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2015跨科際都市水治理研討會

0

跨越技術與組織 — 跨科際都市水治理研討會

活動報導:孫語辰  國立臺灣大學   政治系 學士   水是都市賴以為生的物質,缺水(例如今年夏季颱風,造成雙北市供水問題)會引發與對城市命脈延續上的疑慮或焦慮,但同時在某些時刻,水也是都市人口需要提防(或堤防)的物事。水所攪動的人、機構、文化、法規、產業、利益,涉及不同的面向,而非只需要技術或科學就可以圓滿解釋並滿足所有的相關的問題。 本次「跨科際都市水治理研討會」於 12 月19 日假張榮發基金會舉行,以對都市與對人群至關重要的水這個真實世界的問題作為跨科際討論的對象,並邀請到政府、民間與學界等專家齊聚一堂,解析防洪與污染兩個角度,深具寓意。     李鴻源:解決都市淹水,需要的不只是工程 低衝擊開發理論與實踐 (當日用簡報檔) 研討會主持人、台大法律系葉俊榮教授開場時,以前一日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國土計畫法》為例,鋪展出討論水治理可能涉及的議題與面相。葉俊榮指出,國土、產業與政府組織是戰後台灣三個重要的發展脈絡,其中水與土相連,土地利用與產業策略影響不同區域水資源分配與使用方式,連帶決定政府施政程序與如何設計組織架構,或指定相對應的權責機關。   提到治理洪水的相關經驗,本次研討會上半場的講者李鴻源是國內佼佼者,來自工程學背景,並曾擔任過地方與中央政府治水相關部會首長,很能呼應葉俊榮提到三大支柱中的「政府組織設計」。雖然很多人注意到水治理的技術問題,但「技術是小問題,政府組織運作與民眾間的關係是關鍵」這句話,不斷在李鴻源今日的演講中浮現。舉例來說,中央政府在莫拉克颱風後,撥給台東縣政府補助款的治理風災後的「縣管」河川,但是卻因為台東縣政府水利課人員編制數額少,短期內無力在治水一事上消化龐大的預算,後來由中央政府的地方河川局介入才解決問題。李鴻源舉的這個案例,指出河川無法由一單一層級的政府機構獨立治理,會需要不同層級組織攜手合作或分工的狀況。   主持人葉俊榮教授形容李鴻源先生曾經歷「諸多跨越」,而在李鴻源講述洪水治理朝向低衝擊開發(low impact development, LID)發展的過程時,各種「跨越」的幅度也開始增加。三十年前的工程界相信「人定勝天」,費鉅資建構出一套許多用網路技術監控、開發中國家稱許的大台北防洪系統,但不料仍然不敵之後數十年來幾場颱風的威力,連系統裡的抽水站都曾淹沒在一片汪洋裡。「大系統的問題就是,其中一個地方停擺,其他地方也會跟著停擺。」所以現在「我們要做的是中系統、小系統,強調的是它的可塑性。」但這些增加更多可塑性的技術,像是海綿城市、滯洪池等概念都發展到一定階段,下一步在都市裡應用,仍面臨到人與組織的障礙。 李鴻源在台北市政府服務時,曾在法規尚未完備時就著手建造三十幾個滯洪池,但是在完工時相關單位卻沒有接手管理的辦法與權限,「(技術的)觀念是對的,但問題變成假如大家都希望政府來接手管理,最後維護的成本會太高。」依照滯洪池的邏輯,思考方向轉個彎,變成是在土地使用規範與都市開發的層次上,都市計畫審議與排水審議結合,授與建商在開發土地時有一定義務把水留在開發的土地上。這一個轉彎擴充了相關政府部會的行列,水治理不再只是水利局或水保局等直接與水相關的局處的業務,而是連都市開發與土地利用的都計、都發等單位都要結合起來一起扛的責任。   用「都市設計」的概念解決都市淹水的問題,難處除了在於政府組織上橫向與縱向地跨越多個部門,還有在知識培養的過程跨建築、景觀、水利、都市等專業領域,「台灣都市淹水的問題基本上是出在都市計畫或國土規劃,同時接受過這麼多領域專業訓練的學生並不多。」而撰寫一個符合低衝擊開發概念的都市設計規範,就需要同時兼顧景觀專業者與水利專業者兩種非常不同的知識語言,並提出案例、評估工程造價與投資報酬率,方能幫助未來的都市規劃者在面對結合水治理與其他發展面向時能夠做出最好的管理決策。   「水的問題有 90% 都是政治問題,」李鴻源先生在演講的最後說到,「工程師不可能解決,需要不同領域專業間的夥伴關係,也需要跨組織的協調,以及民眾的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