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問題闡述與界定:我們所面對最重要的10個問題(臺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

科博文says: 你認為當前我們面對最重要的問題有哪些呢?達人學苑0.com活動的壓軸場次是「問題闡述與界定」,特別邀請國內不同領域的四位學者專家,包括清大動力機械系榮譽教授彭明輝中研院物理所所長吳茂昆成大人社中心主任戴華與臺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等,提出我們(臺灣社會)所面對的重要問題,經本次活動參與者投票後選出最重要的10個問題,作為計畫未來發展實務導向的課程徵件之參據,以下為社會領域的講者陳東升所提出之問題,特別是談到正義、社會創新、媒體等問題,相當精彩!(也歡迎大家收看影音版唷!)

陳東升(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1)正義與平等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不同的社會、不同歷史階段,正義與平等的內涵不同?正義與平等的價值對於人類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2)人類在尋求自我最大生存機會與可能性,極大化自我利益時,為什麼會發展出合作的行為?

(3)仇恨、敵對、衝突是如何形成的?對於人類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如何解決這些對立?

(4)人口、家庭與自然環境的交互作用機制是什麼?人口、家庭的激烈變動為何發生?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5)市場、民族國家、民主政治的制度設計最重要的限制是什麼?它們在未來的人類社會可能持續維持嗎?如果不行替代方案可能會是什麼?

(6)訊號傳遞內容、媒介與傳遞模式的改變對於人類社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7)人類社會宗教與信仰制度的起源與轉變?宗教與信仰度的改變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8)人類應用科技知識的成就、負面影響,以及科技應用未來可能限制是什麼?

二、問題闡述:

哈佛的Michael Sandal講授正義課程

我列了幾個問題跟幾位講者提到的有些關聯,但可能比較抽象,第一,是跟我們早上提到正義平等,戴華教授彭明輝教授也有提到,這個議題當然也是從最近公視和一些公開的教學課程網站講哈佛的Michael Sandel講正義的概念有關,那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討論對正義平等的想像,如果要做一個對照,就是個人主義跟自由主義式的正義跟平等的這個概念,跟社群主義式的正義跟平等的這個概念,這兩者之間如何去做對應,社群主義式的講的是有歷史的脈絡,講的是有考慮到其他人,所以如果說原住民該不該加分,我們對過去歷史所造成的錯誤,現在的總統、個人該不該道歉,那個人主義、自由主義是不需要,那不是我做的,為什麼要我道歉;那如果是社群主義式的,那就有這樣的一個想法,所以包括世代正義的問題,對個人主義的這一種正義或者是倫理觀來說,可能不是那個重要;或者是安樂死,那個命是我的,我決定要死,你們管我幹什麼,這個是我自己的自由,那不必關心我太多,但是從這個社群主義的角度來看的話,可能就不是這個樣子,我想Sandel的課程裡精采的地方是,講了很多的例子,讓我們好好的去思考,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但在不同的歷史情境,跟社會脈絡底下,某一些正義觀跟倫理觀,會變成主流。

十六十七世紀時馬基維利寫《君王論》,那是在當時城邦間激烈的戰爭,他主張絕對王權,如果看洛克在英國主張的這種個人主義或者自由主義,那種環境事實上跟歐洲大陸本身不太一樣的,我想我們可能也到了一個臨界點,應該去談一下所謂的社群主義式的正義跟倫理,到底我們社會應該重新去思考的一個議題,那從這個社群主義的想法裡面,當然他對於像第二個問題就是說,我們是不是追求個人最大利益,是不是這個是我們基本的立場,那我們追求最大的利益,有些學科是說個人極大化自己的利益就可以成就整個社會最大利益,不過有些時候我們看到不見得是如此,特別是在公共財,你可以看到公共財的悲劇,如果少數的投機者,不必很多,一個社會有百分之五、百分之十的投機者,而且這個投機者完全不會受到任何的制裁的話,各位就要注意了,這個投機者會變成是一個,社會的主要行為模式,即便你想要利他,可是你看到別人都不願意付出,最後大家都不願意付出。

一個社會不合作,不代表大家都是自私自利,但是一定有少部分的人是自利的,這是存在的,那怎麼樣從自利,極大化個人的這種利益是不是一個合理的主張,極大化個人利益能不能成就整個社會公共的利益,那這個是一個議題,那如果我們要極大化個人利益,有沒有可能發展出這一種合作的行為,其實這個問題也是超難的,這個問題是兩千零五年在這個science,他們在講最重要,我想我們這個吳茂昆院士最清楚,在science兩千零五年的時候,大概是創刊100年,他問說人類社會面對的二十五個最重要的問題是什麼,跟人文社會科學有關的,大概就是第二個,自私有沒有可能發展出合作的行為。

那我談的第三個問題是仇恨、衝突跟這個對立,二十世紀其實第一次世界大戰是我們人類最慘烈的戰爭,慘烈的程度是以死亡的人數來做一個對照,比起在西元前第四第五世紀的,雅典跟斯巴達人的這個伯羅奔尼薩戰爭,號稱是古代的世界戰爭,那個死亡的人數跟規模,是完全不能相比,那在上一個世紀我們也看到911事件,仇恨、衝突跟對立是怎麼產生的?社會學家會講是族群、階級、性別啊,那我們現在跑出來的,很重要大家關切的,像是世代之間的議題,除此之外還有沒有譬如說宗教信仰,也有些研究在談的是說,有些這個衝突、仇恨跟對立,是來自於對於公平跟正義的這一種堅持。

所以在這個經濟學的這一種實驗設計的研究裡面,他們常常會用的一個例子,就是這個最後通牒的這個遊戲,最後通牒的這個遊戲就是說,我有十塊錢,我當通配者,我可以決定要分配給接受者多少錢,可是接受者他有一個權力,怎麼樣的這個權力呢,就是說,如果他拒絕我提供出來的這一個分配方式,那我們兩個人一毛錢都拿不到,請注意一毛錢都拿不到,如果他同意,我們就可以分配到同樣的東西,就可以拿到我提供出來的,那我拿十塊錢我會分配多少,如果我分八二的話,這個被拒絕這個在全世界各國的研究,跨文化的這個研究,差不多有百分之六十七十的拒絕率,請你注意到八二,一般人在我們想像裡面大多數人你問他,你覺得你應該拿到多少,有相當比例的人是認為我應該拿到五五吧,那八二顯然他所反映出來的,是一個對很簡單的公平的想像,八二分的時候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人拒絕,這什麼意思,我寧可不拿錢,我也要處罰你,讓你一毛錢也拿不到,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這個研究還有後續,他把人跟猩猩做比較,猩猩你給八二,他通通接受,為什麼他只要比零多,他就把他拿起來,這個也反映了一件事情,人不是完全那麼自利的,在一個社會裡面,說不定他相當程度,對於所謂的fairness,他是在意的。

接下來我要講我提出的第五個問題,市場的這個機制強調的是一個競爭,強調競爭透過這個誘因,可以把每個人的能力發展出來,這是不是最好的方案,剛剛提到這裡面有公共財的悲劇,這是1968年的一個經濟學家,寫了一篇文章就是叫做叫公共財的悲劇,他認為無解,那要解決公共財的悲劇就是請國家出來,所以我們剛剛提到很多國家該做什麼,包括經濟學家也這樣想,2009年的兩個諾貝爾經濟學獎,一個柏克萊大學的教授,叫做Williamson,他寫了一本書叫做<Markets and Hierarchies>,市場失效就把國家請出來,國家失效就把市場請出來,還好當年頒了另外一個諾貝爾經濟學獎是一個政治經濟學教授,叫做Elinor Ostrom,不曉得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他的講法就是說,國家失效,市場失效不一定,我們還有這一個社區治理的機制,他叫做self-initiating、self-organize,可是社區治理的這個機制,我認為他在倫理學上是建立在這個社群主義的這個觀點。

彼此之間溝通討論考慮到對方的福祉跟利益,這種由下而下自己討論的這一種模式,事實上在處理公共財的時候,比國家比市場都要來的有效,所以他的結論其實非常簡單,我們現在流行的市場跟國家的機制,我不是說我們一定只能靠單一的制度設計,但是我們有可能有其他的替代的選項,而這個替代的選項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跟國家跟市場結合在一起,有一個概念叫社會創新,是說我們不是在創造一些物質上的東西,讓他變得更有財富,而是讓大家可以過得更好更幸福,舉例來說,在魁北克,魁北克他們勞工他們不是跟我們台灣一樣都有退休金,他們有一個團結創投,Solidarity venture capital,有幾個基本的原則,第原則,他投資魁北克地區的中小企業;第二,他投資的話投資十到十五年;第三,他要求被投資的公司必須要有工會的代表;第四,他要求被投資的中小企業,必須要符合工會所主張的勞動條件。

這個投資產生非常大的影響,當一個公司有工會董事,事實上他的公司的所有權的結構已經在改變了,股東不是只是老闆,那勞工跟所謂僱主之間是有相當的合作可能,為什麼十五年呢,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小企業在資本市場上,能夠得到保障長期基金的機會相對來講是比較小的,各位如果去看一下2008年魁北克地區金融海嘯之後,他的失業率、經濟衰退的程度怎麼樣,並沒有像我們從一下子昇到六,他維持很平緩的,大概就是2、3這樣,經濟成長率,沒有說什麼掉到負六、負十,他也是很平緩的,所以他是內需市場的,他創造工作機會,他維持了讓這些家庭有一個工作可以維持生活的機會,像這一種制度的創新,制度的改變,我覺得我們其實也有機會來思考一下。

第六個有關於這個訊息傳遞跟媒介傳遞的模式,因為訊息傳遞會影響到人會自利,或者是合作,現在這種所謂社會媒體,或是因網路所產生的合作的型態,像維基百科,這些媒體傳播的模式,他對人類的整個社會會產生什麼樣子的影響,我講一個例子,就是說新媒體,所謂的新媒體是只發行網路上的這個報紙,不發行紙本,這是台灣的例子,台灣有一個新的媒體,雖然剛剛彭明輝教授對台灣的媒體非常失望,不過有一群人,他們在做的努力,他們只發行網路的報紙,跟一些入口網站合作,那這個新的媒體叫做新頭殼,各位不曉得知不知道,新頭殼這個媒體,他跟yahoo奇摩合作,各位你可以看一下,現在yahoo奇摩上面,常常yahoo奇摩的頭條都是新頭殼,你會覺得非常奇怪,而他現在在三十歲四十歲以下的人,他的熟悉度是非常高的。

新頭殼網站(http://newtalk.tw/)

有趣的地方在於這一個不是有些人出資去小額投資去創造出來的,他透過這個入口網站打響了這個知名度,他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呢,是把這個媒體公共化,他不是找國家,他是成立一個協會(指得是優質新聞發展協會),然後因為他有足夠的知名度,所以他想像願意小額捐款的人變得很多,所以他從一個是市場的機制,把他變成希望,當知名度打到一個程度的時候,大家願意持續的捐款給他,他變成是一個公共的媒體,可是不是國家出錢,是由我們民眾自己出錢,那他現在做一件事情還蠻有趣的,他現在募了300萬,募了300萬一個月要做兩個深度報導的議題,就是說不是那種很簡短的,而是記者留時間去做的,這個有什麼意義呢?

現在新聞媒體的從業者失業率是非常高的,如果你一個月給他五萬塊,他可以做一個好好的報導的話,那他有機會改變台灣的生態,所以他先募了這個深度報導的錢在做,那越多他可以做得越好,然後他現在成立一個協會,在網路上打響知名度,他要變成是一個公共的新聞,我講大家不用太失望,在我們這個社會裡面,有些人很堅持他也很有理想,更重要他找到一些方法,試著去做出,我們現在想不到的一些事情,所以剛剛那個王道還教授說,或許我們不需要太多工程師,這個我也同意。

那宗教的信仰跟宗教的制度,其實跟前面講的衝突、矛盾這是有關係的,有些時候宗教信仰中間的衝突矛盾,是非常的激烈的,可是呢,這個宗教在研究社會和坐的人來說,宗教常常是一個很重要的制度,使得人願意合作,宗教裡面的這個教義,我想竹亭兄比我更了解,人家打你巴掌,你要把另外一面,也獻上去,或者你要體會、理解別人,但是這個僅限於你信仰那個宗教的人,(台下觀眾陳主任:你試試看),我也不知道,你來打我看看,聽說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們講sentiment,那這個宗教信仰、宗教制度,對我們有什麼樣的影響。

最後講到科技,我只有兩個意見,第一個我們對科技的概念,我建議前面加上一個形容詞,叫做適當科技,也就是說我們在什麼情境底下,可以用的什麼樣的技術,包括在地化,包括就是說有一些,目前貧窮的國家,他沒有水沒有電,那你要發明的科技,適合他可以生活的,那是什麼,那在麻省理工學院,他們有一個實驗室,就叫做適當科技實驗室,專門到非洲拉丁美洲這一些國家,看看當地民眾的這個需要,沒有水沒有電,那怎麼樣去做一些醫學的這個檢驗,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譬如說愛滋病毒的檢驗,沒水沒電,那你怎麼做,你怎麼做的精準,那這個當然可能他不會有什麼,很偉大的論文,可是他對人類社會的意義,是相當的顯著,科技研發的程度,如果你是高科技的,你那個成果怎麼去分配,你沒有這種公共的責任,那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我就不再多說,那個戴華戴老師,他們曾經請過一個Joan Ross的學生,在耶魯大學,他對於那種製藥業的研發的成果,因為現在研究藥很貴,所以他建議成立一個叫health impact fund,就是醫療衝擊基金,由全世界的國家,按照特定的一種比例,拿出一些錢來,然後大藥廠如果要研發新的產品的話,可以跟這個基金會登記,那他會提供你一些資源,但他的條件是你出來的藥,必需要是現在疾病最多的最需要的,而且你必須要讓人家是affordable,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其實這種社會創新制度的安排,是有的,並不是沒有的,這個也是我們可以大家努力一起來思考一下的,謝謝。

【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推薦閱讀:

>>童元方教授主題演講:科學的語言、人文的語言、生活的語言

>>專題演講: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臺大社會系陳東升教授)

>>專題演講:人類不平等的起源(中研院歷史語言所王道還助理研究員)

想看更多請見>>【達人學苑0.com-精彩實錄!】

About 科博文