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負2℃》到《看見台灣》──紀錄片效應的進步與時運

撰文作者|黃佩茹( 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社群發展部副總監/臺大臺灣文學研究所碩士生)
特約編輯|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引言

2010年開春之後,台灣第一部氣候變遷紀錄片《正負2℃》在政商與媒體各界的熱切矚目下放映,監製陳文茜在「文茜的異想世界」廣播節目中,談論拍片宗旨和心路歷程,曾感性說道:「這個冬天感冒,在家裡冷得要命鼻水直流,便開了暖氣機;想到暖氣機是相當耗電的電器,自己不正是在提倡節能減碳嗎?只好無奈關了它。可是屋裡寒氣逼人,根本無法入睡,整晚『掙扎』著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陳文茜很快地發現自己的荒謬,領悟全球氣候變遷真正的因應作為,不在個人或家庭是否開暖氣機的排碳量,根本之法乃在政府應該訂定相關的能源與產業政策。

看見台灣

《看見台灣》電影海報|圖片來源:看見台灣facebook粉絲專頁

個人的「掙扎」維持不久,那麼,政府和產業界的承諾與反省呢?近一個月來,台灣首部空中拍攝的紀錄片《看見台灣》,掀起國土破壞和環境汙染的議題,在民間、業者和政府單位持續引發爭論和對立。筆者純就時間線性的思路,從《正負2℃》到《看見台灣》產生的後續效應,觀察三年前與三年後,同樣面對氣候變遷和環境議題,台灣各界的反應和參與,實則大不相同。關乎世代生存的議題,若只像流感一樣發作陣痛,人民該何去何從?現在,民情正引頸期盼《看見台灣》能帶領我們往前邁進一大步,甚至盼望著能夠跳躍式的進步。

紀錄片的後續影響力:從《正負2℃》檢視《看見台灣》

這座我們賴以生存島嶼的創傷現況,存乎於過往的人為破壞和錯誤政策,然而人們總是期盼著為保育和政策的把關,能夠引領島嶼的未來。2010年2月,正是莫拉克風災後半年,《正負2℃》首映會邀請五院院長出席,同時,台灣最具有影響力的八大企業領袖:林百里、施崇棠、 郭台銘、張明正、蔡明介、鄭崇華、嚴凱泰、張忠謀等,幾乎全數出席,如非參與贊助,就是安排企業包場。若讀者記憶猶新,當時藝文界人士也情義相挺,列名的巨星像是張小燕、王偉忠、趙少康、周杰倫、王力宏、陶晶瑩、蔡康永、五月天、蘇打綠、張懸等,都參與了公益的廣播宣傳。《正負2℃》紀錄片的攝製,還要歸功於幾米與蔣勳義務提供作品與協助。台灣多家音樂出版社,也以不收版權費的方式贊助這部紀錄片。擁有政府、企業界、藝文界重量級人物的背書,《正負2℃》引發的熱潮可以想見。紀錄片監製陳文茜在新聞稿裡一再強調,政府應該將氣候變遷議題一肩扛起,提升到國家安全層級來處理,並邀請觀眾「一人一信」寄到總統府,由政府一肩扛起責任。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於2012年編輯了「國家氣候變遷調適政策綱領」,筆者認為內容過於片面,看不到具體作為與實施方式,大多是以說明理念的方式呈現,實在有必要再做更細緻的規劃。

正負2度C

圖片出處|「正負2度C.tw」FB粉絲團

打著氣候變遷這面大旗,匯聚台灣政、商、藝文界的堅強陣容,國家當權者和社會領袖齊聚一堂,這種場景往後恐怕很難再見到。儘管內容引起諸多正反兩面的評價,《正負2℃》以其當時的聲勢和媒體影響力,卻也無能撼動總統馬英九,以及出席首映會的行政院長吳敦義等主政者日後的決策方向。至今三年,我們尚未看到政府對於氣候議題做出具體的政策規劃,面對極端氣候與氣候難民束手無策,為此需仰賴更進一步的能源政策、國土規劃、水資源使用等跨領域共商政策導向,並期望龍頭企業能擔起領頭羊角色,以破釜沉舟的心態面對產業污染的責任,讓台灣普羅大眾對政府、對企業能有向心力與信心。持平而論,《正負2℃》在台灣影史上確實樹立關於氣候變遷第一座具有媒體效應的里程碑,可惜的是,它所推動的實質改變微乎其微。甫獲史上最賣座紀錄片頭銜的《看見台灣》,這次能否推動實際的政策改變?發酵的時間能維持多久?不希望只是幾年幾百億的口號,卻讓人民感受不到錢花去哪裡。

政經環境走下坡,《看見台灣》的困境和突破

在全球華人矚目的第五十屆金馬獎頒獎典禮,齊柏林導演《看見台灣》獲得最佳紀錄片的肯定,能見度提升至國際等級,對於投入空拍二十年的齊柏林自是意義非凡,然而最幸運的,或許是影片當中「被看見」的問題。從政治效應來看,獲獎後《看見台灣》增加更多戲院和放映場次,政府單位受於民情響應,行政院長江宜樺下令成立「行政院國土保育專案小組」,並邀集經建會、研考會、工程會、法務部、內政部及專家學者等,就「看見臺灣」紀錄片中國土保育問題進行多處實地查證、檢討。推動國土規劃的內政部首當其衝,部長李鴻源近日受到業者、輿論和媒體壓力,在高度關切下每日皆有新的進展。儘管現況是各界聲浪爭執不休,浮上檯面的缺失和無奈,相較於三年前以感性訴求的《正負2℃》,政府明顯跨出了一大步,除了歸功於《看見台灣》的鏡頭有所聚焦,與今年接連不斷的政治風暴也不無關係,內閣人物須趁勢有所作為,以洗刷民眾對於洪仲丘案、馬王之爭等不堪的記憶。

另一個明顯的現象,則是企業界的王者領袖幾乎無一參與。這三年,正是台灣科技代工業持續走下坡的一千個日子。三年前,出席《正負2℃》的八位企業家,此外像是施振榮、王雪紅,皆是叱咤國際的風雲人物。全球政經環境,竟也如風雲變幻之速,經濟不景氣的當口,台灣企業界自是無法「奢談」氣候變遷或環境保育;就企業所牽動的層面而言,人物的時運與國家的國運,實際上是環環相扣。在氣候變遷議題上,若缺少台灣重要企業領袖這一環,政府將不敢制定最有力的政策規範,仍須有意識的全民共同監督。

小結:電影藝術和社會輿論的進步

看見台灣2

《看見台灣》已成為台灣影史上最賣座紀錄片,仍在發酵並持續打破各種紀錄|圖片來源:看見台灣facebook粉絲專頁

在《看見台灣》相關的電影評論中,楊雅喆導演〈怎麼看見台灣?〉一文寫在第五十屆金馬獎評審會前的幾個小時:「它不會是今年敘事技巧最好的紀錄片,它也不是內容最深沉廣闊的紀錄片。但它帶給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最『眼見為憑』、最直接的震撼。在暗暗的電影院裡,我看見七十歲老媽媽的眼睛裡和十歲的姪子閃著一樣興奮的微光;對我來說,那就是電影最動人的力量。」電影藝術的力量能形成一個世代的共識,共識所凝聚的正向團結,應是當今台灣最需要的能量。從《正負2℃》到《看見台灣》,我們看見進步的軌跡,更需有持續的監督與省思,筆者有信心台灣的土地將會漸漸走向它應有的美麗樣貌。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