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案例—六輕】張子見博士專訪「談六輕空污及工安問題」

文章轉載|《自從六輕來了》特刊
作者專訪|張子見(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

編按:SHS計畫將陸續推出【跨科際案例】探討,第一波為大家探討的是「六輕」議題。「六輕」議題涵蓋公衛、醫學、法律、政治、醫學、農業、海洋等領域,臺大公衛所詹長權教授致力參與此議題研究,希望為世人所注目。SHS計畫獲《自從六輕來了》特刊授權,刊登相關文章,為大家介紹此議題重要性。

六輕帶來巨量致癌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

張博士在一開始就直接表明:「早在四、五年前,經過各種資料蒐集與研究調查工作後,實在深深感覺六輕是萬惡之源,事實上雲林幾乎許多重大環境危機,都與六輕不無關係,你就知道它的影響有多廣泛!」

談到六輕首先聯想到的就是空氣污染,在六輕的眾多污染源裡面,最近最受爭議的莫過於致癌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

什麼是VOCs?簡單地說,就是一種揮發性有機氣體,許多是有致癌性的,它不是單一物質,而是一堆物質(像是甲醛、苯、氨、乙二醇、酯類……等)的混合通稱。其實大家並不陌生,例如,在油漆裡或有機溶劑中,甚至我們在加油站所聞到的嗆鼻味道,都可以算是VOCs。而六輕每年在煉油過程中所產生排放的VOCs,竟然是以千、萬公噸來計算。

不斷從六輕煙囪裡排放出來的黑煙,形成黑色的雲霧,籠罩著雲林上空。(圖片提供:自從六輕來了)

VOCs造成神經系統危害,以及導致血癌、肝癌和肺癌

但VOCs究竟對人體產生什麼危害?我們知道生活中原本就充斥著各種致癌的威脅,VOCs真的就比較可怕嗎?

張博士說,輕者以甲苯為例,在人體內殘留毒性低,若低劑量吸入可以代謝排掉,但若高濃度則會對神經系統產生危害。重者以「苯」、「氯乙烯」為例,它們屬於劇毒溶劑,是一級性的致癌物質,少量吸入就會對人體造成長期的損害:「苯」會在神經系統和骨髓內累積,使神經系統和造血組織受到損害,導致「血癌」,而「氯乙烯」則會導致肝癌。更嚴重的還有「乙二醇醚類溶劑」,則在人體內經代謝後,會形成劇毒的化合物,對人體的血液循環系統和神經系統造成永久性的損害,不僅會嚴重傷害肝臟、腎臟,長期接觸亦會使人致癌!另外,乙二醇醚類溶劑還會對女性的生殖系統造成永久性的損害,造成女性不孕!

正因為VOCs這麼可怕,所以世界各國都對此「揮發性有機物空氣污染」訂定「總量管制」。所謂的「總量管制」,是指政府不只是消極性地對污染物質的總排放量制訂上限,同時也要採取積極有效的防制策略,從分期削減排放總量,才能以最短的時程逐年改善空氣品質。但是,這樣一個顧及全台灣人民健康的政策,政府確實執行了嗎?六輕配合了嗎?

世界各國訂定「VOCs總量管制」並求逐年減量,何以遭到六輕堅決反對?

台灣政府早在1997訂定發布「揮發性有機物空氣污染管制及排放標準」,環保署於2012年8月3日,核備4.7期的擴建案(也就是第四期擴建案中的第七次環境差異分析審查會)時決議:六輕排放VOCs的總量管制除了原本就有的七項內容以外,還應該納入另外五項(包含燃燒塔、油漆塗布、冷卻水塔、儲槽清洗作業及歲修作業)的VOCs排放量。

照理說VOCs「總量管制」的意義就是要全面管制所有的危害物質,只要有排放就應該納入管制,身為台灣人,我們到底為何要成就台塑的企業利益而使自己處於高度罹癌風險之中?然而環保署的決議,竟遭台塑片面堅決反對。台塑化董事長陳寶郎表示:「歐盟、美國、巴西及日本等先進國家,也都未將油漆塗布等納入總量管制計算,此例一開,其他工廠要不要比照?」他的意思是說,油漆塗佈的VOCs揮發量只是少數,世界各國都認為沒有必要納入規範,所以台灣政府也無須管制。

事實上,關於油漆塗佈的VOCs揮發量世界各國之所以沒有納入規範的原因是,全世界的石化產業在油漆的使用需求上根本不多,拿「先進國家」來當例子只是想找墊背的,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的空氣汙染與工安事件(六輕平均每年爆發十幾件),都沒有六輕嚴重!那麼六輕為何需要這麼大量使用油漆?以下是我們整理張博士的說明。

因為六輕的管線原料是最便宜也最容易生鏽、損壞的生鐵,要知道六輕是填海造陸工廠,因此在高鹽分海風以及海水暴潮的自然環境下,建廠時就必須使用高級不鏽鋼材質並定期更換管線,以維持管線壽命與工廠員工的工作安全。但六輕建廠時為了節省成本,六輕竟以最便宜的生鐵取代高級不鏽鋼為原料來製造場內長達2、3千公里長的管線;建廠後為了節省成本,場內管線的後續的維護竟然不是「直接汰換」舊管線,而是勉強以人工進行油漆防鏽,於已破裂處塗補。

六輕管線鏽蝕造成毒氣外洩、工安事件、罹癌率攀升與大火頻傳

生鐵製造的的管線,品質低劣極易鏽蝕,使得有毒氣體異常外洩,加上六輕必須不斷塗刷數量驚人的油漆,對環境影響破壞更不須多做說明;其次,雲科大曾在六輕上空進行實測污染通量,所推算得到的污染數值遠遠超出六輕自己名環保單位所估算的數字;由於管線破裂所造成的有毒氣體異常大量外洩,是造成附近居民罹癌比例不斷攀高的主因之一。甚至,破舊的管線就是造成六輕大火一爆再爆的根本原因。

張博士說:「現在已經不是管線汰舊換新的問題了,而是全部的管線都有問題,整個六輕廠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這個問題已經無解,隨著時間越久,全民的風險只會越大,唯一的辦法,就只有在更大的意外發生以前,讓六輕關廠!」

而我們訝異的是,六輕身為獲利這麼高的企業體,竟然連一丁點社會企業責任都不想盡?也莫怪乎張博士會氣憤地表示:「資本主義經濟根本是鼓勵像台塑這種賭性堅強的投機企業,完全置風險於不顧,出了事再由全民共同承擔!」我們認為,台塑六輕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不能只是阻止它擴廠,唯有逼使它關廠,才是真正對居民健康、員工生命、生態環境負起全責。

環保運動學者——張子見博士

張子見博士。(圖片提供:自從六輕來了)

簡介:

國立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博士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副會長
雲林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
雲林縣環境教育基金管理委員環保署三輕環評監督委員
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

張子見博士早從學生時代開始,就已積極投入反對後勁五輕的環保運動,至今25年來,台灣許多重大環保議題都看得到他的身影。目前,張博士任教於環球技術學院環境資源管理研究所,身兼雲林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環保署三輕環評監督委員、雲林縣環境教育基金管理委員。

由於關注六輕議題,我們很自然地認識了張子見博士。從其發表的文章論述,可見其對石化產業的研究著墨極深,再加上這幾次與子見老師的當面會談,更可知他對六輕的認識、及其所造成各方面的危害,不只瞭若指掌,還能有條不紊地向我們細細闡述。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