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逆思| 太陽花學運之省思

(文字: 趙祥亨) 今年3 月18 日,我國立法院審議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文稱服貿協議)時,因為議事程序等問題,讓社會輿論質疑服貿協議的合法性,引起一群大學生與社會人士衝進立法院,「佔領」議場,燃起接下來為時24 天的學運。這場學運,被稱作「太陽花學運」,號召超過50 萬名群眾上街,吸引包括華爾街郵報、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報導。

然而,太陽花學運也有不同的構面,包括跨科際的青年學子之間意見的不同、上世代與這世代的學運參與者間的傳承、以及社會中結構性的青年參與誘因等;此外,學運中的國際面向、弱勢的原住民族群之意見,以及隱藏運動背後的父權宰制問題等,都是學運後應該點出並關注的議題。

逆思(LET’s News),是一個橫跨9 所學校、20 個科系組成的學生媒體,希望善用科際差異的優勢,帶來跨界的創新思維與犀利分析。逆思團隊到太陽花學運現場採訪,期待帶給讀者第一手的資訊,以及跨領域的嶄新評論!

0

[逆思|太陽花學運 4] 從國際結構看太陽花學運的生成與影響

作者│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 特約編輯|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   太陽花學運4月落幕至今已經過了3個月,外界仍在分析與推測學運引起的後續效果及生成原因。逆思團隊將從國際結構的角度來觀察,揉合不同論述後提出嶄新的觀點。

0

[逆思| 太陽花學運 3]青年參與太陽花學運的社會誘因

作者│趙祥亨 (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 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 碩士生) 特約編輯|趙祥亨 (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 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 碩士生)   太陽花學運爆發後,激盪出近年來前所未見的巨大能量,無論朝野政黨皆首當其衝,這股能量的龐大席捲並重塑了政治溝通的過程,也令人人不禁好奇,什麼樣的原因導致台灣的青年紛紛踴躍參與這場學運?逆思團隊在現場訪問後,從眾多的一手採訪、新聞報導以及學術文獻中,試圖提出青年參與的社會誘因。   台灣目前的政治及社會結構,共可分為以下四類:政治制度、國族、階級、以及世代。政治制度來說,中華民國體制上目前仍採用五權憲法,但是自從修憲後,已經走向半總統制(semi-presidentialism)。依照法國學者杜瓦傑(Naurice Duverger)的說法,半總統制包括三要素:一、總統由全民普選選出;二、總統擁有可觀的實權;三、總統有個相對應的總理,該總理及其內閣擁有行政權和政府權力,只要國會不反對,總理及內閣就能繼續在職。此制度下的總統主管外交事務,得任免包括總理在內的各部會首長,以及解散國會;國會無權彈劾總統,但是得通過對總理的不信任案。歷經威權統治時代的台灣,和大多數後極權主義國家一般,多採用半總統制,目的是追求政府的穩定性,但是也逐漸走向「總統化」,政黨內部權力集中在總統,此現象使得政策形成與決策、人事選擇和選戰等大權在總統手中,總統成為國會多數的領導者。318學運的抗爭青年要求「黨意勿凌駕民意」,便凸顯出國民黨在立法院的法案上採取遵從總統的現象,在此現象下的總統、行政院長和立法院是同一陣線,權力制衡的效力大打折扣,因此在涉及兩岸經濟高度合作的服貿中,部分民眾因為無法透過立法院有效監督,便走上街頭支持佔領立法院,來平衡總統—國會的關係。 第二個結構因素在於國族意識形態的對立。自80年代末,台灣主體意識開始上揚,統獨紛爭正式檯面化、白熱化,這肇因於民眾對國族意識的差異。據台灣民調指標今年5月調查指出,認為台灣和中國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民眾有26.8%,61.0%持否定看法,12.2%未明確表態。今年3月的遠見民調則顯示,台灣民眾的「終極統獨觀」中,49.7%贊成台灣最終應該獨立、31.8%不贊成;22.5%贊成兩岸最終應該統一、61.0%不贊成。此項國族認同對立造成統獨議題成為社會中的潛在藥引,在許多時事紛爭中容易被揉合為複合式爭議,尤其在涉及兩岸事務上,不論是低階政治的陸生納保問題或兩岸經濟合作,實際上都是高度政治(high politics)議題。這樣的認同對立結構,在此次服貿爭議中顯現出來,「反中」、「恐中」情緒是這次學運的背景,再者民主制度下妥協是達成共識的關鍵,因此對國族認同和中國大陸的情感上持不同意見的青年,便透過佔領立法院、支持上街抗議的方式表達立場。     第三個結構因素在於階級。在巨大的國族認同對立下,階級在過去一直以來是相對輕微的問題,但是近年來歐美經濟的萎靡藉由全球化影響世界各地,台灣也難以倖免,以中產階級為主流的經濟結構逐漸M形化,社會的貧富差距加大,再加上低薪問題嚴重,使得階級差距成為台灣社會矛盾的主因之一。據財政部綜合所得稅申報資料,5%最富家庭和5%最貧家庭之間的所得差距,從2005年的55.13倍到2011年96.56倍(2012年財政部未公佈),顯見貧富差距的問題重重。在此結構下,身為經濟弱勢的青年多數不認為兩岸服貿協議的簽訂,會平均惠及每個人,政府政策設計較有利企業的事實,使得服貿通過的總效益雖大,但是卻可能集中在中大型企業,因此,318學運誘使眾多青年上街反對圖利企業較豐的服貿版本。         第四個結構因素則是世代差距。戰後嬰兒潮(baby boomer)讓世界人口大增,台灣從1945年之後也開啓了一波高峰,這波人力在經濟起飛的70、80年代中,開創並享有豐碩的經濟成果,形成階級流動。然而隨著醫學技術發達和現代人生活作息的改變,人類的平均壽命較長,同時在金融海嘯和國內經濟結構等內外問題下,台灣嬰兒潮世代的中老年人除持續掌握台灣經濟的影響力之外,也能制定較有利於此世代的經濟政策,但是也因此忽略了青年世代的經濟條件和需求,階級複製的現象逐漸取代階級流動;此外,全球化和科技發展導致資訊的流通,網路普及和低廉使得網路科技成為青年和世界建立連結的主要方式,社群網絡和論壇是80、90年代後出生的青年常使用的網路場域,也變成他們的共同記憶,同時網路的無遠弗屆也讓抗爭的技術與概念得以自由地流通,譬如吉恩.夏普(Gene Sharp)的非暴力抗爭書籍翻譯成包括中文在內的各種語言,供人在網路上瀏覽和下載。與此相較,使用網路頻率不高的嬰兒潮世代,未能準確掌握和處理網路上反映的青年輿論,因此雙方在價值觀上存在世代差距。青年世代不滿掌握經濟權柄的嬰兒潮世代漠視青年的利益,後者因為缺少網路全球化的經驗、缺乏第一手接觸的資訊,對於前者產生諸如「草莓族」的誤解,因此服貿在立法院通過後,青年世代以激烈方式抗議,除了向嬰兒潮世代表態權力不對等的不滿,也展現兩者價值鴻溝的理念差距。  ...

1

[逆思|太陽花學運2] 野百合與太陽花:運動傳承

作者│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胡醴云(逆思 LET’s News 記者 /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一年級) 特約編輯|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   從野百合學運到太陽花學運,已經整整24個年頭。兩起學運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發生,有著各異的特色,包括新媒體的運用、文宣創意的進步、群眾個性的鮮明化等。然而,這兩代人的學運又有相同的特徵:都在初春的3月天爆發、皆屬學生對政府與立法層級的民主瑕疵感到不滿等。逆思團隊藉由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實地採訪野百白合世代的學運領袖范雲,希望來學生運動如何跨世代的進行經驗傳承。   太陽花學運最血腥的一日莫過於323佔領行政院當天,但也因為這樣過激的行動,促使野百合學運的總指揮、現任台灣大學社會系副教授范雲在受訪時說,學生的行動是因為等不到府院的回應,而被「逼急了」,並呼籲政府儘快作出回應,希望全國民眾繼續關注下去,以保持此議題的對話空間。另外,被問到覺得此次行動與野百合學運的比較時,范雲認為主要差異在於議題的複雜性,野百合學運是較單純的民主對抗威權,而現況卻是要對抗民主的專制,且服貿議題又夾雜了中國因素、獲利與分配不平等,因此也加深此次學運在方向一致上的困難。 范雲在318學運期間頻頻出沒關心學生,除了讓塵封已久的歷史記憶再度鮮明起來,也令人注意到歷次學運的經驗是如何再現與連綿下去。學運傳承主要可以分為兩個面向:思想和技術。前者舉例來說,太陽花學運出現道德解放的「大腸花論壇」,學生上台怒飆三字經,髒話聲不絕於耳。范雲作為上世紀末的女性學運領袖,也一同和新世代的學生「幹譙」政府,並且點出了在髒話上隱含著父權式社會結構:「只有女人可以喊幹拎娘,第一個,這是向同志致敬,第二個,跨世代的戀情是值得鼓勵的,只有女生可以喊幹拎娘,男生你給我喊幹拎北!如果做不到一點的話,不叫進步青年,你就不要跟我說你是進步青年,不要跟我說台灣會進步。」范雲透過參與學運,無形中傳遞了思想的價值進步性,有利於學運價值在公民社會思辨的沃土上更加成熟。   學運傳承的第二個部分—技術,所指涉的類似於抗議的表達方式(靜坐、舉標語)、面對警方試圖驅離時的防禦動作(手扣手,身體放軟)等,譬如政治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黃厚銘告訴學運參與者如何以保護自己的方式採取公民不合作,例如勿怒罵警察,避免暴力污名化;面對警察抬人的時候,身心要盡量放鬆放柔,手往上以拖延警察的時間;若被警察抬上有階梯的巴士,就在階梯上儘量賴著,消耗時間。這些實際的技術傳授讓太陽花學運更有方法與能力,進行長期的體制外馬拉松抗爭,在經驗上確實地指導與延續社會運動應有的實務綱領。   不論不同世代的學運傳承為何,都顯現了台灣民主的故事。民主,一直以來都是脆弱的果實,然而經過野百合學運的努力,台灣總算踏入民主體制的殿堂。不過,儘管外界多以為這是台灣民主的勝利,但24年後,堅信民主價值的人民仍要走上街頭,發起太陽花學運以「捍衛民主」。台灣民主發展的脈絡凸顯出民主體質的缺陷。台灣至今的民主機制仍不夠完善及穩固,舉凡公民選舉出的代議士、國家領導者,當他們決策與現有民意的差距過大時,制度上卻缺少適當的措施來因應,譬如罷免權的技術性門檻過高,導致人民無法有效行使罷免權。解決之道在於體制本身理當修正,以對掌權者形成壓力,迫使政府與立委決策時更能全面考慮到多數民意。   逆思團隊在採訪過程中,對野百合時代等過去的歷史背景資料進行蒐集,並對照該世代在太陽花學運時的言行,除了發現思想、技術等遞姍與流傳,也從演進脈絡中找到台灣未來能夠繼續修正的道路。我們堅信,民主所產生的問題,只能用更民主的方式來解決,台灣代議民主的缺失,正需要公民社會力量的進步來補正。

0

[逆思| 太陽花學運 1] 跨科際學生對服貿的看法

作者│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胡醴云(逆思 LET’s News 記者 /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一年級) 特約編輯|趙祥亨(逆思 LET’s News獨立媒體負責人、政治大學外交所碩士生) 自從318太陽花學運爆發後,台灣社會高度關注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下文簡稱「服貿」),從學運參與者中,可以發現各個科系學生對服貿的看法存在的差異與雷同。逆思團隊藉由實地採訪,將學生言論分為對服貿內容的存疑派、對法案程序的反對派,以及堅決捍衛台灣主權與國家安全的保守派,採訪對象包括理工學院、文學院、社會科學院,以及藝術設計類別學院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