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鋼集團一起「想大一點」,打造新的跨界文化傳承

整理報導|黃鈺婷(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拍攝|黃鈺婷(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SHS計畫總主持人陳竹亭教授應中鋼集團人力資源處之邀,前往高雄給予專題演講「從TDE到TED─傳思與串思」,深談近30年教授生涯教學省思,並以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及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推動經驗,勉勵與中鋼集團一起「想大一點」(think big),運用自身專業,將真實且扎實的知識透過平臺建置開始積累,創造出可延續的文化傳承。

中鋼訓練中心陳修敏主任長期關注陳竹亭教授在台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及SHS計畫的推動成果,特別邀請陳竹亭教授前往中鋼集團分享教育理念。

教育是為群體育才,需要識見者的群體智慧

演講從去年12月底SHS成果發表會公共論壇議題「教授囧很大:大學大了什麼?學了什麼?」開始談起,產業界普遍反映畢業生剛進入職場並不堪用,他認為自己以教授為職,這樣的結果讓他自覺失職又失格,便不禁思考大學該擔負起什麼樣的高等教育功能。從學習的角度來說,可分為兩種學習模式,一、閱讀或聽講式學習,二、探索或研究式學習,臺灣常態性是學生坐在臺下閱讀或聽講,而西方的學習模式,根據國外友人經驗分享,6~12歲主要學習如何閱讀,12歲以後反過來是透過閱讀來學習,相較臺灣是自發型或探索式的學習教育。

根據他個人經驗,認為生活中教育真正發生的方式,是透過與父母、老師及社會上的任何互動而習得。舉例而言,老師在課堂上其實無法掌握學生問的問題,以他的做法,通常會先讓學生回去查資料,有的學生反應是沮喪,有的學生則是透過這個過程發展出他自己的心智成長。他提到,當一個學生開始開竅之後,追著學生反而很辛苦,這樣的結果並非預想而成。陳竹亭認為高等教育,首要做的就是資深的人注意年輕人的成長,擴展年輕人的視野及遠見。視野就是判斷目標的能力,一個讀書人將自己的容量擴展的越大,學到的技藝才能夠真正見真章,這一點其實不見得與智商有關,有些時候透過工作或事業生涯成長過程,因為需要被拓寬,視野連帶被拉大。

回到高等教育中學校教育所應負擔的功能,便是為群體育才,陳竹亭強調群體育才並非是國家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就往那個方向培養,而是當識見者看到群體的問題,自發性的願意把自己的力量聯合別人的力量形成團隊,解決問題,這樣的群體智慧也是臺灣目前缺少的。

提供CASE經驗,打造真實知識的公共平臺

 

當陳竹亭談到群體智慧,他也提供了從2008年開始成立臺大科學教育發展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Education,簡稱CASE)的學習經驗,在成立之初他就告訴年輕的工作同仁必須要做出不一樣的東西,而且必須在教育上具有意義。當具備這樣的理念之後,同時希望也可以累積養成出文化,讓CASE所做的事情可以在大學裏使得文化及教育可以發酵,連同所有過程及工作格調都可以展現的很清楚,這樣才能夠在全國最高學府,讓臺灣需要科學教育的人都通通有分。

陳竹亭強調,要做出不一樣的東西,第一件事就是「想大一點」(think big),他期許CASE以朝向成為整個華文世界可用的科教知識庫出發,運用網路建置資料庫,及網路web2.0的特性與群眾達到互動。此外,CASE舉辦了不同系列的探索基礎科學講座,先找某領域內資深教授規劃,邀請講師進行系列式的主題演講, 4年累積下來, 將每次演講內容採用高畫質錄影,放到中心的影音平臺上,透過影音平臺觀看錄影的累計人次比現場參與者還多,也是讓每次的活動還有後續發酵的方式。

他另外強調,臺大科教中心用科普作為做為傳播的媒介,但科普不是科學家的權利,它需要很多真實的知識,需要不同專業的人跳下來一起做,臺大科教中心從成立到現在用的工作同仁大多不是科學背景出身,不同專業的團隊合作可以發揮出更大產值,若用人得當,團隊產值加起來會是一個人產值的三倍以上。陳竹亭相信中鋼集團一定有條件建立起好的平臺,讓所有臺灣人甚至是華人世界都可以受惠,可以著眼於14億人口的教育潛力 。

分享SHS計畫理念:串思、行動及短講打造新的跨界文化

 

將高等教育議題拉至SHS計畫,陳竹亭提到20世紀高等教育的特徵是分科教育,到了21世紀的此時此刻,要面對多元社會的複雜議題或問題就必須跨界,因此提出transdisciplinary跨科際教育人才。他指出跨科際不是要學另一個領域的知識學到精熟,而是有沒有辦法學習不同領域的人能夠坐下來溝通,懂彼此的問題在哪裡,站在原來的專業基礎上,進行知識轉換(knowledge transfer)和語言轉換,一起找出解決辦法。

Trans是政治大學吳靜吉教授發想翻譯成「串思」,陳竹亭認為除了「串思」還要加上行動,有理念也需要履行,能做出來才算數。SHS計畫所推動的大學課程設計強調行動的重要,諸如操作的技能、人和人的溝通,都屬於行動,將行動和知識串接在一起,可以脫離只在教室裡聽講,將知識放在腦筋裡的教育方法,學習方式從被動轉變為主動。

陳竹亭舉出古羅馬著名演說家及哲學家西賽羅的例子,他認為西塞羅不僅有智識,還具有說服別人的魅力,能在整個集體智慧上說服別人進行思考及創作,到啟蒙時期更影響了歐洲哲學及政治學說發展。另外一個例子,就是近幾年網路上非常熱門的TED頻道,主要利用短短18分鐘做觀念的傳佈(Ideas Worth Spreading)。這和學術報告背道而馳,要在非常短的時間之內講出重點,並啟發人,感動人不是容易的事。透過執行SHS計畫也推動短講(SHS short talks),希望跨科際課程計畫的老師及學生,透過短講來談如何面對臺灣複雜問題的挑戰,有沒有創新創意能解決臺灣問題的方法,短講需要有內容、報告技能、也須具備啟發性及感動人的效果。

陳竹亭最後談到,專業也可以有趣味,臺灣需要有參與、能實踐的專業,臺灣也不乏有品味、夢想及熱情的年輕人,期待能創造出新的跨界文化,再多用一點心,讓跨界的價值留下成為未來新的傳承。

中鋼集團李慶超執行副總經理特別前來聆聽,現場提問時的專注神情。

現場問答

Q:CASE談很多科普教育或科學,社會科學教育是否有包括?SHS計畫看來是有的,這部分是我的誤解嗎?

A:舉辦的演講是科普講座,臺大科教中心還經營了部落格Case Press,做的就是社會與科學的連結,像是裡面有放很多國外編譯文章,歷史、社會科學都有。社會的問題大家都會關心,但臺灣的問題是公共事務有人關心但沒人解決,所以我們把社會放在第一順位,這也是SHS計畫把社會(society)放在第一個”S”的由來。我發現文創設計也會放科學元素進來,相信未來大家若是把藩籬拿掉之後,應該會有更多創新進來,使得SHS跨界文化更隨意一點,更熟稔一點。這不是CASE一個中心可以做得到,希望大家都有興趣,相信以中鋼集團這麼大的一個企業,說不定從南區先做起,建立起平臺,讓未來平臺跟平臺的交流更方便。

Q:我們知道賈伯斯跟比爾蓋茲的成就,他們沒有完成大學教育,卻能創造出產品風潮,請問您推動SHS計畫的串思教育,是否可以培養出這樣的人才?

A:以文化層次來看,我無法現在回答這個問題,有些時候需要一點醞釀,有時也可以說變就變,以臺灣解嚴為例,解嚴到現在的社會變化就很大。人的成長及成熟,與其說在圈子裏面被養出來,倒不如說是被放出來,潛力被放出來。學習也是如此,每一個生命若是用圈養的話,我們可能很難看到學生的能力,學生在受過查資料,做實驗,讀論文的訓練之後,他們突然有能力做得超出想像。當學生開始決定要學的時候,他開始自己衝,他裡面的能力絕對不是被我的成績限制在那個地方,自己選擇破殼而出。我們對年輕人要多一點信任,把環境跟機會給他,讓他們有膽子可以做一些讓我們驚豔的事情。

Q:您在跨界的思考當中,是否有把原有文化的傳統納在領域裡面,這樣是否會讓跨界的啟發及進程快一點?

A:我們做跨界的時候是不是又在定義界線,也就是說破格局的時候又再界定格局,若是這樣的話,我們跨界的意義會小一點。臺灣到處充斥各種價值的框框,舉例市場價值、學位價值等,在許多框架之下,我毋寧不去思考這個問題,這代表我不會去回答臺灣有哪些機會是渺小哪些機會是大的。換句話說,生命沒有悲觀的權利,我們已經被放到舞臺上了,既然上臺就有機會,在這種情況下談跨界,我傾向讓它自然展現出新的格局出來,這是我目前剛起步的做法。

基本上民主社會是多元的,我不喜歡用框框去設計,我希望我做的事情大家認同了,也覺得這樣做可能可以試試看,大家一起來做,一起做事大家想法可能還是不一樣,即便如此,一起做事累積出來的效果可能還是比我們想像中大很多。

演講前留影,左:李雄行政副總經理,中:陳竹亭教授,右:李慶超執行副總經理。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