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花防疫的先驅—孟塔古夫人(上)

在牛痘疫苗的研究過程中,英國的瑪莉.孟塔古夫人占有重要地位。她是首位把源自於中國的接種人痘技術引進英國的人,最後導致了簡納發明牛痘疫苗。在當時天花肆虐的年代,孟塔古夫人以其敏銳的觀察力,以及大膽的前瞻作風來推動接種,以致對後世醫學產生了重大的正面影響。

撰文|劉仲康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鍾金湯(美國曼菲斯大學生物系)

原載於【科學發展447 期】2010.03.01

Smallpox_virus@wiki

天花病毒(學名Orthopoxvirus variola)外形近似長方體,其邊長為400奈米,是一般光學顯微鏡剛剛可以分辨的長度。天花病毒也是最大的可以在人體內致病的病毒。天花主要透過空氣中的液滴傳染,自然感染的器官是肺部。表現為嚴重的病毒血症及接連出現的各階段皮疹,癥狀為高燒和劇痛,皮疹最後以膿泡、脫痂及瘢痕形成為特徵。

天花是歷史上的重要疫病,它是一種由病毒造成的急性傳染病,死亡率可高達 30 ~ 35%。病毒通常感染皮膚、口腔與咽喉的血管組織,尤其會在皮膚上產生充滿液體的膿疱,痊癒後也會留下痂痕,造成麻臉,有時還會導致眼睛瞎掉和四肢殘障。

天花最早大約出現在西元前 1000 年,曾肆虐亞洲、歐洲、非洲等地區。西元 1520 年,西班牙殖民者把天花引入美洲,導致 90 ~ 95%沒有抵抗力的新大陸原住民死於這疫病,改寫了美洲的歷史。18 世紀期間,每年有超過 40 萬的歐洲人死於天花。即使在科學發達的 20 世紀,也曾造成總數約 3 ~ 5 億人的死亡。

直到 19 世紀,英國醫生簡納(Edward Jenner, 1749-1823)發明牛痘天花疫苗後,才有了有效預防天花的武器,也徹底改變了人類的命運。1979 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宣布天花已完全絕跡,這是人類有史以來第1次從自然界中清除了一個人類的傳染病。在牛痘疫苗的研究過程中,英國的瑪莉.孟塔古夫人(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 1689-1762)占有重要的地位,她是首位把東方國家接種人痘的技術(源自於中國)引進英國的人,最後導致了簡納發明牛痘疫苗。

天花在中國

中國史籍對於天花的記載,最早見於東晉葛洪(西元 284-343)所著的《肘後方》一書。《肘後方》卷二載有「虜瘡」一症,這是世界上對天花最早的文字紀錄。

Variolation@wiki

不少研究者推斷天花大約是在西元1世紀傳入中國。在清康熙時,接種「人痘」已風行全國,例如用痘衣法,把天花患者穿的內衣給未出過天花的健康者穿。圖為印度醫學中將天花患者痘痂製成的漿,替尚未感染的人提高免疫力。

相傳這病是東晉元帝建武初年,豫章太守周訪於南陽擊退北方胡人(匈奴)時,擄獲的胡人染有這疾病,因而傳入中國,因此當時稱為「虜瘡」。《肘後方》對於這病的症狀有很詳確的描述:「發瘡頭面及身,須臾周匝,狀如火瘡,皆載白漿,隨決隨生;不即治,劇者多死。」即使治好之後,仍然「瘡瘢紫黑」,留下疤痕。這比西方國家對「天花」的記載早了千餘年。

由於天花在中國非常猖獗,於是民間中醫逐漸發明了「人痘」接種技術,用來預防天花。據清朝俞茂鯤所著的《痘科金鏡賦集解》一書所載:「明朝嘉靖年間(西元 1567-1572)在寧國府太縣(今安徽太平縣)有人種痘,並由此推廣至全國。」董含所著的《三岡識略》也記載,安徽安慶張氏使小兒穿著「痘衣」,可發輕症以預防天花。張琰所著的《種痘新書》也敘述:「種痘者八、九千人,其莫救者二、三十耳。」可見種人痘雖然安全性不如現代的牛痘疫苗,但確實發揮了保護人民健康的功效。

中國所發明的種人痘方法,歸納起來可以分成 4 種:痘衣法,把輕微天花患者的衣物給欲接種的人穿上,使其罹患後產生抵抗力;痘漿法,用棉花沾染痘瘡的瘡漿,塞入欲接種的人的鼻孔內使其感染;旱苗法,把痘痂陰乾磨成細粉,用銀管吹入鼻孔內來感染;水苗法,把痘痂磨粉並用水調勻,用棉花沾染塞入鼻孔裡。

前二種是較原始的方法,旱苗法與水苗法則是比較進步的方法。至於痘苗也有保留貯存的方法,通常在痘痂脫落後,用烏金紙包好,緊封在乾淨的瓷瓶中,用時再研磨加清水調成糊漿,用棉花沾取塞入鼻中。

最初使用的痘苗是採用病人脫落的痘痂,叫做「時苗」,危險性大。後來改用接種多次的痘痂,叫做「熟苗」,毒性小且較溫和。這種連續接種來弱化疫苗毒性的方法,與法國微生物學大師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研發狂犬病疫苗的方法不謀而合。可見中國早期發展人痘疫苗的技術,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也符合現代免疫學的原理。

人痘接種技術的西傳

Kangxi_Emperor@wiki

康熙 27 年(西元 1688 年),中國的人痘接種技術傳至日、韓與俄國。事實上天花襲擊的對象不限於民眾,皇室貴族亦難倖免,康熙帝本人就是罹患天花最後痊癒的知名患者之一,但古埃及拉美西斯五世、中國順治皇帝、法國的路易十五等並未順利逃過天花的魔掌。

中國的人痘接種技術後來傳入鄰近國家,如日本、韓國和俄國。清朝俞正燮所著《癸巳存稿》記載:「康熙時俄國遣人至中國學痘醫,在京城肄業。」實際的年代是康熙 27 年(西元 1688 年)。俄國後來又把這種人痘技術西傳到中亞及土耳其地區。

土耳其人把俄國傳來的痘苗接種技術略加變更,首先收集輕微病患的膿漿,放入容器內保存。接種時,先用針在接種者手臂上劃出一道刮痕,再用針沾取膿漿塗在刮痕上,然後把刮痕包紮起來。接種過的人會發出輕微的病徵,痊癒後就對天花產生免疫力。

中國的人痘接種技術雖然在 17 世紀開始向西傳,但是最遠也只到土耳其,當時的歐洲對接種人痘疫苗是一無所悉的。直到 18 世紀,孟塔古夫人才把這技術引入歐洲。配合當時微生物學與免疫學的發展,終於導致英國醫生簡納發明牛痘天花疫苗,使天花疫病得到有效的控制。

孟塔古夫人的年輕時代

瑪莉.孟塔古夫人在 1689 年出生於英國一個富有的貴族家庭。4 歲時,母親不幸因病過世,她的父親對這個破碎的家庭毫無興趣也無責任感。幼年的瑪莉非常聰穎,她除了善用父親收藏豐富的圖書自學外,也接受家庭友人布涅特主教(Bishop Gilbert Burnet)的指導。她在年輕時便開始寫詩與傳記,20 歲時還把一部艾彼克泰德(Epictetus)(1 世紀希臘斯多亞學派哲學家)的著作翻譯成英文。

瑪莉是位非常前衛的女性,她的開放作風比近代女權運動早了約 300 年。她聰穎又好辯,有人形容她是「機巧舌辯如毒蛇,文筆流暢如利刃」。她任性地隨自己的意願生活,充分體驗人生,還把她一生的經歷與體驗大膽而精細地寫在日記與信件中。她的友人波普(Alexander Pope,18 世紀英國大詩人)曾親眼目睹她的大膽豪放作風,描述說:「她是一位夏娃,她不僅嘗了一顆禁果,她還嘗遍了整棵樹上的禁果。」

23 歲那年(1712 年),瑪莉不顧父親反對,私奔到土耳其的君士坦丁堡與愛德華.孟塔古先生(Edward Montagu)結婚。孟塔古先生本是英國國會「輝格黨」(Whig)的議員,被派到奧圖曼帝國英國駐土耳其大使館工作。1713 年,孟塔古夫人在君士坦丁堡生下一個兒子──小愛德華(Edward Montagu, Jr.)。

1716 年,孟塔古先生被任命為英國駐土耳其大使。身為大使夫人的孟塔古夫人,仍然不改她豪放的作風,經常外出親身體驗土耳其的異國風情。她的女兒瑪麗出生於 1718 年。(待續)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