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水資源專題 Archive

2

與水共生之台灣西岸地區

撰文作者|郭倍宏(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研部/國立臺灣海洋大學商船學系)
特約編輯|林彥廷(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水土資源失衡即會產生地層下陷現象。(照片來源:I-Ta Tsai /Flickr)

什麼是地層下陷?

地層經由壓密作用降低未固結沈積物之孔隙率,導致地面下沉的現象[1]簡單來說就是地面和原本水平面之間有下降的現象發生。

而地層下陷又分為自然因素和人為因素,自然因素可能是板塊運動,且下陷速率十分緩慢;人為因素可能是超抽地下水或開發石油等,其所造成的地層下陷速率是自然因素的數十至數百倍以上。

而對於環境的影響又包含、地下水資源含蓄能力降低、低窪地區易氾濫、生態系統破壞等。沿海地區則易發生海水倒灌和地下水鹽化,造成人民生活的困難。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極端氣候帶來的臺灣水危機

撰文作者|楊啓弘(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研部/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
特約編輯|林彥廷(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曾文水庫(照片拍攝:林彥廷)

氣候變遷,水危機愈趨升高

水已是21世紀地球最重要的戰略資產,不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而是有其極限的「能源」,聯合國自2008年開始進行「水的十年」運動,2009年公布的《全球水資源發展報告書》中更明白點破全球水危機日趨惡化,到了本世紀中期,全球五大洲將高達70億人口面臨缺水危機,臺灣也不例外[1]。

進入21世紀後,極端氣候頻頻地在世界各地發生,甚至快成為一種「常態」,學界普遍認為與全球暖化引起的氣候變遷有高度相關。而近年在臺灣,每逢梅雨季所降下的雨量、強度屢創新高,與10多年前梅雨時節細雨紛紛的印象已大有改變,此現象是否為氣候暖化所致,引起學界的討論與不同意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水資源專題】工業廢水對臺灣環境的衝擊

撰文作者|游曉韵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員/國立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
特約編輯|林彥廷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臺灣工業用水與日俱增,廢水問題值得關注

臺灣地狹人稠且因地形影響因素,雖有豐沛的降雨量但是水資源儲存不易,加上許多人為活動大量浪費水資源,使得臺灣正面臨水資源短缺的窘境。目前臺灣的用水標的主要可分三項,生活用水、農業用水以及工業用水,其中後者近年來需求量與日俱增,而工業用水的取得有兩種方式,一為自來水,另一為自行取水[1],因此工業區林立的西部常有缺水之虞。

當使用的水量越多則排出的廢水量就越多,工業用水亦是如此,其所帶來的環境問題時常躍上新聞版面,未經妥善處理的廢水近是惡化周圍環境,遠則連海洋都身受其害,其所造成的環境問題是不容小覷的。

圖片來源: Formosa Wandering/Flickr

廢水處理不當 引起公害會帶來全盤的影響

臺灣的產業分布零散,除臺北市外其他縣市的下水道普及率低,廢水不易收集處理,大多都是直接排放至河川中,工業廢水中含有重金屬,若未經完善處理,污染物會破壞河川水質以及周圍環境,就有造成二次或是多次傷害的可能性。例如:桃園觀音鄉大潭村爆發「鎘米事件」,一家化工廠大肆排放廢水到農田灌溉溝渠,廢水中的金屬鎘容易被植物吸收,導致引這些水所種出來的稻米和蔬菜含有高濃度的鎘,若不小心長期食入這些污染作物易罹患痛痛病[2]。

另外,二仁溪上游的電鍍業者將廢水未經處理就流放,廢水中含有高濃度的銅離子,來到出海口被牡蠣大量吸收,經過生物累積作用牡蠣的顏色就慢慢轉為綠色,這種牡蠣被稱為綠牡蠣。工業廢水中亦含有大量有機物質、無機物質,成分複雜,以氮、磷來說,藻類能以它作為營養源,若水體中含量過多會造成藻類大量生長,降低水中溶氧使得水質惡化。1970年代,未經處理的工業廢水排入河川造成西南沿海養殖貝類大量死亡,使得漁民損失慘重[3]。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水資源專題】農業工業用水間的比例失調了嗎?

撰文作者|游曉韵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員/國立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
特約編輯|林彥廷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照片來源:夜行者1989/Flickr

過去台灣以農業立國,1952-1960年農業為台灣的經濟基礎,那時推動「以農業培養台灣工業,以工業發展台灣農業」,七零年代十大建設後,經濟快速發展,其結構轉為工業為主,士農工商的傳統行業順序被轉為以工商掛帥,長久以來農業發展面臨被壓縮的狀況,而現今的經濟制度下農民總是處於弱勢,除了農地被徵收建立科學園區、工業區外,當遇到供水短缺時,工業就將水源的腦筋動到農業用水上,使得同時面對缺水的農業更是雪上加霜。

民以食為天,糧食是人類的生活必需品,但是當糧食短缺時,縱使有再多的金錢,也無法立即解決缺糧危機。近年來氣候變遷加劇,各種報告紛紛指出氣候變遷除了造成極端氣候外,同時也會改變全球的水文分布,因此各地都需要盡早做好防洪防旱的準備,而農作物的種植與水息息相關,更應更加關注。

台灣農業用水概況

早期台灣水資源開發是以農業用水為大宗,農業水源為農業生產重要因素,因此農業水源曾為政府機構重視的資源之一。台灣的水利設施於荷蘭治台時期已開始開發,日治時代農田水利建設更加完善,時至今日農田水利設施已頗具規模。1974 年水利法開始施行水權登記制度,各農田水利會即按規定依據灌溉系統規模與需水量向主管機關辦理水權申請,且由於當時民生用水與工業用水之水量偏低,因此農業用水水權量所占比例極高[1]。早期農業以種植水稻為主,隨著經濟轉變,目前農業用水包含灌溉用水、養殖用水及畜牧用水,其用水量逐年增加,且對水質要求亦越趨嚴格[2]。根據經濟部水利署統計,從民國89年到99年農業用水12,309百萬立方公尺增加到12,205百萬立方公尺[3],相較畜牧用水以及養殖用,水灌溉用水有逐年增加趨勢,原因為台灣農作物以耐水性及耗水量高之水稻為主,加上以往農用灌溉渠道大部分都以土渠為主,滲漏嚴重且灌溉效率低,致農業用水水權量所占比例極高[4]。也因為農業的用水量大,當工業苦於尋找供水來源時,常常會認為農業用水所占比例高,若是調用部分水源到工業上解決缺水危機應該不會造成太大影響,但是他們往往沒有考慮到當缺水時是所有產業一起面對無水可用,而此時調用農業用水反而加劇農業缺水的困境

台灣工業用水概況

依據經濟部中部辦公室民國 99 年統計資料分析,台灣地區 99 年工業面積為 24,413.16 公頃,統計工業用水量為 16 億 282 萬立方公尺,以中部及南部所占比重較大,該兩區域之工業面積合占台灣地區工業面積 66.75%,用水量合占台灣地區工業用水量 67.28%。隨者經濟發展,工業用水年用量有上升趨勢,化學材料業用水量以19.65%居全台之首,但台灣本身的水資源就有限,近年來又受氣候變遷的影響,使得旱澇發生頻率頻繁,工業缺水的難題藉由抽取地下水和調借農業用水得以解決,但所帶來的影響不可輕忽。

以中科四期為例,為應付龐大的用水需求,國科會中科管理局曾編列大筆預算進行「中科四期調度使用農業用水計畫工程」,每日預計調播農業用水6.6萬噸,此舉嚴重影響彰化溪洲地區農民生活,引發爭議。農運人士楊儒門曾指出根據水利法十八條規定,用水的順序是:家用及公共給水、農業、水力、工業,換句話說,農業用水應優先於工業用水,但每次政府都因農業產值比工業低,遇到缺水時,就要農業犧牲,只幫工業用水解套,農業用水問題並沒有配套及解決方案[5],因此引發爭議。

台灣所要面對的糧食問題

台灣加入 WTO 後,農業出口量減少,多數農產品之能以賴國內市場,加上大量低價的稻米進入台灣市場,使得台灣稻米價格暴跌,此外政府推動「水旱田利用調整計畫」及其後續計畫,提供農民休耕補助或鼓勵轉作,稻作種植面積逐年減少,因為灌溉用水之需求量降低,所以農業用水可調配的水量較過去提高(農委會),多餘的水量便可調借工業所用。大量的農地休耕使得台灣的糧食產量降低,影響到台灣的糧食安全,根據聯合國農糧組織報告,全球有八分之一的人處於飢餓狀態,總飢餓人口超過8.7[6],全球的糧食生產量以不敷全球人口之需求,在各國的糧食自給率中美國124%、加拿大168%、中國95%、日本41%、韓國45%,而台灣則為32%。台灣農地休耕面積高達21.9萬公頃,若無法進口糧食,為維持國民基本營養所需之2,000 大卡熱量,必須維持132萬期作公頃之作物生產,而現有水稻每年耕作面積約為26萬期作公頃[7],台灣的糧食自給率正逐年下降中。

世界飢餓地圖(2011)資料來源:World Food Programme/虞國興「前瞻性農業用水與糧食安全」

農業用水調用工業用水所帶來的影響不只灌溉用水減少、土地休耕率上升、糧食安全問題外,農業灌溉用水具有生產性機能、生態性機能以及生活性機能之三生功能,生態性機能包括蓄留洪水、涵養地下水源、減輕地層下陷社會成本等機能;生活機能則包涵調節微氣候、淨化空氣與水質、增加農村休閒遊憩及優質景觀等機能[8]。因此評估農業用水的價值不宜僅從經濟價值判斷,因將其他因素納入思考,例如:農田的生態效益及生活效益。

農田水利會該如何在不影響農民灌溉權益、提高糧食自給率以及環境保護的前提下,將多餘的用水提供給工業所用確實需要再做一番努力,也期望政府不要一昧地只求經濟發展而罔顧了農民以及環境的權利,畢竟,糧食和環境都是生存的重要條件,如果無限制索求,最終都將反饋到自身上。「氣候變遷」這詞近年來越來越常被提到,台灣無法避免受到波及,台灣本來就屬於缺水國家,近幾年來因為極端氣候使得降雨分布越不均,其降雨強度也增加,而這樣的趨勢有可能會越益明顯,面對這樣的困境政府更應該做好各部門間的溝通與協調,不能再關起門來各做各的事,將各產業面對缺水時的調適策略做全面性規劃,以因應未來的水資源危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釋 :

[1] 林國華(2011年1月)。強化農業灌溉用水支援民生及工業用水機制之探討,農政與農情,行政院農委會。
[2] 蔡明華(2002年3月)。農業用水策略,水資源管理季刊,頁2-8。
[3] 經濟部水利署各項用水統計資料庫
[4] 行政院農委會(2002年8月21日)。節約農業用水,應為提高整體水資源利用可行方向
[5] 鍾麗華(2011年5月12日)。缺水總先犧牲農民 糧食自給率怎提高?自由時報電子報
[6] World Food Programme
[7 ]虞國興(2011年10月)。前瞻性農業用水與糧食安全,發表於:100年度農業工程研討會,社團法人台灣農業工程學會(主辦)
[8] 行政院農委會(2011年5月10日)。台灣農業用水具有三生功能,不宜僅從經濟貢獻度衡量

【電子文庫水資源專題】

2

【電子文庫水資源專題】風災對人民的禍與福

撰文作者|戴子揚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員/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
特約編輯|林彥廷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圖片來源:xie-wei/Flickr

一提到風災,腦中浮現的畫面可能是黃滾滾的土石流,或許是被吹得像搖搖欲墜的行道樹,又或者是橫斷在道路旁的大樹。只不過這些都是新聞上看得到片面的畫面,往往忽略了受災居民的心理受。風災來臨,,除了房屋可能毀損坍塌,還有受災戶面臨迫切的生計問題,以及重建的心理建設,他們的聲音,我們真的聽到了嗎?

莫拉克新聞網」[1]是一個報導關於莫拉克風災災民生活的獨立媒體,  ,內容獲得廣大迴響,網站主要傳遞給社會大眾的是受災居民生活災後重建中長期的議題。此外,在莫拉克新聞網也提到了,新聞中受災戶面對的問題,不僅僅來自於災難本身,政府的救災行動及積極幫忙的慈濟也可能會造成受災戶困擾[2]。作為這篇文章的撰寫者,在文章的開頭從這樣角度切入風災對臺灣居民的影響,希望能藉此讓讀者能用不一樣的角度看待風災下的受災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水資源專題】水是可販賣的商品還是基本人權

特約編輯 ‧ 作者|林彥廷(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教育研究部長/國立臺灣大學科際整合法律學研究所)

從公共場所廣設的飲水機,便利超商飲料櫃中來自各地的瓶裝水與琳瑯滿目的清涼飲料,田圳的灌溉水流,透過水流高低差帶來的發電,水之於人,不僅是延續生命的重要因素,也是孕育生命的基本元素,對於地球萬物也是相同情況,可謂沒有水,就沒有生命,也沒有人類文明的發展。

而可用的淡水資源卻十分有限,加上緯度、氣候、地形的影響,造成空間上水資源的分配不均,加上文明的發展,人類正以驚人速度汙染和消耗水,但自然水源卻無法跟著增加,造成數千萬人暴露在無乾淨水源可用的風險上,也為水資源短缺地區,帶來爭奪、疾病,甚至死亡等社會、經濟、政治的不安定因素。

那水是可販賣的商品還是人權呢 ? 筆者試著透過經濟學、法律學、社會學的角度來嘗試回答此一問題。

Water,Lives,Earth. Save it or Leave it ? (圖片提供 :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獲得乾淨的飲用水是基本人權嗎?

既然水對於人如此重要,那獲得乾淨飲用水是基本人權嗎?而在這之前必需先了解何謂人權。所謂人權是指所有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不分國籍、住所、性別、民族或種族、膚色、宗教、語言或其他身分地位 [1]。而獲得乾淨用水是所謂的人權嗎?水是維持人類生命的重要因子,可謂沒有乾淨的飲用水,就無法延續人類的生命,故獲得乾淨的飲用水是人權。

聯合國大會於2010年7月28日宣布,安全且乾淨用水和衛生設施是一項人權,唯有實現此項人權,才能充分保障生命權和其他人權 [2]。此是根據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並頒布的世界人權宣言 [3]中對於生命權的保障所延伸對於安全且乾淨用水的權利,沒有後者之權利,何來有生命權之保障。

而中華民國憲法第15條保障人民的生存權,亦可導出我國國民擁有乾淨用水之權利,才能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因此獲得乾淨用水是人民的基本權利,故可以推定為保障此一權利,行政機關必須要負起責任,提供乾淨用水給人民,以維護人民的生存權。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