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科際閱讀】神與死亡

原子論除了用來解釋世界,還能讓人們免於恐懼。

撰文│高涌泉(臺大物理系教授)

原載於【科學人雜誌】2006.11.01

Democritus@wiki

希臘將鼓吹原子論的哲學家Democritus當作鑄刻貨幣的主角,背面是代表原子論圖案。在西方傳統中,哲學家Leucippus與學生Democritus在西元前15世紀開始鼓吹原子論。

一般人在說到古希臘的原子論(atomism)時,大約都知道德模克里特(Democritus,公元前460-370年)是最早宣揚原子論的人物之一。不過人們未必清楚當時的原子論,除了認定原子是物質不可分割、不可毀滅的最小組成單元之外,到底還說了些什麼。法國名哲學家柏格森(Henri Bergson)在《詩的哲學》一書中說,原子論有如下的主張:「身體、靈魂、所有的物體以及世界,都是由原子所構成的。自然現象和思維都只是原子的運動而已。一切的事物與現象都是由原子、原子之間的真空(void),以及原子的運動所組成的。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了。」換句話說,原子論是一種徹底的唯物論,不僅「肉體」是由原子所構成的,連「思維」也不過是「原子的運動」而已。當然,這種主張在兩千多年前並沒有什麼實驗證據支持。事實上,直到 19世紀末,還有相當多的科學家質疑原子是否真有其物。為什麼古希臘原子論者的直覺,居然能和現代科學知識這麼契合?英國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在《西方哲學史》一書中的解釋就是:原子論者「運氣好」。

古希臘人除了用原子論來解釋世界,還發現它有助於人類的幸福!這項奇怪的發現來自哲學家伊比鳩魯(Epicurus,公元前 341270年)。他是何許人也?柏格森在前述書中這麼形容伊比鳩魯:「他不是學者。一般而言,他瞧不起科學,認為數學所講的都是假的,也不在乎修辭與文學。對伊比鳩魯來說,唯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快樂地活著……哲學的唯一功能就是經由最短的路徑,將我們帶到快樂的境界。」所以一般說伊比鳩魯是「快樂主義者」。但是何謂快樂呢?伊比鳩魯相信人只有在心靈獲得安寧時,才會快樂。不過由於有兩種因素不停在干擾我們的心靈,使我們無法安寧。

這兩個威脅心靈安寧的東西就是神與死亡。柏格森如此解釋:首先,當時一般相信善意的神時時在看顧、監視著人們,也會隨時干涉人們的生活。人們相信處處有超自然的力量,例如打雷是一種徵兆或處罰,所以他們一聽到雷聲就害怕。其次,人們相信死亡後會下到地獄,在那裡會受到各種可怕的刑罰。人們對於神與死亡有這樣的看法,難免畏懼神與死亡,心靈便不能平靜,也就不會快樂。

ephemera assemblyman@Flickr

伊比鳩魯的學說認為,最大的善來自快樂,沒有快樂就沒有善;快樂包括肉體上的快樂,也包括精神上的快樂。伊比鳩魯同意Democritus「靈魂原子」的說法,認為人死後,靈魂原子離肉體而去,四處飛散,因此人死後並沒有生命。他說:「死亡和我們沒有關係,因為只要我們存在一天,死亡就不會來臨,而死亡來臨時,我們也不再存在了。」伊比鳩魯認為對死亡的恐懼是非理性的。因為對自身對死亡認識是對死亡本身的無知。(圖設計者為 E. Hull.、改繪者為 C. Hullmandel.1827.)

那麼心靈如何才能重拾寧靜?伊比鳩魯認為只要我們能夠證明神根本無法干涉人間事務,同時也能證明死亡是一切的終點,亦即地獄並不存在,那麼人便不須畏懼神與死亡,心靈就能重拾寧靜。伊比鳩魯發現德模克里特的原子論正好能夠提供這種證明:既然宇宙是由原子所組成的,而且原子的行為都受到物理(自然)定律的規範,也就是說一切現象都只不過是原子依據物理定律的重組與運動而已,那麼神就沒有介入人間事務的空間。一旦人們了解,一切因果關係都受到物理定律的制約,便不用擔心神會隨興作為,因為物理定律是連神也無法隨意改變的。至於人們對於靈魂在死亡後將下到地獄的恐懼,也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因為人的靈魂一如肉體,也由原子組成,所以人的肉體以及靈魂在死亡之後,都隨著原子的解散,也將全然消失。總之,人在死後根本不會留有靈魂,所謂下地獄之說,只是迷信而已。

很多人相信我們無法從現代科學知識推論出任何與倫理、價值、信仰相關的結論,也就是說科學是所謂「價值中立」的東西。沒錯,目前科學並不能引領我們走向唯一正確的價值觀,但某些信仰系統的確也能與科學知識相容,伊比鳩魯利用原子論追求安寧的心靈,就是極有意思的例子。古希臘哲人只憑藉著思維,就建構出一個大體上合情合理的學說,甚至對於它在人生意義上的意涵都能深入剖析,這種理性思維精神在人類歷史上並不多見。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Adam 說:

    很棒的一篇文章!感謝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