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閱讀】 典範 (Paradigm)

典範(Paradigm)

Structure-of-scientific-revolutions-3rd-ed-pb

紐約時報認為,孔恩《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讓典範(paradigm)這個詞彙變成當代最常出現的詞彙之一。

撰文│ 蕭育和(台大政治研究所畢,台大政治系研究助理)

典範概念是孔恩在《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中所提出,用以指涉在某個特定時期科學活動的本質,具有幾個特徵:第一,廣義地說,它代表一個科學社群整體的理論、信念、價值、方法、目標、專業與教育結構;第二,狹義地說,它代表在某個特定領域,一套科學研究的導引。

孔恩將由典範支配的科學活動時期稱為「常態科學」(normal science),在常態科學時期,科學研究的主題是由典範所界定,只有在相當程度的「異例」(anomie)挑戰典範,構成「科學危機」時,典範本身的適用性才會重新被考慮。典範的過渡與轉移則被他稱之為「科學革命」,對孔恩來說,科學史是一個典範取代典範的動態歷程。

孔恩用典範強調科學活動的集體性格,一個特定科學領域的入門者,被要求必須接受由科學社群所認可之典範的假設,科學研究的導引與成果,也必須以典範來評價。

典範概念挑戰了以波柏為首的「邏輯實證論」式的科學哲學觀,他們以進步主義的立場看待科學史,並相信科學研究與發現的邏輯具有某種個體式的創意本質。孔恩的典範概念一方面以動態史觀挑戰了進步史觀;另一方面以科學社群的集體性格挑戰了個體式的科學發現邏輯。

典範概念引起科學哲學界巨大爭辯,一部份來自於其具體定義不清,Masterman曾不無戲謔地列舉出典範的二十一種用法,孔恩本人對此亦有認知,也曾自嘲地說典範一詞的索引是「典範,頁1-172」(《結構》一書中的初版共172頁)。

更細緻地論述典範成為孔恩後期學術工作的重點,主要有兩個方向:第一,相當程度上放棄「科學社群」與典範的相互指涉;第二,更強調典範所提示的科學活動本質。這表現在孔恩以「學科基質」(disciplinary matrix)與「範例」(exemplar)來重新表述典範的嘗試。

學科基質包括:第一,符號通式(symbolic generalization),科學社群接受其為自然律則或理論的根本類同(equation);第二,一套啟發性的構想,用以呈現理論所識見的現象世界;第三,用以評價科學理論的價值(準確、一致、適用範圍、簡潔度、成果)。

範例則是問題的模範例解,科學研究者藉由對範例的掌握逐漸理解特定典範呈現的世界觀。儘管孔恩努力使典範概念免於諸如相對主義、反理性等指控,也對於人文社會科學界大力援引典範概念的現象不以為然,但他仍堅持科學研究「規訓」(discipline)與集體本質。典範概念改寫了科學哲學,它引進了過去科學哲學所忽略的主題;對於科學社群的關注也蓬勃了對科學社會學,科學與科技研究(STS)領域的探索。

進階閱讀

Kuhn, Thomas. 1996. “The Priority of paradigms.” in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pp.43-51.

Kuhn, Thomas. 1977. “Second thoughts on paradigms.” in The Essential Tension: Selected Studies in Scientific Tradition and Change, pp.293-319.

Kuhn, Thomas. 1996. “Postscript-1969.” in 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 pp.174-210.

Hoyningen-Huene, Paul. 1993. “The paradigm concept." in Reconstructing Scientific Revolutions: Thomas S. Kuhn’s Philosophy of Science, pp.131-64.

Bird, Alexander. 2000. “Paradigms.” in Thomas Kuhn, pp.65-96.

林正弘,2001,〈論孔恩的典範概念〉,朱元鴻、傅大為(編),《孔恩:評論集》,頁115-34。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