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專欄作家

0

【SHS Profile】「找對合作的夥伴, 跨科際課程發展就成功了一半!」專訪東海大學企管系許書銘老師

作者|林函潔、唐功培(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攝影|林函潔(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東海大學「高齡化社會與產業」課程群組計畫是「科學人文人才培育計畫課程徵件」推動以來便參與的重要計畫。兩年來,在東海校方及老師們的努力下成果斐然,推出的課程都非既有課程。此次SHS Profile專訪該課程計畫幕後的一位重要推手:東海大學企管系許書銘老師。許老師向我們介紹架構該課程群的「課程模組」構思過程、共時授課的理念,以及推動計畫的重要經驗。 訪問一開始,請東海大學許書銘老師分享「高齡化社會與產業課程群組」計畫的發展經驗,他提到,東海大學在發展「高齡化社會與產業課程群組」之前一年,在東海大學已有推動整合型計劃的團隊在運作–「GREEnS」,當時每兩週有社會系、企管系、資工系,甚至是很多理工學院的二十幾位老師聚會討論,思考到底有哪些未來社會重要的研究主題?這主題一方面要符合東海老師的專長及東海大學研究發展方向,一方面要因應未來社會的潮流跟趨勢,當時定調在「永續社會」這個方向,其中「高齡化」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後來申請計畫後,就有了被實現的可能,對此,團隊都感到很鼓舞。

2

穿領域科學傳播(13): 台灣與國際的接軌

作者|蔡明燁 (歐洲台灣研究學會秘書長暨英國西敏寺大學中國傳媒中心研究員) 根據歐盟2010與2011年出版的報告,歐洲國家正面臨一系列的重大社會性挑戰,包括經濟成長、就業指標、國家競爭力、社會凝聚、多元社會所帶來的文化與教育衝擊、永續性、環境保護、人口變遷、移民與融合、生活品質,乃至全球性的互賴互動等課題。 為了因應這些重大挑戰,「穿領域」(trans-disciplinarity,另譯「跨科際」)的概念與實踐,在21世紀逐日受到各國政府的重視,例如歐盟和英國的研究贊助單位近年來都不斷在推動「知識轉移(Knowledge Transfer)」,也就是講求橫跨數個研究領域,並在研究流程中──無論是作業前、中、後期──必須加強國際與社會面向的思考及校園內外的互動,以期深化學術研究對社會的貢獻與影響力;在教學方面,威爾斯的老牌大學亞伯(University of Aberystwyth)也創設了「食物與水安全(Food and Water Security)」碩士課程,結合國際政治、生物、環境及地理學家共同授課。此ㄧ思潮及行動恰與台灣教育部在2012年透過【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所積極推動的工作互相印證,該計畫總辦公室標榜: 「跨科際的理念重在強調面對及時、重大、或關鍵的社會或國際議題及問題,必須由不同的觀點、社群成員、專業學門及跨領域研究來共同探究、認識問題及彼此的角色,共謀處理或解決之道。……跨科際教育正是針對此訴求進行人才培育。……人文、科學的跨科際教育,可以議題或問題解決導向的實作課程及行動研究實施人才培育,同時打造面對在地及全球性重要課題或問題的實習平台。」 此外,國科會自2006年起提倡的【台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畫】,顯然也充滿了「知識轉移」的精神,結合產官學的能量,致力提升全民科學素養,希望在台灣打造出一個欣欣向榮的科學傳播產業,進而邁向國際市場。 請按此鍵,精彩文章可搭配網路音檔閱讀 無論是【科學人文跨科際】或是【台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畫】,都和前英國首相布朗(Gordon Brown)的呼籲有諸多謀合之處,他說:「今天我們所面對的許多挑戰都是國際性的問題──無論氣候變遷或對抗疾病──全球性的問題需要全球性的對策……,因此我們必須在國際性的政策制定與外交斡旋中,為科學創造新的定位,將科學放在進步性國際議程的核心位置。」

0

穿領域科學傳播(12):淺談跨科際電影vs.跨科際觀眾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當【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團隊在製作SHS Profile專題(蔡明燁專訪)時,最後一個訪題是要談談值得推薦的「跨科際電影」。這個問題讓我思考許久,雖然私心裡確實有不少喜歡的影片,但我懷疑「跨科際」是一個恰當的選片規範,因為這個取向本身代表了刻意預設的框架,而我相信推廣「跨科際」教育及思維的目的,不但不是要限制創作者選題的空間與揮灑的自由度,反而是要鼓勵青年學子們更加海闊天空地去發揮想像力,舉一反三。 因此我認為我們所期待的,不應該是所謂「跨科際電影」或「跨科際導演」的出現,而是「好電影」的拍攝及「好導演」的養成;至於SHS計畫所能貢獻的,則是傾全力栽培出一批腦筋靈活、能夠在不同專業之間找到連結與共識的新一代,他們將不斷在觀影過程中發掘、解讀出某種先前未曾注意到的跨科際元素,所以稱得上是觸角更敏銳、更寬廣的「跨科際觀眾」。 舉例來說,李安在2013年奧斯卡典禮中摘下第二座「最佳導演獎」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並非以「跨科際」為導向的作品,事實上也正因李導拍片之初並無此類顧忌和設限,所以最後的成品能夠締造佳績,但這並不妨礙有心的觀眾從中獲得諸多跨科際的啟示。

1

【SHS Profile】跨科際溝通高手!英國里茲大學研究員蔡明燁 分享不同學科傳播撇步

記者|楊玲、唐功培、張家豪(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 跨科際教育概念是以一個全面、廣泛且具體方式地把事情推動起來。SHS計畫為此立下良好的基礎,相信在未來的一定時間內會看到成效。  ~蔡明燁 英國里茲大學研究員蔡明燁長期擔任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專欄作家,所撰寫的〈穿領域科學傳播〉系列文章深受讀者喜愛,也讓跨科際教育在傳播推廣上邁向一大步。 ‧ 蔡明燁老師精彩廣播 暢談【「跨科際」的展望與挑戰】 在當代社會與環境變遷下,蔡明燁認為,跨科際教育是前瞻性的教育,讓學生因應社會趨勢及變化。跨科際教育有兩大目的:一是加強學生舉一反三的能力;二是加強學生的專業知識,以及其對不同學科的認知。 她強調,不同學科之間的溝通是非常重要的。如科學家與人文學者溝通時,要清楚表達自身專業的重點關鍵有三:第一、認清受眾是誰;第二、認清溝通的目的為何;第三、不要低估對話的對象。認清前兩點才能把事情講清楚,第三點則是不需要把聽眾的程度設想太低,才不致降低其知識含量。 肯定臺灣跨科際教育發展 建議課程設計方向 蔡明燁表示,臺灣是目前所知道唯一最先進且積極地落實推動跨科際教育的地方,如由SHS計畫補助之東海大學「『高齡化社會與產業』跨科際學分學程課程群組推動計畫」即為最佳跨科際教育例子。 但她也指出,其實很多傳統課程雖然沒有特別標榜「跨科際」,但其實已包含跨科際的精神。蔡明燁說,大學時曾修習過「視聽教材設計」課,與很多外系同學一起修課,不只是如何設計教材,還要企畫教材主題。老師的作法是讓學生分組討論主題與方向,從這樣的實際操作中,找尋適當的素材、展現成果。 對於跨科際教育的課程設計,她也給予一些建議。首先若放寬課程的彈性,如開放給不同的系所、甚至不同學校的學生修習時,學分都應該得到承認,否則這個課程在實際推動上就會有困難。以其個人在英國諾丁漢大學經驗而言,系上有一門名為"International NGO"課程,可以透過網路與其他國家相似課程作連結,如英國與美國的學生可以針對相同題目作對話。像這樣子的互動方式,大大增加了學生的學習動機。當中除了不同學科上的思辨之外,也可以看到來自相同的學科、但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思維。蔡明燁指出,這有助增加現今大學生創造力、彈性、深度以及全球競爭力。 跨科際課程中,師資也是重要資產。蔡明燁認為,若一位老師有橫跨多個領域之教學能力是最佳狀況,但這樣的師資相對非常稀有的。因此,以跨科際課程為例,雖然一定會有一位主導的老師,但在課程設計當中,還是應該有不同的專家共同參與設計,這應該也是跨科際教育的最大特色之一。尤其是若透過網路討論功能,連結不同的教室的老師與學生,共同參與或聆聽講評,將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0

穿領域科學傳播(11):為什麼要對外說故事?傳播對跨科際教育的重要性和可行性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著名的比較宗教學家Karen Armstrong曾在研究中指出,多數的古文化都確認了人類的思考、語言的發展和知識的累積,乃是透過兩種途徑,亦即古希臘人所謂的mythos(譯詞為「神話」)和logos(也就是「理性」)。這兩種途徑之間並無孰優孰劣的問題,彼此也無衝突,而是互補的,因為它們各自運作於人類心智的不同領域:「理性」幫助人類進行邏輯思考、判斷分析、歸納整理、乃至於發明創造,使人類得以控制、改善外界的環境,換句話說,「理性」是人類生存的必要元素,也因此現代教育的設計主要是架構在理性學習的基礎之上。 然而「理性」是有極限的,在人類的心智活動中,有許多的意念和經驗往往超出理性概念所能掌握的範圍,例如生命深層的悲喜,或者更終極的意義等問題,這個部份便屬於「神話」的領域。 在科學發達的今天,現代人對「神話」的理解已與古人出現了頗大的差異,有些人甚至會把「神話」看成是一種迷信、自我耽溺的幻想,或者是無意義的空談等,不過古希臘人所謂的「神話」,其實是指人類最原始的一種心理狀態,也就是「潛意識」,潛意識領域的感知與心靈活動,幫助我們在這個複雜、令人迷惑的世界裡,得以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活得更富有創造力和想像力。 那麼,既然「神話/潛意識」是超越理性範疇之外的心智領域,我們又該如何在這個領域裡思考、學習、累積智慧呢?答案說難很難,但其實也並非遙不可及。首先,「神話」仰賴故事的創造,故事不見得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事件,但在某個意義上,卻有可能不斷重複發生,同時「神話」是需要對外傳述、表達的,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本文標題所謂的「說故事」,而說故事和聽故事的人,都有可能會在神話一而再、再而三的轉述過程當中,獲得某種啟示,也所以我們發現,人類似乎與生俱來便都有ㄧ種對外說故事和聽故事的渴望跟需求,許多小朋友們把同一個故事聽到幾乎滾瓜爛熟了,還是很樂於一聽再聽,因為從聽故事當中所得到的不同啟發,滿足了他們在潛意識領域裡學習的本能,而如果把「對外說故事」轉換為現代術語,其實便是一種「傳播」的行為。 *精彩廣播請見此——

0

流行歌曲的主歌與副歌:聽眾的生理反應研究

特約作者|陳容姍(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碩士) 特約編輯|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音樂如何引起聽眾的情緒?二十年來,心理學家藉由實驗找出了一些容易感動聽眾的音樂特徵,例如打破聽眾對於音樂進行的預期,在音域、音量、音色、和聲上稍做轉折。 以流行歌曲而言,副歌出現之際,經常藉由各種音樂手法來強調新段落的進入,造成「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針對聽眾所做的生理反應研究,證實了副歌的重要性。 英國創作歌手阿黛爾(Adele)在今年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成為最大贏家之後,一位科學家 [1]在《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Anatomy of a Tear-Jerker(阿黛爾的歌何以催人淚下?),探討阿黛爾的歌聲魅力,以及音樂情緒的心理學基礎。該文指出,阿黛爾十分擅長使用倚音(appoggiatura),這種裝飾音可以令聽者感受到音樂張力,而當曲調回到正軌時,聽者則鬆了口氣,深受感動。 回顧近年的情緒心理學可以發現,有關巔峰情緒經驗的實驗研究,最常使用的刺激材料就是音樂。俗話所說的「被音樂感動得起雞皮疙瘩」、「被某人的歌聲電到」,這類巔峰情緒經驗稱為chill或thrill,有些學者試圖找出能引發此一經驗的音樂形式特徵,這方面的研究始於1990年代。當聽者被音樂引發強烈的情緒時,身體的變化會顯示在某些生理指標上面,其中皮膚電導(skin conductance)是較常使用的指標。由外界刺激所導致的交感神經系統活化,會促進手部出汗,皮膚的導電度隨即上升,此即膚電反應;外界刺激傳入之後一到三秒內的任何膚電反應,都屬於該刺激所造成的結果。

0

文化傳統是科學發展的資產或負債?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生命科學學系教授) 原載於【遠見雜誌226期】 楊振寧先生之前在北京2004文化高峰論壇上提到,《易經》所影響中國文化的一些思惟方式像天人合一的觀念,是近代科學沒有在中國萌芽的重要原因之一。 這個說法當然立刻引起研究易經學者們的反駁,認為楊先生對《易經》有些誤解。姑且先不論《易經》是否真的要為近代科學未能在中國萌芽負責,不同文化傳統的思惟重點或價值取向不同,引導大家對外在世界有著不同面向的關注,這一點其實是很容易可以讓人理解的。

1

生殖科技的倫理省思

作者|周成功(長庚大學生命科學學系教授) 任何一個新生命的誕生,對母親、家庭或是社會都是一個新的喜悅,但同時也帶來新的責任。 我們身體大約是由一百多兆(十的十四次方)個細胞所組成,這些細胞又可依其結構與功能,區分成二、三百種不同的細胞像神經、肌肉、血球等等。不同的細胞,各司其職,但又協同一致地運作,我們才會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人身上所有的細胞都起源自一個受精卵,這個受精卵不僅具有無窮生長分裂的潛力,從單一細胞發育成由一百多兆個細胞組成的個體。不僅如此,在細胞生長分裂的過程中,另一套精微的分化程式同時在展開:從開始看來完全相同,逐漸分化成外觀,功能完全不同的細胞,進而組成特定的器官與個體。是誰在發號施令指揮這一系列生長/分化的進行?這是現代生物學裡最重大的挑戰之一。 任何一個新生命的誕生都代表著一個奇蹟的出現!想想單從一個受精卵開始,每一次細胞分裂,30億個遺傳密碼組成的遺傳程式就要複製一次。每一次細胞分裂,儲存遺傳程式的染色體就得經歷一次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挑戰,怎麼把複製完成的兩套染色體正確無誤地分別送到二個子代細胞;這是個極端精巧複雜又絲毫不能出錯的過程。任何差錯都可能導致子代細胞錯失了若干重要的調控基因,而導致後續發育的災難!

0

穿領域科學傳播(10):跨科際教育史外一章——庫恩的典範轉移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歷史上有些新發現,可能會立即帶來爆炸性的震撼效果,但有時候卻是在不知不覺中發揮了深遠的影響力,如美國科學哲學家湯瑪士‧庫恩(Thomas Kuhn,另譯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中文版已由遠流出版,王道還譯)一書,即為此例。 本書在1962年出版後,頭兩年只售出900多本,但到了1980年代末期時,全球銷售量竟已累積至65萬本,而到了21世紀的今天,更已突破140萬冊,成為史上最常被引用的學術作品之ㄧ。庫恩在書中所用的術語「paradigm shift」──中文有「典範轉移」、「境相移轉」、「思想範疇轉變」、「概念轉移」、「思維變遷」等多種譯法,基本上是指一種長期形成之思考模式的改變、觀念上的重大突破,或者是根本價值觀的轉向……等——早已是各種場域耳熟能詳的詞彙。 例如企業界暢談的管理典範,認為隨著環境的變遷,決勝因素亦隨之變化,於是在新的競爭條件下,從前所公認的最佳管理模式可能遭到淘汰,從而被更新的最佳管理實務所取代,這便是企管專業中的「典範轉移」;此外在其他的人文、社會學範疇中,「典範轉移」也常被套用在某一種傳統思維被另一個新的價值體系替換的過程。由此可見,庫恩或許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然而他的「典範轉移」概念,卻在潛移默化中成為今日人類知識架構重要的ㄧ環。 出生於1922年的庫恩原是科學家,1943年從哈佛大學物理系畢業,入伍後開始研究雷達,二次大戰結束後回到哈佛攻讀物理學博士,於1949年取得博士學位。在攻讀博士的期間,他被指派教授ㄧ門專為人文領域學生而開的科學課程,孰料這門課程後來竟徹底改變了庫恩的學術領域和研究取向。 科學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 in Science)是化學家寇南特(James Conant)在哈佛大學校長任內(1933–1953)的重要貢獻之ㄧ。寇南特在哈佛推動了多項重大改革,包括開始接受女子就讀哈佛醫學院及法學院,以教育平等的理念促使更多不同社會、經濟、文化背景的學生得能進入哈佛接受高等教育,此外他也取消了體育獎學金,並將教職員的終生聘改為升等制,以求刺激學者不斷精益求精。寇南特認為每一個受過教育的菁英份子,都有必要具備最起碼的科學知識,因此在哈佛大學推動以歷史個案為焦點的科學通識課,而當庫恩開始準備相關教材時,終於首次認真閱讀過去的科學文獻,尤其是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

0

從臺灣的喇叭弦看樂器的「延伸適應」

作者|蔡振家(國立臺灣大學音樂學研究所副教授) 樂器學(organology)是一門關於樂器的學科,主要研究樂器的歷史、社會功能、形制、樂器與演奏的關係。有關樂器研究的方法與議題相當多元,研究者可以依照研究對象的特性而有所取捨,甚至能夠從特定的樂器入手,開發出新的研究議題。 本文所要探討的樂器,是一種臺灣特有的胡琴:喇叭弦。這個樂器最早出現於日治時期,該樂器的發明與20世紀錄音科技、唱片工業的興起有關,但其後續發展則以特殊的音色在臺灣民間音樂中佔有一席之地。藉由喇叭弦,筆者將強調「延伸適應」(exaptation)這個演化生物學(evolutionary biology)的觀念在樂器學中的應用。廣義而言,「演化」就是「隨著時間變化」,成功解釋生物演化的達爾文主義(Darwinism),也被許多學者拿來解釋文化的演化(cultural evolution)。本文嘗試將樂器類比為人類所豢養的家畜或寵物,探討其功能隨著社會脈絡而變化的現象。 喇叭弦又叫作喇叭琴,閩南語稱為鐵弦仔、鼓吹弦,客語稱為叭哈弦。從喇叭弦的形制來看,此樂器可以視為留聲機的一種變形,因為它有許多元件直接取材自留聲機。喇叭弦的製作,是在一根圓柱型金屬管的頂端套上留聲機的喇叭頭(放送頭),在圓柱管的底部套上留聲機的P形彎管,此彎管之末端為留聲機唱頭的雲母圓片,上面放置琴馬,平行於圓柱管的弦為金屬弦,用馬尾弓拉奏(圖1)。 喇叭弦的發聲特點,是將弦的振動傳到雲母片上面,藉由這片小小的振動板發射聲波,除了直接從雲母片前方發射聲波之外,有些聲波是從雲母片後方進入P形彎管、圓柱管,從喇叭口傳出。由於雲母片不易取得,樂器製造者也可以用玻璃纖維或塑膠片代替之。除了這片振動板與馬尾弓之外,喇叭弦通體皆為金屬所製,材質可以是鋁、鐵、銅等[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