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專題|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 Archive

0

【電子文庫|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時代進入每個人的耳朵:聶華苓《桑青與桃紅》、郭松棻〈月印〉

撰文作者|朱宥勳(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作家)

1930年代台式收音機

圖說:1930年代台式收音機

資訊傳播,對人類來說始終是一項難題。人是一種有賴高度合作才能克服自然環境的社會性動物,但當社會生活日益複雜、成員與生存空間日益廣大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資訊傳播就必然遭逢物理上的限制,進而限制了人群所能進行的合作程度。於是,人類發展出文字,克服了聲波短暫和難以精確重現的問題;隨之而來的新問題是,文字作為一套符號系統,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學習才有可能使用,所以在現代義務教育普及之前,文字出版品始終很難擴及到真正的基層人口當中。最好的資訊傳播辦法,仍然是人們每天操使的語言,問題是,如何讓一段話語被散佈在整塊土地上成千上萬的人們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變成別的東西,然後賣出:黃春明〈兒子的大玩偶〉

撰文作者|何致心(東華大學)
特約編輯|朱宥勳(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作家)

圖說:〈兒子的大玩偶〉電影海報

圖說:〈兒子的大玩偶〉電影海報

 

人們對「廣告」一詞的想法,從以前到現在,其實並不完全一樣。越到近代,我們就越來越習慣廣告的無孔不入,習慣所有適合我們的商品自然而然地來到我們的眼前,像是網路書店裡的「買了這本書的人,同時也買了⋯⋯」訊息。廣告滲透人們生活的程度,其實是和商業發展的強度成正比的。商業需求越強,廣告就越強調精準擊中客群、越強調用強烈的手段去影響消費者的行為。現在的我們,已經不可能向古早時代的人一樣,覺得在店門口立一個大招牌就算是「廣告」了。黃春明著名的小說〈兒子的大玩偶〉,正是記錄了台灣某一個商業發展轉捩的時期,資本主義剛剛開始在台灣重新復活,但日常生活中的科技還跟不上這個步調,所以形成了小說主軸的特殊角色:Sandwich-man。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解剖刀劃開了誰的身體:賴志穎〈紅蜻蜓〉

撰文作者|陳書羽(耕莘青年寫作會)
特約編輯|朱宥勳(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作家)

格雷氏解剖學下的人類臉頰解剖圖

圖說:格雷氏解剖學下的人類臉頰解剖圖。(圖片來源/wiki)

 

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台灣,「醫學」這門知識都在現代化過程裡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作為「落後」的文化,人們試著引進西方的知識、科技,想要迎頭趕上,醫學就成為最重要的項目之一。一方面,它確實符合我們對科學的印象:精確、嚴謹、就連最複雜的生物體都可以解構分析;另一方面,它卻牽涉到最奧祕的生命領域,關於傷病、生死等人所面對的最原始切身的問題。所以,最初把現代醫學帶回中國和台灣的「醫生」或「醫學生」,不但成為「現代」、「進步」的代表,這些知識精英也往往有種自覺,不只要醫治同胞的身體,還要醫治整個民族的病弱。醫治一具身體依賴的是金屬的手術刀,醫治整個民族就得靠文化、文學的手術刀,於是在中國,現代文學的開端有醫生作家魯迅;在台灣,現代文學的開端也有醫生作家賴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火車載來的東西:朱點人〈秋信〉、甘耀明《殺鬼》

 

撰文作者|陳書羽(耕莘青年寫作會)
特約編輯|朱宥勳(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作家)

軍事速成線 (大安溪左岸)

軍事速成線 (大安溪左岸)

當鐵路深入一塊土地,成為強悍的人造骨骼之後,那塊土地就踏上了「工業化」、「現代化」的不歸路。鐵路和行駛在上面的火車,對於農業時代的人來說是無法想像的怪物,無論是它的材質、體積、速度還是它造成的景觀。在台灣,劉銘傳鋪設了第一條可以載客的鐵路,但是要等到日治時代,全島規模的縱貫鐵路才真正開通。從無到有,這後面是很多力量綜合在一起的結果:從世界另一端運來的大量金屬、提煉這些金屬成為穩定材料的工業能力、能夠適應各種地形氣候的科學探勘和工程技術、有能力在短時間內聚集起來的龐大資金,以及資金背後更加龐大的,對於鐵路所能帶來的商業利益的期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專題|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汽車和現代公路碾過了什麼:呂赫若〈牛車〉

特約編輯、撰文作者|朱宥勳(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作家)

芳苑牛車

圖片來源:flickr/ 吳姐夫


每一個科技物都不是孤零零地發揮作用的。一個新科技要普及,必須要有足夠的條件和力量先等在那社會生活當中;接下來,它會改寫、創造新的社會規則,終至在某一層面上影響人類的心靈和生活。這便是我們這個寫作計劃「心靈轉變的物質基礎:台灣文學裡的科技物」發想的開端,我們將反推上述的過程,從表達人類心靈和生活的文學作品中,找到那個關鍵的科技物,思考這條從物質到精神的鎖鏈是如何形成的,當我們理解這些經驗之後,也許就能找到更審慎的態度來面對新科技。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