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對了還是記錯了?正向的假記憶

特約作者|朱玉正(國立臺灣大學心理系研究所碩士班)
特約編輯|曾郁蓁(紐約大學心理學系研究所)

編按:在第零期達人學苑時,與會的學者一齊嘗試闡述與界定,我們也就是臺灣居民所面對最重要的十個問題。討論之後,大家認為人口老化,人口結構改變是台灣居民迫切會遭遇到的問題之一 (參見【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10個問題)。

SHS計畫電子文庫特約編輯曾郁蓁特地策劃【大腦老化專題】,讓大家了解此問題重要性。

小林和小陳是兩個十分要好的朋友,兩人成天混在一起,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一天小林趁著暑假和一群朋友去環島,回來後碰到同學老王就把照片給他看。

幾天後老王碰到小陳便很開心的向他打招呼,說看到小陳去環島的照片十分羨慕,隔一年他也想要去環島。小陳聽了連忙搖手,說他根本沒和小林去環島,老王卻信誓旦旦地說在照片上看到他和小林的合照,不可能看錯。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莫非小林和小陳合演了一齣來耍老王嗎?其實這有可能是假記憶惹的禍。

你曾經記「對」了、記「錯」了?(圖片提供:Aaron Himel/Flickr)

什麼是假記憶呢?一個人能回憶出某個事件,但是這個事件其實從未存在,而這個人也沒有說謊,那他可能就是有了假記憶(False memory)。說到假記憶,最經典的可能是MIB星際戰警裡那個記憶消除器(Neuralyzer),閃一下之後所有看到外星人的記憶都會被洗掉,換成假的記憶。假記憶其實是一個很常見的現象,每個人都可能擁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假記憶。

假記憶在心理學領域裡已被研究多年,過去也曾有科學家報告可以利用誘導的方式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事件植入一個人的記憶中,並且被植入的當事人會自己補足原本缺少的細節,使記憶更加的鮮明活現。記憶學大師洛芙特斯在其著作《記憶與創憶》(Loftus & Katherine, 2010)中便描述許多這樣的例子。另外一個經典的研究取向便是使用 Deese–Roediger–McDermott(簡稱DRM)作業。這是Roediger和McDermott (1995)發展出來的一種實驗派典(paradigm)。他們利用一組有共同核心概念的字詞來實驗,這一組字詞有一半給受試者看,一半沒有讓受試者看過,接著再把所有字詞拿出來請受試者去回憶看過哪些字詞。由於同組字詞在概念上很相近,受試者往往會錯認出一些不曾看過的字詞。例如讓受試者看「棉被」、「休息」、「床鋪」,結果受試者可能也信誓旦旦地說他看過「睡覺」或是「枕頭」。這個方法比起串通一群人來植入假記憶簡單得多了。

目前已經有許多研究顯示,和年輕人比起來老年人對於真的出現過的字的記憶力比年輕人差,也就是說,記住最近發生過事件的能力會隨著年齡下降。更有趣的是,用DRM作業測量的結果發現,老人比年輕人更容易錯認沒出現過但有高度相關的字詞,也就是說除了比較記不住最近看過的字,老年人通常也比較容易「記得」那些沒見過的字,有著假的記憶。

和年輕人比起來,老年人對於真的出現過的字的記憶力比年輕人差。(圖片提供:loicsans/flickr)

到底為什麼老年人會比較容易出現這種「假記憶」?目前研究者們整理出兩個可能,其一是老年人腦部退化的關係,使得記憶的監控能力出現了問題,所以不知道這些字沒有看過(Butler, Mcdaniel, Dornburg, Price, & Roediger, 2004)。另外也有科學家解釋因為老年人在處理接收到的訊息時通常比較傾向於採取連結性(association)或是捷思法(heuristic)的處理方式 (例如:Adams, 1991),簡言之就是比較會用已經知道的知識架構來自動化處理新得到的訊息。也因為如此在記憶「棉被」、「休息」、「床鋪」時,老年人不只是單只記下這些詞,他們記的是「睡覺」這個概念的相關事物,所以才會容易出現假記憶。在前面的故事裡,因為小林和小陳總是一起出現,所以老王才會在看照片時自動地認為小林也在照片裡,因而有了在照片中看到小林的假記憶。

最近科學家更進一步發現,在DRM實驗前如果讓受試者先觀看10分鐘會引發正向情緒(例如快樂)的影片,會擴大老年人在DRM實驗中產生假記憶的數量(Emery, Hess, & Elliot, 2012)。由於過去的研究已經顯示正向的情緒會增加使用連結性或是捷思法這種自動化的訊息處理方式(Bless et al., 1996),而目前的研究顯示(例如:Carstensen, Psaupathi, Mayr, & Nesselroade, 2000)老年人通常較年輕人有較為正向的情緒狀態,因此Emery等人認為此結果可以支持老人擁有較多假記憶是主要由於訊息處理方式與年輕人不同的這個假設,而非僅是腦部退化的結果。

老年人通常較年輕人有較為正向的情緒狀態,健康的心理狀態也能帶來健康的身體。年長者豐富的生活經驗也幫助他們能夠較不費力地使用經驗(捷思法)來快速地處理事物,這種自動化的處理歷程雖然可以幫助腦神經退化的長者節省腦力,但卻可能產生錯誤(例如:假記憶)。誤把小陳派去環島事小,看到威爾史密斯卻以為自己見過外星人事情可就大了。

主要參考文獻

Adams, C. (1991). Qualitative age differences in memory for text: a life-span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 Psychology and Aging, 6, 323–336. doi:10.1037 / 0882–7974.6.3.323
Bless, H., Schwarz, N., Clore, G. L., Golisano, V., Rabe, C., & Wölk, M. (1996). Mood and the use of scripts: does a happy mood really lead to mindlessn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1(4), 665–79. Retrieved from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8888596
Butler, K., Mcdaniel, M., Dornburg, C., Price, A., & Roediger, H. (2004). Age differences in veridical and false recall are not inevitable: The role of frontal lobe function. Psychonomic Bulletin & Review, 11(5), 921–925. doi:10.3758/BF03196722
Carstensen, L. L., Psaupathi, M., Mayr, U., & Nesselroade, J. R. (2000). Emotional experience in everyday life across the adult life spa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9, 644–655. doi:10.1037 / 0022–3514.79.4.644
Emery, L., Hess, T. M., & Elliot, T. (2012). The illusion of the positive: The impact of natural and induced mood on older adults’ false recall. Neuropsychology, development, and cognition. Section B, Aging, neuropsychology and cognition, (February 2012), 37–41. doi:10.1080/13825585.2011.645012
Loftus, E., & Katherine, K. (2010). 記憶vs.創憶:尋找迷失的真相 (2nd ed.). 遠流.

You may also like...

5 Responses

  1. tangkungpei 說:

    跟我父親發生爭執的原因, 常常是在爭論一件事到底有沒有發生,如那個誰誰誰有沒有說了那句話。
    爭的面紅耳赤 就怕被對方說自己在說謊
    現在知道可能是我們之中某一人 有假記憶

  2. Amy 說:

    在現時生活中,偶而會遇到正在進行的某件事好像之前曾經發生過的感覺,這是不是也是所謂的假記憶呢??

    • YJ 說:

      這種情況應該不算,實際成因好像也還沒個確定的解釋
      有可能有過類似的情況而把記憶錯置了
      有可能曾有過但一時不記得
      有可能神經短路…

  3. jtchen 說:

    如果把我們的大腦當作一個會出錯的解說員,假記憶就毫不希奇。但是如果我們連自己的大腦都不信,在這個世界上我們能倚靠誰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