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幸福與社會企業

0

[幸福與社會企業 1] 什麼是幸福 ?

作者:沈介文 (致理技術學院 商務科技管理系副教授)   在史瑞克出現之前,故事總是說:很久很久以前,王子與公主 . . . 最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通常在皇宮裡。   史瑞克出現後,王子與公主不一樣了,結局也沒那麼美麗,是在一個破破的森林。但看起來,王子與公主選擇做自己,還是一樣幸福快樂。   到後史瑞克時代,只想著自己的史瑞克,竟然願意犧牲自己去幫助其他怪物,在一段驚險之後,結局卻依然幸福快樂。   看來,幸福快樂是許多故事最好的結局,但什麼是幸福快樂,每個故事又都有不同的版本。就像我們的人生一樣,遲早成為一個故事,故事中,大家都在追求幸福快樂,可是對於幸福快樂的定義則又大不相同。   事實上,不論哪一個國家或民族,幸福都是人們長久以來追求的目標。許多人試著對幸福下定義,例如,哲學家亞理斯多德對幸福的看法,認為幸福是一種最終的至善形式;生物科技學家村上和雄,寫了「幸福的答案,基因知道」這本書,指出正面思考能讓基因甦醒;心理學家Dan Gilbert演講「我們為什麼會快樂」,用實證研究說明,人們內在就有能力從經驗中製造出自己所追尋的價值,創造出自己的幸福(或不幸福)感。   本文將從組織行為的角度談什麼是幸福感,而作者認為,史瑞克故事的演化很「巧合」地反映近代組織學者(organizational scholars)對於幸福快樂的看法,且讓我們略說從頭。   話說,很久很久以前,幸福的意義多半是哲學家的話題,直到近50年來,其他領域的學者才逐漸關心此一議題。其中,有部份學者認為,幸福是可以被客觀衡量的,就像是數學函數一樣,將年齡、性別、所得、教育、婚姻等等變數放入,就能得到一個幸福值。不過,大多數的組織學者比較關心人們的主觀感受,並將幸福感分成以下兩類:   一、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就像在史瑞克出現之前,許多故事中的幸福,就是要過一個好生活,於是人們對於生活的滿意程度反映出幸福感,而越幸福的人應該越健康,特別是健康的心理(因為健康的身體有較多的因素影響),呈現出較高的正向情感、較低的負向情感。此時,用來衡量幸福感的方式,往往是透過當事人對於生活的看法,例如「我的生活大致上符合我的理想」、「我很滿意我的生活」(生活滿意程度)、「我覺得很多事情都很有趣」、「我很喜歡笑口常開」(正向情感)、「我對未來很不樂觀」、「我的生活中沒有太多愉快的回憶」(負向情感)。   二、心理幸福感(psychological well-being):就像史瑞克選擇做自己一樣,幸福就是忠於自己,自身的潛能越能充分發揮就越幸福。於是,生活能否獨立思考?自己能否掌握到機會?是否樂於嘗試新的經驗?跟他人之間有沒有信任關係?知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麼?認不認可自己?等等,就成為衡量一個人心理幸福感的重要問題。   不論是主觀幸福感或是心理幸福感,都隱含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過度強調自我而比較忽略與他人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助人帶來的幸福感。雖然「助人為快樂之本」是我們小時候的青年12守則之一,但開始反思助人與幸福關係的學者,主要卻是大陸學者。有人認為,亞里斯多德的幸福論是包含他人在內的,幸福的真正體現在於個人的自我實現以及對於他人或社會產生意義。此一觀點從人們實際經驗中也可以發現,例如作者曾經舉辦幸福感短講活動,邀請的六名講者中,有三位都提到助人或助社會(prosocial)行為是快樂的(下圖)。還有一次,作者訪問一對夫婦,他們幫助一名誤入歧途的年輕人,讓她避免因為一時錯誤而有牢獄之災,之後持續鼓勵她改過,努力求學,終於讓年青人有機會過著平凡踏實而正面的生活。這對夫婦在談論此事時,臉上的光彩與喜悅,就算扣掉炫善的成分,仍然給人一種他們很幸福的感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