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領域科學傳播 Archive

2

穿領域科學傳播(13): 台灣與國際的接軌

作者|蔡明燁 (歐洲台灣研究學會秘書長暨英國西敏寺大學中國傳媒中心研究員)

根據歐盟2010與2011年出版的報告,歐洲國家正面臨一系列的重大社會性挑戰,包括經濟成長、就業指標、國家競爭力、社會凝聚、多元社會所帶來的文化與教育衝擊、永續性、環境保護、人口變遷、移民與融合、生活品質,乃至全球性的互賴互動等課題。

照片來源:Nige Harris/Flickr

為了因應這些重大挑戰,「穿領域」(trans-disciplinarity,另譯「跨科際」)的概念與實踐,在21世紀逐日受到各國政府的重視,例如歐盟和英國的研究贊助單位近年來都不斷在推動「知識轉移(Knowledge Transfer)」,也就是講求橫跨數個研究領域,並在研究流程中──無論是作業前、中、後期──必須加強國際與社會面向的思考及校園內外的互動,以期深化學術研究對社會的貢獻與影響力;在教學方面,威爾斯的老牌大學亞伯(University of Aberystwyth)也創設了「食物與水安全(Food and Water Security)」碩士課程,結合國際政治、生物、環境及地理學家共同授課。此ㄧ思潮及行動恰與台灣教育部在2012年透過【科學人文跨科際】計畫所積極推動的工作互相印證,該計畫總辦公室標榜:

「跨科際的理念重在強調面對及時、重大、或關鍵的社會或國際議題及問題,必須由不同的觀點、社群成員、專業學門及跨領域研究來共同探究、認識問題及彼此的角色,共謀處理或解決之道。……跨科際教育正是針對此訴求進行人才培育。……人文、科學的跨科際教育,可以議題或問題解決導向的實作課程及行動研究實施人才培育,同時打造面對在地及全球性重要課題或問題的實習平台。」

此外,國科會自2006年起提倡的【台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畫】,顯然也充滿了「知識轉移」的精神,結合產官學的能量,致力提升全民科學素養,希望在台灣打造出一個欣欣向榮的科學傳播產業,進而邁向國際市場。

  • 請按此鍵,精彩文章可搭配網路音檔閱讀

無論是【科學人文跨科際】或是【台灣科普傳播事業催生計畫】,都和前英國首相布朗(Gordon Brown)的呼籲有諸多謀合之處,他說:「今天我們所面對的許多挑戰都是國際性的問題──無論氣候變遷或對抗疾病──全球性的問題需要全球性的對策……,因此我們必須在國際性的政策制定與外交斡旋中,為科學創造新的定位,將科學放在進步性國際議程的核心位置。」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穿領域科學傳播(12):淺談跨科際電影vs.跨科際觀眾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當【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團隊在製作SHS Profile專題(蔡明燁專訪)時,最後一個訪題是要談談值得推薦的「跨科際電影」。這個問題讓我思考許久,雖然私心裡確實有不少喜歡的影片,但我懷疑「跨科際」是一個恰當的選片規範,因為這個取向本身代表了刻意預設的框架,而我相信推廣「跨科際」教育及思維的目的,不但不是要限制創作者選題的空間與揮灑的自由度,反而是要鼓勵青年學子們更加海闊天空地去發揮想像力,舉一反三。

《少年PI的奇幻漂流》在全球大受歡迎!(圖片繪製:何韋翰)

因此我認為我們所期待的,不應該是所謂「跨科際電影」或「跨科際導演」的出現,而是「好電影」的拍攝及「好導演」的養成;至於SHS計畫所能貢獻的,則是傾全力栽培出一批腦筋靈活、能夠在不同專業之間找到連結與共識的新一代,他們將不斷在觀影過程中發掘、解讀出某種先前未曾注意到的跨科際元素,所以稱得上是觸角更敏銳、更寬廣的「跨科際觀眾」。

舉例來說,李安在2013年奧斯卡典禮中摘下第二座「最佳導演獎」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並非以「跨科際」為導向的作品,事實上也正因李導拍片之初並無此類顧忌和設限,所以最後的成品能夠締造佳績,但這並不妨礙有心的觀眾從中獲得諸多跨科際的啟示。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穿領域科學傳播(11):為什麼要對外說故事?傳播對跨科際教育的重要性和可行性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著名的比較宗教學家Karen Armstrong曾在研究中指出,多數的古文化都確認了人類的思考、語言的發展和知識的累積,乃是透過兩種途徑,亦即古希臘人所謂的mythos(譯詞為「神話」)和logos(也就是「理性」)。這兩種途徑之間並無孰優孰劣的問題,彼此也無衝突,而是互補的,因為它們各自運作於人類心智的不同領域:「理性」幫助人類進行邏輯思考、判斷分析、歸納整理、乃至於發明創造,使人類得以控制、改善外界的環境,換句話說,「理性」是人類生存的必要元素,也因此現代教育的設計主要是架構在理性學習的基礎之上。

然而「理性」是有極限的,在人類的心智活動中,有許多的意念和經驗往往超出理性概念所能掌握的範圍,例如生命深層的悲喜,或者更終極的意義等問題,這個部份便屬於「神話」的領域。

在科學發達的今天,現代人對「神話」的理解已與古人出現了頗大的差異,有些人甚至會把「神話」看成是一種迷信、自我耽溺的幻想,或者是無意義的空談等,不過古希臘人所謂的「神話」,其實是指人類最原始的一種心理狀態,也就是「潛意識」,潛意識領域的感知與心靈活動,幫助我們在這個複雜、令人迷惑的世界裡,得以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活得更富有創造力和想像力。

那麼,既然「神話/潛意識」是超越理性範疇之外的心智領域,我們又該如何在這個領域裡思考、學習、累積智慧呢?答案說難很難,但其實也並非遙不可及。首先,「神話」仰賴故事的創造,故事不見得是真實發生過的歷史事件,但在某個意義上,卻有可能不斷重複發生,同時「神話」是需要對外傳述、表達的,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本文標題所謂的「說故事」,而說故事和聽故事的人,都有可能會在神話一而再、再而三的轉述過程當中,獲得某種啟示,也所以我們發現,人類似乎與生俱來便都有ㄧ種對外說故事和聽故事的渴望跟需求,許多小朋友們把同一個故事聽到幾乎滾瓜爛熟了,還是很樂於一聽再聽,因為從聽故事當中所得到的不同啟發,滿足了他們在潛意識領域裡學習的本能,而如果把「對外說故事」轉換為現代術語,其實便是一種「傳播」的行為。

*精彩廣播請見此——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穿領域科學傳播(10):跨科際教育史外一章——庫恩的典範轉移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歷史上有些新發現,可能會立即帶來爆炸性的震撼效果,但有時候卻是在不知不覺中發揮了深遠的影響力,如美國科學哲學家湯瑪士‧庫恩(Thomas Kuhn,另譯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中文版已由遠流出版,王道還譯)一書,即為此例。

《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圖片摘自遠流網站)

本書在1962年出版後,頭兩年只售出900多本,但到了1980年代末期時,全球銷售量竟已累積至65萬本,而到了21世紀的今天,更已突破140萬冊,成為史上最常被引用的學術作品之ㄧ。庫恩在書中所用的術語「paradigm shift」──中文有「典範轉移」、「境相移轉」、「思想範疇轉變」、「概念轉移」、「思維變遷」等多種譯法,基本上是指一種長期形成之思考模式的改變、觀念上的重大突破,或者是根本價值觀的轉向……等——早已是各種場域耳熟能詳的詞彙。

例如企業界暢談的管理典範,認為隨著環境的變遷,決勝因素亦隨之變化,於是在新的競爭條件下,從前所公認的最佳管理模式可能遭到淘汰,從而被更新的最佳管理實務所取代,這便是企管專業中的「典範轉移」;此外在其他的人文、社會學範疇中,「典範轉移」也常被套用在某一種傳統思維被另一個新的價值體系替換的過程。由此可見,庫恩或許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然而他的「典範轉移」概念,卻在潛移默化中成為今日人類知識架構重要的ㄧ環。

出生於1922年的庫恩原是科學家,1943年從哈佛大學物理系畢業,入伍後開始研究雷達,二次大戰結束後回到哈佛攻讀物理學博士,於1949年取得博士學位。在攻讀博士的期間,他被指派教授ㄧ門專為人文領域學生而開的科學課程,孰料這門課程後來竟徹底改變了庫恩的學術領域和研究取向。

科學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 in Science)是化學家寇南特(James Conant)在哈佛大學校長任內(1933–1953)的重要貢獻之ㄧ。寇南特在哈佛推動了多項重大改革,包括開始接受女子就讀哈佛醫學院及法學院,以教育平等的理念促使更多不同社會、經濟、文化背景的學生得能進入哈佛接受高等教育,此外他也取消了體育獎學金,並將教職員的終生聘改為升等制,以求刺激學者不斷精益求精。寇南特認為每一個受過教育的菁英份子,都有必要具備最起碼的科學知識,因此在哈佛大學推動以歷史個案為焦點的科學通識課,而當庫恩開始準備相關教材時,終於首次認真閱讀過去的科學文獻,尤其是亞里斯多德的《物理學》。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3

Trans-disciplinary Science Communications (9):A Collaborative Journey of Learning: The OU and BBC Partnership[1]

Author|蔡明燁 (Ming-Yeh T. Rawnsley)
Research Fellow
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s Studies
University of Leeds

The collaboration between the OU and the BBC has not been flawless. However the partnership is able to withstand the test of time because of their continued willingness to find new ways of forging common grounds based on common interests despite the changes of circumstances……

Introduction: From Frozen Planet (2011) to Proposed Study

Following the award-winning nature documentaries The Blue Planet (2001) and Planet Earth (2006), the latest sequel filmed by the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BBC), Frozen Planet (2011), has generated a tremendous amount of interest and critical acclaim around the globe. As suggested by its title, Frozen Planet centres on life and the environment in both the Arctic and Antarctic and brings the frozen wilderness to the small screen. It is one of the most audio-visually stunning and intellectually stimulating nature programmes in recent years. In the final episode of the seven-part series, presenter David Attenborough points out how global warming is rapidly transforming the landscapes of both polar regions and some of the disastrous impact it may bring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if no actions are taken to prevent the current trend. When the US Discovery Channel originally announced that they would only air the first six episodes of the show but not the final instalment, it provoked an outcry from viewers and triggered heated debate on climate change. The Discovery Channel later amended their decision and added the seventh episode to the broadcasting schedule.

Frozen Planet(Photo source ﹕ http://www.bbc.co.uk)

Television documentaries of such a magnitude today are rarely achieved by one organization alone. The production partners of Frozen Planet include the BBC Natural History Unit, Discovery Channel Canada (in association with Discovery Channel), Zweites Deutsches Fernsehen (ZDF) of Germany, Antena 3 of Spain and Skai TV of Greece. In addition, there is one educational partner whose role must not be ignored, the Open University (OU). As the OU and the BBC have enjoyed over forty years of making prize-winning programmes together, Frozen Planet can be seen as yet another landmark series that testifies to the success of the partnership formed between these two prestigious British institutions.

Geneticist Steve Jones once commented that “the entir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enterprise depends on communication”.[2]Appropriate communication of scientific discovery allows the dissemination, examination and deliberation of ideas and expands human knowledge and application. Hence there seems a mutually beneficial common ground for knowledge enterprise (such as the OU) and broadcasters (such as the BBC) to collaborate because the latter requires substance of knowledge to produce quality-driven programming, while the former needs communication tools, skills and channels to reach a wider audience.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7

Trans-Disciplinary Science Communications(8):When Uncle Stone Meets Taipei Frog —A Case Study of the Taipei Frog Conservation Project

Author|蔡明燁 (Ming-Yeh T. Rawnsley)
Research Fellow
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s Studies
University of Leeds

• The Chinese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nd podcast can be accessed here: http://case.ntu.edu.tw/shs/?p=9950

Background to this article and podcast

The Taipei Frog Conservation Project Part I

The Taipei Frog Conservation Project Part II

When I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write a “Trans-Disciplinary Science Communications” column for the Society-Humanity-Science (SHS) Program website in late 2011, I took the assignment seriously.My intentions are three-fold: (1) The column offers me a strong motivation to pursue actively the meaning of “Trans-Disciplinarity”. (2) I aim to survey as widely as possible — from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and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 examples of what effective “Science Communications” may achieve in different social and cultural contexts; and (3) I also use the column as a platform to try and experiment innovative methods of “Trans-Disciplinary Communications”. Therefore I began producing podcasts to complement my articles.

I have learned two vital lessons from writing the column and producing related podcasts, namely the nature of the medium and the importance of targeted audiences. Firstly, podcasts, as audio platforms, are very different from written texts. If I simply read my article out loud and record it as a podcast, it seems to minimize the effect of podcast as a medium. Hence ideally the design of the article and the podcast should be an integrated but independent process. Their contents may be relevant and complementary to each other,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y should be a complete product in their own right. Secondly, my column is mainly written in Complex Chinese characters as the targeted audience are the Chinese communities (especially the communities in Taiwan). Nevertheless the ultimate goal of the SHS Program — the promotio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 (TDE) — and many case studies I have encountered embody a quality of universality. I believe that not only the SHS Program will benefit from international outreach, but als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ies will benefit from the discoveries of the SHS Program as new perspectives can often trigger deeper reflection and inspire further creativity.

Taipei Frog.(Photo credit﹕VeloBusDriver@Flickr)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2

穿領域科學傳播(7):臺灣跨科際教育的推手──陳竹亭教授專訪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知道【科學人文跨科際人才培育計畫(簡稱SHS)】這個計畫雖已將近一年,但今年五月份返臺參加「第一屆跨科際教育(Trans-Disciplinary Education,簡稱TDE)研討會」時,才終於更近距離地接觸了這個領域裡的國內菁英社群,很高興得能好好專訪了SHS計畫主持人──臺大化學系的陳竹亭教授。

蔡明燁老師(左)與陳竹亭老師(右)相談甚歡。(圖片拍攝﹕唐功培)

有關陳老師的報導,其實已經相當不少,他自己也有很多論述,例如在〈賈伯斯與諾貝爾獎〉一文中,很精彩扼要地說明了他對科學、創新與人性的一些看法,也突顯了他對人生的夢想,以及對教育理念的堅持。我的專訪主要是想從「人」的角度來瞭解,即將在臺灣醞釀、發酵的這股所謂TDE潮流的背後,究竟有些甚麼故事?心路歷程?乃至對未來的願景?希望能夠藉此賦予這個「跨科際教育」的抽象名詞一張人性化的面孔,從而激發對「跨科際(或穿領域)」更寬廣的想像空間與實踐的靈感。

陳老師有問必答的率真極富感染力,從他對貝多芬克羅采奏鳴曲(Kreutzer Sonata,亦即第9號小提琴奏鳴曲)的熱愛中,對心理學者兼社會哲學家弗洛姆(Erich Fromm)《愛的藝術》(The Art of Loving)一書的解讀,融合了他對自我經驗與科學、信仰、東西方文化價值觀的反省,導致「教育≠教書」的深切體認,在在透露了他感性、熱情的一面,也反映出他對臺灣強烈的社會使命感。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穿領域科學傳播(6):英國大學的知識轉移與社會影響力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英國大學風起雲湧的這股知識轉移浪潮到底是怎麼回事?

今年初外子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廣告,徵求北英格蘭幾個不同姓氏的志願者響應一個基因調查的研究計畫,因為外子的姓氏恰好符合計畫的需求,所以我們就在一個指定的時間去了公告的地點[1],當天現場來了將近上百人,甚至包括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一位地區性廣播電台記者,以及一個製作公司的外景小組,他們正在幫BBC拍攝一個長達八集的電視紀錄片【不列顛的故事】(Great British Story),發現探討的內容有謀合之處,便決定和該研究計畫互助合作。

文章提到的志願者召集現場,,就是在北英格蘭這間小教堂舉行。(圖片拍攝:蔡明燁)

三名研究人員分別從基因學、姓氏學和社會學的角度,向大家簡介了研究計畫,解釋因為多數人從父姓,而男性則是從父親處遺傳了Y染色體,許多研究已確認,某一種Y染色體往往和某一個姓氏呈現特殊關聯,且多數姓氏又會和某一地理區域具有特殊淵源,因此研究團隊認為,如能鎖定某幾個地區、某些特殊姓氏無血緣關係之男性DNA,就有可能追蹤不同的Y染色體族群在歷史洪流中的分佈與流動狀況。該研究計畫目前將焦點放在保有北歐維京人(Norse Vikings)遺址的北英格蘭地區,同時在某些個案中,他們會把Y染色體的研究結果拿來跟線粒體DNA(由母親處遺傳而得)的研究分析,以及從雙親處遺傳而得的DNA片段進行對比。

在聚會現場,研究人員向志願者們取得了計畫所需的DNA,一一編號,解釋研究計畫將會如何保護隱私權、研究道德等細節,並說明當整個計畫結案以後,志願者們將會收到有關個人的Y染色體數據資料,同時整體的研究結果除了在學術期刊上發表之外,也將被公布於研究計畫的網站中。

當一切流程結束時,志願者們並未一哄而散,許多人留下來彼此聊天,更多人選擇向研究人員詢長問短,特別是團隊中的姓氏學家與社會學家最忙碌,連外子和我都忍不住去湊熱鬧,發現大家都對自己姓氏的由來和祖先的歷史充滿了好奇與想像,最愛問自己的姓氏意義為何?如何演變成今日形貌?發源地在哪裡?諸如此類的問題,而研究者們也顯得樂此不疲,和沒有專業背景的現場民眾打成一片,達到了充分的交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0

【跨科際閱讀】穿領域科學傳播(5):當經濟發展遇上了生態保育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當我們在今天開始注意到「跨科際」教育的潛在意義,且想要推動更有效益的穿領域科學傳播時,台北赤蛙復育成功的案例,提供了我們ㄧ個非常珍貴的課題──也就是從「線性」走向「網狀」思考的重要性。

穿領域科學傳播(4)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3)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2)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1) (請按此)

在台灣的科學傳播網絡中,致力於生態保育的社群屢建奇功,可能是因為1980年代間,環保意識在國內抬頭,適逢寶島正開始走向民主化,環保團體很快成為市民社會的活躍份子,而經過了多年的努力,不僅環境保護的大原則已經成為許多台灣民眾的共識之一,以永續生態為宗旨的各類組織,相對上也已經在長年的實際操作中,建立出比較多元的社會網絡,並累積起較為豐富的穿領域溝通經驗,因此當我們在今天開始注意到「跨科際」教育的潛在意義,且想要推動更有效益的穿領域科學傳播時,台北赤蛙復育成功的案例,提供了我們ㄧ個非常珍貴的課題──也就是從「線性」走向「網狀」思考的重要性。

台北赤蛙。(圖片來源﹕ pseudolapiz@Flickr)

台北赤蛙以「台北」命名,因為美國博物學家1908年在台北縣八里鄉首度發現了這種體型纖細的赤蛙,身長不到四公分,屬於蛙類中的小不點兒,背部呈綠褐色,體側有兩道白色的褶極,褶極兩邊各有兩道黑線,叫聲細小,彷彿昆蟲唧唧。博物學家後來在大陸南部與東南亞也有找到同一物種。

三十年前,台北赤蛙在台灣西海岸的低海拔沼澤、水田普遍分布,牠們住在清淨的溼地,跳躍能力強,大部分時間會躲在水中的草叢或睡蓮篷下當保護傘,躲避天敵,然而隨著道路開發、農業用藥等對環境的汙染,台北赤蛙的生命力迅速下降,到了20世紀末、21世紀初,已經瀕臨絕種,全台灣只剩下四個族群:台北三芝、桃園龍潭、台南官田,以及屏東內埔。

話說台北赤蛙在三芝賴以維生的棲地,是一大片蓮花田,蓮花田的主人是年屆八旬的老翁楊文石先生,人稱「阿石伯」,他是一個勤快務實的台灣農民,每天清晨四、五點起床,一直忙到夜裡十點多,除了照顧自己的一片山,還受雇幫鄰居整理田園,打理的田地總面積加起來約為一甲多。

1999年,木柵動物園的保育專家在阿石伯的蓮花田發現了台北赤蛙,隨即展開調查,到了2000年,驚覺赤蛙的數量已剩下不到50隻,於是動物園的林華慶組長趕緊在2001年和農委會取得共識,決定由動物園撥款成立一個台北赤蛙的復育專案。

不過在專案推動之初,專家們所採取的仍是一種單向式的思考路線,他們原想用補助的方式來說服當年七十多歲的阿石伯,不要再在蓮花田裡噴農藥,並承諾會定期補貼他的農業損失,但這對當時已經有二、三十年栽種經驗,可是卻第一次聽到「台北赤蛙」這個名詞的阿石伯來說,根本不著邊際,也就不予理會。接著又有人建議林組長,何不乾脆把這塊地給租下來,或者把台北赤蛙整個移到動物園裡,不就可以安心保護赤蛙了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2

【跨科際閱讀】穿領域科學傳播(4): 國際性科學傳播與軟實力

作者/蔡明燁(英國里茲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員)

軟實力代表的是一個國家/地區/城市/組織的價值體系,能夠吸引外界越多的肯定與認同,軟實力就越強,國際聲望也越高;反之軟實力就弱,聲望也低。軟實力價值體系的建立,不完全在於你說些什麼,而在於你怎麼說、怎麼做…


穿領域科學傳播(3)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2) (請按此)

穿領域科學傳播(1) (請按此)

科學無國界,然而科學傳播卻可以分成「國內」和「國際」等兩大研究區塊──以針對國內受眾所做的科學傳播而言,科學傳播與科學教育(尤其是大眾科學教育)無疑有著密切的關聯,有時甚至很難在科學傳播與科學教育之間劃出明確的界線,例如科學博物館、科學展覽等,便是最明顯的例子;另一個區塊是以國際社會為對象的科學傳播,而在這個層面上,科學傳播的教育意涵或許減少了,無形中卻也增添了至少兩個新的使命,其一是成為對外宣揚本國科學成就的展示窗口,其二是透過吸引外資或促進跨國合作等管道,提高科學發展的經濟價值,例如世界各國的科學園區,在某個程度上便都帶有科學外交(science diplomacy)的功能與色彩。

國際性科學傳播早已是世界各國展現國力的重要工具之一,例如1889年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完成的艾菲爾鐵塔,即向世人炫耀著法國融合了建築、美學和技術的多元科學文化。(圖片來源﹕ Richard, enjoy my life!@Flickr)

遠在「軟實力(soft power)」這個名詞成為近來政治與傳播學界的熱門話題以前,國際性科學傳播早已是世界各國展現國力的重要工具之一,例如法國人在1886年送給美國人的自由女神像,便是科學外交的經典傑作,跟1889年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中完成的艾菲爾鐵塔一樣,都是法國建築工程師艾菲爾(Alexandre-Gustave Eiffle)的作品,既向世人宣示了美、法兩國堅定的友誼,更炫耀著法國融合了建築、美學和技術的多元科學文化。艾菲爾鐵塔保有「世界第一高」的頭銜達41年之久,直到紐約在1930年建造了克萊斯勒大廈(Chrysler Building),不過艾菲爾鐵塔的建築智慧與優雅的造型,迄今仍是全世界吸引了最多遊客的收費性建築,同樣的,自由女神像也已被世人公認為美國自由精神的象徵。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