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文庫-SHS生命科學專題】世界醫療議題—愛滋身,責之切?

科博文says:從發現第一起的愛滋病例,至今年已過30年了,而歷年來愛滋病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的相關議題更是不曾少過。面對人類這個重大傳染疾病,不論是科學家、資助者或醫療人員都必須攜手合作,落實每一項完善且可解決愛滋問題的策略,使人類在對抗愛滋病的故事得以寫下暫時的結局。

撰文作者|Johnny(國立臺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畢)
特約編輯|Vita chen(國立臺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畢)

圖片來源:iwouldstay|Flickr


【愛滋發酵】

日前臺大醫院8月份發生的「移植愛滋器官」消息震驚全台。另一則,則同樣發生於林口長庚醫院,懷有身孕的麻醉部女醫師,在未被告知病患為愛滋病患者情況下,沒戴手套為病患插管,沾染濺出之血液…隨之而來的這些報導不知各位讀者是否有震撼之感? 但接連兩起的重大醫療疏失,不但為台灣醫界投下了震撼彈,亦讓今年適逢發現第一起愛滋病歷屆滿30年的抗爭之路再次發酵。

【愛滋身 責之切】

事實上,從歷史的角度而言,愛滋病雖自一九八一年被發現到一九八四找到致病的人體免疫缺損病毒(HIV),迄今已三十年載,雖然在剛發現的三年之內就研究出致病因子,但解開這令人恐懼的醫學之謎卻花費了近十倍的時間,於三十年後才開始建立許多正確的相關醫學知識。醫學發達的二十一世紀,人們對愛滋病的歧視仍存在,而且對愛滋病魔的恐懼也仍未消除,其實上述事件的發生應該都可以事先預防的,而新聞事件的受害者也可能只是社會中的冰山一角,許多無辜的愛滋病帶原者,或許一生都籠罩在愛滋的陰影中過生活,可能一輩子要揹負此沉重十字架!愛滋身,責之切?

【抗爭之路】

針對人類疾病史上如此棘手的問題和挑戰,愛滋病不但為全球醫學研究焦點,許多國內外的相關民間關懷愛滋團體亦紛紛成立運作,醫療科學機構更投入研究對抗愛滋病毒的疫苗。如此大規模的全球抗愛滋,其實無非是想要完全可以駕馭此一病毒,進而不畏懼。在科學家的努力之下,但就是去年,幾項研究已證實如服用反轉錄藥物,可以有效預防愛滋的感染。另一方面,今年5月,美國研究人員研製愛滋病疫苗更有重大突破:24隻恆河猴經注射含有人體內都有的巨細胞病毒(CMV)疫苗後,能有效控制體內愛滋病毒逾一年,而且病毒更逐漸被清除,研究人員則希望3年內研製出用於人體測試的愛滋病疫苗。

Nkosi Johnson(1984-2001)來自南非,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愛滋寶寶。不僅母死父不詳,還被南非的學校拒絕入學。當他12歲去世時,是當時活得最久的垂直感染愛滋帶原者。1998年,Nkosi Johnson曾在國際愛滋病會議上擔任致詞嘉賓,他說:「關心我們,接受我們,我們都一樣是人。」(圖片引述:知識通訊評論月刊八十九期)

然而,通常人們普遍缺乏對疾病之危機意識,正如同不了解愛滋潛在風險與定時接受愛滋篩檢的重要性,因此,欲放眼全球杜絕愛滋實屬難事!關於愛滋篩檢的重要性,經美國研究指出,自己不知道已感染愛滋者散播病毒給第三者的機會,比起知情者多出3.5倍,由此可知,經由篩檢知其為愛滋帶原者後,往往會更加謹慎,預防伴侶因而受感染。因此,愛滋病真的聞之色變嗎?或許重新認識愛滋病,建立正確的觀念,以及學習如何接納與關懷愛滋人,別讓愛滋病在未來的第四個十年成為「錯失良機的十年」,每項防治計畫都應針對其目標族群的風險,量身訂做相應配套,期能達到良好的控制。

【科學死角】

以愛滋病的感染人數而言,非洲比起其他歐、美及亞洲等國家來的多得多,其中又以南非是全球感染愛滋病比例最高的國家,當地人口僅占全球千分之七,但感染愛滋病的患者卻占全球病例的百分之十七,超過十分之一的南非人帶有愛滋病病毒。然而,在居民教育不普及、落後的醫療觀念和種族隔離等等歷史因素下,即使現今醫療發展先進,但面對愛滋病的擴張卻無解決之良方,造福當地人民。

【未來聖戰】

未來愛滋病是否可以完全杜絕,消失滅跡?應該很多人都有此一問,對於目前而言,雖然有反轉錄藥物問世,可以有效預防愛滋的感染,但藥物專家學者最害怕此病毒會產生抗藥性,這也是許多疾病與藥物對抗時會發生的問題,一份2005年的英國研究報告指出,有百分之二十的愛滋病新病人,是被已帶抗藥性的新病毒種所感染,因此,在服藥的同時,更需要指導用藥的正確觀念,切勿濫用藥物造成愛滋病毒抗藥性的升高或變種,屆時或許又會衍生出其他更棘手甚至是殘酷之問題,希望在接下來的十年可以變成「拯救愛滋的黃金十年」,屆時需要的是科學家與相關政策擬定的政府團體,可以攜手合作,並從有效且可行的方式著手,落實每一項完善且可解決愛滋問題的策略,使人類在對抗愛滋病的故事得以寫下暫時的結局。

 

>>延伸閱讀
Armitage, A. E. et al. Reflecting on a Quarter Century of HIV Research. Nature Immunology 9, 823-826 (2008).
Fauci, A. S. et al. HIV Vaccine Research: The Way Forward. Science 321, 530-532 (2008).
Hansen, S. G. et al. Profound early control of highly pathogenic SIV by an effector memory T-cell vaccine. Nature 473, 523-527 (2011).
Picker, L. J. and Watkins, D. I. HIV Pathogenesis: The First Cut Is the Deepest. Nature Immunology 6, 430-432 (2005).
Watkins, D. I. Basic HIV Vaccine Development. Topics in HIV Medicine 16, 7-8 (2008).

About vmklj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