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氣候難民專題】石油時代的終結,我們準備好了嗎?

撰文作者|李芝融 (國立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學士班/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執行長)
特約編輯|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Peak oil 3

Peak oil 石油產能最大值,預估將在2000~2050間發生,peak oil 之後,石油產量將驟降。來源:The Pelican Post

十八世紀起,詹姆士.楊發明提鍊石油技術後,石油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引擎,各大經濟體一一起飛。漸漸的,石油巨頭除了掌控全世界主要的財富,甚至滲透政治權力。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曾說:「掌握了石油,你就掌握了國家。」但是黑金帶給人們的富裕繁榮像是包著糖衣的毒藥,兩百多年來深深的毒癮可以大致區分為兩大後果。

第一、氣候變遷。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世紀初還不到一萬噸,到了20世紀末就一舉衝到十萬噸。這已經不是指數成長可以形容了,根本就是垂直成長!而其中的罪魁禍首是誰?沒錯!就是石油。這十萬噸的碳排有三萬多噸來自於石油。當然了,煤、天然氣等化石燃料也不遑多讓,三大化石燃料就包辦了超過90%的碳排。

第二、金權政治。我們都認為我們信仰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當然了,說都是這麼說的,但你怎麼能確定,你手中的那張選票能夠保護你的權益,為你捍衛立場呢?過度依賴石油、化石燃料的後果,就是我們坐大了這些富有中的極富,然後衍生了說客文化,讓這些極富有的石油巨頭透過補貼、減稅,一層一層的將他們的財富鎖在壁壘森嚴的高塔內。你還認為民主是你的保護傘嗎?你握有一張選票,他握有一手鈔票。

後石油時代降臨!

隨著後石油時代的來臨,我們需要現在就開始因應。許多人應該看過彭明輝教授的著作,其中廣泛的應用美國地理學家Hubbert的理論「Hubbert Peak Theory」,核心概念就是,當全球石油達到最大產能(peak oil)後,石油產量就會持續減少,油價將戲劇化的大幅上漲,而目前對於這個最大產能的時間點並沒有準確的預測。

為什麼我們需要知道這些?

因為如果你現在花個十秒鐘,看看身邊,你就會知道當石油價格漲到現在的五倍、甚至十倍時,你可能再也買不起大老遠在美國設計、印尼原料、中國製造的迪士尼系列文具組。這樣講太誇張了嗎?事實上,這個描述還滿貼切的。在油價高漲造成巨大運輸成本的狀況下,這些產品在幾番運輸過程後,最終回到原點販賣的荒謬現象將不再具有競爭力。而我們身邊的製造業,哪個不是靠著國際貿易、大量的運輸成本支撐起來的?我們真的準備好,迎接後石油時代的來臨嗎?

許多自由主義的信奉者相信:「市場萬能,當石油供給減少,就會刺激創新,自然而然的就會有新的科技產生,來解決我們的問題。」這樣樂觀的想法當然是令人感到振奮。然而良藥苦口,儘管市場與科技解決了一些過往的問題,但我們不得不接受「自然資源」有一定的極限,而我們所剩的時間更加有限。更何況,假設我們要控制本世紀內全球暖化的上升溫度在工業化前的兩度C以內好了,我們根本就不能用完所有的化石燃料!

化石燃料補貼

聽起來,要在資源如此有限的狀況下要求人們不要使用化石燃料,似乎是個巨大的挑戰。這個挑戰很巨大就算了,全球各國政府的行為根本是背道而馳,竟然還用各式各樣的名目補貼化石燃料。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的報告顯示,僅稅前的化石燃料補貼就花費全球政府每年4800億美金,若加上稅後補貼,總額高達1.9兆。一個產業可以貪得無厭至此,吞下全球GDP的2.5%,吃相也別太難看!

近年來,除了上述的國際貨幣基金,許多國際組織包括世界銀行、OECD等,都對於化石燃料補貼進行了熱烈的討論。大家有志一同的認為,在看似保護消費者的同時,補貼會惡化財政、排擠公共支出、降低私人投資、扭曲資源分配、片利資本密集產業、降低再生能源投資誘因,各種惡狀不勝枚舉,最糟糕的是,補貼所帶來的低價格能源,會鼓勵人們更加揮霍這些資源。

化石燃料補貼所造成的社會不正義可說是包羅萬象,其中世代正義更是前所未有的新興概念,近幾年來因為環境惡化、資源短缺得到高度重視。本專欄的讀者想必記得前兩篇關於「世代衡平」的文章。所謂的世代衡平(Intergenerational Equity)以及世代正義(Intergenerational Justice)指的就是在滿足我們需求的同時,不僅要顧及當下世代的平等,更不能剝奪未來下一個世代追求幸福的權益。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盡量的追求我們想要的生活,但是也不可以太超過,假如能源都用完、森林都砍完、土地也污染殆盡,很難想像我們的下一代要面對什麼樣的地球環境?

改革!改革!

上述所提到的各種問題,能源浩劫、全球暖化、世代正義,只要小小一步驟,就可以有大大的改善!這神奇的一小步驟是甚麼呢?如題,改革!當然了,化石燃料補貼的改革並不是嘴巴上說說這麼容易。因為這些補貼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目前在G20國家以及數個APEC亞洲國家已經做出了改革的正面典範,全球改革化石燃料補貼的風潮正吹向亞洲,台灣也應認真思考改革化石燃料補貼的可能性了。

根據IISD底下全球補貼倡議(Global Subsidy Initiative)的報告,一個成功的改革具備三大要素:

  1. 制定正確價格:如何改變化石燃料的定價模式。
  2. 管理後續影響:評估改革的影響以及減緩衝擊。
  3. 建立內外支持:內部組織以及外部諮詢與溝通。

各項要素的執行細節就不多做贅述了,總之,成功有例可循,而如果全球成功移除大部份的化石燃料補貼,則我們將有潛力減少碳排放量多至13%!除此之外,減少補貼後,這些省下來的財政支出還可以更直接的使用在一些公共建設和保護弱勢族群的社會支出。
結語:摸蛤仔兼洗褲

擺脫石油的魔掌,從現在開始!

改革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提升整體經濟、環境與社會的繁榮,這是個大藍圖。也許過程中,會有短期的負面效應。貧窮、弱勢族群可能會因為要適應生活費用的提升,而會有點掙扎。但是透過減少化石燃料補貼,增加其他社會支出用以幫助弱勢族群,降低人們對於化石燃料的依賴,刺激再生能源的投資、發展。同時也擺脫大石油公司對於我們經濟的掌控,並且能減少碳排放。最終,創造低碳經濟,造福未來世代。

參考資料

  1. Robert Gilpin (1987),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Jeffery Sachs (2011), The Price of Civilization, UK: The Wylie Agency
  3. 彭明輝 (2012),《2020台灣的危機與挑戰》,台北:聯經出版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Conan Yang 說:

    好日子結束前 OPEC的最後進擊

    靠原油祖產吃飯的好日子將告終,沙烏地阿拉伯思索著產業轉型。當沙國搶賣石油、大規模補貼太陽能發電、力助新經濟命脈發展,某種程度意謂著,石油時代已按下倒數計時器。

    近日暴漲暴跌的國際油價,讓人有些霧裡看花。原以為以沙烏地阿拉伯國為首的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提出「公允價格」的暗示,應可發揮以往搖擺生產者(swing producer)關鍵角色,讓國際油價反轉上行。

    但中國經濟下行風險加劇,及美國聯準會升息與否的不確定性,不只讓金融市場動盪難休,含原油在內的大宗商品價格更全面下挫。油價上行的幻夢,只維持幾天就碎了。

    OPEC以增產及價格戰爭方式,意圖將高成本的非傳統原油擠出市場。許多投資人直指,這種做法雖情有可原;但在全球經濟復甦力道疲弱、原油需求增長較快的新興市場經濟又未見曙光之前,OPEC及沙國仍未有減產打算,促使原油供給過剩(oil glut)的情況持續擴大。再加上美國原油自產量維持在九三○萬桶/日上下,伊拉克以原油增產等候出口禁令解除,導致油價自去年至今皆未見起色,甚至有下探之虞。

    沙國及OPEC為何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一方面是這次由非傳統原油崛起所產生的供給過剩,不僅是競爭者增加而已,頁岩油引發未來傳統原油大量滯銷的危機感,才是令其難以入眠的癥結點。
    另一方面,太陽能及其他再生能源的快速發展,也讓沙國坐立難安,急欲增產變現。

    過去十年,隨著發電成本下滑及發電效率提升,全球太陽能發電量呈現年平均逾五○%的高速成長。同時,隨著技術進步與節能意識抬頭,千禧年以來,已開發國家原油需求停滯,甚至出現小幅衰退,讓沙國意識到太陽能與再生能源發電取代化石燃料發電,已非遙不可及;亦呼應二○○○年OPEC石油部前部長亞瑪尼(Sheikh Yamani),對二○三○年市場將有大量原油滯銷的預測。

    在靠原油祖產吃飯的好日子即將告終之際,沙國不得不深思產業轉型的急迫性。人們對沙國的印象不外乎豐沛的石油、炎熱的天氣及大量的財富,而近年來,三者已產生微妙的合作關係。

    中東地區日照條件優越,沙國有超過一三○萬平方公里、萬里無雲的乾旱土地,太陽能發電潛能名列前茅。因此,二○一二年起,沙國透過油元(Petrodollar)大規模補貼太陽能發展,除了斥資近三十三億美元興建發電量達十億瓦的首座太陽能電廠,更規畫了近一○九○億美元的太陽能發展計畫。而當全球最大原油生產國的沙國,打著搶賣石油,力助新經濟命脈發展的算盤時,某種程度意謂著,石油時代已按下倒數的計時器。
    http://www.new7.com.tw/talk/talkView.aspx?i=TXT201509091720299N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