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國籍法」的語言政策與「華語檢定」的改進

作者|黃銘惇(元智大學國際語言文化中心德語講師)

編按:黃銘惇先生不久前在【跨科際對話平臺】介紹德國面臨人口結構改變問題時之對策,盼同樣面臨到人口結構高齡化、少子化的臺灣民眾有些啟發,本次再繼續對「國籍法」語言政策與「華語檢定」之改進作出說明。

在臺灣,外籍配偶愈來愈多。(圖片提供:Gimi Wu/flickr)

最近,立委對外配入籍的規定提出質疑,此外,專責機關的處理引起許多社會爭議。基本上,筆者認為,我們應該針對「國籍法」進行全盤的檢討,同時,效仿德國的做法,將「血統主義」改成「出生地主義」。在這裡,我們想檢討語言檢定的相關規定。

依照「國籍法」的新規定,外國人申請入籍的時候,必須通過華語考試。相關的規定如下:「101年4月26日修正發布「歸化取得我國國籍者基本語言能力及國民權利義務基本常識上課時數認定及測試作業須知」,明定各直轄市、縣(市)政府辦理上開測試得採隨到隨辦,並自中華民國101年5月1日生效。」

基本上,這項性規定并不是很理想,所以,我們想先介紹德國的作法,然後,在檢討「國籍法」規定的缺失。

在德國,當德國人與外國人結婚時,外籍配偶必須出具語言檢定證明,但是,德國有一套完整的語言檢定制度。基本上,德語檢定的工作是由德國本國與國外的歌德學院承辦。所以,歌德學院是負責語言檢定的專責機構。

此外,歌德學院提供不同的語言課程,幫助當地與國外的學習者的語言學習。但是,在德國境內,歌德學院并不是唯一的語言學校,所以,基本上,外國人可以到其他的語言機構,學習德文,同時,德國的移民局也會承認這些學習時數。此外,雖然德語檢定有分級制度,但是,各國歌德學院的決定標準并不是相同,例如,臺灣的德語檢定和意大利的檢定一定不一樣;在意大利,有一部分人的母語是德語,事實上,意大利Südtirol的街道名稱都是德語。

目前,我國移民署的規定有一些問題。對外國人來說;尤其對東南亞的外配而言,在臺灣,語言是最基本的生活能力,但是,語言卻常常被當成歧視的理由。當語言是生活能力時,檢定只是形式的資格條件。在檢定開始通過後,語言學習并不需要中斷,或許,除了檢定之外,政府應該提供更多的資源與輔助。

舉例來說,我國將長期看護的年限延長為十二年,或者,外籍移工的在臺年限將延長為三年,可是,當這些外籍人力必須在臺灣生活這麼多年的時候,雇主是不是有責任提供他們學習華語的機會?政府是不是應該制定相關的規定?事實上,在語言的學習過程中,這些外籍人士可以認識許多朋友、體驗不同的生活樂趣與經驗,所以,對雇主來說,這是提升工作效率的投資。過去,筆者曾經擔任德國難民局的聽證翻譯,依照本人的了解,德國政府甚至會補助這些政治難民,參加德語學習課程。

基本上,我們不認為,移民署或縣市政府適合承辦語言測驗實務,因為他們沒有這方面的專業,其次,在外籍人士學習語言的過程中,他們沒有任何伴隨;目前的一些社會問題就是最好的佐證。

此外,從移民署的作業細則來看,我們找不到任何客觀與實質性的標準。因此,最根本的解決方法是制定一套完善的「華語檢定制度」,讓專業的機構執行相關的事務;例如效仿德國的歌德學院或中國大陸的孔子學院。

我國沒有完善的「華語檢定」制度,因為我們不重視這項需求與文化產值,因此,我們應該檢視,如何改善目前的檢定機制。我國的華語檢定的承辦單位是「國家華語測驗推動工作委員會」,不過,基本上,委員會只負責開始檢定,并不提供相關的話語課程,因此,現在的作法無法達成產學合一的理想,其次,當移民署自行執行語言檢定時,華語檢定的影響與文化回饋就很難落實與擴大。

其次,協辦大學的華語教學課程都是華語教師的儲訓課程,自然很難開拓與提升華語教學的規模與社會影響,因此,無法推升族群融合的正面力量。簡單來說,目前的「華語檢定」政策是「多頭馬車」與「各自為政」。

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應該成一個獨立機構,整合「華語檢定」與教學;例如將原有的機構改成臺灣學院,同時,在各大都會設立常設分部機構,方便外籍學員上課與考試。這些外籍人居住在臺灣是一個事實。當我們無法改變社會現實的時候,那麼,一個友善的檢定與語言政策是必要的。

筆者服務的學校并不在熱鬧的都會市區,可是,卻與許多歐美的交換學生。其實,除了體驗不同的文化經驗之外,學中文是他們最主要的學習目的。華語教學是重要的文化政策,所以,政府應該進行全面性的檢討,改善現行的制度與作法。

You may also like...

6 Responses

  1. 黃銘惇 說:

    我們的社會有很多問題,

    可是,

    人口結構的失衡是很根本的問題。

    到目前為止,政府并沒認真去思考解決問題,

    所以,沒有任何討論與共識。

    人們常常認為,只要解決經濟問題,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可是,政府并不愿意,擴大社會參與討論,凝聚共識,

    很多政策是一意孤行,制造更多的問題,例如

    政府鼓勵臺商回流,可是,

    有些臺商提供工程師的薪資卻只有19K,

    遠比沒有社會公義的22K還少。

    這些高科技公司提供的就業機會,

    遠遠不如一些小商家的薪資。

    舉例來說,

    在中南部,許多小商家為減少人事成本,所以,

    喜歡雇用外配

    可是,這樣卻商業模式卻有效地促進臺灣的社會流動

    與疏解人口就業的問題,

    在臺中,有一家有名的餃子店,

    裡頭的時新員工有六、七個人;

    他們的薪資可能比19K多,

    其次,這家也提供了六七個工作機會。

    我們再仔細想想,

    鴻海準備用100萬個機器人的取代生產線的人力,

    不久之後,大陸就會多出100萬的失業人口,

    其次,機器人將逐漸取代這些高科技的人力。

    以後,高科技產業將成為沒有傳統人力的產業,

    政府如何去應付這些未來的失業問題?

    人口結構問題是個複雜的問題,需要長時間的規劃與執行,

    但是,目前,大家都選擇忽視的態度,

    如果再不正視這個問題,

    問題將越來越棘手,

    越難解決。

  2. tangkungpei 說:

    所以 台灣社會如何因應人口結構改變所衍生出來的問題
    是依跨科際的問題
    它不但需要許多學者的研究更需要學術界外專家的參與
    請各位 體認 到此一問題的先進大德 給予指教

  3. 黃銘惇 說:

    人口政策是一個複雜的問題,

    所以,我們需要跨科際的整合作為政策制訂的基礎。

    首先,在政治層面上,不同的族群是否有代表人,為他們爭取權利

    此外,在政策討論的過程中,社會是否可以形成共識。

    其次,我們的經濟結構是否有能力進行進化與調整,

    去面對人口政策改變衍生的變動,同時,在經濟利益的分配上,如何促進社會正義與公平。

    同時,在社會需求與改革的層面上,人口結構改變的優先順序是否可以得到社會的認同。

    人口政策的改變將衍生不同族群的移動,

    我們的文化體質是否建立一個穩固的基礎,

    去調節人口移動產生的問題與變革,豐富我們的文化體質。

    當人口政策改變時,

    不同社會階級之間是否具備正面性的社會流動,

    如果沒有,我們如何去活化階級流動?

    當然,還有其他問題,

    還有許多我們無法預見的問題與挑戰。

    這是跨科際研究面臨的問題與挑戰;

    在現實的生活世界,建立一個健全的社會結構。

  4. 黃銘惇 說:

    歐巴馬在拉斯維加斯一所中學,就多年來兩黨絕少交集的移民問題發表談話,他表示,移民制度改革的大原則,應該是1、讓目前美國境內1100萬非法入境者逐步獲得美國公民身分,2、方便表現優秀的外國學生在美國念完大學後留下來,以促進美國經濟。

    全文網址: 歐巴馬:改革移民法 現在就是時候! | 美國新聞 | 全球觀察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WORLD/WOR6/7671611.shtml#ixzz2JSiJkSbj
    Power By udn.com
    ———————————————–
    美國非法移民的問題嚴重,

    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之後,

    美國就會特赦這些非法移民,

    讓他們取得合法身份。

    在台灣,依據內政部統計,

    目前有四萬非法居留的外籍勞工。

    基本上,政府不可能驅逐所有的非法居留外勞,

    但是,在目前這種沒有作為的情況下,

    將來,一定形成重大的社會問題。

    政府應該好好思考,

    是不是效仿美國的做法,

    同時,進一步制定合乎時代潮流的《國籍法》。

    德國已經放寬外國留學生的居留限制,

    他們希望,當這些留學生畢業之後,

    可以留在德國工作。

    1. 只需留學生沒有語言與文化衝突的問題

    2. 不管在德國或母國,他們本身就是社會的精英份子。

  5. 黃銘惇 說:

    國際/奧地利修改國籍法 定居6年即可申請奧籍
    2013-02-06 09:48:19
    《報導指出,新草案規定,在奧地利定居6年以上並沒有領過失業救濟金及低保的移民中,具備以下兩種條件之一便可申請奧地利國籍:一、具備較高級別德語水準(B2級);二、德語僅達到中級水準者,但積極對社會做貢獻,擁有3年以上的公益事業從業證明(如:火警、志願護士、紅十字會工作者等)。》

    http://www.cdnews.com.tw/cdnews_site/docDetail.jsp?coluid=109&docid=102201054

    目前,台灣電視臺政論節目開始討論修改國籍法的問題,

    希望可以找到檔案上傳。

    或許,新政府會開始朝這個方向規劃。

    但是,如果沒有充分溝通的話,

    反彈的聲音不會停止。

    但是,

    我們是全世界出生率最低的國家,

    我們有更好的方法嗎?

  6. 黃銘惇 說:

    上課的時候,我邀請來自AUSBURG的德國計劃學生Valeria Leising(吴乐佳)跟同學座談。
    (她曾經在上海當過半年的交換學生)

    首先,學生問她,可以分辨大陸人跟台灣人的差別嗎?

    她說,她可以分辨,大陸人比較匆忙,

    台灣人比較有禮貌。

    講著講著,

    她說,

    在台灣有個現象,讓她很驚訝:

    在她身邊,幾乎只有台灣人。

    可是,

    在德國的時候,

    她的身邊的朋友許多都是不同的人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