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大腦專題】臺灣老人快樂嗎?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特約作者|黃揚名(
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

SHS計畫電子文庫特地策劃【大腦老化專題】,希望讓大家了解老化議題之重要性。

1994年Clark與Oswald的研究結果顯示,人的幸福感與年齡之前有一個U型的關係,這個U型的最低點大約是在40-50歲之間。在這個年紀前,隨著年齡的增加,幸福感會下降;過了這個年紀後,隨著年齡的增加,幸福感會上升。

灣人越老越快樂嗎?

根據這個研究的結果,臺灣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但目前的證據卻是不明確的。行政院衛生署國民健康局(2009)的資料顯示,臺灣年長者的自殺率在所有年齡層中是最高的,在亞洲僅低於韓國,除此之外老人憂鬱的盛行率也接近兩成。雖然臺灣年長者的自殺率甚高且憂鬱盛行率也高,但那些年長者或許並不是團體中的多數。

根據內政部(2009)的年長者現狀調查顯示,在民國94年及98年兩次的調查中,年長者對於自己身心狀態的滿意狀況,僅有25-30%顯示不太好或很不好,但都有超過50%顯示為滿意或很滿意。內政部(2009)及其他年長者幸福感的研究都顯示臺灣年長者的幸福感是高的,其中健康資本、友誼支持、參與學習、擔任志工及與家人相處都被發現和臺灣年長者的幸福感有正相關(林玉菁, 2005; 許忠信, 2003; 黃郁婷 & 楊雅筠, 2006)。

 

阿嬤,您快樂嗎 ? (圖片來源:Cali2Okie (April)/flickr)

研究上的困境

上述看起來互斥的結果有兩個可能的原因:一、兩類研究反映了不同族群的老人之身心狀態,例如憂鬱及自殺百分比反映了是心理狀態較負向的老人之狀態;幸福感的研究則反映了心理狀態較正向的老人之狀態。這個原因容易受到樣本取樣的影響,若剛好取樣的都是較憂鬱的老人,則會高估了老人的憂鬱症盛行率。取樣的問題在老人研究中特別值得關注,因為個資法的關係,現階段的老人研究不像早期會地毯式的進行(除了官方的研究有可能如此進行外),大部分的研究是以社區關懷據點或是老人活動中心等機構為主。會去這些場所和不會去這些場所的老人在心理特質上可能就會有差異,因此若僅針對其中一個群體進行研究,得到的結果是嚴重缺乏外部效度的。

二、反映了不同測量工具的結果 (Brown & Astell, 2012)。現階段有很多種不同的方式皆會用來檢視老人的情緒,包過心情量表、生活滿意度量表、憂鬱量表等。若讓老人直接填寫問卷會有下列的問題:

  1. 看得比較吃力,問卷若過長會造成太大的負擔,影響完成問卷的意願。
  2. 理解能力下降,誤解了問卷中題目的意義。
  3. 反應偏頗,為了維持自尊、自我形象,因而沒有據實填答。

若由訪員填答則會有其他的問題:

  1. 訪員的經驗及個別差異,有些問卷是二分法的作答(是或否的判斷;而非用1-5或1-7數字來做程度的判斷),沒有經驗的訪員在這類的問卷上容易有誤判。
  2. 訪員與老人的互動關係也會影響填答的結果,例如訪員不太會講臺語,但受訪老人僅會說臺語等等。

自2001年起由國家衛生研究院每四年一次舉行的國民健康訪問調查,2001

年的調查未包含65歲以上的樣本;2005年的調查,針對65歲以上的樣本僅以流行病學研究中心憂鬱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gical Studies – Depression Scale, CES-D)來檢驗憂鬱程度;2009年的調查,針對65歲以上的樣本僅使用歐洲生活品質問卷(The European Quality of Life Scale, EQ-5D) 來檢驗其生活滿意度。目前尚未有大樣本的調查同時針對65歲以上年長者的憂鬱及生活滿意度進行調查,造成現階段評估老人心情狀態上的困難。內政部(2009)的調查則是用自編的量表,而非採用標準化的量表,在2005及2009年的調查中,65歲以上老人對整體生活滿意的情形滿意(包含很滿意及還算滿意)的分別為79.14%及78.00%。在內政部(2009)的調查中另外可以發現老人擔心及生活中期望的事情中最高百分比都是與自身健康有關的,但不清楚這些擔心及期望會對於老人的心情造成甚麼樣的影響。

 

如何活得更快樂?

Seligman (2002)提到若欲正向心理包含正向情緒(positive affect)、投入程度(engagement)以及意義性(meaning)。投入程度不僅限於對於社會的參與程度,而是在探討個體對於自己生活各個面向的投入程度,即使是做很簡單的事情,只要能夠投入,都會帶來一個好的經驗。意義性探討不僅是自己日常生活的層面,而是關於更廣的面向。換句話說,要讓老人過得更快樂,不能只著重在提升主觀的幸福感,而是更宏觀的去探討他們怎麼對於自己的生活有掌控感、過有意義的生活。針對老人自身的正向心理進行探討固然重要,但即便獨居老人都不是單獨存在的,老人們的親友、社會都對其造成影響,要能夠全盤的去進行了解,才能夠得知那些因為對於維繫老人正向情緒是重要的。

Seligman、Steen、Park與Peterson (2005)的研究中發現抱持著感恩的心對於提升正向情緒有最大的效果,但維持的效果在一個月後會逐漸消失;但若是採用強化自己的優點、想三件生活中美好的事情,則至少在六個月都內都能夠對於正向情緒有所提升。另外上述提到的控制感的掌握也是有幫助的,因為老人不快樂有一部份的原因和生活中欠缺控制感有很大的關係,因此若能在生活中擁有控制感,即便是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例如澆花),都被證實有助於提升正向的情緒。最後,近年來具體化認知當道,顯示人的運作是身心合一的,因此透過一些軀體及面部的動作,也能夠提升正向情緒。例如用牙齒咬住筆的一端,人就會不自覺的做出微笑的表情,這個動作就會提升正向情緒;近年來在臺灣開始流行的笑瑜珈也是很好的方式。

結語

最後要請大家思考一個問題,就是老人真的想要更快樂嗎?還是他們其實比較渴望穩定的生活,平平淡淡的過完餘生。這點是值得大家思考及進一步研究的。

———————————————————————————————————————————

參考文獻

內政部 (2009). 民國98年年長者狀況調查結果摘要分析. 臺北.

行政院衛生署國民健康局. (2009). 年長者健康促進計畫. 臺北: 行政院衛生署國民健康局.

林玉菁 (2005). 臺灣老年人之主觀幸福感與健康資本相關因素探討. 亞洲大學, 臺中.

許忠信 (2003). 老年人的生活型態、社會疏離感和幸福感之研究.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高雄.

黃郁婷, & 楊雅筠 (2006). 老年人友誼支持與幸福感之研究 – 以臺北市年長者服務中心為例。社區發展, 113, 208-224.

Brown, L., & Astell, A. (2012). Assessing mood in older adults: a conceptual review of methods and approaches. International psychogeriatrics, 24, 1197-1206.

Clark, A. E., & Oswald, A. J. (1994). Unhappiness and unemployment. The Economic Journal, 104, 648-659.

Seligman, M. E. P. (2002). Authentic happiness: Using the new positive psychology to realize your potential for lasting fulfillment. New York: Free Press.

Seligman, M. E. P., Steen, T. A., Park, N., & Peterson, C. (2005). Positive psychology progress: Empirical validation of interventions. American psychologist, 60, 410-421.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