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生態與開發專題】樸門永續生活設計與臺灣食安運動

作者|唐嚴漢(台灣樸門永續發展協會理事長)
特約編輯、影像提供|林貞妤(弘光科技大學/荒野保護協會講師)

10404598 10203593142366309 988292692 o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食物的生產是一門從頭到尾的生命體驗與驚奇,只有我們真正開始檢視我們與食物、環境和經濟之間的關係,我們才能夠達到生態和生產的兼容並蓄,與這個島,與這個世界共存共榮。

20多年以前,當米糠油事件剛剛發生時,台灣並沒有多少人對於食品安全的議題有所認知,食品安全多半仰賴著商人的城信和良心,這樣的事件也很快被人們淡忘。隨著經濟的發展,以利潤為訴求的商業模式很快地成為了食品工業乃至於農業的本質,向錢看齊使得我們吃東西越來越不安心,塑化劑、回收油、瘦肉精、毒澱粉、黑心食品,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不出問題,層出不窮的食安弊病儼然成為這個時代潛伏在暗處最大的隱憂,我們往往要經過幾個世代才會發現現代科技創造出來的工業和食品會產生的問題,而為時已晚。

確幸是,在這樣最灰暗的時刻裡,我們也才能真正開始檢視我們與食物、環境和經濟之間的關係,儘管是在錯誤中學習,也是進步和改善開始。

人們常會問我食安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問題,我的回答很簡單:多數人已失去食物自主權,人們不理解他們吃下去的東西,多數人甚至沒有意識到,你就是你吃下去的東西,和這些東西吃下去的東西。在你吃下一隻雞腿時,你得到這隻雞吃過的所有飼料和營養的總合,你也很不幸的,可能吃到他身上留著汙染和藥劑,同樣的道理適用在所有的食物裡,當你不理解你的食物和他們被生產的過程時,你就不會關心他們從哪裡來或怎麼被製造,你關心的就只有他們被送到你眼前的標價與賣相。

如果只是一直把經濟收入做為生產的優先考量,那就一定會犧牲環境與人的健康。我們在許多的食安問題上都看到了這樣的弊病,儘管是走向精緻、文創,透過農產品加工使產業得以升級,也會因為過量的種植而造成傷害。

我常舉一個例子,台灣遠近馳名的鳳梨酥,在所有品種中又以土鳳梨最適合做為製作原料,文創業者甚至打出了響亮的口號來宣傳:「不知道五號,你不懂香水;不知道2號,你不懂土鳳梨的滋味。」但是以環境的角度來看,鳳梨是一種傷害環境的作物!你可有看過一片真正的鳳梨田?為了種植鳳梨而噴灑農藥、除草劑,導致鳳梨田埂之間的泥土光禿,寸草不生,彷彿已經死亡。

文創轉型是在經濟方面提升產品的價值,但是額外的包裝成本與碳排放,以及生產過程本身的弊病並沒有得到解決。因為文創而大受歡迎,所以開發更大面積來種植,只是在經濟上取得了成功,土地卻沒有被正確的使用,這長遠而言仍是對土地的掠奪與傷害,又回到賺了錢卻賠了健康的循環中。

台灣這方面的「食農教育」非常落後,這也就是食品安全如此不受重視的原因。我們的孩子五穀不分,我們對於我們吃的東西知道得這麼少,也間接造成了更多問題:人們不在乎這些作物和動物生長的環境,不在意化工廠和電子晶圓加工廠的廢水流入溪中,因為他們沒有想過下游可能種植著他們明天晚餐的農場;人們並不理解在生態系中,特別是台灣這樣的一座小島上,所有的元素都會循環並且回到自己身上。

當人們意識到,並且真正願意去正視這些事情,當每個人都關心自己吃下去的東西時,我們就成為了對環境和經濟發展都高度關切的一個世代,從吃開始,我們可以改變人們看待環境保育,看待生活,看待經濟和彼此的看法,這也是樸門永續生活設計的核心價值:照顧地球、照顧人類,資源分享。

食品安全要改善,那就要從頭開始關心食品的生產,推己及人到整個產業的改變。很多人都相信,環境保護會限制經濟發展和開發,乍看之下也似乎有著這樣的兩難:先不論工業、開發造成的環境汙染與破壞,農業本身也是一場生態的浩劫,現代的「工業式農業」或『商業式農業』以基因改良、大面積單一品種種植、農藥與化肥等等的方式即便是標榜『有機』的農業生產,不僅弱化的物種的基因譜,使物種的基因多樣性遭到剝削,大面積單一品種的種植也破壞了當地的生物多樣,更不要提農要與肥料對健康與環境的危害。

而樸門永續生活設計正是對於這樣的掙扎提出的一個反問:有沒有可以有效生產,但是又不需要破壞和掠奪土地的方法?為什麼森林沒有人照顧也仍有產出,可以養活眾多物種?我們有沒有辦法將我們對自然的了解用最溫和,傷害最少的方法運用在種植之中,既可以有產出,又可以對環境友善?
答案是有的,而且並沒有我們所想得那麼困難。

答案就在自然裡。樸門永續生活設計從世界各地原住民的古老智慧中學習,透過數代人的觀察,加入了現代科學的分析研究,發展出了一套可以永續經營,又可以得到產出的農業系統,沒有農藥,沒有化肥,甚至不用大量的人力也可以完成。

在樸門的農園裡,我們讓雜草生長,因為雜草可以做為肥料,對昆蟲而言鮮嫩的雜草也更有吸引力,土壤則因為有雜草保護所以總是保持濕潤肥沃;我們讓農園像一個真正的生態系,讓昆蟲鳥類的數量彼此平衡,建立一個穩定的生態系來防止疫病與外來物種與害蟲大量入侵。當我們透過觀察自然,仿效自然的運作方法,把環境裡的元素放到對的位置上,我們只需要極少的輸入就可以生產,而這些作物被大自然視如己出地照顧長大,對我們和環境而言都是最好的食物。

食物的生產是一門從頭到尾的生命體驗與驚奇,我們必須教育消費者,從產品的生產原頭去認識我們所吃的東西,光是這一件事情就可以讓我們對環境產生連結,當我們知道環境的健全與否決定我們吃下去的食物是否安全健康,我們就會對環境多一份關注,當我們理解自己生活的選擇會造成改變和不同時,我們將會願意改變生活的方式,選擇對環境和自己都更好的生產方式,當我們有這樣的體悟時,我們才能夠達到生態和生產的兼容並蓄,當我們尊重並且理解所有的生物和這片土地時,我們才能夠與這個島,與這個世界共存共榮。

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我們正站在一場永續的柔性革命之前,期許這些傷害和波折使我們的世代更加警覺,更加進步與繁榮。

延伸閱讀

  1. 電子文庫|食品貿易與農村發展專題
  2. 《遠見》平民英雄 ─ 樸門推手 亞曼
  3. 樸門部落Permaculture
  4. 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