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氣候難民專題】不為人知的COP19大會內外故事

撰文作者|張良伊(350.org東北亞協調委員/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理事長)
特約編輯|蔡宗翰(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圖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COP19團隊

圖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COP19團隊

引言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已連續六年參與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大會,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簡稱UNFCCC,是一項於1994年3月21日生效的國際公約。該公約自1992年5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通過後,同年6月在巴西里約熱內盧召開的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期間開放簽署,此會議代表為各國政府首腦。締約國自1995年起每年召開締約方會議(Conferences of the Parties,COP)以評估應對氣候變化的進展。

六年來台灣青年氣候聯盟都希望突破自我,每次再把新的代表帶往下一個突破,對國際談判、對台灣青年、對筆者來說,每次參與都立下不同的目標和定位。本次筆者因為擔任的角色與以往不同,是以「非官方青年聯繫人」角色,和以往觀察員身分不同,因此和台灣青年團隊關係屬於中立狀態,也因為這樣的定位和角度,這次能夠看見各角度、定位、團體之間的關係和利益。

圖說:2013年YOUNGO非官方青年聯繫人

圖說:2013年YOUNGO非官方青年聯繫人

依照年份簡單列出:
2008年,首次自主參與青年會議;
2009年,了解國際青年組織之工作架構;
2010年,深入了解各地青年組織成立歷史、串起台灣青年各團隊;
2011年,與國際青年合作並協調、建立台灣團隊及輔助機制;
2012年,對國際青年做出貢獻、開創台灣在地培訓國際談判規劃;
2013年,深入政策談判的核心並做出成果。

註:UNFCCC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大會下有設立九大非官方團體,希望在氣候議題上能有更多元的意見,YOUNGO是UNFCCC主要連絡的青年團體,集結與氣候變遷議題相關的各團體青年與UNFCCC做溝通,也集結各青年團體資源,做知識交流,訊息分享和行動互助。而筆者即為2013年青年團體(YOUNGO)的非官方聯絡人,負責將世界青年之決議傳達給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大會秘書處,並將秘書處最新的資訊傳給約兩千位世界各地之青年領袖。

註:YOUNGO由不同環保、人權團體的青年組成,自聯合國在蒙特婁(加拿大)舉辦的COP11開始,在UNFCCC的協助下正式成立。每年在COP(Conference Of Parties)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大會開始前,YOUNGO都會舉辦COY (Conference Of Youth)國際青年氣候變遷大會,提供各國對氣候變遷有興趣的青年一個交流的平台,同時舉辦多樣的課程和工作坊,讓青年們了解之前及當年度的議程進行、關注話題,並能在COP大會進行前締結關係和行動的準備。

圖說:會議結束前倒數第二天NGO憤而離場

圖說:會議結束前倒數第二天NGO憤而離場

各大NGO於COP19華沙會議第二周倒數第二天,因不滿會議緩慢憤而離場,會議結束時仍產出27點的結論,筆者在會議期間身為青年代表,為伸張氣候正義並為未來世代努力,且介於聯合國祕書處、各國代表之間,在此舉出三項決議背後檯面上看不見的故事:

一、秘書長因煤炭的兩難

本次會議一關注焦點是在COP19大會第二週11月18、19日兩天,波蘭經濟部偕同工業團體,同時舉辦世界煤炭組織會議World Coal Association(WCA) conference,稱為「國際煤炭氣候高峰會」International Coal & Climate Summit,而該會亦將成為與氣候變遷與石化工業衝突的另一角力場合,並且和氣候變遷大會儼然成為兩相矛盾的場合。

波蘭的能源結構於煤炭的使用上一直是在歐洲國家中名列前茅,近期更希望加蓋更大的煤炭發電廠,規模達世界第三大,相當於連續十年每年一百萬輛汽車的碳排放量。煤炭氣候高峰會也邀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秘書長出席,而各大團體反對的聲浪,讓秘書長傷透了腦筋,如:青年世代提出「青年」或「煤炭」擇一的方式、九大團體提倡若秘書長前去則表示支持,那麼將不排除使出最後手段。最後,公約秘書長於私下和各大團體聯絡人見面後,仍選擇出席煤炭會議,但在青年會議中缺席。秘書長承諾九大團體NGO會強烈說明自己的立場與為環境努力的決心,希望各大企業也趕快轉型。由於大會的討論並沒有著墨化石燃料議題,甚至在大會第二周,主席(原波蘭的環保署署長)因表現不符合波蘭政府期待,由經濟部高層出任取代其環保署署長的職位。這些事件的發生都只在當時的新聞上短短傳播,大會決議的結論並沒有約束力與規範,都是讓各大NGO團體失望的地方。

註: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大會(UNFCCC)下的九大團體:將目前1400個世界各地NGO分成的九大分類,包含:工業(BINGO)、環境(ENGO)、在地政府(LGMA)、原住民(IPO)、研究機構(RINGO)、貿易聯盟(TUNGO)、農夫(Farmers)、女性與性別(Women and Gender)、青年(YOUNGO)等,詳見延伸閱讀中的原文說明。

二、菲律賓的絕食與事件落幕

上一屆2012年的卡達COP18會議,當時侵襲菲律賓的寶發颱風,使各大團體產生激烈討論,希望各國代表能建立相關的機制,這就是「損失與損害機制」一詞的誕生,當時數百人身亡的悲劇讓菲律賓的官方代表在大會發言上一度哽咽落淚,各大團體也相繼聲援,並利用「紅點」代表著極端氣候的發生、人命財產的損失,希望促成更多討論。

圖說:菲律賓官方代表的絕食記者會

圖說:菲律賓官方代表的絕食記者會

COP19期間的海燕颱風造成萬人死亡的慘重災情,讓菲律賓官方代表更加心急如焚,希望世界各國能夠提供實際的協助,在大會第一周一開始,全場以默哀一分鐘的方式為菲國祈禱,希望能盡快度過難關。菲律賓代表於第一天下午開記者會,宣布將「絕食抗議」敦促會議進展,表示:「會持續絕食,直到大會有相關結論產出。」國際NGO聯盟CAN(Climate Action Network)也加入聲援,讓在場的各大團體串聯,但不料在與聯合國秘書處的溝通過程中,因為秘書處的責任是確保各國代表能安全、健康地進行會議,因此秘書處不讓NGO的絕食補給物資運送至會場內,加上各NGO的絕食訴求信心不穩固,於是第二周的討論熱度逐漸降低。不過在大會主席與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秘書長的協力推動之下,各國仍提出了實際的機制框架,其中包括六大步驟,期待未來能用國際資源協助極端氣候災難。可惜其中仍缺乏了最重要的「資金來源」與「執行方案」,僅有策略性的架構和方法,是許多NGO在會議決議之後所失望的。

三、從上而下到由下而上,多元的場外議題活動

隨著大會進程連年緩慢的結果,由上而下(Top Down)的國際政策決定,似乎都讓大家不甚滿意,因此由下而上(Bottom Up)的在地行動儼然成為世界各地著重的大趨勢,是自行形成合作網絡的模式,已可在國際會議的內外場合中看見,尤其在2009年哥本哈根大會的失敗經驗過後,討論過程的「透明度」與「包容性」都成為重要性指標,因此在本次場外活動中,也可以看見更多不一樣的多元面貌。

 以再生能源、綠色經濟為軸的新概念

COP19大會開幕之前,許多民間組織、國際大型環團都已擬定不同的策略、行動、遊行,希望進一步干預、提出訴求,降低化石產業(也就是波蘭大量使用的煤炭)對氣候政策的負面影響,提出以「再生能源」為解決方案。青年們一如往年在大會之前舉辦世界青年大會(Conference of Youth, COY),本次青年大會除了氣候政策討論外,還加入了權利轉移(Power Shift)的元素,希望轉換為下而上的公民力量。權力轉移(Power Shift)是2007年由能源行動聯盟 (Energy Action Coalition)發起,旨在聚集各地的公民,尤其是青年,在共同討論並學習行動策略後,讓參與者立即採取行動,將知識化為實踐,直接透過遊行、遊說或街頭演說等方式,影響能源政策的發展。

圖說:COY9第九屆青年大會

圖說:COY9第九屆青年大會

另外,此次的波蘭會議也是從2009年哥本哈根協議至今的第一次,將討論已久的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成果報告提交COP大會,包含六月韓國、十月法國的經濟研討紀錄拿至大會延續討論。不少歐洲環團和青年相繼於會議前提出:「希望將國際框架與經濟相結合的理念。」期望能在2014年新協議(指後京都議定書的新協議)撰寫初稿時,能加入經濟相關的規章。

 多元的場外對話:健康、交通、土地與森林

COP19大會兩周期間,有許多不同議題的會議在華沙周邊舉行,紅十字會舉辦的發展與溝通會議(Development & Communication),讓大家知道在極端氣候災難發生時,要注意的預防與急難救援措施,並於討論之中帶入更多文化歷史等人文層次的思考;健康與氣候變遷(Health & Climate Change)的討論中,可以知道在各城市的發展下,是如何創造全新的環境友善醫院,讓病人如何離開醫院之後,盡可能地不用再回到醫院,同時也減低醫院的能源、環境資源使用;交通發展會議(Transport Day),從會議舉辦、短程交通、跨國長程交通等面向去討論,就現今的科技發展之下,有沒有可能創造不同的運輸和交通方式。

森林與土地討論會議(Landscape Forum)是首次合辦,在以往的森林會議總會牽連到土地利用規劃,因此在本次更盛大邀請聯合國的高層參與,果然,在裡應外合的搭配下,華沙會議通過了森林REDD+(减少毁林和森林退化所致排放量)機制架構。此機制早在2010年於墨西哥坎昆舉辦的COP16會議時即被討論,但卻遲遲沒有推進形成決議。但本次在場外森林與土地利用的結合論壇,共同研討關於毀林政策、再造林措施的相關規章,配合著土地所有權的討論,讓多年的森林架構成為此次會議的決議之一,但仍有許多環境NGO團體不滿且憂慮,因其架構並未制定搭配碳排漏洞的措施與懲罰機制。

圖說:筆者加入遊行行動

圖說:筆者加入遊行行動

其中每年都令人矚目的非官方組織大遊行,本次筆者也沒有缺席,大遊行代表著不同聲音的融合,還有另一場針對國際煤炭氣候高峰會的遊行,各路團體都大顯身手,350.org於煤炭高峰會期間,特別從德國轉進巨大粉紅色的肺,希望大家更重視健康和環境的關係,而不是一味的發展經濟。

延伸閱讀:

  1. 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達會COP19結論
  2. 華沙國際損失與損害機制
  3. 國際煤炭氣候高峰會(International Coal & Climate Summit
  4. 能源行動聯盟 (Energy Action Coalition
  5. 歐洲青年推動網絡(Push Europe
  6. 全球權力轉移運動(Global Power Shift
  7. COY9青年大會
  8. UNFCCC下的九大團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constituencies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