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氣候難民專題】「公平貿易」如何協助小農對抗氣候變遷?

撰文作者|陳佳雯 (技嘉科技可持續發展工程師/台灣公平貿易協會講師培訓結業)
責任編輯|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圖說:公平貿易的宗旨即保障第三世界國家的小農,擁有更好的利潤與生活。(flickr/Food Ethics Council)

圖說:公平貿易的宗旨即保障第三世界國家的小農,擁有更好的利潤與生活。(flickr/Food Ethics Council)

引言

氣候變遷已然是日常生活中,大家不再陌生的詞彙,常在新聞媒體的播報中聽聞各地極端氣候的案例,從亞太地區的颱風強度增強、次數變多,到歐美百年暴風雪與乾旱,氣候變遷的影響在全球各地皆無法倖免於難。然而,若追溯成因,並把不同區域的社會與經濟因素納入考量,便會知道氣候變遷這件事其實並不公平。「公平貿易」模式多年來協助低度開發國家小農,在全球各地許多人的努力之下,有愈來愈多人慢慢認識此議題並付諸行動,這股逐漸匯聚的力量是否得以平衡早已傾斜的天秤呢?

不公平的氣候變遷議題

若以全球經濟發展脈絡與暖化成因來看,低度開發國家對於全球暖化的影響幅度最少,獲得的經濟利益也微小,但卻受到最嚴峻的威脅。小島國家需承受海平面上升威脅,高度仰賴自然資源的發展中國家,其農漁牧業也遭受極端氣候帶來的困境。例如,坦尚尼亞(Tanzania)的咖啡生產量在一年內下降75%,馬拉威(Malawi)的甘蔗產量也下降了28%,辛巴威(Zimbabwe)和馬拉威地區的農人則須設置價格高昂的灌溉系統以補足雨水的不足;烏干達(Uganda)的咖啡與茶葉生產受到新型病蟲害而降低產量。類似的乾旱、病蟲害現象,不僅降少了作物產量,也使農人收入減少,影響農戶全家的生計,連帶也影響孩童的受教育權力。如此一來,小農的世代生存將成惡性循環。

2012年於杜哈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18屆締約國大會。當各國在會中關注於碳排放交易時,有一群小農戶到場要求國際關注氣候變遷對農漁牧業的影響,他們來自中南美洲、非洲、亞洲、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區,並呼籲應以新思維來面對氣候變遷的嚴峻挑戰。

「身為低度開發國家小農,我們每天皆須親身面對氣候變遷。我們有愈來愈多成員捎來消息,道出因氣候變遷影響而掙扎生存的現況。例如:冰雹和濃霧已經破壞了肯亞西部的茶園,造成茶農損失上百萬肯亞先令。」

小農們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看天吃飯的維生模式,使其對不穩定的氣候變化更加敏感。在缺少調適與減緩策略的相關資金、技術、教育、知識、資源等狀態之下,也加深了貧窮和饑餓。根據全球人道論壇(Global Humanitarian Forum)的調查結果,每年約有3.25億人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並預測這個數據將在20年內加倍。

爰此,我們需要以新思維與策略協助低度開發國家小農因應氣候變遷。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公平貿易」這個機制所產生的成效,本文將介紹其概念與做法,期望使「公平貿易」成為因應氣候變遷的新契機。

什麼是公平貿易?

公平貿易運動的產生,源自於對自由貿易與全球化市場失靈導致不公平現象的省思,如:傾銷、勞工剝削、強迫性的貿易自由化、專利控制…等,因此以「貿易非援助」的概念,減少貿易過程中對生產者的剝削,保障低度開發國家的農民與工人有合理的報酬,並且改善其工作環境。在此過程中,公平貿易組織引導小農組成合作社,以團體方式提高自身的議價權力與地位,藉此重新掌握自己的生存權利,同時也為生產者建立能力建構的學習網絡,以及組織相關的倡議活動。此外,創建於1997年的「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 FLO)」,於2004年更分出「公平貿易認證組織(FLO-CERT)」扮演了對商品認證與稽核的角色,確保生產者與貿易商遵行公平貿易所制定的社會、環境等面向之標準。

全球的公平貿易成員目前已有約120萬民小農及工人,來自63個國家、905個組織,同時有超過2萬7千樣產品線在70個以上的國家販賣,雖然公平貿易仍非最完美的模式,但由此廣泛程度足以應證「公平貿易」已累積許多成功經驗。

圖說:世界公平貿易日的展場中,展示了小農們的生產過程與生活的各個面向。(flickr/saralparker)

圖說:世界公平貿易日的展場中,展示了小農們的生產過程與生活的各個面向。(flickr/saralparker)

公平貿易之社區發展金 協助環境計畫推展

公平貿易成功的關鍵因素係以整個系統概念來解決問題,藉由「最低保障收購 (Minimum Price)」確保農人的利潤能維持生計。除了提供合理的報酬之外,還需讓農人具有自力成長的能力,以及基本的居住生活條件,如水、電、醫療、教育等基礎建設的改善,但這些計畫所需的金額較龐大且迫切,並非農人們長時間集資即有金額投入,因此公平貿易組織設計了「公平貿易基金 (Fairtrade Premium) 」亦即「社區發展基金」制度,由公平貿易商提撥一定比例的金額,交由生產者組織運用於社區發展的公共事務上,且以透明且民主的方式選擇執行的計畫。這些計畫主題涵蓋教育、醫療、交通建設、提升作物產量、環境保護…等項目。在因暖化而頻繁發生天災後,支持永續發展、氣候變遷調適策略的相關計畫,逐漸成為優先選擇。

在此介紹生產者組織中,將社區發展基金運用於氣候變遷的計畫:

  1. 水資源管理:(1)在哥斯大黎加的Coocafe組織,利用公平貿易的社區發展金,建立供水系統,將栽種咖啡樹的水量省下十倍 (2)肯亞的Kakuyuni Coffee Co-operative咖啡合作社,將社區發展金用於挖掘逕流儲水系統,當乾季來臨時,可提供足量的水資源以供使用,總計約投入28,000歐元,造福了2,300位農人。
  2. 病蟲害防治:坦尚尼亞的KNCU(Kilimanjaro Native Co-op Union),利用社區發展金補貼承受疫病與乾旱地區的農人購買咖啡樹的幼苗,KNCU的成員以市值三成的便宜價格取得咖啡幼苗。此計畫中,育苗商每年提供280,000株幼苗,一年花費35,000歐元,目前已造福了64,000位農人。
  3. 創造生產多元化與技術教育:利用社區發展金提供成員開啟乳製品生產計畫,成員可獲得補助,學習人工授精(Artificial Insemination)的方式改良乳畜,同時也有設備的補貼,藉此提高牛奶的產量,一開始僅需投資2,500歐元以展開計畫,執行後已造福9,000位農人。

其它的農業創新案例包含種植方式的調適,改變種植地點或是使用不同品系的作物、採行生態農業,以林蔭種植法降低溫度及利於養份循環,尤其可應用於咖啡 、茶葉、可可的栽培。另外還需引用新技術與知識,如:雜草管理、育種、土壤保護、品種多樣化;利用公平貿易組織的網絡特性,建立起農民可互相交換種植經驗,並發展新方法的知識分享平台。

圖說:世界唯一的一台「咖啡車」,將烘焙公平貿易咖啡豆時的廢棄豆子做為生質燃油的原料,開啟了咖啡豆的創新應用。 (flickr/The Co-operative)

圖說:世界唯一的一台「咖啡車」,將烘焙公平貿易咖啡豆時的廢棄豆子做為生質燃油的原料,開啟了咖啡豆的創新應用。 (flickr/The Co-operative)

 

公平貿易之政策倡議與調適策略

由於氣候變遷的複雜性,除了從生產角度的農業系統發展出創新策略之外,若要以系統方式重置資源或改變決策環境,則有賴於推動制度或政策改變。面對氣候變遷壓力不應只是弱勢小農們的責任,公平貿易的供應鏈也必須將氣候變遷的風險融入企業經營,如供應商或貿易商,同時支持技術和社會創新,惟有共同提升意識及形成夥伴責任,才可確保企業與生產者可持續發展。

此外,氣候變遷亦存在著地域性的差異,因此在國家層級的調適策略與國際氣候政策會議中,尤以農業發展與貿易政策為主軸的決議過程,更需要讓生產者的代表有倡議機會,如此才能讓生產者所在國與國際社會了解氣候變遷對小農的影響,以及公平貿易所能帶來的助益。

公平貿易不只是買賣,在其原本扮的倡議、培力、保障的角色與理念基礎上,針對氣候變遷亦有相應的發展計畫,分項簡介如下:

  1. 建構調適策略的討論平台:由於不同地區所面臨的氣候挑戰各異,建立資訊發佈平台,藉此提供成員氣候知識、預警系統、預測氣候變化、政府的氣候變遷調適計畫。同時,串連生產者互相分享其經驗,有助於調適策略的發展。
  2. 政策倡議能力的培訓:舉辦氣候變遷工作坊、提供訓練基金,提高成員對氣候變遷與國際談判的重視。2011年的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17次締約國大會中,公平貿易的生產者代表已開始參與會議並倡議。
  3. 鼓勵生產者組織和企業,將氣候納入影響評估:此部分可由FLO修訂相關標準,以引導生產者組織及企業將氣候變遷納入考量,同時亦可修訂生產者標準內容,加入環境標準與相應的能力建構計畫。
  4. 支持在地的調適策略研擬:與社區在地居民共同調查、收集、了解該地區成員對氣候變遷的觀察和解讀,以確認當地最嚴重的氣候風險與主要受影響的群體。針對包括性別、年齡、階層、種族等議題,共同探討因應策略。
  5. 連結外部資源:公平貿易組織在國際與區域皆有網絡,因此可從不同尺度獲得減緩與調適計畫的概況。在區域執行計畫時,亦可與外部資源連結。例如,發展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時,可與保育機構、倡導農林間作(agroforestry)等組織合作。
  6. 制定保險政策與提供轉作資金:在極端氣候或偶發災害產生時,提供可運作的作物保險模式,或是當農民欲轉作較利於因應氣候變化的新作物時,也因在此過渡期,提供資金協助小農度過高風險與高度不確定性的時期,以保障農戶的生計不受中斷。

結論

綜觀來看,公平貿易因應氣候變遷所發展出的策略,涵蓋經濟、環境、社會三面向,而這些概念不僅僅適用於公平貿易的生產者與其供應鏈。由於台灣的農業與農戶並未低於國際之貧窮線之下,因此不屬於公平貿易合作的生產者標準中,但公平貿易因應氣候變遷所發展的機制,以及協助發展中國家小農的作法,屬系統性概念,亦可提供台灣在地小農、環境組織、農業團體、企業等執行計畫時之多元思維,而唯有資源共享、互助,才能創造多贏局面,並為我們的後代留下可持續的生存環境。畢竟,雖然沒有人能倖免於氣候變遷之外,也沒有人願意成為氣候難民。

圖說:在波蘭舉辦的公平貿易日,大人與小孩們皆參與這場盛會,也表示當地對公平貿易的重視從小即紮根,可象徵永續觀念的傳承。(flickr/Polska Zielona Sieć)

圖說:在波蘭舉辦的公平貿易日,大人與小孩們皆參與這場盛會,也表示當地對公平貿易的重視從小即紮根,可象徵永續觀念的傳承。(flickr/Polska Zielona Sieć)

 

參考資料:

  1. Nelson, V., J. Morton, T. Chancellor, P. Burt, and B. Pound. (2010). Climate Change, Agricultural Adaptation and Fairtrade-Identifying the Chang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Natural Resources Institute & University of Greenwich.
  2. 台灣公平貿易協會,Fairtrade Taiwan
  3. Fairtrade and climate change (Fairtrade UK)
  4. Fair trade in a world of climate change (Fair World Project)
  5. Fairtrade good for climate change (Metro, British Newspaper)
  6. Egalité, Fraternité, Sustainabilité-Why the Climate Revolution must be a Fair Revolution (Fairtrade Foundations)
  7. Fairtrade coffee producers face challenge of climate change (The Guardian)
  8. African Climate- UNEP presentation (African Climate)
  9. Coocafe, Coffee Co-operative, Costa Rica
  10. Fairtrade Farmers Call for Support in the Fight Against Climate Change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