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青年行動看「世代衡平」倡議

撰文作者|詹詒絜 (COP19台灣青年氣候聯盟代表團團員兼國際部長)
特約編輯|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圖說:國際青年行動;試圖表達世代衡平就如同一座橋,它連結了現世代的人和未來世代的人,也連結了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

圖說:青年行動;試圖表達世代衡平就如同一座橋,它連結了現世代的人和未來世代的人,也連結了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圖片來源:Alashiya Gordes / flickr)

引言

隨著氣候變遷的逐漸惡化,氣候議題現今已為國際談判中的一大核心,世界各地青年對氣候談判的關注也越來越緊密。每一年隨著談判進程的不同,青年在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 (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締約方大會(The 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COP)中所提倡的議題也不同。國際青年於第19屆締約方大會(COP19)最倡議的議題為「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 Inteq)。本文以筆者於會議期間之相關經驗為基礎,詳述何謂「世代衡平」及其重要性。此外也會談到,國際青年們如何在COP19中透過一些行動來影響談判者的決策。

世代衡平釋義

「世代衡平」在氣候談判中是非常新穎的概念。在COP19之前,此概念只有在2013年六月針對「德班平台」(Ad hoc Durban Platform) 1 所舉行的波昂會議—為非政府組織觀察員參與的特別會議上被提及。因此,普遍大眾及諸多官方代表對此概念並不十分熟悉。根據研究「未來世代與環境法」的學者Brown Weiss指出,氣候變遷議題本身就是世代之間的問題,而世代衡平能夠提供一個框架來解決氣候議題。由於「現世代」(Present generation)2 所做的任何決定都將影響未來世代能夠擁有多少資源和選擇,因此,世代衡平所呼籲的即是「現世代」未來交給下個世代的地球環境,不能夠比現世代當初所接受的環境還糟糕。換言之,未來世代應該擁有和現世代所享有的同樣資源。

筆者參與一場由國際青年大會(Conference of Youth, COY)所舉辦的工作坊時,遇到一位來自美國青年組織Sustain US的研究生Timothy Damon,他以反傳統經濟角度切入環境議題的一套論述為基礎,來擁護世代衡平的概念。他說,以傳統經濟學中「折現率」(折現率指的是將未來有限期的預期收益折算成現值之比率)切入環境議題,在主張未來經濟發展和科技是進步的情況下,折現率將呈現正值,也就是說未來世代將擁有更多能力和金錢,且能夠用以較低的成本因應氣候變遷。因此,現世代的人們可以此為藉口,繼續開採環境而對減少溫室氣體措施不作為。但這一套傳統經濟學的視角卻忽略了「分配正義」和「貧富差異」的道德問題。現今西方國家的富裕大多建立於剝削第三世界或開發中國家。折現率理論認為未來世代會更富裕,但這一套說辭同時意味著未來第三世界和開發中國家會被剝削更多,全球的貧富差距亦會更趨嚴重。由此可知,我們不應再從傳統經濟學角度去計算環境的開發。反之應當引入道德觀點,在討論環境議題時,正視開發中國家和已開發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問題。當以此觀點切入時,即可知對環境的持續剝削將造成更嚴重的貧富差距。因此我們便不該再持續地開發環境,並將這些未受開發的環境留給未來世代。

對亞洲地區來說,為什麼提倡世代衡平是重要的?

筆者在會議期間受邀參加一場與聯合國秘書處、世界銀行……等高層官員的早餐對談,主題即是「世代衡平」。筆者以一個亞洲青年的觀點切入此議題,告訴在座西方先進國家的政府間組織高層,推廣世代衡平的概念對亞洲國家的青年來說是更為急迫的事情。

亞洲許多國家,不似西方先進國家擁有良好的經濟發展及公共建設;目前許多亞洲國家的現況仍被歸類為開發中國家,甚至是低度開發國家(如:孟加拉);許多亞洲國家仍處於被西方先進國家剝削的環境。當一場氣候變遷所帶來的災害或極端氣候來臨時,亞洲國家承受破壞的能力會更薄弱。身為亞洲的青年—亞洲的下個世代,我們的未來也會比歐美國家的下個世代更為灰暗。這是為什麼在亞洲地區內,提倡世代衡平的概念是具有高度重要性和急迫性,也是為什麼筆者試圖在世界最強大之政府間組織的高層官員面前,以亞洲青年的視角切入世代衡平議題,不僅要呼籲他們不能再只以經濟學的折現率角度看待環境議題,也要讓亞洲的弱勢聲音在西方主導的場域中浮現為重要議題。更重要的是,筆者想點出在世代衡平的概念中,仍有「差異」存在。

國際青年的行動

筆者於會議期間參與了青年非政府組織(Young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YOUNGO)下的世代衡平工作小組(Intergenerational Equity working group)。除了喚起大眾對世代衡平這個概念的認識之外,更希望能將此概念帶進COP20大會訂定的新氣候條約之前言當中,使其在新條約內變成一項指導性原則。因此,世代衡平小組試圖透過行動(action)、干預(intervention)以及遊說(lobby),來影響各政府代表的決策。

行動指的是在聯合國會場內一切大喊、舉牌、演戲……等行為,除了有諷刺談判過程或某個國家的功效之外,也具有喚起大眾的關注及提醒各國代表的功用。世代衡平工作小組於大會期間主要進行了兩場行動。第一場行動中,大家嘴巴貼著膠布,脖子上掛著「出生於未來幾年」的牌子,代表我們是一群未來世代的人,雖然目前在氣候談判中是無聲的一群人,但不代表各政府官員可以忽略未來世代的聲音。

圖說:國際青年行動。(圖片來源:Alashiya Gordes / flickr)

第二個行動則是大家一起搭成一座橋,試圖表達世代衡平就如同一座橋,它連結了現世代的人和未來世代的人,也連結了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當世代衡平原則被實行,由於現世代和未來世代享受到的資源是相同的,因此彼此之間不會存在環境差異。也就是說,世代衡平其實是填補了現世代和未來世代之間的環境不平等及鴻溝。至於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呢?正如在世代衡平釋義所提,已開發國家過去大量對開發中國家的自然環境進行資源開採並謀取利益。如果世代衡平的概念能夠成為新氣候條約框架的重要奉行原則,那麼我們就不能再對開發中國家的環境有任何進一步的剝削及開發。這時,每個國家便得以為了未來世代而站在一起,共同消弭剝削及不平等的問題。

第二種行動叫干預(Intervention)。由於工作小組想將世代衡平的概念推入2015新氣候條約中的前言,因此向UNFCCC秘書處爭取於德班平台會議中的干預政策機會。於是青年們撰寫了一份宣言,並請一位巴西女生在德班平台會議的開幕式中讀出那份宣言,向所有談判者傳達世代衡平的概念及重要性,並在最後發言仍剩20秒的時間,以「接下來我要把剩下的時間讓給那些無聲的和被遺忘的未來世代」(next few moments to a future that is being lost and a generation that is voiceless)做結尾,在嘴巴貼上膠帶,代表未來世代的無聲和被忽略。

圖三

圖說:國際青年行動;在嘴巴貼上膠帶,代表未來世代的無聲和被忽略。(圖片來源:YOUNGO世代衡平工作小組)

 

最後,「遊說」行動是工作小組的最大重點之一!青年們首先撰寫了一份提案,並於會議休會或周邊會議中嘗試取得官方代表的名片或對談機會,以此將提案交到官方代表的手中,並給予進一步的說明尋求支持。正如上述所提,「世代衡平」此概念仍屬一個新穎的議題,青年的遊說行動即是要讓各國政府官員能更深入了解這個議題,並看到其重要性。當各國政府官員認可這個概念的重要性,自然就會有意願將其帶入2015年新氣候條約的前言或是決議文中。

青年行動成果

很多人會問筆者一個問題:「你們在會議中做了那麼多行動,花了那麼多時間和精力在遊說上面,請問真的能影響決策嗎?」對於這個問題,筆者的答案是持肯定的。看看下面這張圖,就會理解為什麼。

圖說:德班平台的最終決議文件。(圖片來源:ADP決議文)

此為這次德班平台的最終決議文件,在前言的部分出現了「警告氣候變遷代表的是將對人類社會、『未來世代』和地球的潛在不可回轉性及急迫的威脅…」。原本「未來世代」這四個字在會議倒數第二天時從決議文草案被拿掉。靠著我們青年透過上述的行動、遊說和政策干預,實際讓各國代表看到未來世代在氣候談判中的重要性和不可被犧牲性,終於在會議最後一天,「未來世代」四個字又重新被各國代表們放回決議文中。另外,公民社會的訴求如果要被放在會議決議文中,需要許多國家不斷地在會議上強調,而實際在現場追蹤德班平台開會的我們,親眼目睹有諸多國家肯定這個概念,並持續地在會議上提到「世代衡平」,這就是一個青年行動的成功。

展望未來

世代衡平工作小組將持續在自己國家內倡議世代衡平,當一個議題有很多人都重視它時,將能夠聚集很大的力量來影響政府決策。在下一屆COP上,青年們仍會繼續推動世代衡平成為2015年新條約的指導原則,同時也期望使官方代表們在未來能夠實際操作化(Operationalize)世代衡平。

注釋

  1. 目前在UNFCCC下的談判進程中,預設2015年將訂定一個新的氣候條約,並預設使這份條約於2020年生效,取代即將於2020年失效的京都議定書。德班平台特設小組於2011年在COP17被建立,此特設小組專門討論這份新氣候條約的內容。
  2. 現世代是指目前在為這世界做決策的世代。

參考文獻與延伸閱讀

  1. Summary of the ADP Co-Chairs’ special event ADP 2, part 2 Bonn, Germany(第一份有提到Inteq之文件)
  2. Edith Brown Weiss, 1988, 《In fairness to future generations: international law, common patrimony, and intergenerational equity》, Tokyo, Japan: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Dobbs Ferry, N.Y.: Transnational Publishers
  3. Decision -/CP.19 Further advancing the Durban Platform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