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跨科際研究建構社會知識論(1)

作者|Julie Thompson Klein
翻譯|李雨衡(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

編按 : 此篇原文為"Notes toward a social epistemology of transdisciplinarity",非常感謝作者Julie Thompson Klein 授權翻譯。

Julie Thompson Klein 任教於美國韋恩州立大學人文學院,致力於界領域(interdisciplinary)研究與教育,同時擔任多國之跨科際計畫顧問,協助計畫之設計、實行與評估。

摘要

在建構知識與文化時,若牽涉層面廣泛,且議題複雜,跨科際(trandisciplinary)研究便至關重要。為提倡跨科際研究,須建立統一的概念架構、學術語彙及教學方法。此外,應制定新制度,並與舊制度相互配合實施。

引言

社會知識論旨在調合哲學與實證知識社會學(Fuller l988)。社會知識論檢視社會環境與人類的認知,如何產生交互作用?並檢視不同學科如何創造知識,與彼此抗衡。本文欲以跨科際研究建構社會知識論。

跨科際有別於多領域或界領域,強調面對真實世界的問題,必須由不同專業共謀解決之道。(圖片提供:SHS計畫)

跨科際研究

跨科際研究旨在調合不同範疇的知識以及文化。這樣的研究,其實早已有之。先前許多理論,已試圖對各領域的知識作出通盤的解釋。這些理論包含:一般系統理論、控制論、結構主義、現象學、馬克思主義和女性主義等。某些古典學科,在進行統合性的解釋時,也帶有跨科際研究的思維,比方哲學與歷史學。其他新興學科,如文化未來學、人口生物學、和平研究、政策科學與社會生物學,亦是如此(Klein l990, 63-71)。雖然這些學科都採取多元視角看待問題,他們卻也面臨了整體論的困境。這些學科試圖用一套理論解釋所有現象時,跨科際研究很可能會成為一種獨石理論,或一個封閉的系統。最終,甚至可能導致知識更加破碎。

跨科際研究最廣為人知的定義,於第一屆界領域學術研討會提出。跨科際研究是一種系統,得以對不同領域,做通盤解釋。許多理論家都曾提過「跨科際」研究,包含心理學家Jean Piaget與數學家Andre Lichnerowicz。然而,與之最相關的是Erich Jantsch (l972)。Jantsch 將教育創新系統視為一個多層次、多目標的階層。他承認跨科際研究對科學界來說,幾乎不可能應用,但他相信,這種研究思維會使科學發展更上一層樓。

Gibbons等人(1994)對跨科際研究下了新定義:建構科學、社會、文化等知識時,建構本身就具有跨科際的思維,因此他們的理論架構、研究方法與實際應用,都具有跨科際的思維。這個新定義改革了舊有的制度以及政策,並讓解決問題的方法更加多元。知識本是不斷的透過交流,獲得回饋,再造格新。

Gibbons等人的定義的確與跨科際研究有關,但他們卻只關注這種研究的應用,忽略了人文科學、文化與其他基礎知識。他們的理論雖然擲地有聲,卻忽略了Basarab Nicolescu所謂的「理解的原因」。

知識與文化

截至1987年,學者共發現8,530種可定義的知識場域(Crane and Small l992, l97)。這驚人的數字,要歸功於學科的專業化,以及學科與學科之間,定義相互重疊。跨科際研究計畫企盼科學發展時,能納入多元的知識範疇,應與自然、社會密切整合。舉例來說,一個有機體可以同時是一個物理學所定義的原子,化學所定義的分子,生物學所謂的高分子,也可以是心理學、社會學、文化研究的範疇。當各個學科之間的關係重新定義後,一種「多學科」的研究思維便得以確立(Habib 1990, 6)。美國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所編定的8冊物理學中,便可見到1990年代以降,多學科的發展。

當然,知識不僅止於科學研究的成果,雖然科學一詞,在拉丁文中的確是知識的意思。人文學科或社會科學當然也如同科學,仰賴跨學科研究。許多傳統框架的學科,也逐漸改採跨學科的研究框架。更有甚者,許多新興的知識場域,更是學科與學科之間「異花授粉」的產物,例如:生物化學、分子生物學、環境研究、和平研究、認知科學、社會心理學、政策科學、區域研究、女性

各種複雜的制度結構,也體現了知識跨科際的性質,許多制度都混合了各家學派的思維。二十世紀後半葉,企業與政府相結合,大量的智庫與合作團隊興起。在工商界,越來越多公司行號,聯合組成工作小組或研發團隊。同樣的,在學術界,許多跨學科的研究機構、學院、中心,也如雨後春筍般成立。這些現象,都在在顯示傳統的知識結構已漸漸不合時宜,須透過跨學科研究滿足現代社會的需要。新型態的知識結構雖然能促進學科之間的合作,共同解決問題,發展新興的知識場域,卻也可能如整體論一般,導致知識破碎。

其實,跨科際的思維並不僅限於學術界。經濟活動的全球化發展、資訊科技與網路、人力物資全由流通、文化特殊論等,都是跨科際思維的展現。學者將這種現象,稱之為後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反對學科的分化,倡導學科之間的融合交流。雖然至今各學門之間,仍在互相一較高下,跨科際研究、跨文化研究,以及跨國家研究的興起,已逐漸模糊過去壁壘分明的知識界線,打破文化、社會、政治等藩籬。

舊有的學科界線逐漸消失,跨科際研究方興未艾,同時也將面對許多挑戰。

跨科際研究的富饒多元

Nicolescu (l993)指出跨科際研究有富饒多元的特性,要達成此一學術變革,需要各方努力不懈。跨科際研究必須要完成以下列舉的變革:

simplicity complexity 從簡單到複雜
Singularity Heterogeneity 從單一性到異質性
Insulation hybridity 從孤立到混合
linearity non-linearity 從線性到非線性
unity unifying approaches 從一致性到統一方法
consensus agreement 從共識到協議
fragmentation coherence 從破碎到連貫
universality dialogue of the local-regional-global 從統一到各層級之間的對話

跨科際研究也關注語言。語言也有跨科際的特性,不過跨科際研究要應用在語言研究上,還有許多複雜的問題須處理。根據界領域的歷史研究,先有整合,混合語才可能出現,而非相反的方向。的確,在跨語言溝通時,很可能產生一種新的語言,這讓語言學家不斷思索,混合語的形成機制到底為何?所謂「皮欽語」,是一種臨時的混合語言,借用現有語言中,詞彙的部分意義。「克里奧爾語」是一種在次文化底下,所生成的語言。跨科際研究認為,皮欽語會逐步發展,成為較穩定的克里奧爾語。這種演變過程,如果用物理學來比喻,很像bootstrap模型(Fuller 45);用資訊理論來比喻,就像起先是一團噪音,漸漸變成有意義的訊號(Paulson 199l, 40-43)。

這個演變過程容許差異存在。整合性溝通發生於Alteritaet。Alteritaet是一種同意/不同意的系統,奠基於某種難以言喻的基礎上。溝通的品質於是成為一項重要的標準(Vosskamp 1994)。共享的概念是一種「邊界概念」,有雙重的功能。科學與社會科學研究認為,一個概念既有專指性,亦有通則性。正是因為後者,某一學科的概念才能為其他學科借用。當然,所謂的邊界仍持續不斷變遷,並非永遠恆定(Klein l996)。

我想到一個關於歐盟的例子。歐洲整體的問題,不見得就是各國的問題,反之亦然。法國學者Michel Foucher對此議題也抱持這樣的看法,他認為歐洲的各種問題,不該等而視之(l988, 443)。就商業交易而言,加強在地、區域、與全球之間的對話至關重要。跨科際的交流,將形成一個「交易區」,在協助溝通與合作的同時,不致犧牲地方特色(Klein l996)。Erich Jantsch提醒我們,若失去自治,跨科際的共生關係,將會使參與者喪失自身特色(l98l, l09)。

推行跨科際計畫,有賴相關制度的配合。教育社會學學者Basil Bernstein (l990)預測,社會分工越精細,學校課程會越趨向統合性教育。統合性教育重視所謂「自成一格」與「多元混合」的差別。自成一格強調文化之間的分野不可改變,多元混合則認為各種文化會流動、互相影響。雖然多元混合的理念還不是主流,但這樣的思維已在教育界漸漸發酵(Muller & Taylor l994)。新制度固然重要,但我們不應忽略現存的整合性思維。

在Arrabida的會議中,「界領域」一詞是個禁忌。人們不樂於見到,界領域的研究僅僅是結合現存的各種知識罷了。跨科際研究力圖跳脫脫界領域的窠臼,從界領域研究失敗的例子中學到教訓(Klein & Doty l994; Klein & Newell l996)。跨科際計畫若想取得成功,絕對不能在一開始,就「畫地自限」。

Erich Jantsch (l98l, 11)指出:「誰能掌握知識結構的一致性,誰就能掌握未來。」無獨有偶,Basarab Nicolescu(l993, ll)10年後也寫道:「我們是漂泊的武士,我們是未來的點燈者。」

Julie THOMPSON KLEIN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Program (CLL)
Wayne State University
Detroit, Michigan 48202 (U.S.A.)

延伸閱讀 :

TheATLAS 2012跨科際學習與高等教育論壇 釐清跨科際教育意涵


[1] “Notes toward a Social Epistemology of Transdisciplinarity." UNESCO lst World Congress on Transdisciplinarity. Setubal, Portugal. 11.l994.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