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生態所副教授胡哲明 灑脫輕談跨文化

記者|楊玲採訪報導(臺大跨科際對話平臺)

如果可以遇到讓你「如沐春風」又獲益良多的師長,是很值得高興的事。臺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副教授胡哲明,是這樣一位老師。就像桃花島主瀟灑脫俗的黃藥師,在談跨文化、跨領域時,總是讓人深刻又欽佩。

胡哲明除了是生態所副教授外,也曾擔任臺大國際處副處長。除了對植物演化研究興趣濃厚外,對於攝影、繪畫、歷史甚至收藏舊書都很有興趣。「在收集舊書時,曾發現1920年代的書,距今快100年,但仍相當有參考價值。」他笑說。因為興趣廣泛,常常也參與不同活動的舉辦。

胡哲明老師愛己所擇,對研究植物很有興趣。(圖片拍攝:林玉枝)

如之前是達爾人誕生200週年紀念,他就曾與英國文化學會等單位合作,在臺大舉辦一個小型展覽。今年也透過泰國研究伙伴的牽線,促成美國科學插畫家格雷琴‧凱‧哈伯特(Gretchen Kai Halpert)與臺大藝文中心合作的美事。

在籌備活動時,除了資金是一大問題外,也體驗到跨科際溝通重要性。他認為,很多時候衝突與不瞭解,是因為溝通不夠,而造成障礙。像之前達爾文活動是與臺大戲劇系合作,在跨領域溝通上,他瞭解必須要掌握大方向,小問題用磨合的方式處理。而在磨合過程中也會有一些新的想法產生,對他而言,跨領域有兩個面向,一個是不同領域的跨科際,另一個是同領域中分水嶺。如植物研究領域,就分為野外與實驗,彼此對研究的看法就有些歧異,此時跨領域溝通就非常重要了。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跨界才有意義。」胡哲明說。如對於科學理念的註釋,對理工的人來說可能不難。但科學要達到「遊於藝」的地步則很困難,大家都在摸索,很多時候是帶有實驗性質來嘗試。像如果他想要往生態藝術發展,除了要顧及美感外,如何帶出其內在的意義也很重要。

曾去哈佛大學做一年的研究,胡哲明分析說,哈佛大學學生的聰明是很特別的,他們的聰明是可以把事情看得很遠,也會主動去關心公益,如之前很有名的《正義》課程就是很好的例子。臺灣學生在這部分則有待加強,而老師本身跨出去看世界比例也不多。他認為,目前只有中研院才有比較像國外頂尖大學的研究氛圍。另外哈佛的老師上課時數很少,有些一年甚至只有教一門就好。如果選擇純教學的老師,評鑑也只評教學不評研究,臺大可以參考這樣的模式,提升教學品質。

在國際處的經驗也讓他瞭解,臺灣高等教育是有一定品質,但因為學校太多,學生雖然在競爭環境,卻沒有競爭的氣氛。東南亞有些國家的大學博士佔不到三成,臺灣的博碩士佔比例卻很多。他認為,區域性教育問題可多互相交流、學習,從中或許可解決一些問題。他很鼓勵師生有機會出去看看,但基礎的英文能力一定要有。最印象深刻有一次到菲律賓的學校,當天抽獎活動的獎品是生物課本,而且得到學生相當興奮。他說,親身體會後才發現,我們有多幸福。

對於出國求學率降低,他說往好的想是目前臺灣的研究環境不錯,如果要去美國的二流學校,那是不是留在臺大的資源有可能更多。胡哲明笑說,自己是有壓力反而更有動力的人,如之前在國際處所發表研究文章比沒有擔任行政職時還要多。他說,自己研究的植物演化領域,其實是跟哲學有關,到目前至止,也沒有人知道生物演進的緣由,但可以從中瞭解它們如何繁衍等奧妙。他很喜歡自己現在的研究工作,也鼓勵學生要想清楚未來的路,也愛自己所擇。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