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區論壇【多元‧他者‧跨文化】——跨越之後,最傳統的可能是最前衛的

作者|辜琪鈞(臺大跨科際對話平臺)

人們總是覺得創意令人驚奇,雖然我們通常沒辦法讓創意和靈感想來就來,但我們可以勇敢去打開生活各個觸角,你怎會知道哪天一個不起眼的杯子會讓你的生活有所改變,也許是靈感,也許是一個故事。

很多事開始去接觸時沒什麼用,比如蘋果的賈伯斯休學跑去學字型設計,後來光以蘋果介面特殊的字型就吸引許多使用者。而發現DNA的科學家沃森、克里克以及威爾金斯也是不同領域專家(生物與物理和化學)一起合作才成就跨領域的功利價值。

古又文用跨領域的思維設計,作品常常讓人驚豔。(圖片來源http://www.johanku.com)

這次北區論壇要探討的議題,是透過不同專業和不同領域的專家,來和你分享文化及創意如何改變和創新他們對於既有世界的看法。甚麼是所謂「文化創意」?我們該如何從跨領域與跨國界、跨時代元素中,汲取創意的靈感呢?跨文化專家劉俊裕教授表示,「不要把自我看成是一個僵化不變的東西,沒有一個所謂純粹不變的自我。」這種創造性的轉化,打破所有二元對立,菁英與通俗的對立,男人與女人的對立,跨越之後最傳統的可能是最前衛的。

王道還教授以人類學的角度來看跨文化,談到紐西蘭四處可見的short-haired bumblebee研究發現全部是來自於英格蘭的一對短毛熊蜂的後代,就王道還教授熟悉的遺傳學來說,遺傳多樣性當然是要越多越好,因此當時英國保育人士決定,紐西蘭短毛熊蜂的演化前途極端黯淡,英國政府將引進瑞典的短毛熊蜂而非紐西蘭熊蜂。就自然世界的定義而言,族群內的多樣性會影響族群的演化前途,不演化就滅亡。族群不演化就滅亡的意義:不得異議,自然世界的定律是殘酷的不能由人為的方式改變。反觀人文世界與自然世界非常不同的地方是,人是以文化適應的物種,而人文世界非常重視個人在「此時此刻」的價值。

在人文世界裡,藝術創作者的邏輯和經濟學的邏輯是完全相反的,我們必須要意識到這一點,藝術創作者所在意的東西都是不可計數也無法測量的東西,但經濟卻不是。若是要了解藝術,必須打從心底將原本你所學習到的思考邏輯放下,才有辦法接納並學習。文創產值的論述,不是一般產業所可以比較的。因它的產值是無法去計數,所以我們該如何開創變的相當重要。

周慧玲教授(編劇)曾經做過許多藝術創作者的私人專訪,相較於其他工作,她認為很難找到其他工作有這麼高幸福與快樂指數的工作了!我深表認同,說真的,我們沒有藝術真的不會死,沒有薰陶也不會怎樣,Bumblebee不需要藝術不需要薰陶也可以子孫一大堆,但一個國家能沒有藝術嗎?不能!藝術撐起了國家的門面。

彭小妍老師談跨領域與跨文化時以設計師古又文為例,他非常符合跨領域文化創新的代表,從雕塑藝術取得靈感,以毛線材質創造了立體雕塑時尚,創造出Emotional Sculpture 系列,2009 年獲得紐約Gen Art 設計大獎。他以書法、水墨畫等中國圖騰融入泳裝及運動裝中,屢獲大獎。兩廳院上演的法國卡菲舞團編舞家莫蘇奇 (Murad Merzoukid) 的《有機體》舞作,則結合了古又文的毛線雕塑時尚。古又文的設計,融合了時尚與雕塑,也揉合了時尚與中國元素;在舞作中又跨越了時尚界與舞蹈界。他的創意,跨越國界、跨越古今、跨越藝術領域,充份說明了從他者汲取靈感的跨文化機制,在文化創新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

當然台灣藝術工作者該怎麼脫離錢和生存矛盾的拉扯?陳小姐在大學時代與同袍合組一古箏樂團《箏三角》,多次於各種藝文活動開幕場合與國家音樂廳演出大受好評,創新的演奏方式累積許多國樂忠實粉絲,也在藝穗節開幕受邀演出,但最後卻因團員各自分飛也面臨散團的命運。就此例來看,周慧玲老師身為一個資深的表演藝術家,表示通常臺灣的表演藝術以團體為主,不以空間為主。臺灣的藝文活動其實很密集,只是磚頭各自獨立,而每個磚頭都堅持要長成自己的樣子,所以沒有辦法成為一個很大的建築。

藝術家也必須要有跨領域的素養,比如學會管理與行銷,才能開發經濟來源,解決台灣表演藝術各自為政的問題。最後,我想成功的人必備的條件取決於:專業知識+技巧+態度,當個人與個人的交流就是跨文化與跨領域時,我們也就可以創造更多機會與不同個體接觸、學習、成長。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