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十個問題(票選結果)!

科博文says: 達人學苑0.com活動的壓軸場次是「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已為各位介紹了清大動力機械系榮譽教授彭明輝中研院物理所所長吳茂昆成大人社中心主任戴華臺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等,提出我們(臺灣社會)所面對的重要問題,經本次活動參與者投票(每人10票)後選出最重要的10個問題,作為計畫未來發展實務導向的課程徵件之參據,以下為達人學苑活動最後選出最重要的10個問題,不知道和各位讀者心中的重要問題有無相同或相異之處呢?(精彩的投票過程也歡迎收看影音版唷!)

四位講者分別提出最重要的問題,經與會者票選後,產生下列十個最重要的問題。

NO.1 如何解決學術殖民與學術自主的問題?(彭明輝)闡述:台灣沒有自己的學術發展目標與社會發展目標,學術淪為美國的附庸,不但沒有能力解決國內的問題,甚至在制度設計上鼓勵不去看見自己的問題。
NO.2 一個人抱持「容忍」態度的人,可能對於異己敬而遠之,甚至漠不關心。在當代民主多元社會中,「容忍異己」足夠維繫社會正義與和諧嗎?除了「容忍」,還有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能促成立場不同的人彼此溝通以解決公共領域中的道德或價值衝突?(戴華)闡述:當代民主多元社會中,「容忍異己」足夠維繫社會正義與和諧嗎?除了「容忍」,還有什麼樣的人格特質能促成立場不同的人彼此溝通以解決公共領域中的道德或價值衝突?在民主多元的社會中,某些重要的公共規範與政策可能引發道德或價值上的爭議或衝突。由於這些規範與政策對所有社會成員都有約束力,因此最好能建立在社會共識之上。然而,這些規範與政策會引起持有不同價值觀的個人或團體之間的對立,因此不同立場之間就有必要彼此溝通以達成共識,進而讓這些規範與政策具有民主正當性。「容忍」本身不能促成溝通、對話。不同立場的人可能在「彼此容忍」的情況下各說各話。為了讓大家能在公共場域針對具有道德爭議性的政策進行理性討論,我們還需要強調哪些更積極的民主素養?過去在一個多元的社會裡面,大家會有不同的意見,我們過去強調說彼此容忍,但是容忍其實我認為是不夠的,在過去記得好像幾十年前,胡適和殷海光之間,針對自由與容忍之間會有打過筆戰,我覺得那個時候強調容忍,其實很可惜,應該要強調尊重,彼此的尊重,我可以容忍,比方說大家開會,我對於我很不滿意的人,我容忍的話就是我不講話,我就讓他講吧,然後不跟他對話,你可以容忍一個人,然後對他等於是置之不理,但是你如果真的要尊重他的話,那個對話可能就很必要,你要說服他,我們是台灣未來社會,我們要走入一個民主的新階段的話,我們要強調的不但是容忍,容忍不夠的,應該是尊重。
NO.3 什麼是智慧?我們如何設計課程來增進智慧?(戴華)闡述:我當初為什麼要提這個問題?是主辦單位給我們一些例子,哈佛大學提出的一些問題,其中一個是說如何增加人類集體的智慧,那這是一個更大的issue,就是說一個社會的或者人類的,我們就說台灣社會的智慧,剛才兩位講者他們看到我們台灣需要面對的這些重要的問題,和我們社會未來發展很重要的問題,那這些問題的解決不是個人可以端出一個很好的方案,然後我們就可以去做,這個社會問題就可以解決,而是需要大家透過某種機制,做集體的討論,然後得到一個決策的機制,透過這個機制,然後達到我們這個社會最wise的decisions,這個就是集體智慧的表現。
NO.3 仇恨、敵對、衝突是如何形成的?對於人類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如何解決這些對立?(陳東升)闡述:二十世紀其實第一次世界大戰是我們人類最慘烈的戰爭,慘烈的程度是以死亡的人數來做一個對照,比起在西元前第四第五世紀的,雅典跟斯巴達人的這個伯羅奔尼薩戰爭,號稱是古代的世界戰爭,那個死亡的人數跟規模,是完全不能相比,那在上一個世紀我們也看到911事件,仇恨、衝突跟對立是怎麼產生的?社會學家會講是族群、階級、性別啊,那我們現在跑出來的,很重要大家關切的,像是世代之間的議題,除此之外還有沒有譬如說宗教信仰,也有些研究在談的是說,有些這個衝突、仇恨跟對立,是來自於對於公平跟正義的這一種堅持,所以在這個經濟學的這一種實驗設計的研究裡面,他們常常會用的一個例子,就是這個最後通牒的這個遊戲,最後通牒的這個遊戲就是說,我有十塊錢,我當通配者,我可以決定要分配給接受者多少錢,可是接受者他有一個權力,怎麼樣的這個權力呢,就是說,如果他拒絕我提供出來的這一個分配方式,那我們兩個人一毛錢都拿不到,請注意一毛錢都拿不到,如果他同意,我們就可以分配到同樣的東西,就可以拿到我提供出來的,那我拿十塊錢我會分配多少,如果我分八二的話,這個被拒絕這個在全世界各國的研究,跨文化的這個研究,差不多有百分之六十七十的拒絕率,請你注意到八二,一般人在我們想像裡面大多數人你問他,你覺得你應該拿到多少,有相當比例的人是認為我應該拿到五五吧,那八二顯然他所反映出來的,是一個對很簡單的公平的想像,八二分的時候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人拒絕,這什麼意思,我寧可不拿錢,我也要處罰你,讓你一毛錢也拿不到,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這個研究還有後續,他把人跟猩猩做比較,猩猩你給八二,他通通接受,為什麼他只要比零多,他就把他拿起來,這個也反映了一件事情,人不是完全那麼自利的,在一個社會裡面,說不定他相當程度,對於所謂的fairness,他是在意的。
NO.5 如何應用科技妥善解決人口結構改變所衍生的相關問題?(吳茂昆)闡述:政府應結合科技、醫療、社會科學智能,善用相關人才,積極參與研究和規劃,整合政府和民間的力量,最有效地發揮人力與資源,建立制度以因應少子化和高齡化後之新社會結構,讓人民活得更健康、更快樂、更幸福和更有尊嚴。
NO.6 正義與平等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不同的社會、不同歷史階段,正義與平等的內涵不同?正義與平等的價值對於人類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陳東升)闡述:我們需要好好討論對正義平等的想像,如果要做一個對照,就是個人主義跟自由主義式的正義跟平等的這個概念,跟社群主義式的正義跟平等的這個概念,這兩者之間如何去做對應,社群主義式的講的是有歷史的脈絡,講的是有考慮到其他人,所以如果說原住民該不該加分,我們對過去歷史所造成的錯誤,現在的總統、個人該不該道歉,那個人主義、自由主義是不需要,那不是我做的,為什麼要我道歉;那如果是社群主義式的,那就有這樣的一個想法,所以包括世代正義的問題,對個人主義的這一種正義或者是倫理觀來說,可能不是那個重要;或者是安樂死,那個命是我的,我決定要死,你們管我幹什麼,這個是我自己的自由,那不必關心我太多,但是從這個社群主義的角度來看的話,可能就不是這個樣子,我想Sandel的課程裡精采的地方是,講了很多的例子,讓我們好好的去思考,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但在不同的歷史情境,跟社會脈絡底下,某一些正義觀跟倫理觀,會變成主流。
NO.6 如何解決少子化產生的養老與教育問題?(彭明輝)闡述:2020年時國小、國中與大學就業人數將比 2010年分別減少4.3萬人( 19.4%)、 7.8 萬人(29.3%)及7.3萬人( 23.0%),高等教育機構將會供給過剩。2025年起老年人口將佔人口比例的 20%以上,2060年時, 15 至64 歲工作年齡人口占總人口48.9%,而且老年人口將是幼年人口的四倍。少子化的問題牽連甚廣,其中尤以教育資源供給過剩(可能造成教師失業)以及養老負擔的問題最嚴重。每一工作人口要撫養另一人,經濟壓力大,照顧老幼的家務負擔大,蠟燭兩頭燒。更可能造成國債上升, GDP下降,國家社福能力下降。
NO.8 如何解決水資源不足的問題?(彭明輝)闡述:工業用水和灌溉用水的爭奪導致超抽地下水,高​鐵可能會在10年內報廢,浪費上千億投資,因而使得水資源的議題​愈來愈白熱化。而其解決則需要調整水價,調整水價又會引出水價不​當補貼,以及水利單位攬水以高價轉賣給科學園區的弊端,必須一併解決。台灣每年約有 160億噸水,135億噸用於農牧,29億噸用於民生,16億噸用於工業。彰雲嘉地區一年抽取 60億噸地下水,是臺灣所有水庫蓄水總量的三倍。水利署規劃中 2021年民生與工業用水之總和為65億噸,多出 20億噸要從哪裡來?當前水價偏低,鼓勵浪費;水價提高,民生與工業凋蔽。解決之道是除非我們停止高耗水 產業,轉為低耗水產業。
NO.8 市場、民族國家、民主政治的制度設計最重要的限制是什麼?它們在未來的人類社會可能持續維持嗎?如果不行替代方案可能會是什麼?(陳東升)闡述:市場機制強調的是競爭可以把每個人的能力發展出來,這是不是最好的方案,剛1968年的一個經濟學家,寫了一篇文章就是叫做叫公共財的悲劇,他認為無解,那要解決公共財的悲劇就是請國家出來,所以我們剛剛提到很多國家該做什麼,包括經濟學家也這樣想,2009年的兩個諾貝爾經濟學獎,一個柏克萊大學的教授,叫做Williamson,他寫了一本書叫做<Markets and Hierarchies>,市場失效就把國家請出來,國家失效就把市場請出來,還好當年頒了另外一個諾貝爾經濟學獎是一個政治經濟學教授,叫做Elinor Ostrom,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他的講法就是說,國家失效,市場失效不一定,我們還有這一個社區治理的機制,他叫做self-initiating、self-organize,可是社區治理的這個機制,我認為他在倫理學上是建立在這個社群主義的這個觀點。彼此之間溝通討論考慮到對方的福祉跟利益,這種由下而下自己討論的這一種模式,事實上在處理公共財的時候,比國家比市場都要來的有效,所以他的結論其實非常簡單,我們現在流行的市場跟國家的機制,我不是說我們一定只能靠單一的制度設計,但是我們有可能有其他的替代的選項,而這個替代的選項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跟國家跟市場結合在一起,有一個概念叫社會創新,是說我們不是在創造一些物質上的東西,讓他變得更有財富,而是讓大家可以過得更好更幸福
NO.10 人類應用科技知識的成就、負面影響,以及科技應用未來可能限制是什麼?(陳東升)闡述:講到科技,我只有兩個意見,第一個我們對科技的概念,我建議前面加上一個形容詞,叫做適當科技,也就是說我們在什麼情境底下,可以用的什麼樣的技術,包括在地化,包括就是說有一些,目前貧窮的國家,他沒有水沒有電,那你要發明的科技,適合他可以生活的,那是什麼,那在麻省理工學院,他們有一個實驗室,就叫做適當科技實驗室,專門到非洲拉丁美洲這一些國家,看看當地民眾的這個需要,沒有水沒有電,那怎麼樣去做一些醫學的這個檢驗,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譬如說愛滋病毒的檢驗,沒水沒電,那你怎麼做,你怎麼做的精準,那這個當然可能他不會有什麼,很偉大的論文,可是他對人類社會的意義,是相當的顯著,科技研發的程度,如果你是高科技的,你那個成果怎麼去分配,你沒有這種公共的責任,那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我就不再多說,那個戴華戴老師,他們曾經請過一個Joan Ross的學生,在耶魯大學,他對於那種製藥業的研發的成果,因為現在研究藥很貴,所以他建議成立一個叫health impact fund,就是醫療衝擊基金,由全世界的國家,按照特定的一種比例,拿出一些錢來,然後大藥廠如果要研發新的產品的話,可以跟這個基金會登記,那他會提供你一些資源,但他的條件是你出來的藥,必需要是現在疾病最多的最需要的,而且你必須要讓人家是affordable,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其實這種社會創新制度的安排,是有的,並不是沒有的,這個也是我們可以大家努力一起來思考一下


About 科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