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STDE系列

0

【STDE2系列】綜合討論:陳竹亭、林照真、蔡明燁三位教授 跨科際傳播問題Q&A

記者|沈夙崢(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在「跨科際教育研討會暨工作坊─跨科際教育與傳播」中,SHS計畫總主持人陳竹亭「跨科際教育內評指標暨跨科際教育中的表達與傳播(Communication in TDE)」、國立臺灣大學新聞學研究所副教授林照真「親愛的,傳播讓世界更有趣了」和英國里茲大學副研究員蔡明燁「我有什麼故事?為什麼要對外說故事?–跨科際教育/傳播的整合與實踐」的專題演講結束後,與會來賓提出一些問題、執行困難與三位老師進行討論和交流。 有來賓針對陳竹亭提出的「雙向質化指標與量化指標」進行提問,希望老師可以進一步解說如何操作?陳竹亭則表示:「該指標是第一次曝光,所以操作方面還要倚賴大家,透過工作坊的實際運作,一面學習以瞭解該指標是否合適運用。」 若適合操作,他認為之後課堂上也可以利用短講的模式進行練習,甚至現在就可以利用參加這個工作坊來寫報導、側寫紀錄,甚至後製影片來呈現。

0

【STDE2系列】蔡明燁短講:我有什麼故事?為什麼要對外說故事?——跨科際教育/傳播的整合與實踐

講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記者|沈夙崢(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暨SHS專欄作家蔡明燁由古希臘人所謂的mythos(譯詞為「神話」)和logos(理性)切入,引述著名的比較宗教學家Karen Armstrong的研究表示這兩種是多數的古文化確認人類思考、語言發展和知識累積的途徑,彼此是互補的。其中「理性」幫助人類進行邏輯思考、判斷分析、歸納整理,甚至發明創造,使得人類得以控制、改善外界的環境。 換句話說,「理性」是人類生存的必要元素,因此現代教育的主要設計便是架構在理性學習的基礎上,而超出「理性」極限的許多意念和經驗,例如:生命深層的悲喜,這部分則屬於「神話」的領域,因此古希臘人所謂的「神話」其實是指人類最原始的一種心理狀態,也就是「潛意識」,也因潛意識領域的感知和心靈活動,幫助我們在複雜、令人迷惑的世界裡得以用不同的方式活得更富有想像力和創造力。 「神話」雖是仰賴故事的創造,而故事並不見得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事件,但是在某個意義上卻可能不斷重複發生,因此「神話」利用對外傳述、表達以在超越理性範疇之外的心智領域思考、學習並累積智慧,傳達「神話」的動作即是這場專題演講標題的「說故事」,因為說故事和聽故事的人都有可能在神話一而再、再而三的轉述過程中獲得某種啟示,正因如此可以發現人類似乎與生俱來皆有一種對外說故事、聽故事的渴望和需求。因此蔡明燁把「對外說故事」轉換為現代術語視為是一種「傳播」的行為,她更表示:「我們有必要將『傳播』的藝術融入科學發展與跨科際教育的實踐之中,而學習『對外說故事』,則是幫助我們挖掘各種智慧寶藏的祕訣之一。」 SHS計畫強調「做中學」的原則,蔡明燁認為在推行面向寬廣的跨科際教育之際,也有必要透過「理性/意識」和「神話/潛意識」的雙重途徑,融合跨科際教育和傳播,在兩個不同的心智領域裡雙管齊下,同時深化、充實我們的思考和學習效果,並在無形中加強學習的樂趣。

0

【STDE2系列】林照真短講:親愛的,傳播讓世界更有趣了

講者|林照真(國立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副教授) 記者|沈夙崢(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今天我的任務就是讓大家知道傳播可以讓各位在教學上有什麼貢獻,也讓學生知道傳播可以表達什麼,所以我的題目是『傳播讓世界更有趣了,親愛的』,就是讓心有被touch到。」國立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副教授暨SHS傳播案計畫主持人林照真一開始即開宗明義地告訴大家這場專題演講的重點和她的任務是什麼。 傳播可以輕鬆地在人與人之間發生也可能轉變成專業的新聞工作,在這之中不只有情感的表達,重要的是雙方都有意願的資訊的傳遞,在傳播中一定有誤解,但我們盡量將這些落差降到最低。總而言之,無論是何種傳播,其目的都是希望達到資訊傳遞、溝通情感、減少誤解等效果。 有效的傳播很重要,因此訊息必須以雙方共同的知識理解背景為基礎,且傳播的兩方需有一些重疊的經驗才能真的了解對方所說的內容,如:夏蟲不可喻冰。因此科學與人文兩個介面若期望傳播有效果便必須建立共同語言、經驗,讓不同領域可以產生跨領域對話,彼此合作建立一個共同的知識和語言,才能讓日後的溝通真的有效且能加深廣度。除此之外,林照真也提醒大家有時候傳播雙方已具備上述條件,但卻仍無法溝通,原因在於兩造並沒有建立良好的關係。 有了以上幾個傳播必備的簡單元素和理念後,林照真提出幾個在SHS計畫需要做到的重點,首先是介紹科學和人文新知,讓更多人認識並產生好奇,另外透過人物報導,介紹科學人如何跨到人文領域,而人文界的人又如何深入科學,例如:洪偉用哲學的視野與社會對話、陳一銘則以科學為本畫出一片風景。同時也讓同學盡量蒐集來台訪問的國外學者的意見,如:Dr.Matthew Smith在專訪中表示人文、科學攜手並進,要有興趣並深入了解,黃金寶教授則認為科技與人文是互補的,科技最後要回歸人文層面。希望透過跨國界,明白其他國家的大學如何進行跨領域學習。

0

【STDE2系列】陳竹亭短講:跨科際教育內評指標暨跨科際教育中的表達與傳播(Communication in TDE)

講者|陳竹亭(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總主持人) 記者|沈夙崢(國立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 SHS計畫在2013年的工作主軸之一將推動Communication in TDE(跨科際教育傳播,TDE為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縮寫)。為什麼跨科際教育要推動溝通和傳播呢?國立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主任暨SHS計畫主持人陳竹亭在「跨科際教育研討會暨工作坊─跨科際教育與傳播」的會議中舉了一個例子。 真實事件發生 突顯跨科際思維重要性 1986年位於瑞士萊茵河畔的Sandoz的化學原料倉庫發生大火,造成萊因河下游生態嚴重汙染,為了處理解決後續問題,不少學者專家投身其中。這個事件和後續相關的跨科際研究也促成了瑞士巴爾賽大學(Basel University)的人類─社會─環境學程”The Programme Man-Society-Environment”的產生。 SHS計畫主張從真實世界問題的切入來引發研究、學習中的社會覺知及社會參與,正是希望跨科際研究與教育兼顧理論、知識與實踐,而不致成為空談。在學習面對真實問題通常需要統整多種專業知識,但為了統整不同學科專家來探究共同問題則會面臨一些課題,一個是集結的社群必須分工合作,另一個就是磨合處理問題的方法與態度。 陳竹亭說:「科學傳播到跨域學習讓我知道很重要的事情,自己知道很重要和讓別人知道很重要是兩件不一樣的事情。」雖然創意思考正可促進跨科際的正面,但溝通表達才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功。 他認為,大學的學術與教育環境雖是多領域,但各自的界線卻相當清楚,因為分門別類而越少有來往,但現在因為大家要面對共同關心的議題或問題而必須跨界,因此陳竹亭認為,SHS計畫的跨科際精神正是訴求讓不同學科的專業人士在面對共同的問題時,學習建立相互理解、表達、溝通、解決問題的語言、方法與態度。 只是在進行跨科際溝通時所謂的專業術語反而可能成為不同專業領域相互理解的障礙,因此在不同領域形塑的學科文化都可能需要轉譯(translation)或轉化(transfer),這部分則正可以仰仗傳播的認知與技術。

0

【STDE系列10】綜合討論 跨科際研究與教育的結合——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跨科際教育?對於跨科際的想法是什麼?

主持|陳竹亭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化學系) 記者|採訪報導曾稚驊(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本次研討會的最後一場次為綜合座談,由臺灣大學化學系教授陳竹亭主持,其同時也為臺灣大學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持人,座談會中採用HiTeach互動教學系統,針對當日各演講主題與內容提出引導性問題,和當日與會者做深入的討論。 HiTeach系統其實就是一套遙控器作答系統,使用者可透過按遙控器上的按鈕,對螢幕上的提問與選項做出選擇,系統會統計各選項後做出統計數據,從而顯示各選項的選擇人數與比例。目前臺灣大學中有部分的課程會使用類似的系統,但是常會有設置標準答案,在本次研討會中則是屬於引導性問題,而沒有特定的標準答案。 座談會中一共有十數題問題,例如「您對跨科際教育重要性的認同?」、「您認為以下何者是目前台灣跨科際概念的主要推手?」、「您對知識轉移概念的認知程度?」等。有趣的是,「您對跨科際教育重要性的認同?」中,在場有達到五分之一的與會者認為跨科際教育的重要性是普通甚至可有可無的,雖然該題的選項設定上是稍嫌粗糙,但這結果仍顯示在場群眾對於跨科際教育的認知與想像仍是有一定的異質性存在的。 另外引發大量討論的題目是「您認為以下何者是目前台灣跨科際概念的主要推手?」。該題目的選項與獲得票數百分比分別為民間企業(20.37%)、政府(7.41%)、學教界(29.63%)、全球化(37.04%)、其他(5.56%),個別選項的支持者也發表了許多關於其選擇的論述。但筆者認為在討論中較缺乏的是對於現下教育環境、政府和企業關係的思考:現在教育環境下、尤其是高等教育中,與企業連結和職業分工的情形越來越嚴重,跨科際教育其實是更有助於企業的人才培育,尤其是在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下,企業所遭遇的挑戰是更加混合與模糊的,因此企業更需要具有多元能力的人才投入其中,所以在當前的社會結構下,筆者認為民間企業才是目前臺灣跨科際概念的最主要推手。

0

【STDE系列9】專題短講6 從跨領域溝通的困難談對學習的建議

講者|陳政宏副教授(國立成功大學系統及船舶機電工程學系) 記者|採訪報導廖翊筌(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下午六場專題演講在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柯華葳主持,最後一場的專題短講由國立成功大學系統及船舶機電工程系副教授陳政宏,講述「跨領域溝通的困難─談對學習的建議」。 陳政宏表示,在跨領域的研究或計畫的討論上,時常會出現溝通的障礙,而這所指的並非個人溝通能力的問題,而是在跨領域的討論之中,無法理解對方的理由或無法認同對方的理由,而是否真正地理解對方理由也是導致溝通困難的一大因素。 陳政宏認為,隨著學科不同,擁有的背景知識也不同,使得缺乏相關的背景知識來理解對方的理由。他表示為解決上述問題,需培養廣泛閱讀的習慣,盡量汲取知識的概念,並逐漸累積。同時,也呼籲人們吸收知識不應短視近利,且學科領域邊界是處在動態,隨時間產生不同的劃定方式,不應受到學科限制而畫地自限。 跨領域討論若出現不同目標或立場的狀況時,陳政宏建議可以先檢視雙方立場是否對立,釐清產生衝突的原因是否為手段、方法、目的、原則的不同,又或是對方受到環境限制,如法令、財務資源等。陳老師認為,如果目標、立場處在不同層次上,仍可以相互合作。然而,若是雙方目標層次一致與卻立場相反時,他則建議道不同,不相為謀。 陳政宏表示,有時跨領域溝通障礙是受到無法真正地理解對方理由。他認為即便人們能大概了解對方領域的知識與技術,但不了解對方領域的基礎、理念與精神。同時,他也認為不同學科有不同的認知架構,若只用自身的那一套架構來思考,則永遠無法了解他人的部份想法。陳政宏認為,在教育上太過強調學有專精的概念,進而導致學只專精的現象。他表示主流教育專注在技能的培養,反而只是培養出高級技工,也導致人們的認知架構太過單一,而難以與其他領域者相互有效溝通。 對於這些困難,陳政宏提出教學方式的解決建議。他認為應將學科領域多元化,而非僅二分人文與自然兩大領域。並淡化學科邊界,鼓勵對於特定學科有興趣者,在高中與大學低年級階段持續修習。要求通識課程層級化,應設立不同深淺程度的科目,並在大學四年級時開設跨領域整合性課程。建立知識地圖,將全校性的課程地圖整合連結,幫助學生了解未來拓展的可能性。

0

【STDE系列8】專題短講5 耦合與整合:談後工業社會跨科技學術實踐的僵局

講者|周素卿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 記者|採訪報導廖翊筌(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下午六場專題演講在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柯華葳主持,第五場的專題短講請到了臺大地理系教授周素卿,演講主題為「耦合與整合:談後工業社會跨科技學術實踐的僵局」,首先提到了耦合與整合為目前相當重要的整合性研究的學術概念,藉由這樣學術概念與個人的跨學科生命經驗分享的結合,來談論作為一個社會科學家與工程學家合作所出現的困難。 周素卿提到,社會科學家時常被認為「喜歡診斷問題,但從未解決問題」,這也是跨學科合作常出現的質疑與挑戰。周老師提及自己的求學歷程,認為升學主義影響了跨學科的人才培育,使自身陷入某一技術專業當中。而通才教育日益重要,也符合時代的需求,該如何整合具有不同領域專業的人們,為接下來主要談論的重點。 周素卿將參與永續智慧人本住家計畫,這項國科會為媒合工程處與人文處為發展智慧科技的研究計畫當中所得到的跨領域合作經驗,以及跨領域整合性人才培育計畫的成果加以整理,並提出幾項可行的方式,提供給未來跨領域合作計畫參考。周素卿表示,進行跨領域合作時,發現人文與工程的各項組成有所差異。如人文方面的團隊通常是一個教授與一、兩個學生,而工程方面則往往是一個教授、數個博士後研究員以及為數眾多的學生。周素卿也發現思考模式有顯著的差異,工程背景者認為人文背景者僅會診斷問題,無法解決問題,而人文背景者則認為工程背景的方法即便能夠解決問題,但解決的方式往往不是人文背景者所企求的,也進而導致了不同學科領域間的衝突。 周素卿歸納整理出幾種跨領域的研究計畫合作模式,第一種為以科技團隊未來研發方向作為探討核心,人文則為團隊提供具有社會世界性的科研重點,互動方式透過定期開會來建立團隊成員彼此的社會互動。第二種模式,也以科技團隊研發歷程為主,人文團隊輔助科技團隊提出或調查使用者需求與產品評估。第三種模式建立跨領域溝通的平台,從知識與人才培育的層面,建立整合性的知識傳遞,透過定期開會、工作坊、演講、延伸的合作計畫來達成。第四個模式則以開放實驗室的建置,用一個實際的場域讓團隊進行整合性跨領域知識的實踐。 而最後一個模式為透過課程來進行人才培育來促進跨領域的知識交流與創新。 跨領域的研究也存在著許多困境,周素卿提到如勞力密集、浪費時間、發生衝突皆是跨領域研究的特徵,也因為跨領域的研究常常僅與技術有關、與學術無關,對於部分教授而言無法產出論文而不具學術價值。周素卿認為對於跨領域研究的實踐方式可以從巨觀與微觀的層面來探討,在巨觀層次上,跨領域研究問題如何明定與界定,是否有整合性的階段目標,組織結構運作上是否有特定條件。而微觀層次則注意,當背景不同的專家一同研究,合作的過程需要什麼樣模式來運作,才得以使跨領域的研究得以成功執行,都是值得探究的關鍵。

0

【STDE系列6】專題短講3 科學與媒體的接壤中所開展的科學傳播研究

講者|黃俊儒副教授(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記者|採訪報導廖翊筌(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下午六場專題演講在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柯華葳主持,第一場主講人為中正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黃俊儒,講述題目為在「科學與媒體的接壤中所開展的科學傳播研究」。在演講一開始,首先藉由三個例子來強調科學傳播對於社會的影響力。分別從高鐵的新聞、基因序列的科學新聞和國光石化的廣告,發現科學知識難以使閱聽眾去理解這些訊息背後所真正要傳遞的內容,並且新聞從業人員也缺乏對於科學的了解,而導致錯誤的報導。 黃俊儒認為,人們需透過媒體來理解大部分的科學議題,科學議題源自於科學論述,接著藉由媒體的語言來傳達,也提到為了正確地理解媒體上所傳遞的科學知識,應具備良好的媒體素養與科學素養。然而,這樣知識傳遞的體系卻存在著一個使媒體與科學產生交互作用的灰色地帶。黃俊儒表示,臺灣的傳播學者具有良好的媒體素養,科學家也具備完善的科學知識,但兩者結合時,卻可能出現許多人們所忽略的、從未注意的問題,影響科學訊息的傳播。黃俊儒透過四個不同的向度:媒體、科學、閱聽人、社會來檢視臺灣的科學傳播現況。 黃俊儒表示,缺乏媒體如何產製科學訊息的探討,其中包含詮釋科學訊息框架的選用、科學傳播人才的培育與科學家與記者之間的互動型態。也提到記者多半是人文社會背景,因為背景知識的缺乏,使得面對科學家時往往無法有效監督,以發揮媒體責任。而科學社群如何行銷與溝通研究成果,在普及化的媒體傳播下,科學社群的知識該如何交流,以及科學家是否需要與公關人才來經營與媒體的關係等議題皆是應當探討的。 即便了解媒體、科學,閱聽人如何接收訊息也是在科學傳播當中一個重要的範疇,研究不同類別的閱聽人如何了解科學,比方說家庭主婦、勞工階級或少數族群對於科學新聞的反應。並研究媒體中的社會性科學議題,如核廢料、焚化爐基地台等等議題,閱聽人是怎麼了解的。此外,電視上的民嘴所構築的科學素養對於閱聽人的影響也是研究的目標之一。最後,以巨觀的方式去探討整體社會與科學傳播的關係,去了解媒體如何去簡化科學,什麼因素決定了什麼才是「合適的」科學。黃俊儒表示:「我們採用科普的概念來講述很多事情,但是『普』就是在某一層次上進行的簡化,而它簡化了什麼,是否會是我們值得去思考的一個問題?」 最後,黃俊儒也強調上述的研究議題,皆需透過跨領域間的對話、碰撞與沈澱,才能訴說意義的故事。因為不同領域所持有的觀點相當不同,唯有透過各種領域不斷地對話,得以增進科學傳播這樣一個新興學科的研究與貢獻。

0

【STDE系列5】專題短講2 跨科際的科學人文教育:典範的衝突與整合

講者|吳建昌助理教授(臺灣大學醫學系社會醫學科) 記者|採訪報導曾稚驊(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下午場在國立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柯華葳主持下開始,主要以專題短講方式進行,共有六個場次,每一場進行十八分鐘。第二場次由臺灣大學醫學系社會醫學科助理教授吳建昌主講,題目為「跨科際的科學人文教育:典範的衝突與整合」。 科學與人文在過往的許多觀點中,是兩種不同的文化脈絡。1959年C.P. Snow在其著名的Rede講座演講中,提出科學與人文的兩種相異文化區隔,科學強調客觀、中立、求真求實,人文則強調主觀、價值與想像的創造。Snow指出這兩種典範彼此之間具有衝突性,且長期具有彼此互相懷疑或對立的態勢。歷史上的傳統教育以人文為主,但隨著科學論述與實用的茁壯,科學教育成為一種必要的訓練模式,反之人文教育卻逐漸邊緣化成為點綴品。因此跨科際教育一方面肯認這樣的區隔,但又強調科學不能脫離人文的關懷,在制度上做出調整以訓練具有人文素養的科學家。 因此,吳建昌提出了一個問題:科學與人文教育究竟是兩種衝突的文化,抑或是其中有隱藏的想像連接,在兩種文化中有交纏的部分只是未被展現? 吳建昌以相當後現代的方式來討論這種文化差異,著眼於邊緣上的主客體關係展現。在科學或人文範疇的邊界客體,例如博物館的展覽物、病歷等,其實是可以作為交流的橋樑,在科學人文教育上扮演溝通的角色,這些邊界客體上展現的科學與人文交互作用與滲透,有助於科學與社會的共構。 另外,吳建昌也舉例說明一種整合型的操作課程,在知性與感性上體驗各種認識人心的方式,讓學生實證調查在遊戲中的反應,例如參與法院活動,解剖學、影像科技等。 最後,吳建昌並提到了管理式教育模型與杜威的實用主義教學模型,以民主與教育和新達爾文主義式的概念出發,多樣性是比較能保障存續的,不過運用新達爾文主義時也須注意,保障社會多樣性必須確保眾人的道德平等性,才不會有類似Spencer的社會演化論的問題與不當詮釋出現。因此,民主作為政治體制,強調在個人之間自由、創造與對話的共贏溝通經驗中,彼此有關聯地生活;如此才能達成教育的目的,其在於協助每個人實現其獨特潛能並貢獻、回饋於社會。以上為吳教授專題演講摘要內容。

0

【STDE系列4】專題短講1 從課程統整的觀點看大學跨科際教育的進路

講者|梁家祺助理教授(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 記者|採訪報導曾稚驊(臺大意識報) 記者|拍攝報導陳明莉、薛仲翔、林哲謙、謝依萍(SHSnet數位平臺) 「第一屆跨科際教育研討會(The First Symposium On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STDE)」日前於國立臺灣大學集思會議中心舉辦,此活動由教育部顧問室、SHS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主辦,SHSnet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數位平臺及SHS跨科際問題解決導向課程平臺等單位協辦。多位學者也暢談跨科際教育精神、理據及實例。SHS計畫團隊整理出【STDE系列】各場演講報導,讓大家更深入瞭解跨科際教育深入意涵! 下午場在國立中央大學學習與教學研究所教授柯華葳主持下開始,主要以專題短講方式進行,共有六個場次,每一場進行十八分鐘。第一場次由元智大學通識教學部助理教授梁家祺主講,題目為「從課程統整的觀點看大學跨科際教育的進路」。 梁家祺認為,在現行的高等教育下,學科之間的關係是日漸分化的,在這之中存在著許多的問題。第一是面對一領域時,容易以某些特定知識領域處理而產生單一的絕對答案;第二是容易「見樹不見林」,看見單一特定對象,卻看不見其更廣泛之脈絡;最後是缺乏來自於其他領域的頓悟。在這些問題之下,跨科際的教育其實是有推行上的困難的。 但是回到每個學科的發展脈絡中,其本身就是一個跨領域且跨科際的整合過程。例如演化學,其在不同領域下包括生物學、生物化學、微生物學、地質學、比較古生物學、歷史與人類學、社會學、氣候變遷等,也是需要有一定的了解才能更為幫助其研究;許多的理論誕生之初,其靈感更可能來自於文學與哲學上的想像、直覺或類比,例如湯川秀樹的介子概念之於莊子的道家理論。 對於多領域、跨領域、跨科際教學的定義有需要被釐清。多領域教學指的是課程之間仍保留領域劃分,並從不同領域出發對研究主題進行探究,但是這些領域之間是沒有聯繫與交集而各自表述的。跨領域教學則是針對於研究主題,整合應用各領域的概念與關聯性進行教學,此時領域之間的界線仍然存在,但彼此間的交互作用與交集存在;在跨領域教學之下也需要教師營造更好的教學脈絡與情境。而跨科際(穿領域)教學則是更高的層次,針對一研究主題應用來自各領域的貢獻,並在研究過程中妥善整合內涵,此時各領域間的邊際界線已模糊,共同對一主題提出其貢獻;而跨科際教育除了教學者的努力外,參與者更需已精通部分領域的知識才能有效的進行研究。 因此,在教學資源的整合與建構其系統性上,需要更多在經驗、社會、知識上的整合,以準備、關聯、資源為跨科際教育的主軸。在單一課程規劃下,應鼓勵教學者安排多學科觀點或提供跨領域學者協同教學的可能性,在基礎上重視學科知識基礎,並改進評量系統以提升跨領域之可能性;並進階的重視問題導向與方案學習,強化解釋、論證和形成議題的能力,與在真實情境應用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