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與社會專題 Archive

2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理工人為什麼需要科學哲學?

科博文Says:陳瑞麟老師是國內首屈一指的科學哲學研究者,這篇文章中陳老師以淺近的語言、豐富的例子揭示了一項深刻的道理:「科學與科技的知識建立、學習、應用、發展與轉變的過程中,哲學無所不在」,而科學家們只要更有意識地反省自己的研究活動,就會發現自己其實不斷面臨著各種「科學哲學」的問題,比如說,科學的本質是什麼?如何區分好科學與壞科學、科學與偽科學?、理論和實驗的關係是什麼?科學家如何選擇理論?……。可以說,「科學哲學」這門跨領域學科的基本功能就在於反省既有的、提供新的「科學形象」。 😎

作者: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我曾應邀到一所大學電機工程系為研究生演講科學哲學,同學發問十分踴躍,令主辦人與我都大感驚訝。但是記憶中,同學的問題多著落在科技與個人的關係上,因為我提到科學哲學的重要功用之一是反省科學(技)與自我:如果我是一位科學家、工程師或技師,我的職業與我的關係是什麼?對我的意義和價值又是什麼?

一、科技活動內的科學哲學或科學哲學對理工人的意義

我們可以觀察到日月星辰每日東升西降,會發好奇、會發問!這是古希臘的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因為回答那些問題,開啟了自然哲學也催生了古代天文學。(圖片來源:Rajarshi@openphoto)

理工人很容易對哲學感到好奇,但往往也會誤以為哲學就只是在談論人生、倫理、道德、良心、修養、甚至命理、鬼神一類的事情。理工人也傾向認為科技和哲學是兩回事,前者具體、明確與實際,後者則抽象、飄緲或虛玄。當他們看到「科學哲學」這「雜種」時,往住感到迷惑,卻可能引發更大的好奇心──可是,就像對明星偶像的私人軼事那種好奇心一般,船過水無痕。在本文中,我希望告訴理工人,科學(技)哲學不是處在遙遠不可及的國度,它其實存在於你們的活動裡。是的,我想告訴你們,在科學與科技的知識建立、學習、應用、發展與轉變的過程中,哲學無所不在。你並不需要讀所謂的哲學著作,引用康德、黑格爾、沙特等大哲學家的名言,你才是接觸哲學。事實上,理工人的活動常常要觸及哲學,只是你們並不自知。

環視周遭,我們生活在一個世界中,這個世界有各式各樣的物質,令人眼花撩亂的現象、能思考的人類、有無數的互動與聯結。我們可以觀察到某些現象反覆地發生,例如日月星辰每日東升西降。為什麼會如此?什麼東西(原因)使它們如此?它們又是什麼東西?對我們人類有什麼影響?人類會發好奇、會發問、會想知道!這是古希臘的哲學問題,也是科學問題,因為回答那些問題,開啟了自然哲學也催生了古代天文學。二十一世紀的人們也許想問的是:網路究竟是什麼?只是電腦連線而已嗎?還是,網路其實是人際關係的連結?或者人與物的連結?我們如何在一個網路發達的世界裡過得更好?幾千年來人們感興趣的現象和問題不斷變動,也因此發展了一個龐大的科學系統,一開始的哲學思辨被後來科學研究補充、強化或取代,很多理工人因此以為科學取代了哲學,卻沒看到新的哲學正在醞釀未來的科學──這是科學哲學想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當你縱觀全局地去追問新的現象究竟會如何發展?原因是什麼?對人類(包含我自己)未來又有何影響?你就是在作科學哲學的反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轉系與跨領域學習:科學、歷史與科學史的可能關係

科博文Says:成大歷史系陳恒安教授以自身經驗出發(大學主修環境科學、碩士班主修生物、博士班攻讀科學史),指出自己如何逐漸領會到,科學其實是「基於人類各時代知識與技術條件所發展出來,一套對大自然的特殊提問與解答方式」,而透過研讀科學史,可以將許多不被科學研究者「視為問題」、但實際上深刻形塑了科學面貌的議題給「問題化」,例如「是哪些人從事科學研究」、「這些人從事科學研究的目的是什麼」、「科學、技術、經濟、社會、文化等物質與非物質因素的交纏如何影響了科學知識的生產」。 😛

作者:陳恒安(成功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日前參加轉系面談,一位理學院大二同學自我介紹,娓娓細述「棄理從文」的心路歷程。除了長期以來嚮往文史領域,認為科學知識不完整,無法經由科學觀點全方位認識世界,成了換跑道的重要考慮因素。這位學生成績優異,清楚志趣所在,對於未來也有所規劃。以歷史系面談委員的立場,當然非常歡迎這麼一位對歷史真正感興趣的學生。不過,面對這樣的理由,幾位面談委員卻也同時感到納悶。為什麼這位學生會認為轉到歷史系之後,不需擔心所學知識將側重文史哲?難道學院中的文史哲訓練,便足以提供學生掌握知識完整性的能力?

為什麼有學生認為研讀科學會造成知識偏食、難以探索世界的整體性?(圖片來源:mars_discovery_district@flickr)

國內大學的理科教育,如果本質上沒有太大改變的話,大學二年級的課程應該還沒真正踏入科學研究領域,充其量只觸及科學(系統知識,大有多答案),還不到研究階段(探索未知,無標準答案)。根據自己過去的經驗,理學院大一的主要課程都是共同科目,科學課程通常是微積分、普物(實驗)、普化(實驗)、以及普生(實驗)等課程。大二後才逐漸進入各專業次領域的基礎及進階課程。以化學相關學系來說,可能是有機化學(實驗)、生物化學(實驗),或化學數學之類的課程。這階段的大學課程設計,著重基本概念與知識的傳授。即使是實驗課程,也著眼於讓學生熟悉實驗設計、方法與基本操作技巧。在理論層次上,實驗的目的,在於幫助學生了解,抽象的科學理論與自然界之間是如何透過實驗而產生關聯。或者說,這個階段的實驗只是種讓科學概念視覺化的技術,強調實驗true to theory,而不是true to nature的特性。簡單來說,大學初階的實驗課,並不是用來探究自然界中的未知現象,而是讓學生逐漸熟悉廣義的科學實驗文化。理學院的學生,除非資質與興趣特出,否則以大二的學生來說,應該都還沒機會踏入科學研究的主廳堂。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學生會有刻版印象,認為研讀科學,最後會造成知識偏食,以至於難以探索世界的整體性?或者,學生的擔心,是因為看到科學強調數據、操作與應用,而忽略精神、價值與意義的探索?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同時做個學門內部的專才與跨學門的通才:談談社會科學的跨界

科博文Says:今天為大家介紹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劉正山教授的文章,劉教授談到社會科學可以如何從「代理人基模擬」(agent-based modeling)這種電腦技術,來處理「從微觀(個體行為與人際互動)到宏觀(大規模的、相對穩定的社會現象)」的社會複雜性(social complexity)問題。 🙄

作者:劉正山(國立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

你是怎麼理解「社會」兩個字、又是怎麼看待「科學」兩個字呢?(圖片來源:Erika Mlejova@openphoto)

作為社會科學領域的大學生,你是怎麼理解「社會」兩個字、又是怎麼看待「科學」兩個字呢?對於學社會科學的人來說,什麼叫「專才」,如果要成為專才,又如何同時成為能夠跨領域的「通才」呢?成為跨領域的通才真的有那麼必要嗎?

我們先從「社會科學」四個字談起,這些都清楚之後,才能說到「專」、「通」,乃至談到「跨領域」。也許你不知道,社會科學(一般來說包含了社會、政治、法律、經濟、教育、心理、行政等學門,但不同學術單位或許對此會有不同的認知)在許多非社會科學學門的專家眼中並「不算」科學。對這些在科學技術領域都很傑出的專家學者而言,凡不是以數學、物理為基礎,藉由科技儀器的操作、得到知識和產出一定數量論文的學門,都不足以跟他們平起平坐。而對社會科學稍微友善一點的專家,則會將社會科學視為自然科學的一個支派,再拿自己領域的方法「應用」到社會現象上。

這種上至政策制訂單位,下至一般研究人員對社會科學的歧見或誤解,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由來已久。無論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不瞭解社會科學的大多數人,往往會隨著自己的學門愈來愈專業、企業界或市場對自己學門人力需要的增加、自己的學門論文發表機制的成熟、或是透過國家科學和產業政策得到的資源(經費)提高而產生對自己學門的優越感。雖然這種優越感有助於提升自身學門的競爭力,但近年來我們常看到不少掌握資源的機構或決策者因為不夠認識社會科學(以及人文學科)的特性,輕易地出手制訂整個知識界的知識生產規則。這或許有機會促使社會科學學人「提高論文產量」,但卻也造成了許多社會科學學人受到不必要的壓力與挫折,甚至失去了問出具有深度問題的能力。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淺談神經經濟學

科博文Says:科博文今天要為大家介紹臺灣大學經濟學系黃貞穎教授的文章,本文討論了神經科學與經濟學的交會,介紹了神經科學如何讓經濟學者更瞭解人類的各種決策行為,進而修正經濟學模型,什麼樣的問題是神經科學與經濟學可以互相激盪產生新的火花呢?且看黃教授的介紹! 😳

作者:黃貞穎(國立臺灣大學經濟學系教授)

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如何做選擇的學問。然而,大部分的經濟學研究常常都忽略了決策過程(圖片來源:ervega@flickr)。

翻開經濟學課本,幾乎所有的教科書都會告訴你經濟學是一門研究人如何做選擇的學問。然而,大部分的經濟學研究可能只會告訴你,就觀察到的最終行為而論,模型甲比模型乙更有解釋力。這樣的研究就幫助我們理解人的選擇當然是重要的,但是決策包含過程以及最後所產生的行為,只研究最終的行為,似乎忽略了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多瞭解過程是否能幫助我們更瞭解行為。

近年來因為神經科學技術愈來愈成熟,我們對腦是如何運作的知識累積迅速,很自然地就有了神經經濟學這樣一個跨領域的學科,嘗試運用神經科學的工具,以及我們對腦的理解,企圖去打開選擇過程這個黑盒子,希望能對選擇行為有更好的掌握。

什麼樣的問題是神經科學與經濟學可以互相激盪產生新的火花呢?比如說長久以來經濟學家假設做決策時,我們會極大化效用,效用大的選項,我們才會選擇它。換句話說,效用像是一把尺,對於所有的選項,我們都用這把尺去度量,量出來最大的那一個,就是我們最終的選擇。透過對猴子的單一神經元記錄,以及用功能性磁振造影對人的觀察,神經科學家現在的理解是,腦中的orbitofrontal cortex其活化程度非常可能就是記錄經濟學家口中的「效用」高低。這對經濟學家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因為長久以來,「效用」這個抽象的概念,可能是一個具體的腦區活化的狀況,對神經科學家來說也是一個新的發現,除了瞭解基本的腦功能外,原來我們也能對各式各樣不同的決策,透過效用這一把經濟學的尺來理解它的神經基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跨領域視角下的身心障礙研究

科博文says:跨科際的研究必須對應社會需求,邱大昕教授以他對身心障礙的研究為例,說明跨領域的研究方式可以幫助研究者重新審視「什麼是身心障礙」、「誰是身心障礙者」、「誰能代表身心障礙者」等經常被一般大眾與專業人員(例如無障礙環境的設計者)視為理所當然的問題。

作者:邱大昕(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社會學與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身心障礙研究(disability study)是個跨學科(cross-disciplinarity)或多學科(multi-disciplinary)的新興研究領域。(圖片來源:slimmer_jimmer@flickr)

身心障礙研究(disability study)是個跨學科(cross-disciplinarity)或多學科(multi-disciplinary)的新興研究領域。一個跨領域學科的出現,通常意味著傳統學科的觀點或研究方法,已經無法處理或解決某些當前的問題。十九世紀末開始,西方社會的勞動市場遭逢激烈重組。工作的都市化與工業化趨勢,對身心障礙者的生活造成重大影響。這時宗教團體和慈善組織開始設立各類身心障礙機構,提供以工業生產為主的職業訓練。這時不僅身心障礙機構大量增加,與身心障礙有關的專業或學科也不斷出現。最容易讓人聯想起的大概就是特殊教育、復健醫學、社會福利或社會工作等專業或學科。這些專業或學科傳統上有個共通點,就是把「身心障礙」當作是疾病或身體損傷所造成的痛苦與不利狀態,因此需要專業人員的介入與協助才能解決問題。這種觀點和立場有時候被稱為「個人模式」(individual model)、「悲劇模式」(tragedy model)、「慈善模式」(charity model),或「醫療模式」(medical model)。

1970年代西方身心障礙權力運動風起雲湧,傳統的身心障礙研究取向受到嚴厲的批評與挑戰。身心障礙運動所提出的「社會模式」則將環境因素視為造成身心障礙的主要因素。環境因素如社會、政治、文化、經濟因素等共同界定身心障礙,並決定個人或集體對待身心障礙者的態度。身心障礙研究這時開始以全新的觀點重新建構身心障礙在歷史、文學、法律、建築、社會政策等的地位。身心障礙研究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發展樣貌,比方說,英國的身心障礙研究主要是由身心障礙者與身心障礙運動者開始和主導;而美國的身心障礙研究則同時有較多的非身心障礙的學術專業人員投身其中,像是歷史學者、文化研究學者、社會學者等。台灣的發展比較接近美國,除了身心障礙運動團體之外,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社會學者也扮演積極的角色。不過不論何種發展模式,身心障礙者都不再只是被動的研究對象,而應是積極的建構參與者。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科技、風險與公民參與

科博文Says:科技發展如同雙面刃,往往只能解決自己設定的問題(例如建水庫解決用水需求、發展核電解決用電需求),卻無法解決自己帶來的問題(水庫對生態的破壞、核安與核廢爭議),科技帶來的福祉總與風險相隨,成為人類今日文明發展最大的課題,而這些課題無法只仰賴一個領域的專業來解決。 😎

臺灣高科技園區不斷擴建,引發與農田搶水搶地的爭議,犧牲弱勢的農民,污染農村。2009年中部科學園區(中科)四期二林基地環評審查,引發彰化、雲林兩縣蚵農到環保署丟蚵殼抗議(圖片來源:izensun@flickr)

作者:杜文苓(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

日本福島地震災情(圖片來源:j808armada@flickr)。

2011年3月11日,日本福島地區發生芮氏規模九級的強震,引發海嘯襲擊,造成上萬人死亡的慘劇,並損壞核能電廠的冷卻系統,引起爆炸與輻射外洩,迫使數十萬人離開自己的家園,損失至今難以估計。這個重大的複合性災難顯示,科技系統的失控或失敗,會嚴重影響到人類的生存與文明發展。

不過,日益倚賴科技發展的人類,似乎已經沒有辦法放棄科技工業文明所帶來的便利與舒適,檢視我們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與科技發明、工業製造、消費使用息息相關,科技發展程度越高,各種體系之間的依賴關係也越形複雜。但科技發展如同雙面刃,往往只能解決自己設定的問題(例如建水庫解決用水需求、發展核電解決用電需求),卻無法解決自己帶來的問題(水庫對生態的破壞、核安與核廢爭議),科技帶來的福祉總與風險相隨,成為人類今日文明發展最大的課題。

德國社會學家貝克(Ulrich Beck)認為,與其他時期的文明相較,科技在人類當代歷史變遷扮演重要角色,但科技的發明卻帶來一種在根本與性質上不同於以往的新型態風險,而人類對於這種風險的評估與分類,多交由科學家與技術機構來掌握。不過,科技快速發展與更新常常帶來不可測的風險,而科學知識並沒有時間好好發展回應層出不窮的「未知」,這使得現代社會面對風險必須思考許多科學「不確定性」的議題(汪浩譯,2004)。如同福島的核災教訓一般,事故未發生前的「科學」計算(災難發生比例),無法準確預測災難後果。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1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奈米科技、健康風險與跨領域社會對話的必要性

科博文Says:今天為大家介紹成功大學醫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中心的翁裕峰教授談奈米科技的文章,翁教授將科技發展的不確定性、健康風險、法律管制等各種因素,帶進了奈米研究的討論,精彩地示範了何謂「STS」的研究方式,對台灣社會也極具啟發性,而且,目前我們的生活中已無處不奈米,使得原本是科學技術知識發展的問題,轉而與社會科學的知識連結在一起,奈米研究在全世界如火如荼,但奈米材料對於人體的可能健康風險仍然處於未知的狀態,我們應該更要關心! 😛

作者:翁裕峰(國立成功大學醫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正因為我們的生活中已無處不奈米,使得原本是科學技術知識發展的問題,轉而與社會科學的知識連結在一起。(圖片來源:Transguyjay@flickr)

談到「奈米」,相信有不少人已經知道它是什麼。是的,你想的和其他已接受過高中教育的人想的大概差不了多遠:奈米是10的負九方米;奈米化物質的抗污性增加(馬遠榮,2002:31-33、40-43;Roco, 2001: 355)。

奈米技術之研究與應用自2000年起,已成為先進國家爭相投資發展的科技。美國在奈米科技發展初期(2000-2002)即已投入超過10億美元,歐盟在2002-2006年也投資近12億美元,日本在同時期則花了近四億美元。根據專家預估,奈米科技相關產業所生產的產品需求,在2010年會達到1兆4千4百億美元的產值(超過30兆新台幣)。不論在歐盟、台灣、韓國或與日本,奈米科技的產業驅力策略向來是發展此科技的主要依恃(馬遠榮,2002:100-103;Roco, 2002;;Tyshenko and Krewski, 2008: 146)。

以上立基於科學知識與技術的奈米科技研究與產業發展,本來只是科學的事。可是,因為這類極微小的各種奈米粒子,例如銀、鈦、碳、碳管等逐漸大量地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用品的一部份。由於以往石綿纖維造成相關產業工人以及使用者塵肺症的關係,開始有人擔心,這些奈米粒子在製造或使用過程中,逸散至環境的空氣或水中,而被吸入或食入人體中,進而引發人們對這種不確定危害進行法律管制的討論。這使得原本是科學技術知識發展的問題,轉而與社會科學的知識連結在一起。

為何奈米科技產品可能潛藏人體∕環境之健康危害呢?如何面對這種潛藏的危害而發展法律管制的制度呢?以下我們將舉例說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從「人役於物」到「物役於人」:適當科技運動的思考與實踐(下)

科博文says:10月份計畫部落格推出【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以來,已經和各位介紹陳政宏教授王秀雲教授兩篇有關科學與技術為何與如何深受各種「社會」因素的影響的文章,今天要和大家介紹的這篇文章,是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陳信行教授所撰寫,陳信行教授以批判的角度,討論「科學技術為人服務」抑或「人為科學技術服務」的根本問題,反省了「綠色革命」、核電廠、水壩等各種「現代化」的高科技計劃,為我們建立了一種「適當科技」(appropriate technology)的視野,不過本文篇幅較長,將分成上下兩篇刊出(上篇請按此閱讀)。

適當科技的一些案例

現代科學的支持者總是主張:有了深思熟慮的科學知識與技術,人類能夠克服一切困難。這樣的豪情壯志是值得欽慕的,但是,如果這些科學知識與技術沒有了與其相連的儀器、設備、原料等等資源就毫無用武之地,那麼,對於資源匱乏的人們來說,這種科技等於無用。「適當科技」的實踐者因而力求能在各種匱乏狀況下達成目標。三十餘年來,「適當科技」發展出的作業項目包羅萬象,包括如節柴灶、小水電計畫等在地能源計畫、混種輪種等生態農法、以及運用在地材料與人力的住宅建築計畫等等。以下我只舉一些例子以勾勒出一個大致的面貌。

簡約之美

 

ORT調配方法示意圖(Hazeltine & Bull, 1999: p. 213)

有時候,在成熟的研究之下找出來的適當解決方案或許簡單得讓人難以置信。例如,第三世界農村奇高的嬰兒死亡率很大一部份是來自於急性腹瀉脫水致死。在1980年,全球有5百萬5歲以下的嬰幼兒死於此因。小兒腹瀉可能來自約25種不同的寄生蟲、細菌或病毒。水源污染是最常見的傳染途徑。腹瀉致死的多半是由於腹瀉造成的脫水及營養不良,在適當補充水分與電解質之下,大部分小兒腹瀉能夠安然度過。在一般醫院中,治療腹瀉多半靠藥物與點滴。然而,在非洲,藥物多靠進口,昂貴且不見得適用於本地。點滴治療非常有效,但需要熟練醫護人員,也需要同樣是進口而昂貴的無菌點滴瓶、注射針乃至生理食鹽水等醫療材料。這些都不是解決大量小兒腹瀉問題的適當辦法。

1962年開始,一群孟加拉(當時稱為東巴基斯坦)達卡大學醫學院的年輕研究者開始尋找治療腹瀉脫水的另類方法。他們提出了一個極為簡單的方法:「口服水分補充療法」(Oral Rehydration Therapy)。他們依照正統醫學試驗的方法從事了嚴謹的臨床試驗,證明這個治療法確實有效。基本上,這個療法只是讓病患飲用水、鹽和糖的溶液,瀉多少、喝多少。幾乎任何家庭都能夠調配出適當的OR溶液,在簡單的教育之下,可以順利照顧病患脫離險境、康復。圖一是簡單的宣導教材,更簡單的方法甚至不需量匙,只要用一把糖、一撮鹽、和一杯開水調勻即可。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並於1975年開始推廣包裝好的最佳配方口服水分補充鹽(ORS),每包成本在50美分以下,加水即可使用。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從「人役於物」到「物役於人」:適當科技運動的思考與實踐(上)

科博文says:10月份計畫部落格推出【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以來,已經和各位介紹陳政宏教授王秀雲教授兩篇有關科學與技術為何與如何深受各種「社會」因素的影響的文章,今天要和大家介紹的這篇文章,是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陳信行教授所撰寫,陳信行教授以批判的角度,討論「科學技術為人服務」抑或「人為科學技術服務」的根本問題,反省了「綠色革命」、核電廠、水壩等各種「現代化」的高科技計劃,為我們建立了一種「適當科技」(appropriate technology)的視野,不過本文篇幅較長,將分成上下兩篇刊出 :-P。

「適當科技」的核心主張很簡單:人們所擁有、所使用的「東西」要為人的需要服務,而不是反過來,人為「東西」的需要服務(圖片來源:lgb06@flickr)。

作者:陳信行/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

「適當科技」(Appropriate Technology)是從1960年代開始,在世界各地興起的一個科技改革運動,至今這個運動的一部份主張已成為聯合國開發總署(UNDP)等官方機構與如樂施會(Oxfam)等各大國際援助非政府組織(NGO)的官方政策,它的口號與風格也常常出現在各種對當代科技社會不滿的論述與實踐中。雖然我們還很難說適當科技運動帶來了什麼劃時代的大變革,可是,每當科技災難出現時,這個運動的主張就會成為人們構思另類出路時,不可或缺的思想資源。

「適當科技」的核心主張很簡單:人們所擁有、所使用的「東西」要為人的需要服務,而不是反過來,人為「東西」的需要服務。這句話聽起來毫不出奇,似乎很理所當然。可是,想想看,在各式各樣的場合中,教師、政治人物、商場大亨、一直到普通百姓,幾乎都會說:台灣需要這樣或那樣的改變、台灣人必須學習這種或那種技能或知識,不然就會「趕不上科技創新的浪潮」會「被時代淘汰」。這樣的主張,不恰恰好是認為:不斷推陳出新的「東西」是主人,而不管是個人、企業、政府、或國家、甚至全人類,只能被動地在後面苦苦追趕,唯恐被這個「主人」拋棄,而不是拿這些「東西」來達成自己的需要?

從19世紀的工業革命開始,反思現代科技的哲學論述與文藝創作就不斷出現,但是,將這些反思的思潮匯聚成具體的可操作、可討論的實踐的,是1960年代開始的一場歷久彌新的運動,這場運動最重要的早期提倡者,是一位經濟學家──E. F. 舒馬赫 (Schumacher, 1973/2000)。而他最關注的,是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發展問題。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0

【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跨領域所孕育之知識:性別與生命科學史

科博文says:10月起部落格推出【電子文庫-SHS科學與社會專題】,今天要和大家分享成大醫學系王秀雲教授談性別與生命科學史的跨領域討論,王教授的文章特別強調,生物差異的社會意涵值得我們注意的,我們應該要瞭解差異如何與某些社會安排產生關連。例如,女人的教育機會,或是天生同志與婚姻人權的談法,值得大家思考 😀 。

性傾向是否有生物基礎?是天生的嗎?科學家Dean Hamer的辯護是,如果科學可以證明性傾向是天生的,將可使同志族群「正常化」,他們的人權也可進一步獲得正當性(圖片來源:*wiwi* @flickr)。

作者:王秀雲/成功大學醫學系STM中心

達爾文不僅為西方生物學帶來新理論,也為西方社會帶來新世界觀,影響相當深遠(圖片來源:Maverick Dal@flickr)。

自近代以來,生命科學即在西方社會扮演重要的角色。達爾文不僅為西方生物學帶來新的理論,也為西方社會帶來新的世界觀並逐漸為世界各地生物學社群與社會所接受,影響相當深遠。二十世紀初當T. H. Morgan提出基因理論時(Theory of the Gene),科學界尚不知基因為何物而議論紛紛,及至二十世紀中期的J. D. Waston與F. Crick提出DNA雙螺旋結構(double helix)的發現之後,儼然為科學重要的里程碑。二十世紀下半期之後,生命科學在人類社會益形重要,生物技術的應用,從製藥到品種改良到生殖科技等等,影響層面廣而深。其中,有關人類之間的差異的生物學知識,是自十九世紀以來重要的辯論焦點之一,且這個辯論在不同時代因社會氛圍與科學知識不同,而展現不同的面貌。

人類之間的差異有幾種,類別與性質不盡相同。其一是性別差異,例如,近代以來生命科學有關男女差異的知識。其次是人種之間的差異,例如,歐洲白人與非洲黑人。第三為社會中不同階層人們的差異(往往與階級差異密不可分),即所謂社會中的優秀份子與社會邊緣份子之別,例如,達爾文表弟F. Galton所很感興趣的天才,或是犯罪人類學關注的罪犯。第四種是性傾向的差異,也就是人們愛戀對象的差異,常見的分類為同性愛與異性愛。在此,我將集中討論性別差異並及性傾向差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