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食物》觀後感 吃下去是食材非屍體?

報導|尤停懿(自由工作者)

對多數現代都市人而言,便利的超市是食物的來源,但這些食物在被我們帶回家、端上餐桌之前是什麼樣子,並非多數人會感興趣的事情。由史蒂芬布塞導演的《沉默的食物》一片,用絲毫不帶感情的鏡頭,紀錄人類規模性生產、採集日常食用肉類、植物、礦物,以及這些生命個體被數道程序加工成食材的過程。

在片中可以看到幾個人類如機器人般完成宰殺或採收工作後,再吃下食物的片段,在觀眾眼前用消極的人性去分割食物和生命的關聯性,但這些都沒有屠宰場的畫面來得有衝擊性。工業生產線不僅可以揀選蔬菜水果、蝦蟹魚類,甚至開腸剖肚這樣的工程都可以讓機器來完成。人類最科幻的發明不是登上太空的各式載具,而是用來以最高效率、採集最大量食物的道具。

在人類的農場裡,沒有生態平衡也沒有適者生存,以「餐桌上的食物」這個身分誕生,人類用各式空間豢養的生物,無法被視為真正,有知覺有感受的生命;並且在死後,根據人類的定義,會是食材而不是屍體。因為無論如何,在加工烹調後,豬最終成為豬排,雞最終成為炸雞,即使在超市,你看見的只會是說明某個部位的肉塊,生命已經不會動,也不再發出聲音。沒有接觸過食物從生到死的過程,因為一切科技化、自動化、機械化,食物經常過剩,不再得之不易,所以人無從感恩,無從珍惜。

人類用你我難以想像的非自然方式達到生產目標,雞仔像蛋糕一般讓機器烘焙孵化;牧場裡人工授精提高產乳量的母牛被接上機器集乳;養殖場裡頭的豬仔在童年被迫告別自己的尾巴。在影片中出現許多大規模建造的溫室,人類無視自然法則,用長來的知識和技術催促食物盡早成熟,於是食物不再是自然生長,食物的外型沒有太大的改變,但是我們攝取到的,也就會是我們餵養的。這些食物的存在,不再單純是為了填飽人類的肚皮,而是為了填滿商人的荷包,所以超市裡有越來越多「壓低成本、提高產量」後的產品供我們選擇,消費者只會在意眼前的標價,看不到為求低價而需付出的代價。基因改造、生長激素、強力農藥,這些我們都聽說過,只是在日常生活中不曾親眼見過。這些食物有什麼缺陷,政府當然不會比生產者清楚,我們以為既然全世界都這樣食用,那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你當然可以不去探究自己究竟吃進什麼,也大可以將取之不盡的食物視為理所當然,畫面中只是日復一日的現實,有點血腥,也或許殘忍,觀眾不會在影片中找到是非或對錯。在人與食物之間的沉默卻拉出更多思考空間,當我們習慣便利的生活,是否也同時習慣浪費的行為,習慣自己造物而遺忘此刻這口氧氣仍是大自然的恩賜。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