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核能

0

反核發聲 青年上街凝聚力量

記者|杜亞潔、蔡永興(PeoPo公民新聞) 編按 : 在臺灣核能問題持續受到關注,日前全臺即有一場309反核大遊行。SHS計畫核心訴求之一為溝通,來聽聽當日參與遊行對於反核的意見,也許可從更多方面了解此問題各方面看法。 「舉起你的右手,我是人我是人,舉起你的左手,我反核我反核,舉起你的雙手,中華隊加油!」309廢核大遊行在全臺各地熱烈展開,全國近20萬人走上街頭,大喊反核口號。中臺灣也有近三萬人響應,眾人齊聚市民廣場,許多家長也帶著孩子站出來。東海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友林志儒認為,這不只攸關學生族群,上至長輩下至小孩都無法倖免,他說:「核能本身對人類就不是個好的東西。」 遊行現場分為六個大隊,親子、NGO、公民、同志、校園及創意大隊,活動發言人、中興大學教授董建宏表示,反核是為了臺灣的生存問題。董建宏說:「我們要棒球棒,我們不要核子棒,對臺灣的社會來講,什麼是最重要的?生存是最重要的,我們美麗環境的保存是最重要的,我們的祖先留下來這個美麗的島嶼,我們希望能夠讓我們子子孫孫繼續生活下去。」

0

我是人,我反核,嗎?

作者|鄭揚宜(國立清華大學清華學院載物書院導師) 趙剛老師日前在臉書對反核運動寫了一篇評論「我要潑冷水,關於反核電」,文字精鍊,說理鞭辟,畫蛇本來不需要我添足,不過看到許多 309 遊行的動員文宣,還是忍不住碎嘴一番。 「我是人,我反核。」對我來說是個空洞的口號,當然我知道這句話是針對馬英九說的「沒有人反對核能政策」而來的,但是在操作上將對應的「有人反對!」置換為 「我是人,我反對!」我認為,這樣除了凸顯對馬英九顢頇的怨氣之外,也順道抬高了反對者的主體位置,但就是因為這樣的抬高,產生了論述上的落差和實踐上的 空洞。 先說「我是人」。趙剛文章前半部提到「吾與汝皆亡」,說這是底層民眾對核電問題的正解,我舉雙手雙腳贊成。我來自標準的勞動階層,身邊絕大部分親友對核電議題的意見不是「我不清楚」,就是「我沒意見」,更直接一點的就是吾與汝皆亡的白話說明「那就一起死吧!」「如果可以拉台北的有錢人一起死,還挺不賴的!」何以基層勞動群眾不怕死,這不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的豁達與瀟灑,而是深沉的放棄與無奈。 漫畫《墨攻》的最後幾集,描述墨者革離幫助趙國抵抗秦國,當時趙國的西、南、北三面城牆由三位將軍率領士兵把守,東面城牆推給革離帶領東牆居民守衛。革離發現,不僅城牆破敗,這些居民也毫無鬥志。因為東面城牆擋住了陽光,住在這些陰暗角落的居民窮困不堪,他們本來就是趙國的「人生失敗組」,其他三面城牆住的 都是有錢人,對他們來說,為什麼要為了毫無希望的人生努力,為什麼要為遙不可及的未來奮鬥。如果趙國被秦國滅了,「生來不平等,死卻很公平!」搞不好,亂世中還有打破階級桎梏的期待,搏他一搏翻身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