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禽流感專題】禽流感對社會經濟衝擊

撰文作者|謝佳穎(天官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臺大海洋研究所碩士)
特約編輯|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研生/政大法科所碩研生)

閱讀禽流感相關文章後,讀者可以了解到高病原性禽流感好發頻率日益增加,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在2006年所發佈的《開發中國家之疾病控制優先項目》[1] 提出公共衛生政策之四大核心挑戰,其一為新興傳染病大流行,尤因隨著全球化經貿活動更使各國休戚與共。我們可以想像一座座城市被攻陷,待自然與社會體系在糾扯中磨合後,又衍化出另一波未知的挑戰。

據統計,禽流感疫情爆發時,以發展中國家遭受經濟影響最鉅,正由於人口密度較高和貧困因素加劇影響之故 [2]。發生於2002~2003年的SARS在長達九個月的疫情中,全球死亡人數高達774人,台灣也有37人死亡 [3];「唯一必須恐懼的,乃是恐懼本身」,生命損失外,SARS所造成的恐懼曾衝擊台灣經濟600億元之譜。台灣地處東南亞與東北亞之樞紐,與禽流感疫情爆發國往來密切,又為候鳥每年固定遷徙地,且因亞熱帶氣候使得鳥類的多樣性更高,因此台灣為禽流感好發之高危險地帶,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動物流行病不僅鏈接到農業生產方式中,家禽業的集約化和家禽產品在全球化貿易下更加速疫情傳播 [4, 5]。

禽流感疫情對於各國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成長影響結果模擬如表一 [6]。 禽流感在短期經濟衝擊面而言,疫情陰影造成我國家禽業產量將大幅減少,且短期內家禽生產受到禽流感威脅,故今年初我國家禽業即有減少入雛及降低飼養密度的共識,以因應3至5月間疫病好發季節及消費淡季 (農業統計年報,2013)。禽流感在長期經濟衝擊面而言,對一級、三級產業影響尤鉅(農林漁牧、觀光旅遊、交通運輸、餐飲零售),在疫情衝擊下,除產品出口降低外,亦減少若干原料進口與儲蓄投資信心,進而對勞動力結構造成改變 [6],為維持企業與消費信心,政府在財政貨幣政策上,必須保留彈性空間以適時採取寬鬆貨幣政策作為因應。

表一、禽流感對各國經濟成長率之影響 [6]

人類感染的主因是直接或間接接觸受感染之活禽、死禽或污染環境,若流感大爆發於流感盛行的季節,估計在180日內將高達35%的總人口遭受感染 [7]。但目前沒有證據表明,禽流感病毒可傳染給人類,而各國公衛政策與執行上,也因諸多限制與相關知識不足而無法在短時間建立制止疾病傳播的防禦措施。面對禽流感等潛在衝擊社會經濟之不確定性,疾病管控、資訊發佈(公開程度)、緊急應變程序結合公共衛生管理(公共場所與家禽市場管理),並因應對都市地區與非都市地區資訊接受度不同而有不同的調適策略才能將禽流感對社會經濟的衝擊減到最低。

縱觀近數十年的新興傳染病多來自於氣候變遷及病原菌跨族系傳播,打破原初的生態平衡正也是人為環境破壞所致,面對人力結構、社會型態轉變以及經濟成長趨緩等造成的新社會風險,事實上目前現存的任何一個支援體系都難以永續。新興傳染病在全球化時代,每個看似獨立的事件皆被迫與全球經濟變動糾扯,面對政經觀點改變、公衛制度建立以及尚為建立好又面臨另一波的撤守,因此通盤考量高致病性禽流感的風險評估才能保持儆醒。

推薦閱讀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Mental Health Evidence, Research Team, & Disease Control Priorities Project. (2006). Disease control priorities related to mental, neurological, developmental and substance abuse disorders. WHO.

2. Burns, A., Van der Mensbrugghe, D., & Timmer, H. (2006). Evaluating the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avian influenza. World Bank.

3. McAleer, M., Huang, B. W., Kuo, H. I., Chen, C. C., & Chang, C. L. (2010). An econometric analysis of SARS and Avian Flu on international tourist arrivals to Asia. Environmental Modelling & Software, 25(1), 100-106.

4. Gilbert, M., Slingenbergh, J., & Xiao, X. (2008). Climate change and avian influenza. Revue scientifique et technique (International Office of Epizootics), 27(2), 459.

5. Cumming, G. S. (2010). Risk mapping for avian influenza: a social–ecological problem. Ecology and Society, 15(3), 32.

6. McKibbin, W. J., & Sidorenko, A. (2006). Global macro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pandemic influenza. Sydney: 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7. WHO (2005), Avian Influenza: Assessing the Pandemic Threat, January 2005-WHO/CDS/2005.29, pp1-62.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