)

蔡老師接著回顧台灣家庭農業發展史: 國民政府遷台後,「耕者有其田」與其他土地改革計畫(如保價收購、鼓勵農業多樣化生產)是好的先例;但因為戰後政府推行「以農養工」的政策與強調出口糧食賺取外匯、台灣農民並未因農業技術改善(包括品種與機械改良)所導致的穀物豐收而獲利。在市場層面,台灣的果菜批發市場與其他以家庭與家庭人員為中心、發展的農林漁牧業,都是台灣農業黃金時期的最佳見證、同時也確保消費者因此有多樣的糧食選擇;但目前政府在農業持續轉型之時必須給予更多輔助或把關。 蔡老師分析,農業多樣化與刺激糧食內需消費、是目前歐美先進國家在全球自由經濟發展下努力執行的政策;但台灣近年專注於工業與科技產品外銷、農產品進口、並積極爭取加入國際組織(如WTO);加上近年與中國政經關係發展漸進、ECFA的簽訂與服貿協商過程中,農業發展更是大量縮減。目前資本農業逐漸取代家庭農業,使得可耕地大量減少、進口稻米大幅增加、農民被迫休耕(每年約20 萬公頃)。

 

要修正這些問題,政府必須以「雙軌農業」(即資本農業與小農經濟之間的平衡)為未來發展目標-因為台灣尚有70萬農民,而且小農經濟對農業與生物多樣化維持、環境保護都有諸多正面價值。 我們必須反省的是:科學與工業革命已帶來環境浩劫 (如環境污染與極端氣候的出現),而台灣立法機構也並未有長遠規劃;但工商業大幅開發以前的家庭農業從事者、卻多數能與環境和平相處,我們是否應回頭效法前人?其次,日前農業相關政府與研究機構,和地方小農仍出現溝通代溝;土地正義也尚未實現。蔡老師提出一些政府應做的改變: (1) 建立土地儲備制度 (由政府購買農地, 依序出租或買給農民耕種, 避免可耕土地的浪費),推動在地經濟與友善農耕發展。(2) 所得與環境補貼:老農津貼與休耕農民補助制度的改進、配合環境科學設計、生產資源配置與台灣本土生態農法的建立,改善農民生活與轉型意願。 值得慶幸的是,目前在公共領域已推動不少集思廣益(如:糧食主權論壇);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小農耕種與有機農業行列、小農市集(如: 主婦聯盟)的文創推動、與地方的營養午餐變革(如:小農栽種之有機蔬菜的採購)。蔡老師總結:如何創造農業多樣化與本土交換和我們的生活連結、創造地方就業機會與環境教育的基地,都是全民可共同努力的方向。

 

在Q&A 時段裡,幾個關鍵問題有:(1) 如何在農夫高齡化(體力下降與觀念相對老舊),推動有機農業之觀念革命?蔡老師認為,透過適度引進農業外勞、輔導中年轉業者、與各地農會合作,培訓當地農業技術人才、與農業相關學系合作,改良農業機具、協助高齡農民更輕鬆地耕種,繼而創造新的就業可能。 (2)針對小農與有機農業產品、進入市場機制或經文創產業包裝後,售價上常令消費者卻步的問題,蔡老師建議,農委會等相關單位必須規畫、如何創造菜市場(黃昏市場)與大眾生活的連結,而非全面依賴大賣場等大量依賴資本農業產品的銷售鏈,使小農產品有足夠的市場生存空間。 (3) 針對農業轉型與性別平等議題,一位聽眾分享到自身經驗:都市年輕人(特別是女性)投入農場實作,但卻因為被貼上「體力不足」的標籤、無法學到農業技術、只能限於包裝等簡單技術的培訓。蔡老師指出,這種由新北市領頭推動的農民學院,可以是家庭農業創新與年輕化的曙光;但許多舊式觀念(如:男女不平權-女性普遍被視為體力不足以應付密集勞力為主的農業推動),還需要逐步推廣革新。 (4) 台灣如何借鏡他人?蔡老師總結,德國在80年代的公開辯論幫助其政府與專家們、思考農業經濟效益與未來走向,這個大幅影響歐盟農業政策與維持高糧食自給率;相較之下,亞洲農業大國尚在學習與改革階段。而台灣傾向忽略土地改革成果與小農經濟,我們必須盡快展開對資本農業與小農間如何平衡的相關辯論、台灣相關學者也須借用國際成功經歷,教育大眾、確保糧食正義與家庭農業之保存。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