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麗到滄桑: 淺談化石之美

作者|梁家祺(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副教授)

手中拿著珍藏的菊石化石,對剖的軀殼裡針狀的方解石結晶讓人不禁聯想起遠古以來沉積、成岩、海水與淡水淘洗的歲月;拿起一隻蛙型鏡眼三葉蟲化石, 巨大的複眼或許訴說著生命在寒武紀時第一隻眼睛的驚喜,捲曲的蟲體也印記了生命臨終前的驚恐,雖然化石不說話,卻見證了億萬年生物演化的驚異與生命的壯麗。

恐龍一直是種令人驚嘆的物種,小孩子總有不少的玩具和夢境與恐龍有關,年輕時筆者對於恐龍化石沒有什麼深刻體會,直到有次親眼看見並觸摸到竊蛋龍蛋內未孵化的小竊蛋龍胚胎化石,心中的悸動久久不能平復,彷彿看見了小恐龍的父親孵育寶寶的慈愛景象,化石紀錄說故事讓背負偷蛋臭名的竊蛋龍得以一雪前恥,並從而建構恐龍會孵蛋的全新假設。

另一個有趣的化石説話的例子是有關魚龍的化石,自從19世紀早期英國Dorset海岸挖到第一件完整的魚龍化石後,[1]科學家就開始爭論魚龍尾巴椎體向下彎折是埋藏異位還是本來即是如此,直到在德國Holzmaden地區挖掘到保存完整的魚龍尾鰭軟體組織的化石時(見下圖上[1] ),這樣的爭論相信已不證自明。除此之外,多件魚龍體內具有幼體和正在臨盆瞬間的化石(見下圖下[1]),都栩栩如生的說明了魚龍是進行胎生的海中爬行動物。

 

德國挖掘到保存完整的魚龍尾鰭軟體組織的化石。(圖片出處:程延年等(民98)。水中蛟龍。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在閱讀魚龍相關資料的同時,讓筆者眼睛一亮的是瑪莉.安寧女士,剛巧手邊有本小說「尋找化石的女孩」,[2]這本書生動的描述瑪莉在貧困的境遇中堅持尋找化石的初衷,也突顯了她跨越性別與階級並勇敢面對男性研究者質疑的勇氣,早在達爾文的演化論醞釀之前,從1811年開始瑪莉的一連串發現(第一隻魚龍化石、第一隻蛇頸龍化石)已說明生物會滅絕的可能,也掀起了上帝似乎沒有妥善安排其所創造生物的疑惑。

小說後段花了相當長的篇幅描述瑪莉如何在接到法國解剖學大師居維葉(Cuvier)質疑她化石造假的信後,難過的甚至不願意再去尋找化石,接著也生動鋪陳了她的好朋友伊麗莎白小姐如何辛苦的為了瑪莉的聲譽而前往地質學會說明,作者以小說的形式來描述這段歷史突顯了當時女性與勞工階級備受歧視的社會地位。

事實上,[3]居維葉的確公開質疑過瑪莉所發現蛇頸龍化石的真偽,他認為其過長的頸椎(超過30截)違反了當時所知的四足動物的定律,當時的地質學會成員康尼白(Conybeare)也的確曾在當年的大會中為瑪莉所找的蛇頸龍化石辯護,因為他知道瑪莉尋找與保存化石的熱情與謹慎,居維葉後來也承認錯誤並讚揚瑪莉所找到的化石是非常重要的發現。

瑪莉發現魚龍化石的海岸現今被稱為侏儸紀海岸,坐落在英國南部英吉利海峽,2001年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之世界遺產,這條蜿蜒150公里的海岸線除了有優良的海岸地貌外,最重要的是擁有完整的中生代地質歷史與化石紀錄,很難想樣距今兩億年前的遠古生命演變的歷史就這樣被定格並鑲嵌在懸崖峭壁中。

侏儸紀海岸除了瑪莉尋得的魚龍、蛇頸龍、翼龍等化石外,[3]之後也陸續有特殊的恐龍化石出土,如:腿龍(Scelidosaurus),時至今日仍有許多民眾與遊客到侏儸紀海岸撿拾化石,幸運的話真能撿到手掌大小般的菊石並享受覓得寶物的純粹。

達爾文從小獵犬號回國並苦思物種源起之謎時,瑪莉和Dorset海岸已在英國化石圈相當有名,許多地質學家與古生物學家慕名而來,甚至連達爾文的老師萊爾和塞吉威克都曾經拜訪過瑪莉或與她通信討論地質相關的問題,有趣的是瑪莉的發現開啟了生物演化與滅絕的先河,但是達爾文似乎不曾親自去過侏儸紀海岸也未曾試圖認識過瑪莉.安寧,即使這段海岸離倫敦並不遠。

在物種源起一書中,達爾文旁徵博引了來自世界各地許多學者的發現,但似乎遺漏了就在英國本土來自瑪莉.安寧的巨大化石證據,當時許多學者利用瑪莉.安寧的化石發現來論證生物的改變與地球環境的變化時,都未給瑪莉.安寧應有的肯定與感謝,這也讓後人了解在當時由男性把持的學圈,貧困、勞工階級又無信仰的女性通常是被歧視與遺忘的對象。

瑪莉.安寧辭世的幾個月前,倫敦地質學會特別頒發榮譽會員給她,2010年英國皇家學會慶祝350周年,票選科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女性[4],瑪莉.安寧名列其中,其彰顯了瑪莉.安寧對科學發展與生命認識的貢獻與努力。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