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氣候難民專題】我們如何定義世界:「黑或白,還是灰色?」

撰文作者|洪韻婷 (臺灣師範大學應用華語文學系/COP19台灣青年氣候聯盟代表)
特約編輯|蔡宗翰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機電所碩士班/世界公民文化協會甘比亞旅行家)

此為波蘭華沙的電車軌道,通往COP19開會地點「國家體育館」。後方放射狀的建築物即為國家體育館。波蘭的秋天市容是灰濛濛的,有些憂傷。

此為波蘭華沙的電車軌道,通往COP19開會地點「國家體育館」。後方放射狀的建築物即為國家體育館。波蘭的秋天市容是灰濛濛的,有些憂傷。

你怎麼定義這個世界?

「沒有黑與白,而是全然的灰色。(There is no black or white, only extreme grey.)」這句經典台詞來自電影「瞞天大騙局」,道盡了我對世界運作的觀感。筆者於2013年十一月參加位在波蘭華沙舉辦的第十九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締約國大會(以下簡稱COP19)。對筆者而言,這是一趟重塑價值觀與崩解信仰的旅程。故事,要從一位瑞典青年說起。

圖為筆者(左一站立者)所舉行的工作坊現場一隅。筆者正與來自各國的青年進行提問及交流。

圖說:圖為筆者(左一站立者)所舉行的工作坊現場一隅。筆者正與來自各國的青年進行提問及交流。

一種氣候變遷,兩種解釋

「氣候變遷到底有多嚴重?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它讓北歐更暖和,生活更加舒適。」這是一位瑞典青年在第九屆青年大會(以下簡稱COY9)發表對氣候變遷的感受。各國青年代表在正式參與COP19之前會先加入COY9,在工作坊中共同探討環境、氣候、融資等議題,從中取得共識。青年在COY進行資訊交流、拓展人脈、組織意見同盟,這被視為進入COP大會前很重要的一環。由於會議地點位於中歐波蘭,與會青年大多來自歐洲國家,特別是臨近的北歐各國。當海燕颶風重創菲律賓,造成該國不幸災害的同時,來自雪白國度的年輕靈魂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世界還有被豪雨及洪水侵襲的角落,而這場災難的元凶正是他們「讓我們生活變好」的氣候變遷。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夥伴 (前排左三 陳靜)、(前排右一 郭映庭)以及筆者(前排右二)共同舉辦「氣候災難與重建」工作坊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夥伴 (前排左三 陳靜)、(前排右一 郭映庭)以及筆者(前排右二)共同舉辦「氣候災難與重建」工作坊

「氣候災難與重建」工作坊

但是,該如何讓沒有親眼見過豪雨及洪水的人相信氣候變遷正在發生?在COY9期間,筆者與夥伴共同舉辦「氣候災難與重建」工作坊,將真實案例重現在他們眼前,五年前(2009)悲傷的父親節 – 台灣莫拉克風災。到波蘭之前,看到人們對氣候變遷、環境議題漠不關心,筆者會感到憤怒並表達不滿:「這麼嚴重的全球問題你怎麼可以不關心?醒醒吧,人類!氣候變遷就是真理,它正在發生,它正在影響我們的生活!」但歷經COP19會議,一次又一次的推翻我的價值觀,我開始反思:「這樣是否太自我中心了?」,「要求他人接受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環境議題,都可構成環保暴力!」台灣科技大學化學工程系顧洋教授如是說。在波蘭華沙,我採訪來自台灣的學者與官方代表,有幸與顧洋教授對談。他的一字一句皆不斷破碎我對於落實氣候正義的自以為是。

圖為COP19會場的入口處,攝於波蘭國家體育館。

圖為COP19會場的入口處,攝於波蘭國家體育館。

大會裡青年工作小組的串聯行動

尊重,不只是待人處事的態度,更是看待一件事情、一個議題時,能否從多元的角度切入思考,並接納不同的聲音。各國的青年們在COP19大會期間追蹤不同的環境議題,但針對那些「消極的減排態度」國家,全體青年代表們都會共同抨擊,並試圖進行干預。今年的會議上,有三個國家受到各國官方、青年代表們強力的抨擊,分別是主辦國波蘭、澳洲以及日本。日本在會議上宣布最新的排碳目標時引起全體譁然,排碳目標不僅沒有減少,與往年相比居然是上升的!消息公佈後,與會青年立即在清晨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如何應對日本的消極減排態度。筆者參與其中,被一位英國青年的發言驚醒:「讓我們串聯全球青年,到世界各地的日本大使館投遞IPCC報告書吧!」我眼怔怔的看著那位英國青年氣候聯盟(UKYCC)代表,心想:「不會吧?來真的?」他的提議很快地被各國青年接受,會議結束後,將投入日本串聯行動的青年繼續討論細節,筆者亦參與其中。青年們彼此交換更多的具體想法,並提出實踐方案。取名為「Japanese are you kidding?」的串聯行動就在三十分鐘內逐漸成形,討論版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就看見倫敦、雪梨、舊金山青年們行動的照片,他們印出IPCC報告書到日本大使館向大使提出抗議。行動進展太快,快到我們往往來不及思考,來不及看清。

日本政府來不及說的真相

在「Japanese are you kidding?」串聯行動中,筆者負責台灣的聯繫窗口。在籌劃的過程中,總有個聲音在我心裡盤旋:「日本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做出這樣的宣告?」我決定直接詢問官方代表,盼能釐清事情的真相。各國代表處都會在自己的會場內舉辦各種議題的邊外會議,且都會開放官方與青年代表參與。當筆者抵達日本代表處時,恰好正在進行排碳相關的會議,我很快的找到日本官方代表,帶著好奇與少許不滿地問道:「請問你對於日本提高排碳數據,要如何解釋?」日本代表的答案又再度顛覆我的思考,「日本自從福島核災後,就再也沒有使用過核能發電。到現在都只能仰賴火力以及其他再生能源發電,但再怎麼控制,還是無能達到之前使用核能的排碳標準,所以只能提高目標,我們也無能為力。」日本官方代表無奈的說道,他甚至願意提供官方的數據資料讓我參考,希望取得我的信任。日本政府為了保護人民的人身安全,並落實基本人權,已經停止使用危機四伏的核能。最近有媒體報導,福島核災的災後重建的進度緩慢,清理核污染的行動比預定的時程晚許多。日本的福島核電廠所造成需除汙的核災範圍,甚至比整個香港還大。大規模的災區重建本身就需要大量的社會成本,但最近卻因人力短缺還有黑社會介入而傳出負面消息。(詳見延伸閱讀3)

深邃的雙眼正凝視著你。這張寫著斗大的「氣候正義」海報,出現在COP19 的NGO大遊行中。「我們未來的世代,或許是你的小孩、你的子孫,或是你尚未出生的妹妹,他們正在看著你。」

深邃的雙眼正凝視著你。這張寫著斗大的「氣候正義」海報,出現在COP19 的NGO大遊行中。「我們未來的世代,或許是你的小孩、你的子孫,或是你尚未出生的妹妹,他們正在看著你。」

道德倫理,抑或是氣候正義?

但這個舉動,卻違背了參與COP的目的:落實氣候正義。所謂的「氣候正義」正是檢視各種對抗氣候變遷的措施是否適合的標準。「氣候正義」的落實,為已開發國家提供開發中或低度開發國先進的乾淨科技技術,藉以提升他們的生活水平,並且幫助他們進行再生能源的改革。儘管我們事後都明白,日本是迫於無奈而提高排碳目標,但倘若青年代表沒有挺身表達不滿,往後世界各國會不會效法日本?但是,另一方面,這個行動是否無意間的對日本人民的人身安全造成傷害?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 1875-1965)說過:「倫理這個名稱指的是:我們關心良善行為。我們覺得有義務考慮不只自己的個人幸福,而且也考慮他人及社會整體。」身為場內的青年代表,我應該堅持的是人權上的正義、落實社會的道德倫理,還是保護整個大環境、落實氣候正義呢?

圖為2013年11月19 日,在波蘭華沙市中心的中央車站所舉辦的COP19 的NGO大遊行。國際NGO滾動著快兩層樓高的巨大地球,呼籲民眾關心氣候議題,保護環境。

圖為2013年11月19 日,在波蘭華沙市中心的中央車站所舉辦的COP19 的NGO大遊行。國際NGO滾動著快兩層樓高的巨大地球,呼籲民眾關心氣候議題,保護環境。

處於灰色地帶的環境議題

這個世界,不是只有我堅信的黑色,也不是只有你所喜愛的白色。這個世界,是那濃墨似的黑與初雪般的白,黑白交融成濃得化不開的灰色。不論氣候變遷改善了北歐國家生活環境,抑或是日本的減排目標背後的真相,現實處境往往不是從一個角度切入分析就能看清全貌。環境議題與全球的經濟脈絡、天然資源、能源價格、糧食、貿易等所有議題交纏在一起,環境議題的灰色地帶使每年參加COP的與會國小心翼翼地拆解,一層層的剝開,期盼能夠深入問題核心,治癒我們病入膏肓的地球。

如果氣候正義不再正義

但是,當筆者越是深入了解,聽著被「氣候正義」所包裝起來的精美官方說辭,一次又一次地拖延會議進展;越是深入分析,聞到被資本主義操作下的氣候談判,充赤著銅臭味;越是深入挖掘,我看到那些冠冕堂皇的官方代表,心繫著不是全球的環境議題而是自身利益。每年的國際談判舞台不斷地上演難以啟齒的利益糾葛,筆者不得不承認的是:「真正讓我感到收獲良多的並非氣候談判的過程與專業知識,而是看清現實社會是如何運作。」

真實的灰色世界

「沒有黑與白,而是全然的灰色地帶。(There is no black or white, only extreme grey.)」因為這個世界不是單調的黑與白,所以我們擁抱不同的色彩,為了接納更多的美麗顏色,我們不斷爭吵,只為爭取更多的存在,更多的應該,與更多的理所當然。但我們卻忘記了,那個無聲無息接納這一切的它,已經紊亂、破碎,奄奄一息了。
最後,只剩下黯然的灰。

延伸閱讀

  1. 「能源真相揭密:一場遲來的氣候正義」,2011/06/10,寶鼎出版社
  2. 海燕颱風之後,讓我們一同思考「同理」這件事
  3. Special Report: Japan’s homeless recruited for murky Fukushima clean-up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